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十九章 奇袭
    山丘

    中午歇息,这些骑哨没有披甲,武器也放在一侧。

    在大徐,或者说任何一个朝代和军队,骑哨是各营精锐,待遇也相对优厚,人死了还会子孙加赏,唯一的就是正因为专业化,所以很难晋升你晋升了谁干这个活?

    “不对,那里起了烟尘,必有大军,快去查验。”伍长带数骑在三十里处查验,这时远望,看见了烟尘,丢掉了干粮,立刻站起来说着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数骑小心谨慎奔去,马的四蹄包着布条,免得惊动。

    只见大股朝廷军正在行军,大部分是步兵,但有着哨骑巡查,远远看去,有上万人。

    正在探察着,突伍长低喝一声:“停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停了下来,蹑手蹑脚看去,只见不远处只有一百米左右,有哨骑而来,有十骑左右,大部分是有着铜钉的纸甲,其中一人是皮甲,却打的是朝廷旗帜,诸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“快退,回去报告消息。”

    骑哨的责任可不是拼杀,而是报告情报,这情况明显是大军抵达了,别说杀不杀得过,就算杀过,有了动静,立刻就是围剿上去。

    一行人才拉着马退了过去,但不巧,一马就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骑兵?”对面的哨骑立刻发觉了。

    “是贼营的斥侯。”中间一人眼神就带着杀气:“杀掉,不能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这些骑兵抽刀扑了上去,而济北侯骑哨,拉缰转向就逃。

    大帐

    “国公,朝廷军到了,斥侯传信,人数有数万,埋锅造饭,烟火冲天,必是朝廷主力。”济北侯正阅着案卷,有人急报。

    “什么?来了?”济北侯站起来,在大帐内踱了几步,眼神凝重,神色显得有点忧郁,问了具体的情形,足有片刻没有说话,良久,叹了一口气坐了,说:“看来虚张声势吓唬不了裴子云,这朝廷大军还是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直说:“国公,或我们暂避?裴子云还在三十里外,我们撤离来得及,要不我们恐要陷入两面夹击的境地,现在虽士气稍振,可却是无源之水啊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济北侯踱了几步,叹了一声:“迟了,不能退了,大军徐徐逼来,却不急进,他是在逼我决战,可我还不得不决战。”

    “我军现在得了璐王册封,我军士气大盛,虽是虚火,也堪一用,而粮草也充足,可以一战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退却,士气顿跌,再难恢复,再说我军已损失了三郡,要是一退到州城,顿时就给朝廷军从容调动集中,外面二郡根本抵抗不住,而州城虽坚,变成了孤城,我们又能守多少时间?”

    “你要决战,那就决战!”这时,济北侯将着长刀拔出,插在桌上,刀柄在桌上不停颤抖了:“三十里是一天日程,传令下去,今夜就杀了牛羊猪,全军肉食饱餐,补充体力,准备大战。”

    “是,国公。”沈直听了,大声说着。

    扎营·大帐

    天色阴沉,乌云密布,风吹着树叶杂草乱颤。

    “真人,快下雨了。”陈永站在裴子云大帐口,看着天空说:“大雨将来,恐怕数日内难战了。”

    正常情况,很少有军队在雨中作战,这可不是开玩笑,古代缺少医疗,淋着雨都可能变成伤寒而死。

    裴子云在大帐内出来,一看果阴了天,疏疏落落雨点已落下来,看着天空,笑了起来:“这雨真来的及时。”

    “咦,真人为何这样说?”陈永问着。

    裴子云抬起了首,看着天空乌云,笑了起来:“攻下启北城,我就准备了今日,看来要派上用场了。”

    “轰”天空中突然一道闪电落了下来,划破天际,话间雨已大了,打得周围营帐一片响。

    “召集骑兵营,我今夜我要奇袭济北侯的大营。”裴子云冷冷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真人,一千骑兵是不是有些托大了,就算要去,还请是末将去。”陈永连忙阻止说着。

    只见裴子云笑一声:“刚才报告,已经接触到了贼军的骑哨,但是我一向步步为营,济北侯必想不到我奇袭,当然肯定有正常的营防,可我一计是它想不到现在才四十里,我立刻出发,你们连夜跟上,济北侯不退就是死期到了,好了,你立刻去安排,不必多说。”

    听着裴子云的话,陈永疑惑,只是没有反驳,转身应命去了。

    夜晚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只见大雨倾盆而下,裴子云身侧跟着数个道人,更有道官、侍卫环绕,雨天空落下,打在蓑衣上,这群人连夜奔驰。

    “真人,连夜奔驰奇袭,这济北侯斥侯也会很快发现。”身侧跟随校尉带着担忧说着。

    “知晓了也来不及回去了。”裴子云说着,雨噼啪而下,只见突钻出了数人,身影矫健,上前行礼:“参见掌门。”

    “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按照掌门的吩咐,这一条路上的骑哨,已经全部清除了,至少在一个时辰之内,断不会有人发觉。”

    “带我去庙,这是我的当日设的灵符。”裴子云取出了一个令符,扔过去:“校对吧。”

    数人取出了令符,合在了一起,见灵光呈了上去,核对无误,当下就说着:“我立刻带您去。”

    奔了数里,眼见是一处废弃庙宇,破庙破破烂烂,残砖烂瓦,唯一出奇处就是这破庙周围有着一个土堆。

    紧接只见入内,里面却是一个通道,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诧。

    “真人,这是?”校尉怔了,惊诧问。

    裴子云说着:“这是我当日秘密吩咐挖,战时两军都监听地下的人,挖必会发觉,可提前挖了,济北侯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我的杀招,不过是提前预备,城外适宜扎营处其实就这点范畴,济北侯撤走自是无事,可留下,这就给了我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进去。”

    这地道不过二三人可通过,一批人进去潜了许久,见里面一个个木桶,这就是火药了,当下有人就一点首,点了导火索,拼命向后逃,只听火光燃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