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一百九十二章 入魇
    “杀!”裴子云错身而过,取口哨刀客人头飞出,口哨掉落下去摔在了地上,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道法禁锢的刀客,这时才可以动了起来,眼中仇恨,似狼似虎,奋不顾身扑了上去:“杀!”

    剑光一闪,血自喉咙不断流了出来,这人捂着喉咙喘气不过气,嘶嘶响着。

    裴子云连杀五人,伸出手在刀客身上撕下了一块布擦了血,冷笑一声:“只是些送死的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林中前方传来了一声惨叫,紧接一个烟花弹射到空中,两个剑客一惊,都立刻冲向前去。

    树叶中腥味在弥漫,一只老鹰停在了树顶看着林子下面。

    “哗!”两个剑客进来,看见了地面一路都是血,五个刀客都扑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可怕,瞬间杀死一组人!”

    “嗯?还有一个活人?”剑客看上去,一个队长似还在喘息。

    相互看了一眼,一个剑客上前,谨慎查看下,才把手按在队长身上,问: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那人往哪逃了?”

    “嘶嘶”队长一只手满是血,想说什么,只是说不出了。

    见着队长模样,实在问不出,剑客在这人的额上一点,队长闷哼一声,七窍流血,再也没有了声音。

    剑客轻轻将队长眼睛闭上了,这才叹了一声:“你们都是为祈玄门战死,安息去吧。”

    剑客这样说,这时听着一些响动,向林子看去。

    这密林中却什么都没有看清楚,天空中,一只野鸟被惊得飞了起来,搅动了夜晚的宁静。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这剑客一惊,果断抽出烟花弹发射了出去,“咻”飞到了天空炸开,这种烟花显示了召集令,一时间数组刀客向这围来。

    山神庙

    稍过了片刻,这里又一变,地扫的干净,只是松柏桧乌沉沉黑森森,一人匆忙的进来:“报告,有三组人员被杀,只逃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许长老手不停,也不说话,碧绿火焰已渗入了大半,但还没有透入里面,一个道人就有些变色:“此人武功和狡诈,远胜所料。”

    又有着有点身份的道人问:“道法还没有好么?这样下去,派出的人,怕要被杀光,现在已经折损不小了。”

    “许长老还在进行,此子似有着某种屏障,效果略有些不足,必须进一步才能作用此子神魂上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突听得命灯上“啪”一声,有人放了一响竹节一样,虽不响,震得人心里一撼。

    接着一阵阴风吹去,还带着点腥味。

    众人望去,只见命灯上黑气翻滚,还透着点血色,一层又一层渗入了命灯上的火焰,刹那间它也变成了绿色,只是中心还是原来。

    “这人心志太强,到现在才勉强成功。”许长老站起来,擦了擦汗,对两个道人说着:“你们先维持下,等我缓了气再接过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没有外力,就维持不住,会被这人把法术驱逐出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突一个明闪,照得天地明亮,一声雷震得房间簌簌发抖,许长老沉声命令着:“以前是我预料不足,不想他这样强,但是现在,他已经陷入了幻景,分不清真实和虚假。”

    “连一个小孩都能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命令,各组立刻搜捕,遇到了人,把他立刻杀了,不要存着生擒的心思,这人武功实在太可怖了。”

    “用符箓直接通知各个小组,现在办着大事,他们折损一点寿元不算什么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周围道人立刻通过符箓,直接传达着命令。

    稍晚一些,天空一些雨落在了林中,打在叶上,噼啪响着,刀客打着火把经过专门处理,暂时不会熄灭,在林子中还觉得有着一些寒意。

    十数个刀客看着地上躺着尸体,就说:“为兄弟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杀了这人,为兄弟报仇。”

    两个剑士见着众人士气可嘉,暗暗点首,突有着符箓传来了信息,读完冷冷笑了一声:“长老已成功施了诅咒,这人逃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早就想和这人交手,这人能杀得剑安,真让我热血沸腾啊。”又一个剑客这样说,神色中带着狂喜。

    稍年长些的剑客却笑了笑:“这次门中让我们消灭这人,你不要想着单对单,我们必须联合将这人除掉,不然坏了这大计,麻烦可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数个道人都握着剑向这里杀来。

    稍远处,五个人小心翼翼,看上都相对年纪大了,三十岁左右。

    二个人在前探道,二个断后,中间一人指挥,分三组,每组相距五步,前后呼应,绕过一处,前面人突打出有警手式通知,后面的人顿时持刀,目光盯着前面矮树丛。

    久久,并无声息。

    中间这人哼了一声,左手一挥:“射暗器!”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暗器射了过去,打的树叶落下,并无声息,五人稍放松了些,靠近了探察。

    一道剑光一闪,这前面的刀客并没有完全放松,一声吼,刀气乍起,铮一声斜架住剑。

    可一股力量自刀侵入,刀一偏,人影乍现,剑尖自背后穿出,裴子云拔剑,脸上涌起冷笑。

    后面三人一起出刀,但晚了一刹那,剑光一沉,左侧的人左臂突齐肘而断,身躯急退。

    剑光毫无阻滞贯腹而入,一搅,内脏顿时尽碎。

    “杀!”两人趁着剑入体卡住瞬间,刀光反卷,眼见着就要杀至,突全身一震,瞬间失去控制。

    剑光再掠,两人惨叫着跌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进入阴神,我的道法越来越快速,在武功中也可瞬间使出。”

    “这五人明显比刚才新手更胜一等,单打独斗都可撑些时间,可在我道法配合下,简直是纸老虎。”

    “麻痹术使在这时,我也觉得满意,我搏杀又进步了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人,却将着烟花弹向天空一放,这烟花飞向天空中炸开。

    裴子云冷笑了一声,祈玄门剑道路数已摸得清楚,正要杀的上去,突然之间,眼前一黑,一切都消失不见,只觉天地变化,眼前又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人丢了烟花,呐喊一声,拼死扑上,已有着同归于尽的心思,突见裴子云一动不动,一时间就大喜,一剑刺上。

    裴子云全身一颤,似乎是本能,一个闪避,一缕发就掉落,眼前场景再一变,变成高楼大厦,车来车往,自己坐在车里,似乎刚才只睡了一觉,这时怔了怔,在发呆。

    “咦?刚才在做梦?”裴子云摇了摇首,伸手拿起了报纸,只脑袋里却怎么都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“轰!”这些场景瞬间破碎,眼前又变成了森林,剑客一剑就刺了过来,已迫在眉睫了。

    “噗!”裴子云一扑,只是划过了背,血就流了下来,一阵火辣辣,当下紧咬着牙,反手一剑。

    “噗!”这一剑妙到颠峰,剑客腹部刺中,血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裴子云知道不对,再不保留,杀了上去,这剑客也面带狰狞,剑光交错,人影分开,剑客脖子血泉喷出。

    “啊!”裴子云觉得眩晕涌了上来,瞬间什么都看不见,反手点在了背上伤口,向着林中踉跄扑去。

    “叮”一阵铃声突响起,裴子云睁开眼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卧室,右侧是书架,上面摆了密密麻麻书,左是一张书桌,翻开着作业本,裴子云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“我是学生?”

    “不,总觉得不对。”裴子云疑惑打开门,走廊空无一人,没有半点人气。

    “有人么?”裴子云喊了下,但没有人回答,安静得可以听到自己心跳声,突一阵细微脚步声慢慢接近。

    裴子云心中一喜,连忙过去一看,空空走廊上没有半点人影,顿时背后一股凉气上窜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裴子云伸手就要继续,突停住:“不对,我觉得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想想!”

    “斗转星移!”

    “轰”眼前一切碎去,裴子云发觉自己扑在一处小溪上,一道闷雷打过,雨一点也没有停,哗哗雨顺着叶子落下,而远处还有着人声。

    一行行人穿着蓑衣,这时火把已经熄了,就听着“平安无事”叫声,隔了一段,又有人喊“平安无事”

    网收的越来越紧,要是平时,就裴子云所说,这种不过是纸一样薄,一扎就破,更别说刚才已经杀了一半,但是现在,虽用斗转星移破开,但能感受到,一点点黑暗弥漫,似乎要把自己拉入。

    “这里危险,快脱围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应该感谢这雨打的急,把声音和痕迹都迅速洗去!”裴子云知道一旦倒在此地就是死,不辨上下高低,不管雨水泥泞,一路急掠。

    并且还趁着清醒思考:“我这是中了魇?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什么,很明显是斗转星移护住了我的灵智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只差一点就要升级了,升到第三层,必可更大程度的保护自己。”这样想着,沉重、头晕、恶心,又吐不出东西,他眼见前面一处芦苇,不假思考,扑了上去,就地一滚,全身是烂泥,就伏在里面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“轰”眼前又一黑,世界沉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