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一百九十一章 反扑
    许长老当夜就追了上去,第二日拂晓,赶到了地处眉山镇。

    “许长老,这人已经探查清楚,是躲避在山中了。”守在许长老身侧道人,看着一片黑幽幽的山一指,说:“许长老,这是眉山,这山虽不深不大,但没有正经山道,乱石嶙峋,飞湍流急,荆莽丛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研究过裴子云此人,此人相当阴险狡诈,善用地形,这避到了眉山,又是重演当日反击璐王副监使的过程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入了山,要不要放火烧山,逼出这人。”一个道人问。

    听得这话,许长老沉默了片刻:“焚山动静太大,就算有着璐王,我们也压不住这事,我们和朝廷有着默契,许多事不能蛮干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烧了起来,或给这人趁乱逃走的机会,只能当最后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许长老,现在怎么办?”道人就问着。

    “这附近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这因这眉山而叫眉山镇,虽叫镇,其实不过二百户。”

    许长老冷冷望着幽幽的眉山,又扫视一眼镇子:“镇上有没有住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许长老,客栈有一个,只有七八间房,您住客栈,不远有个山神庙,我看了,不是正神,大概是镇民建的野庙,我们可以住那里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战时!”许长老看着镇,看不清他的脸色:“我还能独住客栈?一起去这个山神庙!”

    当下众人听令,由道人带着,沿镇去了这庙,生火的生火,打扫的打扫,买粮食的买粮食。

    所有人用饭,许长老问着:“命灯显示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显示这人潜入了这眉山,就不再多逃,很明显想着趁机反击,利用山势各个击破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贼心贼智。”许长老冷笑一声:“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。”

    “命灯施得诅咒之法,也是需要时间和距离,现在停留着想反攻,就给我大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又命令:“用完饭了,围住山,五人一组,分发符箓下去,同时取口哨三角相互呼应。”

    “许长老,这些刀手没有法力,不通道术,若用符箓,恐怕要折损寿元。”一个年轻道人上前低声说着。

    许长老听了这话,扫了一眼:“慈不掌兵,养兵千日用在一时,折损总少不了,你莫非心慈了,要不,你去替这些人去?”

    道人脸色一白,连忙说:“长老,我不敢。”

    许长老才回身冷冷说着:“剑客分成两人一组,安插灵活巡查,剑安死了,你们七人,组成三组,剩下一人留下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数位道人,大声应答:“是,许长老。”

    数个道人持剑向山中扑去。

    许长老才说着:“今日就是这人殒命之地,没想到这人这样大胆,居还敢据山反击,我们也算是守株待兔了,只可惜了剑安,被这人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长老说的是,这人纵横无忌,可遇着我祈玄门,也必难逃死路。”留守的道人说。

    听得话,在场的人脸上都带着笑意,许长老摆了摆手:“都给我打起精神,还未诛杀此獠,怎么可以放松了,必不要让这人逃了。”

    “许长老,这人武力高强,不能稍稍放纵,以免额外伤亡或逃了,现在我们正有时间和距离施法,事不宜迟。”左侧一个道人说着。

    许长老点了点首:“事不宜迟说的很对,此人已成阴神,更可能有着至宝,一般道法很难起作用,我有入魇之法,可通过命灯使他产生幻觉,分不清真实和虚假,但是我维持的时间不会很长,还请大家助我。”

    “自当这样。”

    许长老伸出手取了一个骨器,只是一敲,“兹”一声,骨器瞬间燃起绿火,碧绿的火焰在骨器上蔓延,化成了隐隐的黑气,里面有许多面孔在黑气里挣扎。

    许长老用着骨器对着命灯一点,命灯上的火焰,周围顿时也变成了碧绿,分不清真实和虚假,一点点渗了过去。

    许长老脸上顿时就渗出了汗来,两个道人一见,就知道对方抵抗力很大,当下一按手。

    “轰”碧绿外焰扩大了数倍。

    眉山·山林

    五个刀手在山林中搜索,都带着一些愤怒,手里握着刀,虽是新手,但是可以看出训练很严格,举手投足间都是规范,个个体格强健,动作轻快。

    尽管渐渐入夜,但刀手还是处于蓄势待发状态,目光敏锐,精力充沛,随时警惕着火光照耀不了阴影。

    这时,这些人身后出现了一道身影扑来,一个刀手似乎听有什么动静,就向着身后看去,身后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才松了口气向前搜索,突有着一只手出现捂住刀手的脖子,刀手还想挣扎,只觉得脖子一凉,似乎有着什么流出去。

    这人影悄悄将着人放倒了,跟着余下的人上去。

    “成安,你有没有任何发现?”前面一个刀手说着,转着首来,突然之间毛骨悚然,一个人近乎贴面站着,就要叫出声。

    嘴巴就猛的捂住,发不出声音,一剑就自心口穿了过去,发出了轻微“噗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轻轻把尸体放在地上,队长突觉得不对,脚步声变少了,似乎有响动,整个人都立刻炸毛,就喊:“身后有人,结阵。”

    说完向前一扑,回首一看,裴子云扑了上来,带着阵阵阴柔诡秘的气息一扑,两个刀手脸色恐惧,本能想奔逃。

    人影泻入,倏隐又现,剑光一闪,左右两个刀客跌了出去,鲜血飞溅。

    队长迅速含上口哨,同时抽出了烟火弹,剑光再闪,“噗”一声,自前胸刺入,在背后透出了剑尖。

    队长大口大口的血吐出,一道符箓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裴子云来不及阻止,只得身影一闪,又潜入了丛林中,而隔了三百米处,两个剑客手中罗盘一抖,指向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剑客相互看了一眼,一人吹哨,就奔了过去,随着哨声,周围的人立刻相互靠拢,网在迅速收紧。

    “不过,就算要收紧网,也得网能网住鱼,如果是纸网,网的再紧,又有什么用处呢?”

    “以我现在的力量,要是全部是剑宫的剑手,才能网住我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些刀手就差些了,我正好一一格杀,杀光了这些人,再赶去山门。”裴子云感受着这一切,并不担心,人一伏,就幽灵一样的消失夜下。

    这时一个五个一组的人影鱼贯而行,速度增加一倍,就在这时,一人突叫着翻身而起,砰一声大震,摔出了一丈,半空中闷哼一声,身躯蜷缩下坠。

    余下四人皆惊得倏站停。

    天黑,这几人其实并没看到原因,一人靠近一看:“是绊脚绳!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落,也闷哼一声,如中雷殛,惨呼:“有暗器!”

    余下三人吓的魂飞魄散,顿时鸟兽散,向三个方向而逃,并且一人吹哨,但才吹了几下,“呃”一声,剑光掠过右胁,腹开肠流,跌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白痴,这种威胁还不如上次太监围山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朝廷人山人海,死个几十人和拔根毛一样,任何高手陷入人海战术,几天十几天甚至几个月日夜不停的围剿,最终都会撑不住被杀被擒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武功比厢兵高些,可对有着道法,甚至宗师剑法的我,几乎和厢兵一样形成不了牵制,因此事实上就是厢兵的价值可你们和厢兵比才几个人?”

    什么是兵法正道,兵法正道就是以多打少以强击弱,裴子云是兵法家而不是赛手,自是不会搞什么公平决斗话说要论公平的话,几十个打一个本来就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裴子云神色漠然,返身折去,只听惨叫二声,又杀了二人,这时从容剥起了衣服,虽被杀总有些血,但五人凑一套还行,穿上去了,人影一晃,扑入林中。

    山林中一些蟋蟀在叫,远处有着一些声音传来,显得有点模糊,一队刀手,一手火把,时不时拿刀向草丛捅,看着周围环境。

    队长觉得有些不对,抬起手盯着远处:“嗯?九组没有回应?”

    队长带着一丝凝重,四周人人屏息,心脏咚咚跳动,场内一片静静,一个刀手上前了一步:“是,队长,没有回应。”

    队长把口哨递给了这个刀客,命令:“前面说不定出了事,你再吹上一次口哨,看能不能联系上。”

    队长说着,把怀里的烟花弹取了出来,看着前面漆黑林子行了几步,额上冒出了一些汗,突见着一些动静。

    队长瞬间抽刀,冷声:“谁?”

    五人都一起拔刀,看了上去,只见一个刀客踉跄出现,身上带着伤靠近,带着求救声:“快,快发烟花,裴子云追杀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队长握着烟花弹的手抬了起来,向天空就要发射出去,突对面的刀客拔剑一刺!

    “噗!”刀客将长剑一抽,队长闷哼一声,扑在地,一时间还没死透,抽搐喘气:“快,快发口哨。”

    后面刀客取口哨就吹,裴子云伸指对这人一点,这人身子一僵,如中雷殛,裴子云人影一晃,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杀!”二个刀客左右扑了上来,一个刀客却上前取着被道法禁锢的刀客手上口哨,要立刻唤人。

    裴子云眼神一冷,剑光吞吐,不曾发出金属铿锵撞击声,人影乍合,发出了二声惨叫,令人闻之头皮发麻,心胆俱寒。

    两个刀客身子一颤,鲜血飞溅,扑在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