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一百八十九章 剑安
    山林中带着一些寂静,一些虫子在不断叫着,带一些压抑,林子中一个人影潜伏,观察着环境。

    凭着自己的感觉,与自己有关的就在前面林子中,此处自己通往松云门最快捷的道路之一。

    裴子云扫看着前面,是谁在窥视自己?

    “窥视,是很早就有,不过这应有时间限制,现在这些人埋伏在了松云门的道路上,是想伏击我?”

    这样一想,突听着前面一些步伐声,就伏在草丛中,气息隐匿。

    一行人脚步有条不紊,带着刀,前面的人开口:“听说,这次我们要围杀的人很厉害,你说我们能不能杀掉这人,要是我们杀了这人,说不得能获得修法资格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话,一个刀手冷笑了一声:“哼,真的那么容易,还用几位长老,数个剑中高手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队长冷哼了一声:“你们不要妄议门中决议,好好巡逻,记得观察周围,我们察觉异常,就有着奖励,不要想着不着边际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“是,队长。”跟随在队长身后四个人都答,脸上带着一些谨慎,眼神带着一些好奇,眼睛向周围看去,观察着周围。

    裴子云只扫了一眼,除领队的队长,身后人都是没有见过血,没有杀气。

    裴子云没有动手,暗想:“看来,真有道人通缉自己,现在还不能动手,得摸清楚巡逻,再暗中袭击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道门的这些训练,以我现在眼光看,很有些军队的影子,可惜的是,在目前情况下,永远不能成为军队。”裴子云继续潜伏在草丛中观察。

    许多人认为只要按照军队训练就可以成军队,这其实是没有接触过真正军事和政治的表现,训练永远只是一种打铁技术,但是要打铁,首先得有炉火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刀手带上几分军队痕迹,但只能变成雇佣军的组织和气质,不过就算这样,也很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是哪个道门敢训练私兵?”

    “看这些刀客这种原主里熟悉的样子,我可以肯定,十之八九是祈玄门!”

    草丛中一些虫子,不时在草叶上跳跃,一些小动物在草丛中行动,发出了一些声响。

    数个刀手过去,裴子云迟疑了一下:“先回门中,再做计较!”

    裴子云这样想着,稍缓一会,静待面刀手过去,裴子云就穿去,入了林子,才穿入,就觉得毛骨悚然,似乎林子中藏着恐怖,立刻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谁?”这时一个刀手转身一看,正巧就见着一个人退了出去,刀手高呼:“快,有人,发烟火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伸出手一点,地上瞬间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队长反应非常快,第一时间就取着烟火弹要向天空发射,这时人影一闪,胸口一疼,嘴上血就流了下来,向胸口看去,剑尖穿心而过。

    长剑一抽,队长就扑倒在地,裴子云伸出手一接取了烟火弹,只是扫了一眼,是将着烟火弹收入怀中,或还有着用处。

    原陷入了地下的人,已将脚抽出泥土,四散奔逃,都是大喊,似乎想要将人呼唤而来。

    裴子云冷笑扑了上去,一个腾跃,前面这人慌忙急退,长刀反格,来不及了,剑尖戳进了他的左背!

    接着拔剑,裴子云扑至,两人呐喊一声,突奋力反杀,刀光配合得丝丝入扣,看上去很是猛烈。

    “连刀法都是军中刀法!”裴子云想着,人却不慢,再一冲,已化成淡淡的影子,剑光一带。

    “噗”交错之间,惨叫声响起,一人右腿齐胯切开,深抵胴骨,腔内脏器流出,这人丢刀,摔落,哀号。

    裴子云急剧折向,“铮”一声短暂刀剑相交,长剑侧入,贯入又一人身体,几乎侧刺入心脏,这人连刚才那人都不如,闷哼一声,摔落在地就断了气。

    五人一队,四人立刻身死,只留下一人。

    “你逃不掉了,我们喊了,马上有人来,你逃不掉。”这人身上带着颤抖,跪在地上看着裴子云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祈玄门,圣狱门,还是青玄门?”裴子云虽有猜测,但总得肯定,当下盯着面前的人就冷声说。

    听着裴子云的话,这人咬着牙不说,见着这模样,裴子云又冷笑:“你是在等着你们的人来支援?可你有没有发现,这里听不见外面虫子的声音?”

    刀手一听,惊恐望着裴子云,不甘心说:“不可能,静音术怎么可能使方圆一两丈都隔绝声音?”

    “不想死,就老实交代。”裴子云冷冷的说着。

    这人还是一言不发,裴子云点了点首:“我知道了,你想着拖延时间?”

    说着,懒得逼供,一剑就是斩下。

    剑光落下,这人恐惧惊呼:“不,你是哪家道人,我们可是祈玄门的人,你杀我们,你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祈玄门!”听到这里,故意缓慢的剑光加速,划过了面前这人脖子,一颗人头飞起,飞溅着半尺鲜血。

    裴子云看着地上尸体转身就走,这时突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声音,转身看去,只见又出现了一个剑手:“你杀了我祈玄门这样多人,还想着走?”

    裴子云突汗毛就是炸了起来,突眼前一黑,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,当下不假思考,瞬间格挡,只听“铮”一声剑撞声,已格开一剑。

    “清明!”裴子云对着眼一抹,眼中瞬间清明,向前面看去,黑暗已蒙蔽不了自己,一道剑光向着眉心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裴子云深吸了一口气,剑一挑,从下向上。

    两人瞬间错身而过,裴子云一抹脸,脸上湿漉漉,带一点血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黑暗消散,这道术和武功结合的袭击手段,使裴子云暗惊,听一个声音就是笑了起来: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解元公来了,真好运,没想到我才出来透透气,就见到解元公啊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好心计,好剑法。”裴子云叹着,才叹完,取剑回身一挡,一道剑光突出现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铮”两剑瞬间碰撞。

    “痛快,原以为解元公名不符其实,但这交手,还真是淋漓尽致!”又听着这人大笑。

    裴子云退了几步看去,这次终看见了,是一个青年持剑再次杀来。

    这青年道人风度翩翩,剑眉,两眼带一些杀气,总体可称是英俊,只是鹰钩鼻却有点破坏,面上带些狂热,没有立刻取烟火发出。

    裴子云只扫了一眼,默然无语,又是两道寒光瞬间接在一起,地上一陷,这人一脚就要踏上,似感觉到了危险,想后窜去。

    裴子云转身就要离开,这人看着裴子云,轻抚在剑,带着一些笑意:“裴公子,你逃的掉么?你不肯跟我好好杀一场,我立刻发出烟火弹,这次和我一样的高手,还有着数人,你能逃的掉?”

    裴子云听了这话,步子一停,转身过来:“没想到你还是个剑痴。”

    听得裴子运的话,这道人笑了一声:“还真谢谢解元公夸奖,我早就听闻了你的名声,我也非常喜欢你的剑客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道门中有人称呼你小剑圣,我很不开心啊,剑无第一,我才是最强的剑客。”

    “强与不强,杀过一场才知道。”裴子云捏着剑诀扑上。

    “铮铮铮”两个人纠葛在一起,都精通杀戮之道,转眼就是各出了七剑。

    最后互换了一剑,裴子云向后退去,带着一声闷哼,衣服上出现了一个小裂缝,这道人也是这样,只是受了点伤,这人看了下伤口,带着一些笑意,就说:“原来你的剑法是这样,再来!”

    裴子云目光有些焦虑,又杀了上去,剑客呐喊一声,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铮!”剑震偏尺余。

    “死吧!”突然之间,裴子云剑光一闪,几乎无影无踪,剑客一声闷哼,挺身前冲,刹不住步,右腹胸开口,内脏与鲜血挤出。

    “你使了诈。”剑客不敢相信的说着,刚才生死之间才知道,裴子云剑术在自己之上,但却故意使诈,一举杀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不也使诈了?说是不发烟火弹,其实是有别的方法通知后面吧?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剑法不错,你要是存心缠斗,我十几招内杀不了你,所以我示之比你略高一线,使你心喜,然后一举杀了你。”裴子云说: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剑安”

    “你的名字我记住了。”裴子云看着面前人说,的确,这人的剑法很不错,虽没有抵达宗师,但也只差了一线了。

    听裴子云的话,这人扑倒在地,远处已经有着人影,裴子云转身奔去,心中却在暗想:“剑安,祈玄门的结构于别的道门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单纯看人数,说不定称武林门派相对好。”

    “最外层是刀客,培养军中刀手,最廉价最速成但效益最大。”

    “中间是剑宫,培养进一步有天赋的剑手,最后才是核心培养的道人。”

    “从我的角度看,这种其实非常科学,非常有效率,可惜的是,这也非常容易犯龙气忌讳。”

    “前世谢成东要是不能肉身成圣,这种作法,祈玄门非死不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