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三百十八章 反贼(下)
    这却是在传授治国之道,正说着,此时太阳渐渐落山,殷红晚霞出现,一阵风吹入,皇帝见了,说:“时日不早了,朕知道你许了封裴子云真君,这是道人难得的恩典,可与朝廷也不算什么,其实等应州的事结束,朕召见这个裴子云到京,亲自仔细看看,要是还可留的,就封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不可留,朕还是封了,不过却要他去幽壤里当这个真君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可惜,天下人才多的是,哪个人君没有错杀过人才,杀错了就杀错了,不要多想,嗯?”

    “是!”太子无话,深深叩下首,就要慢慢却步退出,就在这时,急促的脚步而来,有人入内,“啪”一下摔了交,也不起来,叩拜:“皇上,不好了,秦州事变,璐王反了,更指责太子,太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快说!”皇帝一下坐起来,盯着大声喝着。

    这报信的太监跪在地上,连忙磕首:“陛下,璐王指责太子宫闱,幽禁陛下,尚权专用,任用奸枉小人,打出了清君侧,勤王事的旗帜。”

    “逆子,孰敢。”皇帝大怒,狠狠拍在龙榻一侧,一股气血猛冲上了脑,脸都是涨红。

    一时间呆呆不动,稍过片刻,突喷出血来,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皇上!”太子和附近的人一拥而上,扶着躺在龙榻上,太子大惊,喊:“快,快宣御医。”

    片刻几个太医匆忙趋身过来扶脉,一人仔细看了,说着:“皇上这是一时急痛迷心,暂时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用药治疗?”太子喝着。

    启北郡

    天空乌云黑压压的一片,让人感觉非常不舒服,济北侯大军密密麻麻,看上去还有四万人,只是济北侯大军攻击越来越弱了,最近战斗也时有时无了,守城的甲兵,都有点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。济北侯是不是要撤离了。”一个士兵搬着东西向前说着。

    又一个士兵略微大些,脸上漆黑,带着皱纹,听着面前士兵的话,转身向城下看去,可以远远的看见济北侯大营。

    阳光下,济北侯大营似乎安静了下来了,也带上了一点轻松,笑说:“是啊,这济军叛贼,看来是不会再待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没有战事,老婆热炕头,孩子陪伴左右,多舒服,现在大家都在作战,有不少还战死了,这济北侯不得好死。”又一个年纪更大些,面容憨厚的中年士兵说着,脸上带着愤恨。

    可以知道是现在济北侯准备日撤离,听说朝廷又收复了两郡,天下要太平了,现在辛苦些并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忠勤伯领着十数个侍卫,跟着一个副将过来巡查,这些原本正在说着话的甲兵低头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忠勤伯在城池上巡看着,只见不断的有人在准备金汁、石块、火油工具,随时防备着济北侯偷袭,有备无患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准备,忠勤伯不由点了点头:“做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偏将听着忠勤伯的夸奖,脸上也有了笑意,说:“谢伯爷夸奖,不过这都是伯爷叮嘱的事,我们怎敢怠慢?”

    忠勤伯点了点头:“你尽心防备,这事很好,虽说这济北侯随时可能逃,但至少现在还没有,只要一天没有撤逃,城中防备就要准备,一丝差错都不许有。”

    “是,伯爷。”偏将应着。

    “现在济北侯攻击了多少次了。”忠勤伯问。

    偏将连忙说:“伯爷,济北侯最初一日要攻击七八次,后来一天三攻,到现在一天一攻,最近已有着两天没有攻打了,我看大营炊烟似乎都少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难怪,我军有着城池,都伤亡五千余,济北侯至少折了一万,伯爷,济北侯看来也急了,坚持不了多少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忠勤伯停了下来,向着远处济北侯大营看去,炊烟渺渺,下面的大军还在操练,喊杀声震天。

    “真是强军,济北侯当年还和我是同僚,颇有能力,可没有想到,到了叛贼这个境地。”天上云朵飘过,阴影洒落,忠勤伯感慨说着。

    副将先不作声,片刻说着:“伯爷,叛臣贼子,谁不是有着理由,可这些理由再多,也不是叛乱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并不是叛乱的理由啊。”忠勤伯叹了一声,脸上沉重,摩擦手中的戒指,似乎在寻思着。

    不远处一个士兵吊着绳子,城墙下到半空,查看着抛石器砸坏的城墙。

    “伯爷,沙场裹尸是将士归属,而且我们现在的情况,已过了最艰难的时候。”副将指着:“贼兵初来时最危险,当时城一日数危,但是到了现在,除非有突如其来的大变,要不贼军再难威胁我城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贼军或只有逃回州城,还可以多活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别看现在操练还有,杀气还在,但再打一段时间,整个营地就要崩溃。”

    听副将这样说,忠勤伯看着,见大营虽还完整,但已不复以前的锐气,笑着:“远安郡和平湖郡都已平定,济北侯已已穷途末路,等大军一到,就可里应外和,一举击破,战事终于要结束了,我们凯旋回师,倒时又是太平盛世,朝廷必有封赏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都赖伯爷之福。”偏将说着,忠勤伯笑了起来:“你这马屁就过了啊,应该说,全赖朝廷和皇上之福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”

    忠勤伯和这偏将两人都大笑了起来,大战快要结束了,谁都不由吐出了一口气,阳光洒下,照在城上,忠勤伯转身就要回府,这时,突济北侯军中,数十兵马奔涌而出,城墙上甲兵瞬间警惕了起来。

    骑兵才冲着出来,就对着城墙大喊:“城上听着,我奉令告知,太子逼杀亲母,宫廷,皇上已经下旨拿问,却囚禁皇上,矫诏而出,现在璐王勤王,打回京城,已正式封主公济国公。”

    有骑更在城下高喊:“我们不是叛军,是应天勤王,城中速速归降,还可应得天命,要不璐王进京,尔等都是叛贼,悔之晚矣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话,济北侯大军高喊:“清君侧,去小人,扶贤臣,匡天下,璐王千岁千岁,千千岁。”

    济军高声呼喊,全场震动,原颓丧的士气大振,而在城上,将士面面相觑,都是一滞。

    忠勤伯不由变色,脸都涨红了起来:“无耻,无耻之极,快,速速宣道官,联系朝廷,看璐王是不是真反了?”

    忠勤伯吩咐,盯着城下人群,恨恨说着。

    偏将速去宣道官,没有多少时间,凑到了忠勤伯身侧低声禀告:“伯爷,不好了,璐王真的反了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,无耻,可恶。”忠勤伯听了大骂,也不知道是骂璐王还是济北侯。

    大军行进,官道上前不见头,后不见尾,浩浩荡荡,一路前行,阳光撒下,带着一些燥热。

    这时已过去了七日,大军获得了充分的休息,而且裴子云杀得抵抗的官吏,抄了家,赏赐极重,很多人己盘算再战得胜的话可以分赏多少,并且由于连连获胜,不少新兵都渐渐有了信心,不复以前闻敌色变。

    行军自谈不上阵列,但按照营为单位,中间是骑兵巡查隔开,并不混淆,一营接着一营前进。

    而哨骑远远散开,随时报告周围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时车队后面,一个道官抽鞭骑马上前,才是靠近,人群有些骚动,裴子云皱眉看了过去,吩咐:“带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真人,不好了,璐王反了。”道官才靠近,就行礼禀告。

    裴子云听了这话,顿时脸色一变,虽早有预料,但真正落实,还是一惊,道官还继续报告:“真人,璐王打出了清君侧,去小人,扶贤臣,匡天下的口号,兵锋直指太子。”

    道官脸色发白:“还说,还说太子逼杀亲母,宫廷,皇上已下旨拿问,太子悍然囚禁皇上,现在和以后颁布的旨意,都是矫诏。”

    “璐王号召天下响应勤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裴子云脸色大变,仔细一想,已经完全明白了,这不仅仅是璐王自己起兵,还想号召诸镇:“毒计,这真是毒计。”

    裴子沉默了片刻,手摸了摸腰,叹着:“想必这计是谢成东所献,端是狠毒异常,只是祸及天下,难道不怕天谴?”

    “真人,忠勤伯传信,璐王封济北侯为济国公,现在济军士气大振。”道官又继续禀告。

    裴子云一凛,沉思着,突露出了狠色。

    “哼,济北侯,这不过是强心针,一时间恢复士气而已,但是强心针终不能代替损失,也不能真正补给元气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璐王就算反了,隔着千里以上,又能支援济北侯一兵一将?无非就是空泛的口头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给济北侯吓唬住了,说不定就给它喘息之机。”

    “见怪不怪,其怪其败,来人,全军方向不变,继续向启北郡而去,我倒要看看,济北侯,你与我决战,还是退出州城?”

    “要是退回州城,我立刻把州城围住,并且把余下二郡打下,那时照样是瓮中捉鳖,不过多花点时间而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