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三百十七章 反贼(上)
    “轰隆”

    天空中冷冷的雨在天空落下,冲在地上。

    闪电划过天空,将天地都照亮,谢成东握一把伞,漫步在石板铺成的路上,向着殿内而去。

    雨水打在伞上,溅起一些水花,才靠近大殿就闻到了一股血腥,这里杀人了,谢成东这样想,看来许广还是不从,就受了诛戮。

    数个甲士抬七八具尸体外出,许广的尸体赫在列,谢成东只看了一眼,就是入内而去。

    璐王正在端坐,廖公公在侧,带着愤怒,似乎在说话,涨红了脸。

    谢成东,见着璐王,轻“咦”了一声,带着诧异,察觉了变数。

    一个内侍上前接过谢成东手上雨伞,退到一侧,才进大殿,谢成东就闻着更浓郁的血腥。

    地面上还有不少血迹,数个太监端桶子在清洗地面。

    “谢真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璐王正和廖公公说话,听着谢成东来了,就抬起脑袋,笑说:“谢先生来了,坐吧。”

    璐王神色看着上不一般,谢成东有些好奇,才看上去,就轻咦了一声,在谢成东的眼中,璐王却是大变,气运蒸腾,很不一般,似乎带着天眷。

    谢城东暗暗奇怪:“咦,璐王之气的确与往日不同,难道决定起事,就有这样大的改变?”

    “和门中推测的程度偏颇极大,这多余气数从何而来?”谢成东暗暗疑问,却听着璐王问:“现在孤虽掌握了三府之兵,一万五千人,但心里没有底,济北侯当日何尝不是有三府之兵?要起兵清君侧了,我突不安了起来,谢先生有何教我?”

    璐王说着,端起茶抿了一口,看向了谢成东。

    感受璐王看了过来的眼神,谢成东只思虑片刻,笑了一声:“王爷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清了清嗓门再说着:“王爷,这不同,济北侯是臣,您是君,有着平定天下的名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王爷还记得,我们一直在民间抹黑太子?说他引诱父妃,甚至母后,皇后之死就是此人造成。”谢成东望着地上血痕,说着。

    “这是毒计,孤自然是记得。”璐王不由神色有点古怪,说起来自己不是皇后亲子,但也是皇子,说:“不过这和现在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谢成东笑了一声:“王爷,有着这些提前铺垫,那有些事就水到渠成了,这其中自然有关系,王爷起兵自要有名义,这名义就是太子母后,后宫的事暴露了,狗急跳墙,囚禁了皇上,现在王爷不但是清君侧,更是起兵勤王,去拯救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嘶!”跟随在璐王身侧的廖公公倒吸了一口凉气,眼神中带着惊诧,似乎谢成东变成了怪兽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话,皇上的重臣不信,可别人呢?”

    “只要王爷进军顺利,就算是假,也能变成真。”谢成东微微抬起了头,扫了一眼,见着廖公公惊诧,不以为意,向璐王说:“王爷,您说呢?”

    璐王身子略一前倾,说着:“这我也是想到了,可是父皇还在,只要一旨就能说明。”

    谢成东看着璐王神色变化,笑了起来:“王爷,到时我们就可以说,这是太子的矫诏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这名分其实无所谓真假,事实上除了那些愚民,或有人将信将疑,但是大部分人都是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可没有这名义,王爷起兵就是谋反,里面没有半点余地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这名义,郡县也好,地方驻军也罢,只要王爷战胜,就有理由投降,接收的阻力就小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哪怕万一事败,这些官员将领会有着借口我们并非是反贼,只是错信了王爷。”

    璐王站起来踱步,脸色时好时坏,许多事想时简单,可真要做的那一刻,就是难了起来。

    廖公公在这时,垂手站着,看着璐王,静静等着璐王决定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

    殿外凭空响起了一声惊雷,谢成东不禁一皱眉,造反之事宜快不宜慢,宜速不宜缓,盯着璐王看了片刻,看清楚了璐王忧虑所在。

    “殿下,皇上身体不好,未必能公开露面,而且箭在弦上不能不发,杀了许广,我们没有后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关键的还在这里,恕我说句大逆不道的话,诸镇不满削藩久矣,关键是没有口实和名分,现在这个其实是给予他们名分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有了,有些藩镇就可能响应王爷号召,共击太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与王爷有利,也有不利,王爷要是能成,自可趁此成龙,要是不成,却也可能坏了天下。”谢成东说着:“所以有没有台阶和名分,用不用这计,是完全不一样的事,这关系天下气数数分,忽视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具体的选择,还请王爷决断。”

    这一席话说得在场的人无不动容。

    璐王一顿,抬起了首,眼中带上了一些血丝,说:“善,就用这个旗号,还有,济北侯不是说是奉了我的命吗?”

    “那就正式派人封成济国公,看他接受不接受。”一旦决断,璐王行动果断,一昂首,冷冷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大善!”谢成东鼓掌说着,许多人根本不知道名分的厉害,遥想韩信当年,被萧何誉为“国士无双”,刘邦评曰:“战必胜,攻必取,吾不如韩信。”

    平定了魏国,又背水一战击败代、赵,接着北上降服了燕国,率兵击齐,攻下临淄,并在潍水全歼龙且率领援齐二十万楚军,围歼楚军,迫使项羽自刎,可这样的人,照样一旨就解除兵权,甚至身死族灭。

    这世界没有韩信,但是与之差不多的人随便举举都有十几个。

    济北侯受了这名分,天下就视为璐王的分支,以后想和璐王相争,自是凭空低了一首。

    这自不用多说。

    京城·皇宫

    初夏时分,下午的天空,阳光西斜撒下,绿树黄瓦,白云红墙,一些鸟飞过,留下了影子,到处生机勃勃,绿树绿草成荫,一个个宫女,换上了薄薄的衣裙,而太监来回忙碌。

    寝殿

    数排侍卫护卫,不断巡逻换班,门口更有数个小太监垂手听令。

    太子领着几个大臣,是在西殿领膳,有着古训食不语,过程几乎没说一句话,几个太监伺候着殷勤,但是谁也没有心思在这方面,都用了几口,就算了结。

    接着太子就带人去了外阁,书架错落有致,里面重重明黄重幔,回廊过道都站着宫女和太监。

    太子先不看外阁,入寝殿服侍皇帝,皇帝躺在了床上,脸色有些不好,时不时咳嗽着。

    太子小心伺候,轻声:“父皇,远安郡和平湖郡都已平定,贼军已困穷,不日就可剿平,您就安心养着身体,朝廷和儿臣,都还得依仗您来主持!”

    看着垂垂了老矣的陛下,太子的心中带着一些感伤,捡一些好听消息说,不过这也是实话,当下把应州的敌我变化,条理清晰的一一说了,再俯身等着皇帝的旨意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皇帝起了起身子,太子连忙扶着起身,皇帝坐了起来,说着:“这消息还不错,朕老了,身子愈来愈差,精神也渐渐不济,你就在朕身侧措置政务,以后有着军情,朕又精神不济的话,你可自己作主,但要和众臣商议,集思广益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,那些功臣虽未必纯臣,但都是刀山矛林中滚出来的人,听听他们的意见却没有大碍。”

    “是,儿臣明白。”太子答应了下。

    皇帝幽幽想了想,突说着:“只是裴子云是道人,不可重用,道人始终是外人,巫蛊法术,不上朝堂。”

    听这话,太子顿了顿,似乎不知道解释,到口的话,变成了一句:“是,儿臣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有着疑虑,却没有多问,看着这模样,皇帝却知晓自己儿子性子,叹了一声:“太子,我自知晓你性子仁厚,要是道人并无法力,可以余暇讲道说禅,且当娱乐,并无大患,但是这些人是有着真实本领,刀斧难伤,火烧水溺难破,更有种种异术。”

    “虽说法不加贵人,但许多时不仅仅是法术,还有着人心配合算计,使人主不知不觉陷入陷阱。”

    “就说这扶龙庭之事,看似两利,实际上里面鬼魅多的是,难怪前朝太祖借鉴,将十数个道人诛之以儆后来。”皇帝深深叹息,说:“朕得了天下,翻阅前朝的秘录,怕前朝虽有前车之鉴,还是在这方面吃了大亏。”

    “前朝最后,有个斩潜龙的计划,主持的道人和臣子的确是一心为公,但里面却隐隐有着道人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虽斩了潜龙,也把前朝最后一点天眷斩去,下场很是惨烈。”

    “道人有着异术,本就难制,要是重用掌了权柄,祸乱起来就更容易了,裴子云的兵法谋略,朕已经没有力气细看,但粗粗也觉得诡异多端,变化莫测,为太子你助力自是好,可起了异心呢?”

    “你可办法节制甚至处理?”

    皇帝盯着太子,见太子被问的流下了冷汗,还想说着别的,突觉得一阵心悸,轻轻靠着枕头:“太子,你仔细想想朕这些话,这不仅仅是朕的领悟,更是历代皇帝的教训,其中不缺鲜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