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十三章 狐狸
    一个闪电落下,天地之间煞白一片,齐爱果高一脚低一脚在山林中穿行,她不敢朝人多的山道去,而是向山林深处行。

    她越过一山岗,绕过一个长满芦苇的池塘,甘露术修复伤口,随着动作又撕裂了,血水渗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有报父母之仇,我还没有报师父被杀之仇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死!”齐爱果喃喃自语,她就这样一直走,踉踉跄跄,转到了一处时,突脚下一拌,跌了下去,瞬间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雨噼啪而下,山林中突传来了响动,一只狐狸跃出,眼眸打量着周围,很是聪慧的样子,一双耳朵微微动着,听着动静。

    “叽叽”狐狸这样的叫着,到了水侧,在岸上静静等着,突伸出了爪子一闪,就是将水里的鱼给抓了上来。

    狐狸一口将着鱼咬死吃了起来,吃的干净,对水里梳理了起来,显得很秀气,突然之间,它停止了动作,两只耳朵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山里茅草灌木丛生,狐狸警惕看着一个方向,奔了起来,突身子绊了一下,在地上翻滚。

    “叽叽”狐狸愤怒叫着,低首一看,发现地上有一个人,却是齐爱果,身上血迹斑斑,脸色惨白,在草丛中躺着。

    狐狸很是奇怪,自己这样敏锐,竟然没有发觉有人类,当下斜着脑袋看着,想了良久,狐狸咬着她的衣服,拖向了一个山洞,这山洞口草丛掩盖,看起来很是隐蔽。

    “叽叽!”狐狸想了想,伸抓把染着血的泥块一个个收集,丢到别路上,直到延伸到悬崖。

    狐狸累的吐舌,回到山洞,看了一眼齐爱果,趴在她身侧。

    山侧

    一队道人出现,天上霰雾洒着、淅淅沥沥零落,浅浅积水上起着泡,为首的一个道人穿着蓑衣,有些英俊,脚下穿着木履,十几个弟子紧紧跟从,踅过一处山口,稍停了停脚。

    虽有蓑衣,但是这种其实防不了多少雨,再加跋涉,都浑身是泥水,一人脸色又青又黄,说着:“可恶,她身上有法宝,能隐蔽,法术都查不到,这雨天,这样大的山,怎么找?”

    “法术是寻不到,但有血,让灵兽跟上去。”为首道人也由于长久寻不到,眉都是皱了起来,沉吟了下就说着:“回去赏这些灵兽一些肉骨头就可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灵兽其实就是犬,不知道为什么套上了灵兽,一人就说着:“也就是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驱使着犬去闻闻,当下一路前行,最后沿着一条路到了悬崖,向下看去,是一条大河。

    河水汹涌,水流急湍,在雨中,河水溅出一层层浪花,高三十余米,没有道人敢跳下去。

    为首道人看着,冷笑了一声:“没想到这女人倒刚烈,选择了自杀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我们要不要去下游再去搜查一下?”跟随的道人问着。

    为首道人说:“她负了伤,不管是自杀还是跳水逃了,我们都无法搜寻下去了,只有看门中命灯。”

    “命灯还在,就是还活着,就算有着法宝,只要门中出手破了屏蔽天机法术,到时总能追得上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说的是!”道人都心领神会,没有多呆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三个时辰,一个狐狸山洞中露出了脑袋,鼻子在空中嗅了嗅,没有了道人的气息,这狐狸叫了几声,似是嘲笑。

    山洞

    这时传来了咳嗽声,地面上是干茅草,还有着不少绒毛铺着,齐爱果突坐了起来,眼神一寒,就要摸剑,却落了个空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齐爱果周围看去,见是一个山洞,很是简陋,带着一些凉意,齐爱果伸出手捂住伤口,只觉还是有些疼痛,却好上了许多,摸去,就发现伤口有着一些嚼碎草药。

    手按在干茅草上,摸到了不少的毛,不远处洞口有着亮光,齐爱果脸色苍白,捂住胸向亮光而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溶洞。”山洞上有一个大洞,光外面照了进来,藤蔓在山洞的崖壁上长着,上面长着不少的野果。

    一只白色狐狸,摇着尾巴,在地下水塘侧,眼睛紧紧盯着,这时水里鱼微动了一下,狐狸瞬间伸爪子,向着狠狠的一抓,一条鱼拍上了岸。

    狐狸转头过来看见齐爱果,不禁欣喜着对着齐爱果:“叽叽”

    齐爱果走去,低下了身子,狐狸也没有逃开,比划着,爪子指着鱼又指了指齐爱果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这条鱼要给我吃吗?”齐爱果问,狐狸点了点首,拨着鱼到了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这样灵性!”齐爱果怔了一下,见着小狐狸转身跑开:“别走,是,是你救得我吗?”

    齐爱果喊着,狐狸钻进蔓藤中消失不见,齐爱果慢慢蹲了下来,无声的哽咽,突感觉有着什么拱着自己的脸颊,一看,是狐狸叼了水果,用脸摩擦着自己。

    齐爱果把狐狸抱在了怀里,泪水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桃子很小很酸,但她还是吃了,齐爱果是渔民家庭,知道怎么处理,搜集了干柴,用着道法点了,又切了鱼片,烤着吃了。

    白狐吃着烤鱼非常开心,又在池塘里捞着鱼,狐狸很喜欢齐爱果,总缠在齐爱果的身侧,吃完,白狐将着齐爱果拉到了露天洞窟处,这时雨过天晴,夜间凉风似水,一个月亮高高挂在夜空,月光洒落,到月光下,白狐才放开,半立而起,摆出了姿态:“叽叽”

    “要我学吗?”齐爱果不由好笑,师门很明显说过,这世界没有什么能被吸取的日月精华,才想着,狐狸似乎摆对了姿态,对着空中一吸,见月中有丝丝银光落下,直灌口中。

    吞咽时泊泊有声,狐狸浑身一震,让齐爱果不由目瞪口呆,看了良久,说:“妖怪?我听师傅说,虽民间有传说,可从来没有妖怪。”

    狐狸却不理会,许久才停着下来,眼神中灵性更足了,想了想,扑出去,伸爪挖出了几颗药草,转身又进了洞。

    “是我治伤?”齐爱果接过,突落下泪来,泪水在脸颊滑落,白狐似乎知晓齐爱果的悲伤,靠近了轻轻的在身侧微微的拱着。

    狐狸叫了几声,她抱了起来:“狐狸,你真好,妈妈没有了,爸爸没有了,连师傅也没有了,我只有你了。”

    平湖郡

    太阳照下,带来了炙热,三万大军而来,连绵数里,旗帜遮云,一眼看不到尾,按照大徐制度,个个持兵器,穿盔甲,脸容严肃。

    裴子云抵达了城下,只见路途中不可能保持着队列,这是任何军队都无法完成,但抵达了城下,举起了旗帜,不断有兵归队,显的军容严整,很快,大部滚滚而至,旌旗一片,集中在城外二里处。

    中军旗帜下,三十多个官员都随军,神态恭顺,打下了远安郡,举了屠刀,一口气抄了三百家,杀的人头滚滚,消息传出,不等大军到,诸县都降了,纷纷响应着朝廷号召。

    赞泽县县令刘典,天有些热了,额上油亮亮,说着:“真人,我观大军鼎盛,这平湖郡必不敢抗拒天兵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看了一眼,不得不承认人都是很贱,开了杀戒,自然就温顺了,当下笑的说着:“有些是我在京中带出精锐,自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郡县兵只要剿过贼见过血,也堪堪能用。”裴子云说到这里,问着:“平湖郡已到,哪位大人上前劝降?”

    当下三十多个官都是面面相觑,赞泽县县令刘典摸了摸额,突站了出来:“真人,下官愿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裴子云一怔,有些意外,不管是为了功劳还是别的原因,这态度就很是到位,当下说着:“善,不管成不成,我都记你一功。”

    “谢真人,不过劝降平湖郡,可以许什么条件?”刘典其实靠的近,暗里知道平湖郡的消息,但这时自不会这样说,身一躬,问着。

    “兵马未战,带城而降,可以算是响应,前罪不究,本真人决不食言。”裴子云看在眼里,却淡淡说着。

    “是,真人,我立刻就去办。”刘典顿时露出喜色,向着城而去。

    一侧的陈永上前,低声:“真人,这是否有些不妥?”

    听着陈永的话,裴子云笑了一声:“首先是兵法贵在政治,政治贵在滚雪球,形成大势。”

    “济北侯有五郡,我现在连落启北郡和远安郡,这平湖郡一降,雪崩之势就形成了,别的二郡再无战意就算上面想战,下面也不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县令有降了,以后诸县纷纷而降,郡里不战而降,又何尝不是一功,若还能起表率,劝降别的郡府,就算是向朝廷请功都未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见着陈永似乎还在纠集,裴子云轻笑了一声:“关键是太子谕令,朝廷迫切需要我们迅速平定应州,我们没有那样多时间纠缠了,为了这个,就算有些诟病又如何呢?”

    “是,真人。”陈永这下明白了,当下看着刘典在城下吆喝,这人也不怕死,靠近了墙,就大声喊着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只听城门“轰”一声打开,里面官将一排而出,跪在地上迎接,平湖郡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