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三百十二章 决裂
    “原来是真的,真的。”受了一剑齐爱果,眼流下了血泪,只是一指:“束缚!”

    周安法力一动,想要避开,身子一僵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要死。”齐爱果眼神冰冷,身子上却有着蒸气,丝丝粉红之气渗出,让周安身子一颤,这是法力把药力排了出去的迹象,正惊慌之间,“啪”一记沉重的耳光,顿时头一晕,就击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哐”这一记是这样沉重,周安半边牙齿都打飞了出去,手中的剑掉在地上,齐爱果打完,血又流出,当下脸色苍白的伸手抚住伤口。

    手上微光,伤口的血止了不少,但道人治疗只是微愈,又用布包扎起来,接着就把长剑捡起,向着跌倒在地的周安而去。

    周安的脸上满是恐惧,看着满怀杀气的齐爱果就喊:“你不能杀我,我是掌门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周安说到这里,渐渐镇静下来,声音越说越大:“我是掌门弟子,我爹给圣狱门捐了三千两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三千两是什么概念?朝廷公主一年才米一千五百石,银二千贯,正在讨伐应州的承顺郡王,岁俸银才五千两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门中拖油瓶,可有给门中一点贡献?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犯了戒律,也得长老才能临时拿下,必须交掌门来裁决!”

    “你敢动我一根毫毛,门里就要把你治罪。”

    齐爱果神色越是冰冷,冷冷问:“周师兄,你的话说完了?”

    周安一怔,还没有来得及转念,就见着齐爱果长剑一挺,只听“噗”的一声,剑尖在胸前刺入,从背后透出。

    周安全身一震,一大口血喷出,睁大眼睛,满脸不敢置信,一声惨叫,跌了出去,血溅得墙面一片。

    齐爱果一拔,逼了上去,周安一时还没有死,惨叫着挣扎,眼中带着不可思议的恐惧,叫着:“师妹,我错了,饶了我,救我,快救我,我还有救。”

    说着跪在地上连连磕首。

    齐爱果呆呆看着,剑光一刺,周安惨叫停止,血雾喷出,身上地下满是鲜血一片,睁大了眼,渐渐气绝。

    “呜呜”齐爱果将剑扔在地上,缩卷在角落,泪水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许久,齐爱果才挣扎起来,她虽年纪小,可也知道杀了门中掌门弟子就种下了大祸,更何况没有了靠山。

    想起了师父嘱托,齐爱果擦掉了泪,细细把染了血的衣服脱掉,把伤口包扎了,换上了新衣裙,关闭了静室,沿着石阶而下。

    对齐爱果来说,十数日不见,整个山路已经是葱郁,沿着绿瓦粉墙而去,连个人影也不见,只隐隐听得筝萧笙篁,似乎有人喝酒说笑。

    齐爱果想了想,到了一个侧门,轻轻一推,虚掩着,便进去,才进去就听得有人在喊:“谁?”

    齐爱果一眼就见是个中年人,这也是个道人,一辈子没有开天门,现在就处理着杂事,就说着:“是我!”

    她虽因负伤而脸色苍白,但神色从容,中年道人没有怀疑,立时换了笑脸:“原来是齐师侄,您不在璇机洞,有事?”

    “天热了,我回房拿几件衣物换洗。”齐爱果这一说,端是天衣无缝,各种各样的事,以及食品,都可以由外门弟子来办理,可贴身衣物还是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哎,天热了,是要换些衣服,门里最近发了些布绸下来,我给您裁几件。”中年道人说着。

    齐爱果知道他还没有来得及知道师傅死亡的消息,只应着,就转身去了里面,循走廊进去,这里是长老居住的区域,小楼掩在竹树之中,到了一处拾级而上,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齐爱果神色恍惚的看着,除积了一点薄尘,见这房间还算干净,一切陈设还在,几本书堆在书案上,床幔照旧挽着,似乎转眼之间,师傅就会进来说话,正捂着脸,让泪水无声流下,突一个玉牌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她一怔,扑了上去,摸了摸,闪出了影象,老道人出现,齐爱果看着,惊喜喊着:“师父,你没事?”

    却听着投影说着:“爱果,如果你看见这个,我可能再也帮不了你了,有我在,门里会有你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我,凭良心说,圣狱门对你这样的女子来说,并不是善地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特别给你留的法宝,内藏有开天门后的秘籍,并且能隐藏一定天机,真有事,去京城,那里是道门不能发展地方,反而安全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投影渐渐消去,齐爱果再也忍耐不住,低声哽咽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只听远一点有了喧哗,她顿时醒惊,拿着玉牌扑了出去,沿着台阶,最后看了一眼山门,眼神惆怅,没入了山路。

    稍后,突有道人叫着:“不好了,周师兄被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血迹,快,用灵兽追上。”有人暴怒:“她逃不了多远!”

    远安郡

    空中呼啸巨石,突“轰”一声,一处城墙经不起连绵轰炸,终于破了,朝廷官兵和放闸的洪水一样涌入,瞬间就制造了一片暗红。

    这些天,官兵极尽所能手段百出,伤亡甚大,但终打破了城。

    话说这完全出乎裴子云预料,似乎是告之璐王要呼应,故抵抗超过了想象,但斗志不是一切,城终破了,铁流冲撞在一块,刺斩劈戳交错,刹那间又是上百人跌了下去,鲜血浸入地面。

    “真人有命,不受降,格杀勿论!”有人高喊着,听着这号令,敌兵不得不拼死抵抗,伤痕累累强自支撑,但铁流涌过去,垂死挣扎的人就迅速淹没在更多的刀光之中。

    横错交抵的尸体不断跌下,城内哭喊惨喝,烟火滚腾,裴子云登上了一处已经肃清的城墙,默默看着。

    “真人,贼兵已溃,只要肯受降,战斗就可停止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厮杀,不但多折损士兵,更伤及百姓啊!”县令卫玉连连叩拜。

    裴子云看都不看,笑着:“也许是我仁厚,赦免了许多人,故有更多人心怀侥幸,贼将姑且不说,勉强可称各为其主。”

    “城中官吏、大户,久受皇恩,如果敌兵强盛还罢了,衰退了也不肯冒险内应反戈,这真是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“贼将能杀人灭族,难道朝廷不能?”

    “要是依着战时军法,就得洗城三日,让人知道反抗的下场。”裴子云看了一眼县令卫玉,说着:“不过念着终不是当年,就不由兵甲自取你等县令现在立刻率人,按照名单把城中官吏和大户全部抄家。”

    “凡十岁以上男丁一概斩首。”

    “真人,万万不可,万万不可,这有伤朝廷仁德啊!”县令卫玉听了,立刻激昂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你不奉命?”裴子云牙缝里挤出了声音,让人听的不由一凛,县令卫玉刹那间心中一寒,但话已出口,大声说着:“这事更甚于杀俘,有伤天和,下官难以奉命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这时倒忠君爱国了,既是忠君爱国,当日为什么从贼?”

    “来人,把这人按照从贼逆官斩了。”裴子云大怒,突咆哮着,亲兵就扑了上去,一把打掉了乌纱帽,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敢,你敢?”县令卫玉长长叫喊着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不敢,拉下去杀了!”裴子云狞笑,过了片刻,只听一声惨叫,片刻,首级奉了上去,正是县令卫玉的人头。

    周围县令顿时吓的身颤股栗,裴子云阴笑再问:“你们不肯奉命?”

    “下官奉命。”几个县令一起拜了下去,裴子云这才回了些颜色,转首向一个披甲的校尉说着:“你派兵跟随县令抄家,每队跟上文吏,记下抄家的银货,这些不但要发下赏赐抚恤给将士,还要上交朝廷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朝廷派来持天子剑的校尉,这差事由你们参与,再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这校尉毫不动容,得令出去,片刻只见一队队甲兵列阵而出,快步奔入城中,每队人不多,但对抄家却绰绰有余了。

    张府

    “轰!”一声响,一所宅院大门破开,一队兵涌入,府内又惊又怒,一个中年人带着家丁而出,勉强笑着:“我在朝廷任官,也曾联系朝廷,这是不是有着误会?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一个队正狞笑:“真人有令,到这地步,还不肯内应反戈者,都是从贼之人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说着,不论分说,长刀一刺,只听“噗”一声,这中年人惨叫一声,摔了出去,跌到地上已是气绝,只是双眼圆睁瞪着,满脸不可相信!

    “啊!”家丁奴仆大叫!

    “杀,杀,杀!”士兵涌入,长刀所向,十几个人立刻砍倒在地,除了女人孩子,几乎见人就杀。

    一个低级校尉冷冷看着,吆喝:“不许,不许私藏金银,真人说了,等会全部会赏下来给兄弟们。”

    “谁要敢在这时伸手,同样格杀勿论,听明白了?”

    “是!”话未完毕,远处杀声却渐渐停息,跟随的县令一叹,他知道,贼军的抵抗已经基本结束了,而下面却是对全城官吏大户的杀戮。

    “从贼,朝廷宽恕是恩典,不宽恕是理所当然,谁也说不出错来。”话是这样说,但看着这样对待大户官吏,他油然产生着兔死狐悲之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