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十章 太子喻
    下午,风吹过,带一些炎热,数个太监开道,一队侍卫护卫,牛车中一片幽暗,只有太子端坐。

    保阳县令举报璐王一事,其实早到了几天,给自己压了下去,现在济北侯喊出听璐王之命才反,这事已轰传天下,再也压不下来。

    太子微微眯眼,压抑着不安、黯然、甚至隐隐的喜悦,他知道这喜悦不对,但自然就在心中萦出一丝丝。

    压下是为了大局,可济北侯举旗,这就逼迫朝廷和璐王不得不选择。

    名声,国运,兄弟之情的名誉,压在太子的心上喘气不过来了,他不想背上杀弟的名声。

    而且济北侯造反,喊出璐王指使,父皇命着自己调查,这就是一个良机。

    “父皇让孤去办,这其实是对孤的考验,孤不能用刻薄寡恩的人去调查,没事也变成了大事。”

    太子寻思着,咬了咬牙:“得请中立又宽厚的人去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在,孤不能对璐王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但有着嫌疑,不管这事真不真,都是有了污点,趁机把璐王手里的兵权削掉,就理直气壮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“亲王有着一营亲兵就绰绰有余,上万那是乱国之因。”

    车中可以听侍卫的脚步声,还有外面人群声音,太子沉重的想着,把那丝喜悦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父皇,早点好吧!”

    太子府

    “娘娘,太子回来了。”殿内良梯正等着,一个太监入内禀告:“直接去了书房,没有出来。”

    后宫不能干政,良梯吩咐的说着:“太子中午可用膳了?要是没有,膳房准备下,天渐渐热了,太子今天也肯定不用心,上个素汤吧,味浓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有人立刻去办,片刻回来,说着:“太子还没有用,不过匆忙用了一些,现在还在忙着。”

    及到了晚上,太子还在见人,好不容易听人都离开了,良梯终忍耐不住过去,这时夜色有些暗淡,殿内太子端坐,三支高烛,照得亮堂堂,一个小鼎燃着香料,丝丝清烟溢出。

    “良娣娘娘到。”传来太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殿内灯光明亮,四周墙壁上都悬挂着书画,显得文雅,良娣推开了门,太子向良娣看去,刚才烦恼,尽数消去,不显在面上,就见不仅仅是良梯进来,跟在身后还有着宫女,手中端着盘,盘里尽是菜肴,太子不禁笑:“这么晚了,你还想着,这里有几份折子,孤看过就会用膳。”

    良梯一欠身,说:“中午你没有好好用,这次还是准时用些,折子的事,我不能多嘴,但您可以用完膳再批。”

    说着丫鬟上前伺候,有着七八样菜,太子一笑,就用了,按照规矩每样只吃几口,多不过三口,也吃了个八分饱。

    “良娣,今日舞蹈排练的如何?”用完了,太子看向良娣问,听到这话,良娣走到了太子的身后,轻轻给太子揉着太阳穴,舒缓太子疲劳,说着:“安排舞蹈排练好了,只等表演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太子应着,整个人都渐渐舒缓起来,伸手抓住了良娣的手:“良娣,有你陪伴,孤半生不亏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两人是越来越近,快要亲到时,良娣有些不好意思了,伸手轻轻推了推,说:“殿下,你继续批着折子吧,臣妾告退。”

    良娣生性腼腆,太子知晓,脸上也带上笑意,见着她远去,突想起来了璐王,脸色凝重,起身踱步,又看着夜色。

    自己毫不容易才到了今天,良娣、儿子、天下,绝对不容任何人威胁,哪怕是自己亲弟弟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太子吩咐,一个太监不作声进来,跪在地上,太子就看着说:“传信给裴子云,让他尽快结束应州战局,尽量在钦差抵达秦州前。”

    太监应声出去传令。

    远安郡

    裴子云率军向着远安郡而去,只见总兵力有着五千人,虽谈不上军容严整,事实上在行军途中谁还严整那是神话,不过还是有着秩序。

    车内裴子云隔窗看时,这时快要初夏了,夕阳不甘心沉沦,把一层层云映得殷红,将田野照得镀了一层赤金。

    裴子云看着,就有人轻声说着:“真人,太子有命传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怔一下,只见一个百户过来,他身上浸湿了汗,浓眉大眼,显得精干,正递上了文卷。

    裴子云笑了一下,接过了,在里面拆了看了,就笑了一声:“原来是这样,我明白了,命加快步骤,赶去会合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百户立刻应着。

    见着他远去,裴子云不动声色,木着脸想了想,说:“现在就看璐王敢不敢反了,太子倒是越发谨慎了。”

    “祈玄门、谢成东,你们纠缠太深,能脱身吗?”

    远安郡

    空中不时呼啸巨石,轰的一声砸中城恒,砖石四射,烟尘中人影错落,而在城下,牌车下面黑黑一片潮水,在越来越急促的鼓点中,攀爬上去。

    “射!”城上命令,顿时天空一暗,矢雨夹带石块呼啸砸下,云梯上一片血色的浪花,不时轰一声,云梯催折倒地,压倒一片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这样,也可以看见城墙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裴子云五千人扎营在一侧,没有上前打乱了进攻,只带了上百人,赶到了中军大帐,大帐内入眼就看见是沙盘,正中一张卷案,虎皮交椅架上“如朕亲临”的金牌令箭和天子剑都在。

    只一进去,就感受到威严肃杀的力量迎接上来。

    裴子云安坐了,就见着陈永单膝跪下,说:“拜见真人,刚才末将要压阵督军,没有迎接,还请真人降罪。”

    “你起来吧,事有大小,现在攻城,你身为主将是不能轻离,这是正理!”裴子云环视了一下左右,带着一丝冷峻的笑容:“我刚才看了看,远安郡摇摇欲坠,不日就可攻下,你自是有功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是不是怪我抢了你的功?”裴子云漫不经心的看着陈永。

    陈永听这话,立刻渗出些汗,连忙又跪下:“末将能有薄劳,全依仗真人运筹帷幄,是末将分了真人的功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看着,挥手:“你不要多想,我本不想来,只是不得不来,你看下这个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神色带着忧郁,递出了一份文件。

    陈永接过了令喻,展开一看,见是太子喻令,连忙跪下再读,读完,脸色就是一变。

    裴子云踱几步,看着天,天空一片蓝,白云飘过:“济北侯称谋反是应璐王的命,皇上因此病倒了,太子的意思是尽快结束应州战局,免的事态扩大。”

    “是,真人,我明白了。”陈永听了,立刻重重叩拜下去,这事涉及皇帝和太子,要是自己稍有不从,立刻就可用天子剑杀了自己。

    裴子云冷笑了一声:“你明白就好,不是大事,太子也不会催促我们结束应州叛乱,大的方面说,是防止南北响应,小的方面说,也是堵塞这事,免真的闹的不可收拾。”

    陈永并不愚蠢,裴子云只一说,立刻就明白,更明白了太子担忧,行礼:“是,末将明白,立刻不顾一切,拿下远安郡。”

    秦州

    璐王端坐,脸色冷青望着庭院,久久不肯移开目光,这时一个仆人端茶上来,看着璐王样子,身子一抖,一些水就泼了出来,璐王眼神微微一斜,仆人身子一颤,茶杯更是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啪!”一声,在地上摔的粉碎,仆人吓的颤抖,跪在地上,磕头求饶:“殿下饶命,殿下饶命。”

    “拖出去打死。”璐王眼都不看一下,命着。

    谢成东见着璐王这模样,眉一皱。

    仆人在不断求饶,两个亲兵已把他拉了出去,稍远外面就传来了惨叫,谢成东听着,起身谢罪:“是我办事不利,还请王爷惩罚。”

    璐王脸色阴沉,想着要用着这人,终叹了下,说:“这是济北侯无耻,也怪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看向太监,问:“现在我们能掌握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三分之二可掌握,但必须快,要是钦差到了就未必了,而且现在恐怕已有道官传讯,几个大将恐怕有防备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样的话,璐王咬着牙狞笑,又转身看着谢成东:“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谢成东有些忧郁,说着:“王爷,虽说我们准备还没有充分,但怕是没有时间了,这钦差调查还是小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钦差除非是二百五,要不肯定得仔细调查,王爷毕竟是皇帝亲子,这还不是最要紧的事,最要紧的事是必会拖到济北侯真正兵败,才会发难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假如济北侯真的兵败,南方作战的十几万兵就可调到北方,更可以提供足够的粮饷这一来一去差别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臣认为,现在哪怕再有困难,也必须起事了,断不能让朝廷掌握主动权,从容各个收拾。”

    璐王听了,没有说话,良久粗重喘了一口气,只觉得身上发软,向椅上坐下,思量良久,已经下了决心,露出狠色:“是,几个大将恐怕已有了防备,不会给我机会,可在钦差前来停止我的职权前,我还是亲王,有权节制三府,立刻召见他们进府。”

    转身对谢成东说:“谢先生,这些大将或会狗急跳墙,你派人配合,把不听话的人一网打尽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谢成东应着,不知怎的心上罩上了一层乌云,思量着又说:“我立刻就去办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