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零九章 惊动
    太阳升起,太明湖岸上垂柳青悠悠垂在水面。

    湖中荷叶尖尖才露头,一些白鹭鸶站在浅水中踱着步子,时不时的往着水里啄着鱼,燕子划过,留下了身影。

    雾气升起,风在皇帝身上拂过,皇帝似好了些,一手握两个玉球,不断在手上转动,

    红衣太监跟随在侧说着话。

    “陛下,今年天寿节,太子已在筹办,现在在检阅乐舞。”红衣太监把事情一一禀告着:“一早就去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话,皇帝也露出了欣慰笑容,这些日子好事连连,太阳都晴朗多了,就问:“太子定的乐是?”

    红衣太监略一思虑就应:“陛下,是《清平乐》。”

    皇帝含笑点首,这种场面的乐声有十几种,清平乐相对典雅中正,具体是是15岁少女组成的30人的舞队表演。

    皇帝停了下来,向太阳看去,远处宫女正在花园采着花朵上的露水。

    “天气真好。”皇帝说着,红衣太监听着,笑应:“都是赖陛下之福,才有了今日晴朗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,马屁拍的不错,只是我还没到昏庸时,当了皇帝就自觉无所不能,这天气可不是我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英明,一眼识破了小人。”红衣太监说着。

    “昨日你跟随在太子,可有什么大事?”皇帝问着。

    “陛下,天寿节快到了,诸州总督都已上书奉礼。”

    “应州战局转好,启远郡已拿下,现在裴子云围攻远安郡,看情况很快就能拿下,反贼指日可平。”红衣太监只是几句话,就将着事情说着清楚。

    皇帝其实都有折子上来,这时听了,笑的说:“裴子云还是有点才,干的还算不坏。”

    这其实算是难得的考语了,话才一说完,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红衣太监在服侍的宫女手中接过了药,端上去,说:“陛下,该吃药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伸手取药碗吃药,一个太监上来,禀告:“陛下,有加急密折。”

    加急密折,皇帝定过规矩,除非在睡觉,要不立刻禀上,皇帝听了神色有点凝重,不急着看,喝完了药,略一点头,脚步而入,踱回了殿。

    本来相对轻松的气氛立刻严肃,连红衣太监都立刻收敛了神色,殿内太监都躬身,一声咳痰不闻。

    皇帝坐了,打开了一个折子,是裴子云亲率骑兵破敌三千,皇帝笑了,说:“还以为是何事。”

    用着朱笔: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下面还有一个折子,皇帝取着一看,笑容就凝固了,紧接着脸色煞白,渐渐发青,一口气接不上去,只觉得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红袍太监见皇帝身体一摇,脸色大变,连忙一扶:“陛下,您怎么了?

    检查皇帝的身体,对着身侧的人喊着:“快,快传常太医,还有,不许乱,不许出声,谁乱谁出声,我打死勿论!”

    说着,又怀里取出一个琉璃瓶,自己喝了一口才给皇帝抿上去,这其实是皇帝常用的药酒,但是宫廷规矩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片刻,皇帝喘息一声,渐渐缓了过来,脸色苍白:“你把折子收拾起来,朕实在累了,等会再看。”

    红袍太监收拾地上的折子,目光一扫,看见折子上说,济北侯称自己谋反,是奉了璐王的命等等,一时间也不由一阵晕眩,顿时知道皇帝为什么这样了,连忙吩咐的说着:“快传太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立刻有着太监出去传命。

    太子府·宣乐殿

    周围是回廊,在花园海子一侧,对面就是一排垂柳,乐师奏乐,少女练舞,笙萧琴瑟伴随着歌舞,太子脸色舒展了开来。

    良娣是陪伴左右,太子轻轻抓着良娣的手,时不时太子回首,两人相视一笑,是情意绵绵,完全是因良娣又给太子生了个儿子,而太子妃也难得怀了孕,太子终于放心了。

    只是太子欣赏,眼神中有几分愁色,歌女将着长袖抛出,不断迭起,一曲终了,袅袅余音已尽,太子笑了起来说:“琴声,不如千叶弹奏的好。”

    良娣也笑了:“那自然,郡主练琴练得太苦,实在不容易,上次我去见长公主,也听到了郡主的琴音,真是绕梁三日不绝。”

    太子颌首,又怅怅一叹:“若非千叶是郡主,我还真想着让她到天寿节演奏下,让父皇开心。”

    话音还未落,就在这时,一阵喧嚷,太子一怔,却见一个皇帝近身的太监进来,脸色有些不好,“啪”跪了:“皇上有些身体欠安,还请你立刻就去。”

    太子顿时脸色煞白,一时间站了起来:“父皇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太监本就紧张,听太子问,更紧张了起来,带着颤颤抖抖:“殿下,陛下在太明湖侧晕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快,快为我准备车,立刻进宫。”太子毫不迟疑说着,行了几步又回首:“良娣,天寿节舞蹈由你来操办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去换衣,顷刻之间有车过,太子也换了衣服,直接上去,一队亲兵跟随,向皇宫而去。

    皇宫

    车才到皇城,直到内宫辇道下车,早见二个太监首领带着几个内侍等待,太子下了车就问:“父皇现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静心殿。”太监首领答应一声,又挥手请太子又转乘舆,太子登了,就一路而去,抵达殿前,太阳正是正午,虽是春天,但正午依然很炎热,太子才到,服侍在皇帝身侧的黄无功就上前,小声:“殿下,你总算来了,陛下有着心事不肯吃药,还请您劝劝。”

    太子一惊,连忙入殿,先是行礼,随皇帝免礼的话而起身,抬首看着皇帝时,不禁一惊,皇帝比起昨天,就仿佛老了许多,脸色有点潮红又透着灰青,太子立刻知道皇帝的病不轻,劝着:“父皇,听说您不用药,这可不行,人不舒服,就得听得医嘱,服了几贴就会好的,儿臣伺候父皇用药。”

    说着一摆手,太监跪下奉上,太子拿过匙羹,一口一口喂着皇帝,皇帝喝了几口,精神好了一点,还剩半碗,摇首拒了。

    皇帝呼吸很大,额上冷汗渗出,半歪在枕上,气弱声微:“朕没有大碍,只是年老了,就经不起了,稍有些就见了颜色,哎!”

    太子正要安慰,皇帝又恍惚着一笑,说:“太子,刚才我梦到你的祖父,曾祖父,他们见了朕,说,朕开疆辟土,成了天子,做的不错……还设宴请朕,你一来,我就是醒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说着,声音有些漂浮,似乎在梦呓。

    太子听着这梦呓又真切的话,一时间眼泪都流了下来,这可是大大不祥之兆,当下站不住,重重的叩首:“父皇拔三尺剑,扫除群贼,布武天下,谁能说父皇功业逊于历朝太祖皇帝?”

    “儿臣犹记得您征战沙场横扫天下的样子,您身体一向健壮,这次只是一场小病,来日必会愈好,长命百岁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听着太子的话,皇帝笑了,说:“太子,生死有命,你父皇不是不知道,自古皇帝谁能不死?这都有着定数,只要大徐江山稳固,来日我下去见着你的祖父,我也是能安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想办法求寿长生,才会折了寿命和国祚,你记住了,万万不可弃了大道而求之小术。”

    见太子应了,皇帝似乎精神好了些,又说着:“济北侯传缴说,奉了璐王的命才反,是么?”

    皇帝的话语中无喜无怒,似乎只平常发问,太子听着,顿觉得汗毛根儿直炸,心跳加快,想起裴子云临行前所说,忙叩首:“父皇,济北侯说奉了璐王的命才反,儿臣觉得这是狼子野心,意图祸乱天下。”

    太子说到这里,定下神来,声音大了起来:“父皇,儿臣始终相信,璐王是我弟弟,更是父皇您的儿子,济北侯叛乱,眼见着要歼灭,故狗急跳墙,要离间我们父子兄弟的感情,这种诬陷不能当真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为了避嫌,还是得宣着弟弟回来,向朝野显得清白,更可以陪伴父皇左右,以示孝顺,还请父皇圣裁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公道,济北侯叛乱,引起天下大变,太子明白了过来,自己放出璐王是什么错误,而且,济北侯公开宣称是听了璐王的命才反,与情与理都得召回调查,要是自己还过于矫情,反显得自己别有心思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皇帝咳了两声,听太子话时,一直都盯着了太子,此时叹了一声:“你这话说的也是,是应该查查。”

    皇帝沉默了片刻,闭上了眼,似乎仔细想想,片刻说:“你派人传朕的旨意,对璐王查一查,查个清楚再有处置。”

    话才说出,不知道为什么皇帝心悸,心跳厉害,深深叹息:“退下吧!”

    见着太子退出去,红衣太监低声:“皇上?”

    “哎,真的是璐王,朕亲自动手,剥了他的王爵,囚禁起来,也比兄弟相残好,不然倒时,璐王能不能保住命还二说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朕动手,璐王的子孙还可袭个郡王,不能跟着璐王一起没了下场。”皇帝喃喃的说着,再也经不住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太监不由呜咽,见着皇帝入睡,脱掉靴,轻步满殿巡查,免的惊了皇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