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零五章 破阵
    济军军营

    雨过天晴,天空蔚蓝,干净明亮,太阳升起,阳光洒下去形成了薄雾,军营里列阵,一个个营帐整齐排列,士兵在巡逻。

    “哈、嘿”

    士兵拉了出来训练,嘿哈声不断,地面还有些潮湿,不远处有不少炊烟升起,正在做饭。

    “裴子云得了保阳县,谢成东带来的人全部战死,只有一人身免!”这个消息传入主帐,主帐内却显得幽暗阴沉,外面乍进来,黑得一瞬间入夜一样,校尉才禀告完,垂手肃立,而赵远扭曲着面孔,肌肉在抽搐,显的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赵远在帐内踱了数步,才勉强把自己的愤怒和恐惧压了下去,不由想起了济北侯的叮嘱。

    赵远是跟随济北侯多年的老部下了,起事前不过是营正,并且还在削减之列,眼见自己打了十几年仗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却变成了汰官,心中自是愤懑难当。

    老上司济北侯起事,自己不但不削减,还成了游击将军,别人不知道感受,他是一门心思效死。

    到了这位份,他也隐隐有些知道,不仅仅是主公,璐王方面也有人想除掉裴子云,自己任务就是默契配合绞杀裴子云,甚至攻下保阳县,打开局面。

    但现在谢成东的人全部死了,这计划就完全没有用了,他喘息了一下,问着:“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县内还有潜伏的人传来消息,看情况有七百骑兵,保阳县中有一千五百,五百是县兵,一千是郡内派来,人数比我们差些,但有着骑兵就不好战!”校尉略一思虑就禀告着:“而且,还出城扎营,似乎想和我们野战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,现在怎么办?是退还是进?”过了良久,校尉低声问着,游击将军是最低品的将军,再下面就是校尉了,其实就是副手,自然可问得。

    赵远听了,却有些迟疑,现在自己军队离着保阳县还有三十里,可进可退,自己三千人,敌人二千七百,但是敌人有七百骑兵,要是敌人守着县城,根本攻不下,自己也就罢了,肯定得撤军。

    现在敌人出城与自己野战,这就很难决断了。

    赵远踱了数步,只是思虑,主公大患就是此人,我能杀得此人,主公大业就可成,大战怎么能退缩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一旦主公事败,自己不但荣华富贵都没有了,还得株连三族!

    现在自己退了,到了那时自己能退到哪里去?

    左右不过一死,还不如拼了,赵远想到这里,表情狰狞起来:“七百骑兵,一千五百郡县兵,勉强可以一战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日就要为国公除掉这个心腹大患。”赵远恶狠狠说着,见着校尉迟疑,拔出刀来,一刀斩了木案:“传令下去,全军出营列阵,与裴子云决战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将军。”校尉一凛,应声说着。

    随着赵远命令发布,号角声响起,军营变得肃杀,没有多少时间就拔营向着保阳县而去。

    保阳县官道,靠一块平地,己经扎了一个大营,虽是临时的营帐,但也算秩序了然,大徐开国才十年,法度还没有松弛,无论是朝廷军还是济北侯,扎营都颇有章法,冬则立栅,夏则掘壕,哨探自营内进出探察周围环境,还有人挑水造饭,喂养马匹。

    帐内,裴子云端坐主位,就有哨探禀告:“报赵远已率军至我营十里处!”

    “好!”裴子云站了起来,说:“传令下去,全军出营列阵!”

    号角声响起,军营中不断涌出了士兵,井然有序,随火长队正出营,三遍过,军阵已成。

    裴子云一看,见着虽秩序,但大半郡县兵都身体微微颤抖,不由摇首,吩咐的说着:“潘虎!”

    “标下在!”一个校尉上前,大声应着。

    “敌阵不过三千人,阵列单薄,我亲率骑兵破之,你掌控这些郡县兵,一旦我军大胜,立刻合击。”

    “有敢不听令者,后退者,一律斩之!”

    这话杀气凛然,众人都浑身一冷,潘虎却大声说着:“真人,哪有主将冲阵的道理,真人请坐纛,标下冲阵,破不了,将我正法!”

    裴子云颌首:“你说的本是正理,不过敌阵也有些精兵,本真人要速战速决,不能有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说了,听我命令就是。”

    要是在大军中,就算裴子云这样说,将军也是不肯,但是现在官职最高的不过是校尉,离着差距太大,虽觉得不妥,也不敢继续抗辩,只得咽了下口水,应着:“是!”

    不多时,军阵缓缓靠近,在三百步处停住,气氛顿时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敌阵内,赵远身着铠甲看着,很是诧异,问:“这是什么?裴子云身是钦差,亲率骑兵?”

    得了确认,赵远突仰天大笑:“这人疯了,哪怕是诱饵,我也吞了,告诉全军,只要杀得此人,连升三级。”

    “裴子云身是钦差,节制四州十万军,他都敢这样赌,我岂能后退?”

    “谁敢后退,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拼了命,也要咬这一口!”随着他狞笑命令,整个军阵缓缓冲出!

    济军一动,裴子云立刻出动,七百骑兵随裴子云滚滚而去,第一个百步时,策马慢跑,百步之后,马匹越来越快,汇成一股铁流。

    蹄声翻滚,尘土弥漫,大地似乎在颤抖,赵远顿时色变,他的老军伍了,这骑兵冲击一看,就知道不对,自己新兵可能抵抗不住。

    “弓箭手上前!”

    马匹速度太快,才上前,骑兵已冲到前面了,黑压压一片,甚至能看见前面的人表情。

    “放!”

    “噗噗噗”一片箭雨落下,顿时数十个骑兵翻滚跌下,但是来不及第二轮了。

    “老营上前,长矛平放。”

    “哗”整齐一声,长矛队不过二百人,但将手中长矛放下,就形成了一排森寒长矛,闪着金属的寒光,这是赵远的真正本钱。

    “持弩,放!”冲锋的队伍中,裴子云的话清晰可闻,只见冲锋的骑兵,前面拔出弩平射,后面直接斜对着天空而射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”一片箭雨阔下,对面老营的矛林顿时一片惨叫,很多人滚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丢弩,拔刀,杀啊!”骑兵速度这样快,说到杀,前面骑兵已经快冲到对面矛前了。

    “杀!”果然是老营,虽受了袭击,有些慌乱,脸色发白,但咬牙紧紧的持着长矛,这时一起刺出。

    长矛刺去,一片长矛入肉噗哧声,前面骑兵身上就是一个个窟窿,洒出一蓬蓬血,惨不忍睹,但数百米冲锋的马匹带着沉重的惯性压了上去,顿时老营里也是一片此起彼伏的惨叫。

    “杀!”裴子云暗想果是这样,有许多人崇拜长矛党,其实自古从没有长矛能抵抗骑兵的例子,更不要是很薄的矛阵了。

    其奥秘就在于冲锋的骑兵马匹,冲力达到数吨以上,只要愿意牺牲前一排,没有战车战壕阻挡,单纯的矛林根本拦截不住。

    前面载倒了数十人,整个矛阵已经破开,接下来的骑兵长刀所向,刀光所下,矛兵顿时伤亡惨重,甚至马匹直接毫不留情的践踏上去,踏死在地上,有的没有被踏死,还在翻滚挣扎大叫。

    血腥味中人欲吐,鲜血溪流流下,济军新兵看着这一切,个个面无人色,喉结上下急促滚动,犹豫不前。

    “钩镰营,上!”赵远大叫,这是一种专门对付骑兵,割马腿的武器,但是实际上高速冲锋时这种武器没有丝毫作用,只有骑兵陷入军阵,速度放慢了才能去割马腿,所以安排在两侧。

    “是,将军!”

    校尉高声命令着,钩镰枪立刻涌了上去。

    裴子云却冷笑了一声:“可笑不自量,维持速度,杀!”

    裴子云身着三重甲衣,特意手持两把长刀,马匹速度越来越快,感受着扑面而来的风,在轻微颠簸中,裴子云突有一种燃烧起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普通人哪怕是天生巨力,又岂能和真正炼体到圆满的道人相比?”

    “身穿三重甲衣,重数十公斤,照样可以承受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的武功,虽是千军万马,照样在瞬间就可抓住破绽和要害。”

    冲入的瞬间,裴子云长刀所向,刀破开了空气,切开穿刺过来的长矛或钩镰枪,沿着破绽落下或者说简直不设防。

    老兵再强怎么能高手相提并论?

    不是没有武器攻到身上,可是叮当作响,只出现一道道伤痕,而刀光所到,一颗颗人头飞了出去,鲜血直喷到了身上。

    在灵觉中,一切都变得清晰,一张张愤怒而惊慌的面孔转眼变成了惨叫,钩镰营的阵列撕开,根本无法阻挡片刻,而有着锋利的矛尖撕开阵列,左右跟随着冲锋的骑兵,毫无阻挡的挥刀而下,数十钩镰兵立刻斩下。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”赵远目瞪口呆的看着,见着迅速击穿了钩镰营,后面就是弓箭和新兵了。

    新兵和弓手在这个距离根本反应不过来,顿时慌乱着要炸营,副手校尉眼见不好,率着亲兵扑了上去,纵马将想逃的一个士兵一刀砍杀,怒吼:“不许退,不许退。” (.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