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零四章 风雷皆应之
    巷中一片漆黑,只对道人来说却一路无阻,裴子云一路奔逃,不管不顾用着道法,速度不断的加快。

    “杀”

    远处不断传来杀喊声,是骑兵被杀声音,冷汗在额上滑落,裴子云眼神凝重,怎都是想不到地仙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“不能丝毫停留。”裴子云暗想,在小巷中,不断切换方向,随着速度加快,法力运转越来越快,皮肤都变得通红起来。

    “裴子云,你竟毫不顾忌你的手下,果是心性凉薄!”谢成东不断死死追着,还说话来动摇心志。

    “哼,大徐军法,主将阵亡,亲兵尽斩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种身份的主将,还祸及家族,不单是个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我战死,还可得个抚恤,甚至追赠,要是我死了,他们不但自己会死,还会祸及妻儿。”裴子云顶上浮出蒸汽,显是速度用到了极限,但也只堪堪不被追上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个问题上,却是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冷兵器时代,战争非常残酷,为保证军队士气和意志,制定军法制裁逃跑和作战不积极的将士就理所当然,其中最重要一条就是主将死了,亲兵全部处斩。

    别说是军阀了,就是著名的岳飞也一样。

    岳飞跟曹成在莫邪关交战,手下大将韩顺夫战死,岳飞就将韩顺夫的亲兵全部斩杀,命韩顺夫的副将王某继续指挥所部作战。

    高洋征讨北方胡人时,有个都督战死,高洋立刻把负责保护都督的亲兵斩杀,并命士兵把失职亲兵的人肉吃干净。

    所以裴子云眼见着情况不对,果断撤退,并且喝令那些斥候营顶上去时,校尉虽知必死,也不得不顶上。

    这就是规矩。

    谢成东要用这个来动摇自己信念,甚至让自己停下支援亲兵,那就是天下第一号的白痴了。

    这些念头一闪而过,裴子云闪入一个小巷,小巷狭窄、脏乱,人影穿过时,却惊起来了犬吠声。

    谢成东也咬着牙跟上,裴子云本能隐藏着法力,以图减少目标,但他却反其道而行之,法力直冲而出,要给地仙指引,受此法力一压,巷中犬吠声顿止,纷纷发出了呜呜的声音,带着恐惧。

    谢成东一路追逐,紧紧跟随,要不是巷子转折甚多,速度慢些,恐怕早已追上,裴子云额上冷汗流了下来,又迅速给滚烫带点红皮肤蒸发。

    “可恶,可恶,谢成东的法力的确在我之上,我已经催使风体云身到了极限,还不能拉开差距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被谢成东一拦截,地仙就可击杀我!”裴子云看着距离,突伸手取出一物,这时来不及用火折点燃,可只是口一吹,只听“啪”一下,导火线顿时点燃了,迅速燃烧。

    “轰”一个烟火冲上天炸开,大写的“裴”字。

    “不好,裴子云或还有接应。”见着这情况,谢成东也是惊怒,再也不能保留任何力量,速度也加快了数分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穿过胡同,突眼前一黑,却是死胡同,裴子云不但不惊,反而大喜这胡同的尽处,就是县墙。

    “谢成东,你就等着吃尘吧!”裴子云运起法力,全身顿时带着朦胧的幽光,一时间身轻如燕,在地上一点,踏着房屋,再一扑,直向县墙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这次逃出去,一定要把风体云身点上去。”裴子云已落在了墙上,就要一跃而下,就在这时,突眼前一黑,天地和自己似乎瞬间消失,接着就是一团寒光炸开,化成了满天流星,一起向着自己飞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剑法,是地仙的剑法。”裴子云一惊,他清楚的知道,就算是地仙,速度也不会比自己高多少,剑法也未必多高明,但这就是神通干涉着自己的感官。

    要是不能挣脱,中了这幻术,哪怕地仙连剑法都不会,都可轻易杀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可恶,可恶,这根本不是剑法。”裴子云知道许多所谓的高级剑法其实就是这一回事,比如说天外飞仙就是干涉感官,本是极鄙视这种,但是地仙使起来,自己却根本看不出哪个是真,哪个是假!

    这就是以力证道,只是这力是法力而已。

    生死关头,裴子云只是一剑,向着一处点了上去,“蓬”满天的流星消失,这是难以形容的一幕。

    裴子云跌了出去,面色转白,半途就“哇”一声吐出了一口血。

    空中显出了中年道人,握着的剑也是一震:“好剑法,临阵突破,真是厉害,不过你的路到此为止。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落,谢成东在墙上扑下去,一剑刺下,裴子云半空中,还是一格,“铮”一声,拦截住了。

    “此人剑法,真是神乎其神。”谢成东才想着,就听着一声马嘶,不由脸色大变:“祖师,不好,裴子云有接应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给裴子云逃了出去,我们动用黑衣卫刺杀,立刻就隐瞒不住了,这会给璐王带来巨大麻烦。”

    以前袭击裴子云无所谓,不过是区区一个解元,朝廷不会为了一个解元和一个亲王对上,但是现在裴子云是一军主将,是平乱的钦差,这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,本来想万无一失,杀了从容收拾局面,现在却出了这样大的纰漏。

    中年道人听了,叹着:“本想保留这个身体的性命,现在看来,却是顾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话才落,这中年道人七窍都流出了血。

    趁这个时间,裴子云已扑下了城墙,就见着五个骑兵迎了上去,却是看见了烟火信号赶过来,手中还牵着一个马匹:“真人?”

    裴子云一跃就翻了过去,落在马匹上,鞭子一抽,喝着:“快走!”

    骑兵也一惊,明白了,都是精通马术,只一转向,就拨了马首,跟着裴子云奔驰而出,护佑左右。

    墙上的中年道人,眼睁开,只见突空中出现一阵风,这风开始时还是微风,转眼变成了正常风,接着变成了强风,包围着中年道人。

    受着这风,中年道人只是一跃,就速度顿时快了许多,虽不是飞,在短时间内简直是飞一样,直直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谢成东重重吐了一口气,眼中露出了羡慕之色这就是地仙!

    官道奔驰着,眼见着后面一个敌人,被风裹着逼近,余下五个骑兵突呐喊一声,拨了马头反扑上去。

    “保护真人!”这些人怒吼,转身杀了上去,裴子云回首一看,举着鞭子对着马拼命一抽,心中叹息了一声:“我会记住你们。”

    地仙大怒:“去死!”

    “蓬”,黑夜里一道电弧闪过,接着就是剑光,人头和马头立刻飞了出去,鲜血喷出数尺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裴子云已又多拉开了百米:“催力术!”

    手对着马匹一拍,只听“噼啪”一声,马嘶叫了一声,瞬间加快。

    地仙杀得了五人,风已消失,看着裴子云远去,脸色却不再风轻云淡,冷哼一声,风才又生起,卷身体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裴子云回首一看,见着这股风始终包围道人身体,托着前进,虽不是飞翔,但非常快速,而且还和马一样长力,却是狠抽马匹。

    两刻钟,奔到一处转弯,马再也承受不住,嘶叫一声,跪了下去,裴子云跌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百米远的地仙,七窍满是血,已看不清面孔,显把潜力都压榨出来,这时见了,就大喜扑上。

    裴子云心一沉,就要死战,就在这时,听着马蹄声,还有人喝着:“谁?”

    眼见着就是几个骑兵转弯上来,裴子云顿时大喜:“是我,快来!”

    说着,对着天空“蓬”一声,亮起一团光,不是攻击,是让对面骑兵看清楚,自己奋起余力,直向骑兵奔去。

    “是真人!”骑兵一看,立刻靠近,地仙更加快了几分,见着来不及了,一剑丢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寒光一闪,裴子云下意识一伏,这剑擦着头发而穿过,但冲到了前面,突一个转弯,反身刺去。

    “法有元灵!”裴子云大惊,下意识一剑刺上去,“铮”一声刺中,巨大力量袭了上去,裴子云倒跌在地。

    “杀!”立刻有二十多人翻身下马,举盾把裴子云团团护在中间,裴子云心中才一定,就见着骑兵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噼啪!”电弧闪动,但前面的停止了,后面的继续冲锋,刀光所向,血水飞溅,眼见着地仙每出一剑,必有死伤,无人可挡,可是大队骑兵前赴后继,将其死死压制,转眼就陈尸累累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用弩!”

    “举盾压上去。”后面的校尉只一看,就连声命令着,更多的人涌了上去,又迅速变成了尸体。

    可是就算这样,地仙也不是完好无损,杀了片刻,最后一蓬电弧闪过,剑光所到,数个骑兵身首异处,而中间的中年道人身体伤痕累累,发出了一声叹息,一道光自顶上飞出,转眼消失在夜中。

    “果然,虽说不畏龙气,风雷随之,可地仙还是人,还有着极限。”见着只一会,就死了半个连的骑兵,但还是获得胜利了,裴子云整个人都枯竭了一样,几乎要瘫软了下来,强撑着命令:“打扫战场,奔赴保阳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