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三百零三章 一朝山川动
    血腥不断弥漫,跟随最后的中年道人冷汗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要输了。”中年道人暗想,转身就向着内院深处而去,地上的泥土有些潮湿,地上有些积水,天空上乌云遮天蔽地,细雨落下来把头发打湿,这中年道人也不顾,匆忙擦了一下,就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房间内其实非常朴素,风雨沙沙声都清晰,供燃的檀香时浓时淡,更显得幽深僻静,中年道人才靠近,就看见香案前供的一张图,上面是一个道人在竹林中,正在饮茶。

    身影,茶壶,竹林都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中年道人稍一迟疑,听着外面杀声,手按在祭坛上念动了咒,顿时这图就闪起了灵光。

    “呼”

    房间中凭空出现风,画卷悬了起来,就见着画上的人一动,转侧看了下来,又起身走下,在画上还只是拳大小,越走越大,中年道人连忙跪在地上:“恭迎祖师降临!”

    画面上走下的道人,看上去年轻,目光中带着沧桑,叹着:“还必须我来收拾局面?”

    叹完,这道人一扑,中年道人身子一僵,惨叫一声,血筋壮大变形,整个人不断的翻滚,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院中,谢成东一转身,就向后疾退,而几乎同时,“噗”一声,老道人一剑刺去,一个斥候栽倒在地,这时老道人不想恋战,就身就要逃,校尉大踏步上前,大声:“杀了我的人,还想逃?”

    一声锐啸,刀光直刺,这是军中刀法,最是快狠准。

    老道人退不得,反身而战,“铮铮铮”连声相战,裴子云也不上前,只是看着:“恩?上次带走了齐爱果的那个老道人?圣狱门也参合进来了?”

    裴子云一想,许多事情顿时明白,眉一皱。

    校尉举刀作战,周围的甲兵都是观望,当然一旦校尉有危险,自是一拥而上,老道人身陷绝境,心胆俱寒,要是在年轻时,其实还有希望脱离,但是现在年老,又施不了道法,更是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连着十数刀,老道人已逼得几乎递不出剑招,只听一声惨叫,老道人右肋中了一剑,鲜血和内脏溅出,扑在地上,虽一时没有死,但已无幸理。

    “圣狱门已投靠了祈玄门了?”裴子云冷冷问着,老道人知道自己活不了,并不答话,跪起一腿以剑支地。

    “果儿……我对不起你……”老道人喃喃:“以后就靠你自己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人向剑尖上一扑,只听“噗”一声,剑自腹正中贯入穿透胸,这时校尉一刀已砍下,见此情况,突停顿,距身不足半寸,就见着老道人缓缓向侧滚倒,几乎看不见剑身,鲜血迸流,已是气绝。

    “一个不留,全部杀尽。”裴子云看了一眼,心里暗叹,以前老道人对自己是大敌,现在却随手杀了,当下命着。

    “是!”甲兵再不迟疑,一间间房扑了进去,偶然有着喊杀,鲜血飞溅,接着就是惨叫。

    隔了数间房间之处,谢成东向院内时不时看去,眼神焦急,似乎在等着,眼见着甲兵要杀近,手链上突有灵光闪了起来,异常的强烈,谢成东终重重吐了一口气,恢复了镇静:“成了,携带杀手锏,终还是有备无患,派上了用途。”

    杀声渐止,谢成东也不理会,稳稳神站在檐下,见着裴子云过来,甚至面带微笑,说:“裴子云,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吧?”

    说着又摇首:“要是肉身见面,还是第一次。”

    谢成东气度从容不迫,裴子云反是一惊,不安感觉浮现出来,心跳加快,这敏锐的危机,是裴子云在不断厮杀中获得。

    裴子云一挥手,让着甲兵围了上来:“你倒是镇静,不过你除了逃跑,别的现在无路可走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方是负伤阵亡了几个,还有四十个身经百战的甲士,而且你还不能用道法,加上我,足以围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自我取出如朕亲临的印泥公文,你就注定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谢成东点首笑着,又摇首:“不是这个,济北侯出兵三千攻打保阳县是为了打乱你的节奏,露出破绽,而我的计划是借着这个,吸引你过来,我唯一没有想到的是,你的突然袭击你怎么知道保阳县有问题,然后突然进攻,打的我措手不及?”

    裴子云盯着谢成东,见甲兵已经到位,就说着:“这个原因,你就不必知道了,围住,杀!”

    刚才等一等是因谢成东不但是道法厉害,还武功厉害,真要逃怕只有自己一个人才能追上,而自己毫无把握能留下。

    “这果是机警,到这时都不泄口风,其实就算你身上藏着天子剑和令牌,我们说不定也有办法破解,只是你袭击的太快,一切都没有发挥效果而已!”谢成东叹着,突转身一躬:“有请祖师出手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瞬间毛骨悚然,只见着一个道人大步出来,只对着空中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空中顿时一声龙吟,但这并不是龙气之威,而是龙气炸开,谢成东顿时人影一转,已恢复了道法,扑了上来,狞笑:“解元公,刚才你要厮杀,现在我要厮杀,来,来个分晓。”

    “来,你不是要看我的剑法吗?”

    谢成东带着嘲笑,剑光一闪,突然之间,二道剑光同时飞起,只听着“铮铮铮”一阵惊心动魄的剑鸣,令人毛骨悚然,刹那间交战,生死间不容一发!

    两人都是精通剑法的宗师,一切花招巧取皆无用武之地,每一剑皆致命一击,只是一声震鸣,两人相互脱出,相距丈余,谁也没占上风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五六个斥候已扑至出拳的道人,刀光一片,刹那间自各个角度向着此人斩去。

    “可笑!”这道人发出笑声,突只见空中一闪,“噼啪”一声,一道电弧在空中闪过,这道电弧并不算强,只是五六个斥候根本来不及躲避,都“啪”的一声一片焦味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这道人伸手一引,一把跌在地上的剑凭空飞起,落在手中,轻描淡写一扫,只见寒光一闪,五六个斥候立刻斩成两半,鲜血和内脏全部喷出,只是溅到这个道人身侧时,似乎遇到了无形的屏障,一丝鲜血都没有溅着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裴子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,正是因为他精通道术,才知道这根本不是道术,而是真正的自然电弧。

    “地仙,一朝山川动,风雷皆应之的地仙。”

    “猜对了,可是没有奖励,所以我才问,你怎么知道埋伏,反给我一个袭击,要是你落入陷阱,哪怕你随身带着天子剑和令牌,都未必能压制地仙的风雷,可不是道法,是真正的自然之威!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落,谢成东剑光骤变,先前是雷霆万钧,现在是诡异奇奥,剑路完全相反,威力并没有增加,但却丝丝阴毒,宛是纺织的蜘蛛网一样罩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,别欺骗我了,地仙也不能对抗天子剑和令牌,要不,地仙哪肯缩在洞天内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还有,他也不是真正地仙,别忘记了,我可是松云门掌门,知道内情,这明显是地仙附体,可普通道人,能支持附体多少时间?”

    “说的很对,你实在太聪明了,我越来越想杀你了!”谢成东扑上、出剑,尽展所学,每一剑皆是杀着,让裴子云无法脱身。

    “一朝山川动,风雷皆应之!”中年道人摇头叹息,跨步上前,只听噼啪一声,又一道电弧凭空出现,冲上去的几个骑兵只觉得全身一震,动弹不得,接下去,就是澈骨的剑气,下一瞬间,又是数颗人头飞出。

    “铮铮铮”剑光交错,见着这情况,裴子云心中不安,话说地仙其实招数并不稀罕,但根本不需要别的招数,只一个电弧,就能横扫,这一分心,只听“噗”一声,肩上已负了伤,甚至小半片长发也是随风掉落。

    “好剑法!”裴子云汗毛都竖了起来,知道要是给中年道人过来,立刻必死无疑,再不迟疑:“风体云身。”

    只见裴子云突速度加快了些,神乎其神钻隙而出,转身就逃,还喝着:“骑兵营,拦住他们!”

    校尉听着命令,没有说话,只是怒吼一声:“兄弟们,跟我上,杀!”

    说着,就扑了上去,斥候蜂拥而上,裴子云回看一眼,心中百感交集,脚步却没有丝毫停顿,翻身一跳,就越过了县衙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中年道人大怒,“轰”一声,才冲上去厮杀的数人,不知道这中年道人用了什么法门,还没有靠近,就直接炸开,鲜血与内脏炸了满地,显的惨烈非常。

    “诸位兄弟,为国殉职时到了。”到了这时,校尉还死战不退,只是才说着,眼前寒光一闪,身子一顿,一蓬鲜血飞出。

    一瞬间校尉如浸冰窟,鲜血在眼前喷涌,但他还站着不倒,当下中年道人又是一个横斩,剑芒闪过,校尉的下半身还站着,上半身落下,鲜血和内脏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余下的骑兵终是人,露出恐惧之色,止步不前,中年道人也来不及杀他们,看着方向,一跃而上,跳上了县衙的墙。

    这时县衙的喊杀声已经使周围的民居听闻,百姓的第一反应就是完全把灯熄灭,天气又不好,整个又窄又长的街道和胡同里一片漆黑,这中年道人似乎却完全不在意,只是一看,就沿着一条路,追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