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二百九十九章 由琴入道
    启北城

    天空阴沉,可闻到潮湿气息,只是带着一股浓浓血腥,掺着喊杀声。

    “射!”天空蔽暗的矢雨,呼啸落下,轰砸起血色的浪花,云梯折倒,压倒一片,济北侯的士兵正在蚁附在长梯上不断攀爬。

    “砸!”不远处济北侯的投石器在充填,随一声令下,巨石弹射而去,空中不时呼啸飞过巨石,轰一声砸中城恒,砖石土木四射,烟尘滚滚中,民壮推着斗车上城,支起挡板。

    “伯爷,济北贼用抛石器了。”忠勤伯身侧一将皱眉。

    “命令抛石队立刻寻找对方抛石器位置,我们还击,给他们一个教训。”

    “是,伯爷。”这将立刻领命,转身安排。

    箭如雨下,杀的惨烈,不断有着巨石落下,济北侯看着,一将看着面前这城就狞笑:“国公,投石机再砸两个时辰就要破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还未落,这时突城内也有巨石飞出,向抛石器而来,一架抛石器瞬间砸毁,这将吼着:“城里怎么抛石这样准,快,砸回去。”

    这将惊怒大声吼,随双方飞起巨石,城上朝廷军士气大振。

    忠勤伯没有说话,遥遥看着。

    长公主府

    长公主才在太子府回府,春暖花开,果沿途见越是秀美,循廊进来,觉得真正置在春风中,手上捻着一张稿,带着这些日子难见的喜意。

    一个嬷嬷陪在长公主身侧,小声:“殿下,现在我们回那个院?”

    长公主眉微挑,说:“千悠,若没有裴哥哥陪伴,这时空流转,人心变化,对我又有何意义。”

    想着,有东西瞬间贯穿心灵,小郡主取琴弹奏,反复几遍

    滚滚长江东逝水

    问世间,情为何物?直教生死相许

    这本是二种感慨,可以说,滚滚长江东逝水,其隐含意思是和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”一样,隐含人生和水一样不断流去,使人顿觉得惆怅、空虚甚至绝望,但“问世间,情为何物?直教生死相许”,对小郡主来说,却忍不住感慨甚深,虽人生宛是梦幻,相聚别离却不是虚妄。

    笑、哭、泪、悲、痛、苦、爱、恨交织凡此种种,并非是大梦一场,而是人生意义所在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麻醉自己,而是大梦里的真实,或者说,正因人身如梦,所以真情才格外真实。

    小郡主是在隐隐与自己琴声相拌的萧声中,回了神智她不知已奏了多久,也不知萧声是不是真的存在。

    她只记得,这萧声与她的琴配合的天衣无缝,更难得的是,传达的情感和感悟没有丝毫错误并非大梦一场,也并非是单纯喜怒哀乐,而是梦中的真实。

    小郡主下意识向萧声看去,觉得应看见一人站在窗下,只是这时看了上去,只有桃花一片,静静无人,唯有一只鸟立在树枝上无忧无虑的鸣叫,小郡主再也忍耐不住,泪珠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雨噼啪而下,裴子云领八百骑兵,都穿着蓑衣,奔在官道上,不断有雨落下,渐渐渗入了衣脖。

    整个人都是黏糊糊,湿漉漉,身上满是寒意。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天空一声春雷响起,天色渐渐暗淡,率领骑兵校尉前行,到了裴子面前就高呼:“真人,天色已晚,雨大路滑,夜晚奔驰是大忌,必须寻一处修整。”

    大雨倾盆,话语根本听不清楚,必须吼着,裴子云一想就明白了过来,当下传令,只见身侧传令官连连号令,没有多少时间,数百骑兵拉着马缰缓缓停下。

    裴子云戴着斗笠打量,只见不远处有一个小镇。

    这镇子一侧有着一个庙,裴子云眉一皱:“我们现在离着保阳县还有多少里?我们现在到了何处?”

    “真人,我们离着保阳县还有八十里,现在位青坪镇。”校尉大声说。

    裴子云只略一思虑:“镇子修整,安营扎寨。”

    军令传下,骑兵虽在雨中,还是立时在高处扎营,取出帐篷,分布营区,挖水放渠,大徐开国,治军尚严,很快一座营地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炊烟袅袅,一个个锅灶搭起,裴子云巡视一周,见着挑水造饭,喂养马匹都有条不紊,慢慢满意。

    裴子云这才带着亲兵进了庙,正殿两排是厢房,窗纸都没有破,正殿供着一个神,也看不清是什么神。

    这时亲兵入内,提了几只野鸡,说:“附近有着这个,我射杀了几只,给真人加点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裴子云闪过一丝笑容,吩咐:“把房间清一清,我看见厢房有干柴,取来烤着衣服,还有别的适用的只管用,临行时给些银子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进了正殿,向神龛神像看了看,稍一躬,说着:“这不是破败了的庙,神像还有灵光,想必是仅仅是没有专职庙祝既进了人家的庙,不管神灵大小,都得客气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帮我上支香。”身份不同,这上香也不能随意。

    “是!”就有人应着,上前上了香,还拜了拜,就在殿中有人烧了火,噼啪响,并且弄了吊锅上了水,把野鸡烫了拔了毛洗干净了,至于内脏,就全部丢了出去,没有人仔细弄。

    酒盐洒了下去,煮的鸡肉渐渐散出令人馋涎欲滴的浓香。

    裴子云烤着火,用木棍将火拨了一下,突身体一震,问:“这附近怎么有着琴声?”

    “真人,没有听到啊?”左右面面相觑,一人捞了鸡汤,把整只鸡奉了上去,赔笑:“或者是听错了?”

    裴子云仔细听,又听不见任何琴声,只有远点营地的声音,不由纳闷,难道自己真的听错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眼前梅花一亮,裴子云顿时一惊,当下说着:“这个太烫,我过一会再用。”

    说着,起身抵达了走廊,慢慢踱着步,低声:“系统!”

    眼前出现一梅,并迅速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数据在眼前出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