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二百八十九章 寓攻于守
    国公府

    济北侯看着面前折子,脸色大变,“啪”重重砸在地上,咆哮:“无能,都是无能。”

    发着怒,身上就有些燥热,将衣裳解开了一些,当日祭祀天地,自立国公,一直有些不安,似乎失去了重要东西,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沈直也脸色不好,说:“国公,自上次祭祀天地,就发生了地震,民间就有着不利的传闻。”

    “我军连连出击,是有些疲惫了,敌郡县都不肯野战而进行固守,也难捕得战机,非是将军们不肯战,不能过于责备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州本部,又已招五万人在训练,一旦练成,就可打破封锁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大军才是根本,只等五万大军练成,就可破如势竹。”济北侯喃喃说着,一种疲惫在济北侯的心中浮现,叹了一声: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沈直看去,感觉也有些不安,只暗暗安慰:“五万大军练成,这就是国公爷飞龙在天之时,怎会心慌呢?”

    海面

    “呼,呼”风不断把船帆向着前吹,冰冷海水一波波打在了船舷上,飞溅出了浪花,天空一层层的乌云随着风不断移动,迅速变换颜色,黑漆漆带着阴沉。

    “啪、啪、啪”

    雨水在乌云中落下,打在甲板上连响,会议室内外,两排甲兵,身甲持刀护卫,水兵目带精光,一看就知是精兵强将。

    室内,特别制的会议室,哪怕在船上,都很是宽阔,窗口不大,显得幽暗,郡王居中而坐,裴子云在左,忠勤伯在右,面前是应州地图,原本要造沙盘,只是海面颠簸,只得放弃,用的地图。

    地图挂在会议室墙壁上,十数将坐在三人身后成三排,房间内点着数支蜡烛,将着房间内照的明亮。

    一个年轻校尉站在地图下汇报,手持一根手指粗的笔直木棒,不断点着地图,说:“最近情报,成临郡成功抵御了贼兵,还有东平郡、湖远郡都是驻城防守,也阻敌进一步扩张。”

    “奉真人的命令,这些郡县背后的三州,有节奏的抽调兵力到了前线郡,并且后面还有一重防线。”

    “受阻后,济北侯方面没有再次攻打。”

    离应州不过离应州不过百里了,情报不断送上来,这种介绍方式,是裴子云要求和设计,要清楚让大将了解自己意图。

    承郡王年幼不懂多少军事,倾耳倾听,并不说话,忠勤伯没有多少顾忌,直直盯着地图,半晌才说着:“看来,是庙算多者胜,真人此计妙哉,现在敌锋已衰,济北侯已经困住了,只要朝廷大军一到,就可以横扫了。”

    忠勤伯这样说,身后三排大将一怔,互相对望了一眼,也都是拱手说:“真人大才,济北侯必灭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也不在意,扫了一眼地图,自现在情形看,济北侯已被困,自己虽不是钦差,也获得王命,或可以观看。

    睁开眼,向墙壁挂着的地图看去,眼前一花,似乎地图上出现一个铁栅栏组成的囚牢,暗暗想:“济北侯锁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困虎之势成了,是可以战了。”裴子云不疾不徐说着:“济北侯谋反,本是螳臂当车,只是平远伯战败,才有些恶化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高居九重,太子时时关注,再加上动员三州劳军糜饷,我们不能打的很长时间,现在形成了合围,可进行下一步。”

    忠勤伯一怔,略思忖片刻,心中暗想:“陆地虽围困,可水域还有应州水师,若是强攻恐怕要功亏一篑。”

    当下站立起身说:“裴真人,济北侯已成困兽,应州水师还游离之外,现在总攻,怕有隐患。”

    忠勤伯说到这里,顿了顿:“真人,现在不是决战时吧?要战也得先解决应州水师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向着忠勤伯看去,冰冷冷的说着:“当然不是决战,哪有一口吃成胖子的道理,那样只会噎死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扫过众人,看着众将有着疑惑,起身站在了地图前,在校尉手上接过了指挥棒,将地图上应州周边诸郡一点:“各郡县守势已成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是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,将着面前范围圈了起来:“这是我们朝廷的包围圈,我称之铁幕,但是我军已抵达,各郡县也不能单纯防御。”

    承郡王随着裴子云的话向着地图看去,裴子云说:“原本用意,一就是形成铁幕,二就是给各郡县太守,甚至郡县校尉真正认识到敌我力量的差距,以及防守的价值和好处,我相信经过此一役,他们都认识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着这认识,才可以允许出击,可令郡县之将率精锐袭击贼区,兵员轮流出战锻炼,但规矩是无论哪部分出战,文官率六七成守城,武将率三四成出击,断不可本末倒置。”

    指挥棒在地图上圈出地方,一圈比一圈小,裴子云冷冷:“这战不是四面开花,而是依托城池坚寨四面蚕食,务必使敌贼陷入重重压力,抽不出任何机动兵力。”

    “敌攻,我们有郡县固守,如鲠在喉,敌守,也有我郡县乘机攻出,此所谓四面皆敌,小刀割肉放血,使敌军疲于奔命,不能好整余暇的整修和生产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说着,会议室内一片寂静,众人都是惊诧,承郡王更在思虑。

    “饭要一口口吃,打仗也要一步步来,至于我军主力,第一战,不是贼兵水师,是流金岛!”

    裴子云用指挥棒,在地图上海域一个区域画了一个圈:“我军一路而下也有一月,都很疲惫,必须修整,修整前,我军需要一场必胜的战斗来提升下士气,就当热身吧!”

    此话一说,众人都纷纷点首,现实行军最忌讳的是“死水”,一场小战斗胜利看似不算什么,其实对整体精神有很大作用。

    裴子云见着就说:“诸位将军都是可以准备了,流金岛不过几百人,可一举而下,至于别的战术,修整了,我们再议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大雨倾盆,打在海水上,溅起水花,又是随着波浪不见。

    流金岛

    岛屿上数人正在瞭望台上向远处眺望,突看见了远处海面出现了一个黑点,这人一怔:“难道是派船来了?”

    远处黑点的数量不断增加,渐渐清晰了起来,变成了数百只大船向流金岛而来,这些大船都是规模宏大,开过来宛是旗楼。

    看着面传队,在高台上放风的士兵面色恐惧,冷汗在额上掉了下来,口中却发不出声音,许久才惊慌大喊:“不好,快逃,朝廷大军来了,快逃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朝廷大军?”军营中,驻守士兵原本都懒懒散散,这时全都惊动出来,对着一看,见着船队已经靠近,大船上旌旗帅旗间甲胄林立士兵,一眼看去成千上万,这些兵士顿时腿都是软了。

    “下船,列阵!”

    裴子云站在高台上远远看去,只见须臾间舰船下锚,桥板落下,足有三人宽,随着一声命令,初步下船的分成阵队,军容严整,初步估计有一千五百。

    甲板上甚至拉出了马匹,大军前面是骑兵哨探呼啸去,流金岛不到二百平方公里面积,哨探探了会,就看清情况,奔回报告,转眼,大部滚滚而去,旌旗一片,集中在军营处。

    敌人军营扎的严实,但看到朝廷千五百人,还是显的惊慌。

    “杀,杀,杀!”这些人都高声齐呼,响彻天空。

    营中有几个济北侯旧部,看着袭来的军队,喊着:“杀,杀贼,快杀贼。”

    但才一交战,不过片刻时间,“轰”的一声营地就破了,这是由于许多人见着朝廷大军势大,根本不敢反抗。

    “降者不杀!”当喊着这口号时,更多人降了,只有忠于济北侯的一小批人在抵抗,转眼就被杀尽。

    “将这些人都是绑了,砍伐树木准备安营扎寨。”一个偏将船上而下,大声命令说。

    蜂拥而下的人群,将这些人都是俘虏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道人避入林中,手哆嗦着取了符箓点开。

    应州·水师

    船舰停在沿海处,大雨倾盆在天空落下,打在甲板上。

    陈平身披着蓑衣站着,脸色铁青向着远方看去,视角内海水不断翻腾,战舰戒备,依托应州,随时准备出战。

    “将军。”一个队正身披蓑衣匆匆疾步,只是随着船摇摆,有些站不稳。

    陈平转身,看着面前的人,冷冷说:“何事惊慌?”

    这人奔到了面前:“将军,朝廷军突袭流金岛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陈平一惊,又是心中一松,自己跟了济北侯,哦不,现在是济国公,济国公很是慷慨的允许自己扩军。

    原本有六千兵,现在扩到一万,水师和陆军不一样,得有船,并且生产战船得花一二年时间才能下水所以扩军一万几乎是极限。

    可新增的这四千新兵自是不及以前老兵,因此得知道朝廷也有一万水师,不由心里打鼓,这时听着朝廷水师不来,自是暗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可朝廷军远途一月,必疲惫不堪,要是与我决战,我说不定能抓住机会赢,现在去了流金岛,那此想是万万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只能见招拆招了,一上贼船再想下来,难。”陈平说不出自己心情是怎么样,有后悔,也有迷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