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子夜鸮 > 第二百八十八章 固守
    有着这两件,五品以下都可先斩后奏,甚至在战场上连三品都可斩,罗红缨当下咽了一口唾液说:“忠勤伯已下文要调拨军粮,下官正为这事犯愁,府内粮库内只有二万石,市场上粮食有,但没有银子总不能强收。”

    “银子没有来的话,凑不了五万石,下官把存库都运去,有二万石,银子一到,或到了冬小麦收割,下官亲自押运余下三万石到前线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瞥了一眼罗红缨,其实文官的能量就在这里了,要是不配合,文臣把条条目目递上来,理直气壮,要是配合,总有办法多上一倍。

    因此粮草是文臣节制武将的最强大的武器之一,而且这时代运输非常难,隔着百里,一石米的运输代价就得增上几成。

    长途运输,更是运费比粮食还贵。

    裴子云却丝毫不惧,摆手说着:“既五万石太多,我也不苛求,你立刻移交一万五千石你可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见着他离开,才默念下:“系统!”

    “啪”一声,眼前一梅有点艰难的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就见显出了任务。

    “任务:由琴入道,祁千叶开天门(未完成)”

    “任务:消灭济北侯,得封真君(未完成)”

    “虽我其实不是钦差,只是代行,并且离开了水师和官员,但龙气还是对系统形成了干扰。”

    “乘着有空,才在这酒楼上打开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有二个任务了。”裴子云想着,却扫看着下一项。

    “阴神:第五重(52.7%)”

    “现在出书的声望对我来说作用不是很大了,离上次已经半年了,这些日子都才积累到52.7%!”

    “不过却有着灵气进帐。”

    “三处灵气进帐也非同小可,就用在此处!”才下了决心,(52.7%)突模糊了起来,一转眼清晰。

    “阴神:第五重(1o5.6%)”

    当下毫不迟疑,就是一点,就看见了灵气在梅花虚影上灌了下来,顿时阴神一阵舒爽。

    “阴神:第六重(5.6%)”

    “第六重了,夜游已完成,下一步就是除籍了。”

    秦州

    阳光洒落,演武沙场内,一行行士兵正在训练。

    高台上,璐王看去,脸上划过一丝微笑:“这些都快养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殿下,济北侯作乱,殿下是皇上亲子,训练甲兵正是应当,别的诸侯要谨慎,偏王爷可整顿军务。”

    高台看去,眼前场景,看的清楚,璐王笑了起来:“现在有多少人投靠我们了?”

    廖公公想了片刻:“殿下,幸济北侯谋反,朝廷注意和牵制减弱,我们的进度越来越快了,现在已有一半兵权掌握在我们手中了,剩下的一半,许多人都在动摇之间。”

    璐王点:“好,这些日子来,总算是收拢大半了。”

    璐王,问着:“朝廷现在是怎么做了?这次派出了谁?谁是主将?多少兵马?”廖公公应着:“殿下,接到消息了,圣上派承顺郡王出征,由忠勤伯为副。”

    璐王原还是有些漫不经心,听这这话,脸上凝重,眼神都变了,停住了脚步,良久才抬起了:“胡闹,三弟才十二岁,知道什么军事,父皇老糊涂了,忠勤伯,忠勤是有了,可军务最多当个副将,朝廷没有人了?”

    廖公公了连忙说:“王爷,这其实只是表面,主将是别人!”

    说着,谢成东上前递着折子,璐王怔了一下,取折子看了起来,不由目瞪口呆,说:“裴子云,区区一个解元,还是道人,怎能为讨伐主帅?”

    “这人是天下奇才,还是哗众取宠?”

    “殿下,这人自是天下奇才,我曾与这人交手,见识了此人。”谢成东对着裴子云不吝夸奖。

    璐王将手里的这密折扔在了一侧:“既谢先生都对这人夸奖有加,看来这人真是我们大敌。”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璐王吩咐:“密切关注此子动向!”

    廖公公应着:“是,殿下!”

    成临郡

    尹恩虎骑在一匹马上,十数方队围城向城上看去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大城,尹恩虎对一个偏将:“你上去挑逗,尽可能勾引城中之人出城与我们对战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将军!”偏将纵马而上,领着一队上前叫阵。

    城上,知府正领着几个在勘察,听得人叫阵辱骂,为校尉脸色涨红,恼怒:“济北贼人又来叫阵了,大人,我愿率阵出城厮杀,让贼人知道官军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知府转身过来,怒斥:“胡闹!”

    “朝廷有令,坚守城池,谁出战,谁有罪,你们谁敢私下出城,我就敢砍了谁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“标下不敢。”见得知府怒,数将脸色涨红,只得应过,过了会校尉又说着:“知府大人,我们成临郡拥兵三千五,州内又兵给了我们二千,守城足矣,些许小战更能增长士气,大人为何不许?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知府指着下面,缓了缓:“贼军你看,盔甲鲜明,而我军上次失师数完,现在郡县都是时日不久的厢兵,有的甚至是临时征的乡勇,朝廷有旨,出战有罪,就是针对现在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等安心守着城池,毕竟虽不能野战,但城防才修过,器物也很足,守着却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野战,谁敢说我出城必胜,失败了就杀头,我就让他出战,如何?”知府咬着牙冷笑着,见着校尉个个不敢哼声,才放缓了语气:“而且哪怕是获胜,有小人上折,怕也难讨好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朝廷布局,这时我们只要守好城,你们要是有着余暇,就给我训练,朝廷自有用武之地。”

    知府不愿在这时得罪校尉,虽是上官,可要防着校尉办蠢事,这些莽汉一个个血性十足,真出战了失利了,损兵折将守不住城,自己只有殉死或投降这条路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,我叫骂半个时辰,城中都是未应。”偏将铩羽而归,大将面无表情,听得这话,就是偏头看着又一个副将就是问:“将士可都是准备了?攻城器械可都是准备了?”

    “将军,都准备好了,随时可以攻城。”副将说着。

    “既这些人不肯出城,我们只得强攻了,听我号令,随时准备攻城。”尹恩虎冷冷的说着。

    其实他心里担忧,自己才一万人,看似军容整齐,其实只有二千才算是老兵,很难攻城,但不战而退,根本无法向济国公交代,当下命着。

    心里暗恨:“朝廷谁出了这主意,现在想骗出越来越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将军!”偏将大声应着,伸手一挥,一支军队就推出了牌车。

    这些牌车是厚木板制成,第一层牛皮第二层铁皮,小砖石击之不动,大砖石击之滚下,柴火掷之不焚,竖立在双轮推车上,可为车后之兵提供遮蔽,有效抵御滚石弓矢。

    还有着上百辆的独轮小车,上面满载泥石,填取城前的沟堑。

    见着牌车推进,济兵呐喊,城上也有人号令:“射!”

    弓手一齐射去,箭雨落下,只是牌车前部与上部有厚实木板遮护,只听“啪啪”作响,但躲在牌车内的济兵基本无有损伤,继续快冲来。

    知府见了,命着:“不要乱射,待得爬梯时再射!”

    就见着云梯向城靠来,城上校尉看得清楚,喝着:“擂石准备—放!”

    擂石抛下重重砸去,立时传来了一片惨叫。

    “金汁准备!”

    立时抬起大锅,里面烧的都是沸滚的粪汁,一倒,顿时云梯上出了惨绝人寰的叫声,数个济兵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只一瞬间,数十个济兵就损失掉了。

    “长矛兵,刺!”济兵有人爬了上去,只见着长矛林立就刺了上去,这格无可格,挡无可挡,惨叫着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灰瓶滚油炮石檑木暴雨一样倾倒下,知府左右拥簇着鼓舞指挥,看着蝼蚁潮涌扑上,又在城前枪林刀丛中跌下。

    “朝廷果是英明,要是野战,怕就撑不住了。”看着一波海潮一样退下去,知府连连命令修整,不由暗想。

    “伤亡不小。”尹恩虎在前,左右牌车,甲兵重重护卫,看着城叹着,府城到底高,转眼之间已折损二三百人,这伤亡人数己经过心理预期了。

    号角声响起,城下济兵徐徐退下,尹恩虎脸色铁青,这试探结果很不好,真的打下这城,自己一万人也没有多少活下来。

    偏将在侧说着:“将军,这些城都学精了,原本府军不过是厢兵,又无得力武将,引出来野战,我军立刻就可灭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大破平远伯就是这样,可没想到现在挑逗也不出,假败也诱不出,大徐之军守在里面,哪怕老弱,攻下也难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以为文官书生意气,我们随意歼灭,没想到这些人居这样难缠了,再打下去,我们损失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尹恩虎叹着:“朝廷有了公文,让文官不许出城野战,还抽调州兵充实前线,我们的确难打了,立刻退兵十里,给主公报告这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偏将应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