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八十三章 担当不起
    皇宫

    夜色沉暮,灯火通明,寒风吹过,让人感觉到一阵寒意。

    侍卫身着甲衣,里穿厚厚的袄子,整个人显得臃肿,脸冻得通红,腰间挎刀,守卫在宫殿前。

    一个个灯笼挂在檐下,将道路照的清明。

    御书房灯火通明,四处都有兽炉,炉内正旺,烧的暖暖,只是传来了一阵阵咳嗽声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皇帝捂着嘴不断咳嗽,身子抽动,一个红袍太监在皇帝背后轻拍,给皇帝顺气。

    好一会,皇帝才舒服一些:“你捋顺气手艺,倒越精通了。”

    红袍太监叹了一声:“陛下,您别看奏章了,你太辛苦了,保重龙体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济北侯,当年跟着我走南闯北打江山,一直忠心耿耿,我让他往东,他就不敢往西,现在我只是削了兵权,没有动他的爵位,他怎就敢反了?”皇帝手紧紧的捏着,脸色青,又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红袍太监不言声递上药:“陛下,歇息一会,用些药。”

    皇帝满脸憔悴,叹了一声:“折子看的我真心烦意乱。”

    说着端着药仰头喝了一口,药有些苦,皱起了眉,却不放下,将药都是喝完,皱着眉,取手巾将着嘴都擦的干净。

    红袍太监听皇帝放碗声音,看去,皇帝脸上带一些潮红,又有些白,头上又多了一些白。

    公公不禁想起了皇帝当年英明神武的样子,不禁眼眶有些湿润,略侧了侧身,伸出了手在眼角擦了擦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皇帝才拿起了折子,狠狠丢在桌上,“啪”的一声,身侧的公公身子一抖。

    “都几个月了,还没有拿下,可恶。”皇帝骂着,这时一个太监匆匆奔来,入内就磕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陛下,这是刚才递上来的紧急军情的折子。”

    皇帝正要怒,听着这话:“递着上来。”

    红袍太监接过转交给了皇帝。

    “唔?”皇帝看了一眼,似乎没有看清,凑近了再一看,呆呆一句话也不说,身子一歪,便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“皇上!”几个太监吓呆了,个个面如土色,过了一会,红袍太监才醒悟过来,惊得面如死灰,连声命人:“快,快传太医!”

    太子府

    一月了,天还很寒,太子在良娣处将小皇孙抱在怀里小声哄着。

    “咯咯”小皇孙被太子抱在怀中,逗得笑。

    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,一个太监喊:“殿下,宫里来人,是着急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太子起身出去,却见太监胡无义进来,脸色青灰,直接不经过太子就说着:“你们都退下!”

    太子一凛,让左右屏退,胡无义才小声说:“殿下,陛下刚才批阅折子,看平远伯战死的折子,气急攻心晕了过去,请殿下入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父皇昏迷了?”太子紧皱着眉,话才说出口,觉得不对,立刻闭上了口,说着:“快,快备车入宫。”

    夜色中,太子车鸾向皇宫而去,太子府离皇城不算远,半个时辰就到了宫门辇道前,早见几个太监带着十几个太监张着灯,望眼欲穿等着,太子一下车,就问:“皇上现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允文殿。”太监答应一声,说着:“内阁诸相,都已经到了。”

    清晨

    天微亮,裴子云和小郡主在街道上走着。

    街道树上落下了厚厚的霜,哈气变成了一团白雾,小郡主耳朵上带着貂皮护耳,显得俏丽又活泼,脸上带羞涩,又满满的喜悦。

    她觉得这是自己过的最快乐的时光,整整三个月,经常能和裴子云在一起,还不时有着花样。

    街道上人来人往,一些挑夫挑豆腐在街上叫卖,一些妇人提篮子,跟着商贩讲着价。

    “冰糖葫芦,又大又甜冰糖葫芦哦”一人手上戴厚厚手套,举一个棒子,棒子插着数十根冰糖葫芦。

    “我来两串。”小郡主上前说。

    这人收了钱在棒上取下了两串递上,小郡主接过把一串递给了裴子云,两人在青石板街道上行着,小郡主看了一会,觉得有些腻了,一口咬冰糖葫芦,眼睛一转,向着裴子云:“我们一起去看书吧。”

    不远就是书店,小郡主入门就喊:“老板,酒不空是不是又出新书了?”

    老板一抬头,见是她,也不以为意,这是常客,随手将手中一本书递上去:“酒不空的确厉害,才多少日子又出了新书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不禁一笑,看架上果琳琅满目书籍,还有就是各种各样笔墨文具,摆得错落有致,裴子云问着:“酒不空的书卖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老板笑答:“卖的很不错,最重要的是不断出新书,人家一辈子写一本,他是半年就有一本,走遍京城南北,都未必找到这样勤快的人!”

    裴子云暗笑,这也算勤快?

    不过想想古代一本几十万字的书就写了一辈子,有这对比是真的勤快了,翻开着别的书,老板还在说话:“里面的诗词道理,有人说不下举人,只是为什么写了这种庸文俗本。”

    “庸文俗本不好看?”裴子云笑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看,还变成了话本,说书人和戏台都改编了,可这换不到功名啊!”老板很是惋惜的说着。

    裴子云点,不再言语,这时有不少书生在店中,一个书生突叹了一口气:“哎,天下都动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天下动乱了,不过是一个济北侯造反,只要朝廷力,转眼就剿灭了,我是丝毫担心。”又一个书生说。

    “哼,朝廷之前派出了军队,可是还没有剿灭,怕济北侯成了顽疾。”一个书生握着一本酒不空灭倭记,说。

    “这种国事谈论又有何用,还不考取了功名,才能办事。”原本书生将书拿起,递向老板:“老板,我就要本灭倭记了。”

    店老板满脸是笑上前,接书包好,说:“这书最近排了戏文,几位秀才可以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戏文是哪家?”小郡主问。

    听着小郡主的话,老板怔了一下,大徐女人地位并不算低,但戏院人多事多,正经女人是不去,要真想听,喊着戏班子到家才是,当下笑着:“戏在盛业戏院,明日就有着演。”

    “明日我就去看。”小郡主说,把眼神看向裴子云,裴子云知道她想让自己带着去,连忙只当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许多事长公主可以装糊涂,可带着小郡主去这种地点就不好了,这时代不少戏院就是半个青楼。

    “系统!”

    眼前出现一梅,并迅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数据在眼前出现。

    “阴神:第五重(32.5%)”

    “阴神凝形、通神、夜游、除籍、长生,到了第五重抵达夜游,小说带来的声望显得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自己暗谋知府,在应州传出名声,也有很大增益,或现在民间已经不足用了,可以考虑官方。”裴子云暗想。

    这很容易理解,百姓是草,戏文声望是浮着,而官府方面就相对实在多了。

    就在裴子云思虑时,一辆牛车在不远处停下,车帘略掀起来一些,说了几句,一个百户匆忙进店,寻着裴子云和小郡主。

    百户上前小声:“裴真人,长公主急召,就在街外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皱起了眉,小郡主立刻起身:“老板,将着本书给我包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,马上好。”老板把书迅包好递上,两人出门,百户说着:“郡主,公主吩咐您先去后面的车坐。”

    小郡主乖巧看了一眼就向后面去,裴子云一怔,登上了牛车,就看见长公主斜坐在临窗上,穿着胭红色衣裙,髻上插了金簪,簪上宝石点缀,明眸流转,看上去不过少妇,但此时她却带着冰霜,见着裴子云进来,第一句话就是:“平远伯战死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眉一皱,不言声坐了,久久都没有说话,吐一口气才问:“长公主,现在格局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平远伯战死,应州沦陷大半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听了吐血,现在太子监国,是昨夜生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哎,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。”裴子云看不出神色,只说了这句。

    “我知你曾为太子出得主意,太子没有接受,太子现在是后悔了,是让我当说客,说服你出山。”长公主略看了一眼裴子云,说。

    “你太夸大了我,我只是小聪明,也没有多少办法。”裴子云只是摇。

    “你心里还有着怨气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望着窗外缓缓过去的街道,沉重说着:“真不是,打仗和谋略不一样,瞬间万变,遥控没有不败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道人,本不应插手军国大事,要是读书人,或还有点余地,胜负是兵家常事,可我现在出了策,就肯定得承担责任,这责任我担当不起怕朝廷也负不起,再来一次失败,应州真要换主,济北侯真成了气候,到时太子又如何看我?朝廷又如何看我?”

    “太子不能败,我也不能啊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长公主原本准备的话哑然而止,这话很是实在,道人是朝堂里的异端,没有事都有大群劝谏喊打喊杀,有了事那就是群起汹涌,非赶尽杀绝不可,太子也保不住。

    过了良久,长公主才说着:“这话我可以给太子说说,不过现在正是太子用人之际,朝中的人,太子都不是很信服,却只相信你,这情谊可不薄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前接了总督的命,伐了倭寇,太子有意按这例,平了应州之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