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八十二章 平远伯
    长公主府·小楼

    天空灰蒙蒙一片,雪花不断落下。?

    楼内生着火炉,火烧正旺,小郡主刚外面进来,小脸冻的通红,亲近的丫鬟给小郡主拍雪,就带着埋怨语气:“郡主,都跟你说了,外面冷,今天下雪了,你还不信。”

    小郡主才进来,听着这话:“我只想要试一试雪景,弹琴饮茶赏雪可是自古雅事,可没想到才出去,风一吹,手就冻僵了。”

    “哐”一声响,小郡主把琴摆在了桌上,搓了搓冻得有点红小手,哈了一口气,手渐渐暖了起来,又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府内巡逻的甲士踩在雪中,铁制甲衣下是厚厚袄子,但寒风吹上来,甲士脖子一缩,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“真冷。”一个侍卫缩了缩,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又一个紧了紧脖子:“快走吧,巡逻这一遍,今天就完成了,回去可将袜子都烤干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顶着寒风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琴声响起,说也奇怪,听着琴声,巡逻的甲士突觉得身上不自觉涌上一股暖意,不由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温泉·精舍

    长公主府最特殊的就是温泉,温泉就靠在精舍附近,这是专门用来在冬季招待贵宾,瓦片上都冒着热气,一些雪落下,立刻融化了。

    精舍内部红毡铺地,挂着灯,榻上盖着薄被,裴子云正躺在榻上,这时略起身,动了动身子,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“大梦谁先觉?平生我自知,草堂春睡足,窗外日迟迟!”裴子云把枕拿开,取出了一个玉如意,随手就是一丢,丢到了榻侧的茶几上,沉声说着:“系统!”

    眼前一梅迅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就见显出了任务。

    “任务:由琴入道,祁千叶开天门(未完成)”

    裴子云沉吟着:“上次我吩咐着百户收集音乐方面的寄托,就产生了这任务,看来小郡主十有,是三叶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以琴入道,至少得宗师,这步不容易啊!”

    伸指一点,显出了资料。

    “萧艺:精通(38.6%)”

    看着这个,又沉声:“悬浮球!”

    又出现一个悬浮球,这悬浮球的膜看上去是淡青色,里面流动的是白色的气,一丝一缕的弥漫在内,但是这时,却分成了两股,根本不相融,相互不混淆,裴子云不由叹着:“果然道法和音乐不能相通融。”

    当下不再迟疑,对着一点,只见一丝丝白气流入,顿时灵感焕,脑海里的灵光越来越连成一片。

    “萧艺:精通(93.2%)”

    待得用尽,一看,只差一点就进入宗师,裴子云不由摇:“要引导小郡主入宗师,我自己就得是宗师,可惜的是还差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乐师在古代虽不是贱业,也不甚高贵,没有多少人真心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这寄托寻着难,到现在都不过搜到了一个!”

    丢掉了这想法,看着下去:“道法原理:精通(67.9%)”

    再一点,一丝丝白气流入,这消耗的更快,转眼就没有了,只见是“道法原理:精通(73.7%)”

    “现在每提高一点,就得花费以前十倍,这也是理所当然,越高深的境界,越难领悟。”

    “道术:四十三种,精通(36.7%)”

    “斗转星移:第三层(26.5%)”

    “云体风身:第三层(12.8%)”

    “随着原理提升,这些都有所进益。”裴子云有些惆怅,就在这时,突传来了琴声,裴子云在榻上坐起,倾听着。

    只听着几声,裴子云就一怔:“现在是冬日,可听着,不自觉就感受到春天温暖,小郡主琴艺又增长了数分,甚至隐隐有着引动自然的意境。”

    “离宗师只有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不是作弊,就跟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起身,将挂在这墙壁的紫竹箫取下,轻轻放在嘴唇,丝丝箫声而起,随着这萧声,琴声更欢快起来,宛是一凤一凰,相互鸣奏,相互牵引。

    因下着大雪,园内石板道上很少有人行,一行人循着走廊进来,长公主身侧跟着几个丫鬟,左侧一个嬷嬷为长公主撑伞,行了半途,长公主突停了下来,天空不断有雪落在伞上,也掩盖不住这箫琴之声。

    长公主听着,对着右侧一人说着:“我怎么觉得这两人进步很快,只半个月就已脱胎换骨了。”

    右侧是琴师,身着女官服,一双丹凤眼,带一些妩媚,神色有着淡淡落寞,这时说着:“小郡主和裴真人的技艺,只差一线就可炉火纯青,已在我之上,我是没有办法教导了小郡主了,羞愧难当,只得向您辞行了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微微一笑:“你专心教导小郡主,有着功劳,赏你五十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得长公主赏赐,琴师也是有些欣喜,连忙谢恩,又说着:“只是小郡主爱琴太甚,指甲都弹青肿了,还望长公主劝劝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我又何尝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她哪是爱琴,是爱……”说到这里,长公主闭口一叹,是目光投向温泉精舍的方向。

    风吹过,雪有些迷眼,琴萧声而止,天地似乎都安静了瞬间。

    “你退下吧,来人,有请裴真人来侧殿一议。”长公主淡淡说着,侧殿在不远,殿内燃着兽炉,还有着熏笼,裴子云进来,就得全身一暖,寒气渐渐驱尽,并且在这里有着玻璃(古代有玻璃),外面雪落之景尽数收入眼帘。

    长公主依偎在窗前榻上,看着美景,面前摆着一壶酒,显是热过,冒着热气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长公主指着面前蒲团说。

    裴子云也不在意,靴子脱下,脚上穿着白袜,踏在木地上前坐下,长公主面色有些红,眼神略迷离,一推着酒壶。

    裴子云也不矫情,一杯饮下,只觉得一股暖意弥漫:“好酒!”

    这时长公主取出一份案卷往着裴子云面前一推,说:“只是最近传来的战报,事情不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济北侯战乱之事,裴子云早通过道法传讯知晓,只具体战况不清楚,这时目光一闪,拿起仔细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朝廷的前因后果,朝廷之力岂是一般人想象,再加上道法传讯,道录司报告,这一叠厚厚,前因后果都非常仔细。

    长公主略一抬,裴子云面目俊朗,双目炯炯有神,认真看着案卷,不由低垂了眼眸,轻轻咳了一声,说:“济北侯的确有些贼才贼智,只是一天一夜就得了应州州城,三府之兵尽数掌握。”

    “还正式开衙建府,立了侯府,这应州总督和知府一带人殉国,这朝廷自有抚恤和追赠,不过也有许多官员身受皇恩,却委身事贼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官员,平时天地君亲师喊得响,还屡次上书说要削藩镇,杀乱将,但是一遇到大节,都变成了软骨头!”

    长公主说到这里,咬着细碎白牙,显很是愤怒,定了定神才说着:“济北侯夺了兵权,就迅向两郡进攻。”

    “一郡来不及防备直接被攻下,一郡战了数日才攻下,不过得了这段时间缓冲,别的府县总算有所戒备,加上冬日有雪,可能争取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有什么良策?”长公主问着。

    裴子云目光注视战报,一路随着而下,没有立刻应话,读完,又翻到了原来一段上去,再读了一遍,才把资料一合:“兵者,以强胜弱,朝廷拥有天下,肯定是必胜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说着,觉得有些武断,又说:“济北侯屡次被削兵权,现在重新起兵,就算尽夺三府之兵,也不过一万左右,单是这个,不是大患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大患?那什么才是大患?”长公主美眸一转,问着。

    裴子云执酒壶为自己斟上了一杯,举杯唇前,说:“是章法。”

    “这天下之聚兵,一就是天下大乱,二就是编户齐民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大乱,民不聊生,豪杰振臂一呼,立刻从者云集,所以才成了气候,而天下太平时,其实也有贼寇,只是往往无人响应。”

    “且这些都是乌合之众,转眼就灭,为真王开道,史上所谓以一破十,以十破百,就是此种。”

    “大徐治世十年,天下太平,百姓思安,没有谁会响应,本来济北侯作乱,没有了响应,无需兵法,只要消耗,一万兵就死一个少一个,只怕数月就可平定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看这个,俘虏官吏,不滥杀,更不宽宏,不从者死,从者投名状,只是数日之内,就立了官府,这就是编民齐民,不但可以收税,更可按户籍征兵,现在济北侯控制的百姓不下百万,就可征十万!”

    “这济北侯有能人啊,唯一可宽慰的是,现在济北侯就算扩军,可训练成军也需要时间,要是一两月就剿灭了还好,若是不灭,天下就不太平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长公主一惊,眉紧皱,惊异瞥了裴子云一眼:“这复杂的局面,朝廷里议论纷纷,能有的放矢的很少,而此人只是短短几句就说中要害,真是深不可测!”

    裴子云问:“朝廷派谁去围剿?”

    “平远伯。”长公主说着。

    裴子云听了,说着:“希望能胜罢。”

    平远伯知晓,不是掌握军权的勋贵,不在削藩内。

    长公主不知道为何胸口闷,目光移向窗外,天空阴沉,雪花不断落下,风一吹,就是纷纷扰扰,在空中掀起了浪花。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