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八十一章 清算
    “放屁!什么赶紧杀绝,不过就是你的托词罢了,姑且不说这天下这兵马本是皇帝的,他要削要调本是天经地义,而且皇上没有削去你爵位,给予铁卷世袭,这皇恩隆重,粉身难报,只有你这种豺声狼顾反贼才会恩将仇报。”韩武再次呸的一声,吐出血水。

    济北侯阴冷一笑,对韩武的话,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“这次削了兵权,下次你敢肯定不是削爵处死的旨意?到时,我和我全家俯首受戮?”济北侯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“雷霆雨露都是皇恩,你平时为将,对下面也没有少杀了,这个都不敢认,不过是反骨贼心。”韩武骂着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这话也对,要是身在内地,没有出路,我最后一府兵,陛下收了就收了,命拿去就拿去了,可现在不一样了。”济北侯笑着,看着跪在面前的大将眼中带着疑惑,长长叹了一声:“天数其实留了一线给我,上次削兵权,不得已我只得解甲化商,但不想打开了一个大门。”

    “这海外之地,其实很是宽阔,一千二百石,别说是只领俸禄,就算是实封,在海外也翻掌之间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这个我就在想,我这一辈子真是太傻了。”济北侯长长叹息,里面含的意思冷峻的令人发抖:“平常人共享乐易,共患难难。王侯将相,共患难易,共享乐难。”

    “鸟尽弓藏,公允的说,不仅仅是皇家的意思,你看这些文臣,个个红了眼,要杀我们以正朝纲,为万世开太平。”

    “皇帝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话我没法和别人说,和你说说也是一吐心菲。”济北侯蹙额,亲自下阶,温语说着:“你我兄弟一场,曾经并肩作战,杀你我也是很不舍,不过也是没有办法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给韩将军上酒。”济北侯说着,亲兵上前端着酒杯。

    “相斗多年,总得了结,你喝了杯酒就去吧,你的儿子,我也会给你留一线血脉,至于你的父母兄弟妻子儿女,都会尽快来陪你。”济北侯对着韩武温和的说着:“别怪我狠,你自己问着良心,要是我们角色转个,你会不会给我留后?”

    事到临头,韩武也不由脸色大变,盯着济北侯:“我等着!”

    说罢,取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这药发作的厉害,韩武忍着绞痛,到死也没有呻吟一声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男儿到死心似铁。”济北侯赞了一声,语气却是淡淡,人死了,就没有了,取过了刀,一斩而下。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首级斩了下来,济北侯令着:“立刻将此人首级传首诸营,看谁还敢继续反抗,还有,令一队人立刻抄了韩武的家,我记得他有一个小妾,有个三岁的儿子,可以不杀,余下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立刻有着应着,甲衣叮当而去。

    济北侯笑了起来,生死不测,步步惊心的感觉嘎然而去:“来人,请沈先生,我有事要吩咐。”

    安量观

    安量观离城并不远,地处小山,登岗眺望就是一片湖,本来是赏雪的好地点,只是此时虽下着雪花,又在亭子中,却无人欣赏。

    虞云君看着天穹,见着天色渐渐晚了,苦笑了一下,本想说话,但见雪中枯萎一片,突就有个人影过来了,就住了口等待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雪花中,一个道人爬了上来,神色狼狈,脸冻的铁青,神情恍惚,虞云君斟酒:“来,喝一口再说。”

    这道人连连喝着,才缓过气来:“州城全完了,总督龚昀呵斥着济北侯,被斩首悬在总督府面前,经过的人都吓的身颤股栗。”

    “知府也死了,不过还有不少官降了,特别是本地官吏。”

    “傅府已冲入了兵,有上百个,留守的几个人都被砍了。”

    道人不胜其寒,说话的声音都颤抖得厉害,虞云君也觉得惊悸,只是问着:“那军营呢?”

    “州城三府,韩将军被斩了首,拿去游营,大半都降了,只有少数反抗,还在打着,不过打不了多少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虞云君呆立良久,道观里突传来诵经,这是晚课了,略透了一口气,苦笑:“不想这济北侯还有些反王的气数这应州首城落在他手中了。”

    “幸亏我们出来的早,要不怕现在怕一个都活不了。”

    虞云君不再迟疑,点着符,片刻,灵光亮起,看上去明显是京城外面,是一处林地,同样下着雪,但是比应州厚了许多,地面已经满是一层。

    “掌门,济北侯反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情况,是已经差不多控制了州城,附近三府的驻军,也差不多受其控制了!”

    裴子云沉着脸:“我们与济北侯仇怨不小,师傅,你在州城外面都不安全了,立刻带人回松云门,且通知流金岛出岛躲避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怕,经过屡次削藩,强干弱枝,应州兵权不多,济北侯就算尽夺了三府之兵,也不过万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郡县稍有反抗,就很难迅速卷席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松云门离州城隔了二个郡,一时间还波及不到。”

    虞云君听了点首,熄灭了灵光,接着又点燃了又一处。

    流金岛

    下午,冬云愈压愈重,雪花杂在雨中落下,整个岛屿上泥泞不堪,到了晚上,就变成了雪花,时紧时慢,渐渐密集。

    雪下得正紧,何青青却在呵斥:“快,快,少主有命,能带走的都是带走,一些家畜实在不能带走,都放养在山上,反正岛上没有狼没有虎,四面都是海,就当是放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迟早有一天还是回来。”她看着有些山民舍不得粮食和猪羊,就大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山民都训练有素,在山中时经常抵御袭击,因此行动迅速,可一些山民看着住了许久的房子,有些不舍,五步回一头,看的何青青火大。

    任炜穿着蓑衣,看着整齐的屋舍和码头,不由叹着:“都开了三千亩地了吧,舍了真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任先生,少主说了,只要人还在,这些都是浮财,官兵未必烧了,就算烧了再建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亏任先生提前把船都调来了,岛上有一千多人,没有这样多船,我们这次搬迁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码头上,有七八条船,百姓有些不舍,咬着牙搬上船,

    任炜注意到,有些箱子不用百姓,用的是山民,一个个是沉重的箱子装船,入仓时二人抬着。

    何青青抹了一把雪水,搓着冻得有点发红的手,笑着:“这是银箱,有着它们,我们去哪里都能活。”

    任炜暗暗估计了下,看这银箱沉重,一箱怕是有三百两,而这里点了点,至少有三四百箱,把一条船压的沉甸甸,不由倒吸一口凉气:“十数万两白银,我的东家的确了得。”

    他当然想不到这里还是金条。

    货物搬完,百姓就赶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别怕,挤一挤,只带衣服被子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去泉水港(一处大陆港口),到了那里大家租房安置,所有宿食,都是公子出钱,别怕。”

    “等灾难过了,我们就可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吆喝着,一群群赶了上去,每条船挤了几百人,是密密麻麻,但冬天不怕有着瘟疫,所行也不过五天,还不要紧。

    见着人员都上来了,何青青一挥手,船只扬帆而起,连夜出海。

    次日

    天尚未亮,海面出现了舰队,仔细一看,是十五艘战船,五桅布帆张满,舰群已抵达了岛屿。

    陈平目光森森,站正了身子,甲兵早已列队,站在甲板上,霎时满船都是刀光剑影,甲胄林立,森肃威严。

    岛屿渐渐近了,已经看见了码头。

    “下锚,上桥板,准备作战!”一声号令,甲兵潮水一样涌了下去,只是却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陈平生不祥之感,命着:“快去打探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有人应着,水师也有马,不过非常少,这时有人在甲板上牵了出去,只是一响鞭,就奔了出去。

    码头是木建筑,看上去建的很整齐,只是没有人,过了一会,就见探马回来,禀告:“将军,岛上没有人了,一个人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陈平听了大怒,大骂:“可恶,逃的倒很快!”

    陈平目光又是投到了这些,凶狠令着:“来人,给我放火,把这些统统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将军。”水师之兵就要上前执行命令,这时一人出来:“且慢!”

    陈平目光一转,见是卫昂,不由口气缓和:“卫公子,人既逃了,为什么不把这些都烧了?”

    “陈将军,这流金岛其实是几条通向扶桑的海洋要道之一,要不先前海盗也不会建在这处。”

    “裴子云其实有些才干,你看这建筑花了不少人工和钱财,还开垦了些田,能养千把人,烧了岂不可惜?”

    “可以当成水师和商队的停靠站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和裴子云的仇,来日方长,总有算帐之时。”

    济北侯既反了,并且还夺了州城,卫昂身份自不一样,陈平听了,就按捺了怒火,说着:“卫公子想要,那就留下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