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七十九章 不奉诏
    看着济北侯反常,钦差扭动了一下身子,有些不安:“济北侯,你不奉诏?”

    说着这话,钦差心稳了下来,目光变得阴冷狠毒,哼了一声,“你是侯爷,是正二品,久在朝廷,难道不晓得雷霆雨露皆是君恩,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?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削你兵权,罚你半年俸禄,你敢不奉诏?”

    说着,钦差却心里已经打稿,单凭这个态度,就可回去禀告皇上,治个大逆罪,才想着,就见着济北侯突站了起来,神色狰狞:“的确不奉诏,想让我束手就擒,简直是作梦。”

    “济北侯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钦差大惊,伸手指着。

    “自知道,可我为什么要奉诏。”济北侯狞笑,一把扯过了圣旨,只扫看了一眼,就一用力,只听“嘶”的一声,顿时撕成两半。

    这声音虽小,但在场由于济北侯迟迟不奉诏,本跪得两膝酸疼的官员都全身一颤,伸直了脖子痴痴相望,双耳嗡嗡,根本不能接受自己听见的话。

    “撕毁圣旨?”

    “这是几百年不出的事。”

    官员从没有见过这场面,都吓怔,吓傻了,原本还有些议论,现在一下鸦雀无声,没有人能说话。

    “纪国公、永阴侯、平云侯、武顺伯,一个个或削或赐死,皇帝的心天下皆知!”济北侯逼上钦差,大声咆哮:“你们这些小人,天天喊着为国除奸,视我等十数年数十年拼杀的功臣为敌寇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人说了,就算有冤,就算错杀了,也是为了天下亿兆万民的大局!”济北侯目光逼视着钦差:“你这话我倒是很佩服,那既为了大局,岂有不流血耶?就此你开始!”

    说着,只听“噌”一声,悍然拔出了刀。

    这其实是瞬间的事,总督都惊呆了,跪在直矗着身子怔住了,见着这情况,终醒悟过来,站了起来,喝着:“你敢!”

    可已经来不及了,济北侯狞笑着:“我倒要看看,你是不是铁心铜身!”

    当下不由分说,对着一刺,只听“噗”一声,刀直从前胸刺了进去,在后面透出了血淋淋的刀尖……

    这钦差惨叫一声,还没有气绝,拼命指着:“逆…逆贼!”

    “也不过如此么,怎不见刀枪不入?”济北侯抽着刀来,钦差惨叫一声,再也站不住,跪跌了下去,济北侯还不罢休,刀光一闪,一瞬间一颗人头飞了出去,鲜血直喷了三尺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简直是数百年难得一见,跪着的官员中,几人眼一黑,当场晕倒在地。

    总督龚昀大惊,全身颤抖,指着:“贼子,你怎敢……拿,拿下!”

    总督的话还没有落下,护卫钦差的亲兵都冲了上去,要将着济北侯拿下,几乎同时,济北侯亲兵也是上前。

    “杀逆贼!”城门处,一个校尉惊呆了,这时才醒悟过来,呐喊一声,上百人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眼见着联合起来有二百人左右,而济北侯不过二三十个亲兵,就在这时,“轰”的一声,林中突出现喊杀声,涌出来密密麻麻的士兵。

    只听为将者高喊:“射!”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”第一批三十人持的都是军弩,并且都是精锐,只见一片箭雨落下,十余个钦差亲兵惨叫跌下。

    未中箭的人大张嘴,浑身冰冷,寒毛都立起来。

    “拔刀,杀!”

    转瞬铁流扑了上去,杀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杀贼!”有总督方面的人叫着,这些人武技丰富,挡住一刀,长刀一刺,铁甲锵锵,深入不深,甲兵对同时一刺,直刺入内,贯穿前胸。

    抽刀,这人嘶心裂肺的惨叫,跌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杀杀杀!”在古代战斗中,有铁甲和没有甲,简直是天地之别,济北侯的军中,也不是人人有着铁甲,但是这时拼死一搏,先发者的有三百铁甲。

    这些人被砍的锵锵响,都只是负伤甚至根本不负伤,而这些人长刀砍去,就是当者披靡,一片惨叫。

    只一瞬间,钦差的亲兵几乎全部死光,总督的亲兵也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一个魁梧的总督队正,看上去最顶尖的高手,持着也是狼牙棒,这时一声大喝,狼牙棒击下,一甲兵举刀一挡,长刀飞了出去,余势重重击在身上,虽有着铁甲,但这人闷哼一声,跌了出去,口中不断流血,眼见不活了。

    “杀!”可军中都是久战之兵,只见着一声号令,一伍长矛直刺,狼牙棒就地一扫,各个长矛都打飞出去。

    只是一扫,又二个人扫了出去,眼见不活了。

    “射!”有人命着,只听噗噗之声,顿时一片血花,这勇士要是身上穿甲还可抵抗,现在任凭狼牙棒扫抗,还是连中数箭,再是勇猛也受不住,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。

    一刀砍下,噗一声,人头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倒下的尸体越多,血流满地,大半是总督方面的人,总督方面的人终于抵抗不住,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降者不杀,降者不杀。”呐喊着,剩余的人都跪下,不肯跪的立刻被围杀。

    济北侯看着,就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总督龚昀全身颤抖起来,脸色发白,咬着牙:“你,你居敢谋逆造反,你不会有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济北侯一挥手,数个亲兵上前,将总督绑了,济北侯冷声:“全绑了,先不要杀,搜出兵符,立刻入城,派人接管军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远处茶摊

    杀声四起时,顿时所有人一哄而散,老道人呆坐着,只见这时济北侯淡黄色的蛇盘旋,散发着阵阵波浪,一丝黑气出现,淡黄蛇顿时就缩水了一圈,但是几乎同时,黄蛇向着一大团黄气扑去,就要吞噬。

    一声似龙非龙的吟声,老道人突闭上了眼,两行血泪落下。

    水营·帐宴

    蔡振远抵达,见大帐前有四个亲兵站列,个个按刀钉子一样直立,蔡振远稍诧异,这四个面孔很陌生,没有看见过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由不得迟疑,跨进大帐。

    这大帐很大,支着木柱,略显得幽暗,只见一群人已入座,宴有数桌,把营正以上都邀请了,这是陈平最后一次以主将身份召集,每人都给了面子。

    桌中上的菜很符合军中口味,大荤大腥,主菜是烤猪,已经提前一块块割得方方正正,烤得焦黄,让人口涎。

    张平居中而坐,特穿上了簇新的四品官服,身后还立着一个校尉。

    “诸位!”张平目光幽幽,说着:“各位有不少是我的老部下,新调来的也跟了我几年了,本想着或还可以和大家一起,不想有人弹劾,我也真羞辱难当,病了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这姑且不说了,来,我敬大家一杯……”

    张平口气虽平静,在座一多半都是跟着多年的老部下,听着这话,就连已撕破了脸并晋游记将军的蔡振远都心里一沉,跟着举杯:“请!”

    几杯酒下肚,军校个个放松起来,开始时气氛还严肃,到了后面觥筹交错间人人大快朵颐,酒酣耳热,话渐渐多起来。

    开始时议论军中的事,接着有人说起了商贸,说着有退伍的人上了船,却也赚了不少银子。

    更有人想着张平一去,接任的很可能就是立过战功的蔡振远,当下就有营正喝得醉醺醺,不顾这是张平的辞宴,就趔趄着步上来,给蔡振远斟酒敬酒,有人开了头,就有人跟随,一下就有十几个人跟着起哄敬酒。

    有的是陈平老部下,觉得这在张平辞宴上就拍蔡振远的马屁,这就几乎是直接窘辱了,满脸怒色。

    有的中立的也觉得这行为看不上眼,一时间隐隐分成了三个阵营。

    张平也不发怒,只是冷笑,就在这时,城门隐隐传来炮声,这或就是接待钦差,这些人也不以为意,可接着隐隐传来了喊杀声。

    众将都是老军伍了,是不是厮杀立刻听的明白,都是惊讶,有人就要去,眼见着喧,张平脸涨红,咬着牙,凶狠说:“不许喧哗,水师听我命令,谁也不许擅动。”

    这命令一下,全场一静,面面相觑,蔡振远一惊,死盯着张平,跨前一步:“张将军,这是什么话?城中有乱,我们虽是水师,也得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我是主将,没有我的命令,谁敢动,就地正法!”

    蔡振远知道不对,仰天大笑:“你已停职听参,不是主将,没有权发号施令,来人,跟我走!”

    蔡振远领着亲兵就想走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陈平红着眼,盯着:“来人,把蔡振远立刻正法!”

    “是!”话才落,在陈平身后的校尉就立刻拔出剑就是一刺,蔡振远一躲,只刺中了肩,强忍住了,喊:“陈平反了,快,冲出去。”

    几个营正一迟疑,跟了上去,而余下的都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杀!”帐内涌入了二十余个亲兵,就砍了上去,蔡振远方面只有几个人,只带着刀,而冲进来的亲兵都披甲,只一照面,顿时砍死了数人。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眼见着不妙,蔡振远身后一个亲兵拔刀在背后一刺,在心口透出,刀子一扭,一个声音冷冷说:“蔡将军,对不起了,我也是被逼得。”

    蔡振远栽倒在地,眼睛睁得大大,死不冥目,血带着沫喷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杀!”余下跟着走的营正,立刻砍杀当场。

    “哈哈”陈平冷冷一笑,目光扫向帐内:“济北侯要清君侧,我同意,现在还有谁不服?”

    “不服,可以立刻死,本将成全他!”一时间,帐中只有着咆哮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