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七十八章 钦差
    傅府·下午

    依现在的眼光看,傅府小了点,可小归小,但楼阁假山错落有致,采取的理念就是“咫尺内造乾坤”,在有限空间里,叠山理水,栽植花木,曲径通幽,几次阴天,偶尔飘几片雪花。

    一位青年骑着毛驴过来进了去,是个道人,蓑衣木履脱在廊下,此刻刚刚送走几个人,虞云君望着院子出神思量,一个道人进来行礼,只一眼,就知道是受命观看情况的人。

    虞云君皱了一下眉,说:“下雨雪了,一路过来辛苦,坐下再说话吧!”

    又吩咐:“上茶!”

    “虞长老,按照您的吩咐,我打听了下。”道人坐了,脸色冻的有点青:“济北侯府动向是有些不对。”

    丫鬟过来上茶,道人喝了一口,脸色略转好:“先是济北侯船队有异常,上船的人多了许多,还有老人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因此特意查了查,觉不少人上了船没有回来,再查了过去,觉许多军中解甲的人的家眷都上了船。”

    “再细查,船队在别的州买粮买铁,量很大,铁不知道,粮至少有几千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虞云君反应敏锐,站了起来,只略一思索,就问着:“那别的有什么动向?”

    “我们松云门能派谴的人很少,再深入就打听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虞云君点,转了几圈,意识到事态严重,说着:“钦差就要快到了吧?不好,说不定应州就有变。”

    “快吩咐下去,道观里的人,凡是我们弟子,就都收拾行礼细软,我们出城到安量观一避。”

    道人脸色一下子凝固了,看着虞云君,慌乱的点。

    “别怕,安量观不过是城外十里,真的无事也当是虚惊一场。”虞云君想了想,说着:“分几批走。”

    总督府

    夜色,寒风拂过,带着萧瑟。

    夜色才降,书房是灯火通明,灯光照了出来落在了地上,甲兵巡查着,连只老鼠都进不去。

    书房内正在商议,总督龚昀端坐,将茶杯放在桌上,才说:“刚才送着信来,说钦差已经到了离州城二十余里的驿站,明早就可入城,颁布是削镇的圣旨,你们都是朝廷命官,有什么话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说着,总督龚昀把玩茶杯,目光扫向了场内。

    听得这话,坐在右侧一官先一惊,说:“没想到朝廷真削藩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起身一躬:“恭喜大人,济北侯一削,应州境内,就没有强硬武夫了,这些粗鲁武人打天下时或用,现在太平时节,久掌兵权就是祸端,朝廷削藩,真是英明神武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都应着,对他们官员来说,功臣几乎和乱贼是一个概念,别的不说,承平三年前,大小功臣占天下大权七成。

    到了七年后,先是行政系统中,功臣几乎全面退出,接着就是军权,这些岗位都是留给读书人。

    虽谈不上死掉的功臣才是好功臣,但削藩是喜闻乐见。

    有一官更说着:“老大人(指前总督)办了许多事,可这削藩都没有办下来,大人新到不过半年,就顺利办了下来,大人真是能臣也!”

    “哪里,哪里,这都是皇上宏福,我何德何能敢称能臣,只是受皇上深恩,惟忠于厥职罢了。”龚昀谦虚,实笑眯了眼。

    见着群官奉承,一个官员沉思了起来,思虑片刻就上前:“总督大人,济北侯掌握一卫,党羽甚多,这事必须要谨慎安排,出了乱子,怕是难以安抚。”

    场内一静,总督看向一个官员:“张大人,你可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左侧一个六品官,轻笑一声:“本朝开国,天下太平,济北侯难道敢不奉诏?而且济北侯已经只剩一府,这一府之兵又不在城中,他又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要是大人担心,可点数十人到城门,在城门处宣旨,济北侯不从,立刻以不敬圣旨,逆谋之罪拿下就是。”

    房间内安静了下来,总督龚昀端坐,手中握着一串珠子,不断转动,微微闭着眼睛,似乎在思虑,突一停,睁开了眼:“好,就按张大人的意见办,明日率府中亲卫听我号令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
    凌晨·军营

    夜晚点点星辰,营地树影随风摇摆,有些吓人,军营大账灯火通明,突然响起鼓声,瞬间惊动所有的人。

    一处军帐,伍长惊醒,扫视了帐内,就喊:“听我命令,都起床。”

    声音洪亮,睡着的士兵惊醒过来,有一个睡得死,伍长衣甲已穿戴一半,见了就狠狠揣在士兵的身上:“给我起来,军中召集,你想死么?”

    熟睡的士兵惊醒,立刻起身穿戴,披甲持矛,一伍为队,迅出营,营帐外都是人流,半途结队向沙场而去。

    片刻,沙场站着千人,静悄悄,除了风声就是呼吸声,还有一将踏在高台上的脚步声,一将身披重甲站在台上,军旗随风招展,一堆堆篝火在沙场周围点燃,将营地内照的明亮。

    甲兵腰佩弯刀,或手持长矛弓箭,眼神锐利,一列列分布,整整齐齐。

    “出营!”这将也不解释,拔刀喊着。

    上千人都列队出,暗夜里宛一条婉蜒游动的黑蛇,待到城门千步之遥,也就用了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这将在暗中看不清脸色,看了看就说着:“到林中去,谁也不许喧哗,不许点篝火,还有点上我的亲兵跟我行动。”

    这将晃着火折看看天,整个天穹乌云密布,此时天蒙蒙亮,不由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气,一挥手,身侧一个偏将领百人出了林。

    一百人到了城门,偏将伸出手在城门上敲击,按照约定,敲了几声,城门响了起来,门打开。

    一个城门官领十数个守门士兵,两人见面,城门官别无二话,将这些人都迎进了城内。

    太阳渐渐升起,难得晴天,洒下一些光,白云漂在天空。

    城中官员都接着了通知要去城门接旨,都换着朝袍,迅吃着一些东西,向着城门而去。

    片刻,总督龚昀和济北侯领一群官员,正在城门前等候天使。

    只见亲兵按剑侍立,列队站在官道两侧,济北侯身穿侯服,腰挂着一刀,刀鞘上,镶嵌了宝石,应州官员都站在其后。

    济北侯借着方便,走了二十余步,低声问:“如何了?一切可都准备妥当?”

    “侯爷,都准备妥当,城门都换成了我们的人,只是总督龚昀派了数十人过来,侯爷要小心。”亲兵用只能两人听着的声音说着。

    “哼,倒也小心!”济北侯脸色涨红,就骂出声,又生生的咽了下。

    “陈平那面如何?”济北侯盯着面前亲兵问。

    “侯爷,沈先生已派了人过来,说陈平将军已经答应响应,并且借着离职,最后一次召见,已联系上了旧部,只要我们动手,就立刻响应。”

    “周围林子和房舍已埋伏上千人,只等侯爷号令了。”亲兵见着总督龚昀注意了在这面,连忙低头小声快说着。

    “好!”济北侯笑了起来,又扫了一眼周围亲卫,其中一大半是总督的人,可是无所谓。

    这时突响起了礼炮,远处出现一支队伍,是钦差,总督龚昀和济北侯,还有应州官员都上前迎接。

    乐声中对面牛车缓缓停下,一个官员下车,这可不是太监了,这是堂堂正正的国事,此人身穿四品官服,见着迎接的官员和香案,径向过来。

    “臣龚昀(济北侯),率应州各衙官员恭请万岁圣安!”龚昀和济北侯领着人叩下去。

    “圣躬安!”钦差答应一声,踱步到香案前站定,肃容立刻展开了圣旨:“奉天承运,皇帝诰曰,济北侯纵容不端,侵用军需,削去一府,罚俸半年,钦此。”这话很短暂,钦差平心静气,读得琅琅有声,可话一出,所有的人都看向济北侯,济北侯似乎呆了,跪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济北侯,接旨吧。”钦差催促说着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济北侯抬起了脑袋,官员都向着济北侯看去,总督就催促:“济北侯,还不谢恩奉诏?”

    远处

    一个茶摊,虽有接旨的事,但只是不许靠近,并没有吩咐着撤摊,一个老道人带着斗笠,掩了半个面目,正闭住呼吸,意识沉入阴神,凝神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着济北侯金气萦绕,中间还有一些青气,而钦差更是不凡,显出相反的状态,内在是黄气,外面是郁郁青气,甚至隐隐有紫意,此时随着宣读,这青紫之气化成一片,就要落下,将济北侯气运削去。

    只是钦差的身上,除了这个,又弥漫着死气。

    “咦,怪了。”老道人惊疑,目光向着总督,才看着上去,只见着总督身上是金黄之气,只是周身也是死气弥漫。

    见到这个,老道人心中一惊:“什么?”

    一起身将茶杯都打倒了,滚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你人怎么样?还打破茶杯?”店老板听着响声就出门,脸色不善。

    “赔你。”老道人听着,头也不回,丢了一钱银子,这时眼刺痛,看不清了,立刻知道受了反噬。

    “贵人之数岂可轻易窥探?”

    “只是现在是关键,就要看个虚实,以决定本门去向,不得不破费至宝了。”想着,就取着一玉,只是一握,就立刻粉碎,随着粉碎,眼前又是一亮,只见济北侯本来官爵之气突一碎,冲出一条淡黄色的蛇在顶上盘旋。

    对着官爵之气一吞吐,顿时化成了淡红水波,济北侯脸色一凝,下定了决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