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七十六章 决断
    京城·皇城

    甬道道侧,每隔五步就是一个亲兵站着,官员排列整齐肃然入门至大殿,铜鼎焚了香,袅袅散开。

    殿中官员很多,但只闻衣裳窸窣声,话语一声没有,过了片刻,阁门突洞开,一个太监“啪啪啪”三声静鞭,顿时乐声大作。

    皇帝出来,向御座而去,端正坐下。

    “万岁、万岁、万万岁!”

    皇帝手伸示意免礼,对太子说着:“赐太子座。”

    皇帝脸色有些苍白,不再虚词,一挥手,太监取出皇帝早已拟好圣旨,上前宣旨:“奉天承运,皇帝诰曰,武顺伯和济北侯纵容不端,侵用军需,削去一府,罚俸半年,钦此。”

    太监念完,一时间百官议论。

    七林湖

    地处西侧,亭阁隐在林中,随着寒霜落下,枫悠,一时间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移时,沈直长叹一声:“王爷,我看璐王不臣之心显著,天下不会太平了。”

    济北侯冷冷一笑:“璐王不臣之心早有,只是没想到在京城败给太子,看现在是准备武谏了。”

    济北侯这样说着,脸上的神色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沈直看着济北侯,心中浮现一个想法,侯爷并非不知,只不想背负骂名罢了,当下一躬:“侯爷,我们虽通过道法提前知道,可钦差到这里也不过一月时间,要是圣旨一下,剥了军权,万事就罢休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久在军伍的人,大将校尉调遣是家常,一旦调职罢免,再大的威望情分都撑不过三年就树倒猢狲散。”

    “您要下决心了,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。”

    济北侯一时间没有说话,卫昂站在一侧,同样静静听着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!”良久,济北侯望着碧湖,信步走着,问:“这里只有我们,你说我们有胜算么?”

    沈直眯缝着眼,说:“天下大乱,皇帝提三尺剑削平群雄,谁敢不服?”

    “唯一的缺陷是时间,天下才太平十年,大家都是前朝过来的人,人心还没有尽数归顺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要是皇帝身体骨好,一分胜算也没有,可是皇帝身子不行了,不可能亲征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皇上屡次削藩,宿将尽数寒心,讨伐起来谁会用心?”

    “要是能拖到皇上驾崩,还没有拿下我们,太子登基不通军事,或有机会这机会也不过一分吧!”

    一阵秋风掠湖,远处楼阁台廊曲折,半枯的荷叶随波,风都带了透骨凉意。

    济北侯站着,看着湖水,良久才说着:“这事艰难我知道,也亏得你坦白说出来了,只是在此时我想说些心里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封济北侯,爵禄不过一千二百石,你也知道,南方一麦一稻,稻可收二石,麦可收一石,加起来就是一年三石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二百石,不过是四百亩之田。”

    “要论米价一两二石,一年不过六百两,这就是朝廷的大恩。”济北侯不急不徐的说着,带着轻蔑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但是文官却不理这个,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桃子熟了,文官要摘桃,勋爵不去,他们怎么掌权?”

    “故飞鸟尽走狗烹,其实是没有官员会帮功臣喊冤,谁叫你们傻到出了死力开国呢?”

    沈直站在一侧,就静静听着,他自是明白,官员是为公也为私,为公就是天下平了,自用不着功臣,杀了虽有点残忍,却可以光明正大说为国去掉祸端,为私就是济北侯说的夺权勋贵不死,文臣不贵!

    百姓更是不管这些,死了勋贵只会喊好,事实上百姓死任何大臣和官员都喊好,看见杀贵人的头就满城满街的去看。

    为死了忠臣喊冤只有戏文里才有。

    可立在功臣的立场上,这声音就理直气壮:我出身入死奋战几十年就为了这区区一千二百石?

    甚至一千二百石都不可保?

    正想着,济北侯突平静下来,不知为何,脑子一片清明,现出激昂之气:“有人说,国家委屈你一人,可活万人,我偏就不服这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委屈我,我就要委屈国家!”

    一时间踱了几步,转头看向卫昂突问:“宫八岛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卫昂听得目瞪口呆,听自己父亲突问,思虑了片刻就应着:“父亲,宫八岛控制下,理清了地盘,大概一县之大,已有民八百户,处于6地和扶桑之间。”

    “县之地,够了。”济北侯冷冷说着,狞笑:“八百户,差不多古代封侯之地,我意已决,立刻派遣商队前往此岛。”

    “正式建制,组建官府,编户治民,将这些变成我们侯府治下之民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父亲。”卫昂没有任何异议,济北侯才说完,就连忙应着,脸色兴奋。

    济北侯冷笑了一声:“原本化军为商,现在化商为军,重建旗号,他们一年多不是正规军士,就在宫八岛上恢复建制,还有,我们的人,家眷全部迁移到宫八岛去。”

    “商队本身还保持,用普通水手和商人,到各地购买粮食和铜铁到宫八岛。”

    “与扶桑的人联系,再来一次海盗攻击,告诉扶桑的人,不需要他们作战,只要吸引一下就可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沈直大声说着,突觉得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济北侯一连串命令,完狞笑:“你不仁,我就不义,我就算事败,抄了府县藩库向岛上一撤,看你能穷追?”

    “哪怕事败,我也要在南方兴起大浪,把你大徐的根基狠狠动摇下,死个几百万人,折了你的国祚,嗬嗬……”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