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七十五章 观察
    裴子云眉紧皱,“历史进一步改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前世陛下去世,璐王登基三年,地位稳固才削藩,现在削藩,太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皇帝本身有着绰绰有余的威望和力量进行镇压,只是皇帝不会想到自己才一年不到的寿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倒不能说皇帝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正想着,太子起身踱着步,带着一些悠闲笑意:“裴先生,前些日子,我受父皇的训斥,日夜都想着你来,你总算是来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带着一些慵懒和难得清闲表情,看向裴子云很得意问着:“先生可有什么教我?”

    听着太子的话,裴子云一抬,见着太子温文儒雅却意气风,突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战争思明主,和平思庸主。

    现在天下太平,不需要英明神武的皇帝,太子仁柔宽厚,在大臣特别是文官眼是是好事。

    主上仁柔宽厚,大臣才能既舒服又掌权。

    要是遇到明主,不但很难欺瞒,而且天天小心翼翼还是动辄获咎,这日子自是过的很不爽。

    不过在大臣眼里太子是最优选择,但在陛下眼中想必就是软弱。

    只是太子既立,为了礼法大统,只要太子不大逆不道之事,陛下也不能随便废了立璐王。

    特别是国家初立,正是修养生息,要是选个好大喜功的皇帝,说不定就二世而亡,这在历史上不乏先例。

    至于太子得意倒也不是恶意,太子第一次真正掌权,渐渐成长,自是得意。

    “裴先生!”太子在裴子云的身侧轻唤,原来裴子云想事情入神了,一下醒悟过来,连忙谢罪。

    太子不以为意,带着轻松问:“裴先生,刚才想什么那么入神?”

    裴子云勉强应着:“刚才殿下说陛下削藩,我有些忧心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忧心,父皇要削藩,天下谁能阻止?”太子不以为意,拿着折扇一拍就说着。

    裴子云暗暗一叹,自陛下的角度看,太子是大统所在,还算合格,皇帝虽不满意但既把太子立继承人,自就按太子开药方。

    璐王相对英武,藩镇的事可以放心由璐王处理,现在就得将一个相对平和驯顺的国家交给太子

    所以,就想凭着自己威望,提前把潜在危险铲除。

    “哎,可惜的是皇帝寿命没有跟上去。”裴子云想着问着:“下一步是谁,太子可能点拨下么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武顺伯和济北侯。”太子不经意的说着:“只是罢了兵权,不会伤及富贵,可谓君臣都全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听了一叹,暗想:“兵权所在,则随以兴,兵权所去,则随以亡,国家收笼兵权本是正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总得补偿,或官、或爵、或财。”

    “宋太祖说:人生驹过隙尔,不如多积金,市田宅,以遗子孙,歌儿舞女,以终天年,君臣之间,无所猜嫌,不亦善乎?”

    “那是重金给赏。”

    “朱元璋酷烈,而功臣公侯伯世袭千户,入则可掌参五府总六军,出则可领将军印为大帅督,辖漕纲,但不得预九卿事,也可谓官大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武顺伯爵不过年入七百石,济北侯年入一千二百石,罢免了兵权,无官无权的话,怕是未必压的住。”

    就说:“济北侯是不是可暂缓?此人我在应州曾远远见过,性格刚烈,疑心极重,或有变数。”

    太子就说:“天命已定,谁敢异心?”

    裴子云说:“这是自然,只是欲则不达,现在太急了,恐有些动荡。”

    削藩是对的,可大徐才建立十年,上一代人都没有死,根基还不稳,裴子云这样想着。

    太子穿着白袜踩着高齿木屐,行了几步,思虑着:“真人不看好削藩之事?”

    “哎,我是希望太子日后登基数年,徐徐削藩,更是稳妥,此为上策。”裴子云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些伯侯公,都是宿将,有的甚至是孤的长辈,孤削藩,哭诉起来,孤又怎么处?”

    “此事,父皇做了才稳当,而且父皇春秋正盛,要是孤来办理,还不知道何时何日,到时伯侯公在各镇各地方根深蒂固,那时想拔除就是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削藩,实是大善。”

    听着太子的话,裴子云眉紧皱,其实这话很对,可只有自己知道,皇帝现在还只有不足一年的寿命,恐怕打草惊蛇,不但使功臣集团离心,还办不了事,削不了权,到时危机就可能降临。

    裴子云寻思着,心中阴霾环绕,总觉得不利。

    太子原本很开心,这时听得扫兴,回到主位,带着一些懒散,靠位置坐着,让裴子云想起了朱允炆。

    朱元璋将天下有着威胁文官诛杀,更杀光历经战争的武将一代,为文雅的皇孙朱允炆铺路。

    其实过程里并非没有遇到危险。

    洪武十三年正月,胡惟庸称旧宅井里涌出醴泉,此为祥瑞,邀请朱元璋,但墙道暗藏甲兵,朱元璋大怒,当天处死胡惟庸。

    洪武二十六年,蓝玉联络景川侯、鹤庆侯、舶舻侯、东莞伯:“天下太平,不用老功臣,以前老公侯都没有了,只剩得我们几个,几时是了?”

    结果在座的功臣将领纷纷表示支持,搜罗士卒和马匹武器,准备二月十五日皇帝外出进行耕田劝农仪式时起事

    还有不可说的炸火车事件。

    太平盛世削将容易,但打天下那批人可从没有真正忠诚之心,他们都是亲身经过造反而上位,真逼急了管你什么人都敢反。

    “殿下,削藩,臣不建议先削济北侯,就算要削,也请过程里施恩。”裴子云想了想,还是尽自己的力量,说着。

    太子诧异,将裴子云的话打断:“济北侯不过是中镇,有什么可忧?叛逆的话,灭了就是,真人不必说了,父皇自有决断,我们听从就是。”

    太子说着,已有些不喜,不喜欢裴子云说削藩之事,不肯听了。

    “再说,真人以前说过,这种大政,孤现在不能随便表态,以免父皇不喜啊。”太子说着。

    一种深深无力在裴子云的心中升起,有些茫然,这时一个太监取紫竹箫入内,太子见得紫竹箫,脸上带上笑意。

    “孤听着秦百户说你极爱箫,这紫竹箫孤今日就赠给你,宝刀赠英雄,箫声伴真人。”太子说着,亲自取箫过来。

    “谢太子赏。”裴子云收敛了心情,谢恩。

    过会出了太子府,才上牛车,任炜见得裴子云沉思,就问着:“公子,你似乎有着心事?”

    裴子云还是有些闷,总是觉得不详。

    曾经就听闻济北侯与倭寇有着勾连,攻打流金岛时就有遭遇,有些疑心济北侯早早准备了退路,或经营海上商道,或已富甲一方。

    济北侯被削只剩一府,根本翻不起浪,再削下去,实际上就逼急了,要是在内地也罢了,就算逼急了也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可济北侯要是在海外有着后路,那就可能反,因为大不了退到海外,而皇帝寿命不足一年,恐有大患生。

    “现在才知大势不可违。”裴子云不能细说,只是叹着,历史改变了,皇帝为了太子就想削藩镇,可能把诸镇推向璐王,偏偏自己还不能插手。

    沉思了良久,就对任炜说着:“你不要在京城了,你回去流金岛,让岛上暗里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正常的贸易和建设不要停,但要准备周全,能在半日内就把重要人员和财货运到船上,一旦有变,千万不要死守,那是死路一条,你们带着人和财货立刻出海避难。”

    “高丽、扶桑、甚至别的大6港口都可以听靠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不要向应州港口而去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?您可是得了什么消息?”任炜听裴子云这样说,就察觉些,脸色顿时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不是太子的事。”裴子云叹了一声,掀开窗帘看着窗外,此时已渐近晚,天色阴下来了,暮色中细雨飘落,秋风吹起,裴子云说:“祸根已种下,就看是不是萌。”

    只是说着,裴子云又反应过来说多了:“你不必管这些,你只需谨记我今天说的方针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任炜并不愚蠢,明白了过来,裴子云想必有自己考量,这是对着未来一种担忧。

    “只要有船有人有银子,重夺回流金岛再建不难,有贼攻来,把这岛给他们就是了。”裴子云怕着任炜不理解,又补充了一句:“不过是二百户和几百亩田,并不算稀罕,保住了根本,就什么都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死守,我们在流金岛最多一二百人,根本没有抵抗力量,只能白白送死,这万万不可。”

    任炜应着,内心已翻江倒海,就问着:“那应州别的方面,我是不是应该办些事?”

    “不必,一时还牵连不到。”裴子云暗暗思量,就算有个万一,应州格局也不会立刻糜烂,自己母亲在松云门,到时撤退就是了,不会被一锅端。

    “是!”任炜心里略放心,知道情况还没有那样坏。

    “是时让松云门密切监督下济北侯了。”裴子云又暗暗想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