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七十二章 猎场
    秋高气爽,晴。

    下午阳光透过窗纸斜照,裴子云醒了过来,沉吟了许久,才出来,其实时间过的不长,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抬眼看去,买的这套院子已打扫的干净,入内一看,见着任炜正坐在了桌上算着帐,桌上有砚笔墨和一套茶具。

    裴子云笑:“任先生辛苦了,怎么一回来就忙?”

    任炜忙说着:“公子给我一年一百两银子,这是七品官的俸禄了,怎么敢不尽心呢?”

    裴子云一笑:“也罢,你等会吩咐把百户送来的物品全部运向本岛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出门,吩咐:“来人,备车,送我去长公主府。”

    话说太子府的人随时伺候,“噢”一声,车子稳稳过来,陪笑:“真人请上,哪里去?”

    “去长公主府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上了车,这是前后两座,中间还有一桌,裴子云已经习惯,自己取了银瓶倾了水,抽屉一拉,里面是酱牛肉和花生。

    裴子云眯着眼用着,靠在车厢上,这时说着:“系统!”

    突然,眼前出现一梅,并迅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数据在眼前出现。

    “道法原理:精通(371%)”

    “道术:四十三种,精通(221%)”

    “斗转星移:第三层(64%)”

    “云体风身:第一层(332%)”

    “悬浮球!”

    眉心顿时又出现一个悬浮球,和上次一样,里面流动是白色的气,一丝一缕的弥漫在内。

    “和上次一样,点到道法原理上去。”裴子云一下触,一丝一缕白气涌了出来,进了眉心,大脑就一丝清明,顿时:“道法原理:掌握(372%)”

    “虽有三个道人的灵慧,但是要想精通中再提高,也很难!”

    “可点这个还是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哼,点到了高处,就算是谢成东,基础也未必有我强。”

    凝神一想,无数的感悟涌入,和上次一样,它并不是教科书的灌输,而是和现有认识融合,一瞬间,不少知识点就贯通了。

    “继续消耗!”裴子云毫不迟疑花费悬浮球里的灵慧,眼见着数字在不断缓慢而坚定的增长。

    眼见悬浮球积累的灵慧尽数用完,裴子云看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道法原理:精通(679%)”

    “道术:四十三种,精通(317%)”

    “斗转星移:第三层(235%)”

    “云体风身:第三层(38%)”

    “哎,道法原理越来越难了,不过和上次一样,只要它提高,就可促进道法和神通进步,别的进步还罢了,本门神通云体风身我还没有怎么样修,就自动晋入了第三层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耗灵慧,不过我感觉一旦道法原理抵达宗师,我的力量就有个飞跃。”裴子云暗暗想着。

    这时,百户喊着:“真人,长公主府到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上前将着车帘掀起,裴子云下着车,刚至门前,只见执事就迎接侍立,引着去了。

    话说这次去的路径又不同,虽也是沿着卵石路而进,但不久就见得曲折走廊,不远是几间精舍,才行了几步,经过一个小院,传来了小郡主琴声。

    裴子云听了,就踱步到了走廊靠水处听着,这琴声一段时间不听,水银泻地一样,透穿了毛孔往心里去,裴子云不由听呆了,直到一曲终了,余音已尽,才回过神来,眉微皱,暗想:“小郡主琴艺越来越高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按照入门、掌握、精通、宗师四个等级来说,应该处于精通到宗师之间了,这一步跨出,就是可留名的宗师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裴子云突有一念:“小郡主是不是三叶之一,如果是,她是郡主怎么修道?恐怕只一修道法,法力就要被龙气化去,终身不得入门。”

    “真人?”执事见着裴子云停步不前,不由诧异,受此提醒,裴子云才行了几步向前去,又突有一念:“自古以武入道,以棋入道,小郡主是不是可以以琴入道开得天门?”

    不过要以琴入道,小郡主和自己水平都不足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转身对着跟随的百户说着:“诗书琴画,我诗书有了,你再给我收集著名乐师和画师的随身品。”

    说着,领路的执事扫了一眼裴子云,似乎觉得诧异。

    “是,真人。”百户看一眼裴子云,裴子云眼神没有多少杂念,暗想:“难道真人相中了小郡主?要用着音乐投其所好?”

    执事没有管这些,说:“裴真人,还请快些,长公主在等您。”

    “领路。”

    秦州·猎场

    猎场是前朝皇家猎场,大徐建立,也按照习惯收为皇家猎场,其地林密草茂,山峻水阔,今日太阳高悬,扎营森严,有二千人。

    这时一声号角,只见营地涌出了人,都穿军官之服,仔细一看,全部是营正和队正。

    营正和队正都牵着马匹,虽说军中马匹不足,但璐王下令,硬是凑足了战马,人人眼神都带着炙热站在太阳下。

    虽是秋天,但阳光照着,空气散着一些细细焦热,一个营正额上都是汗,嘴唇干裂,不由伸出了舌舔了一圈。

    在营正身后是一匹枣红色的马,躁动不堪,营正伸手拉着缰绳,马性子烈,用着蹄子将沙土刨起。

    周围骏马同样雀跃欲试,马蹄也刨着土,只要一声令下,就可迅出击,有着沙场的血性。

    高台阴凉处,几个大将端坐,身侧摆着茶水,身上披甲,四平八稳坐着。

    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,眉笔直挑着,透出一脸杀气,其次是一个身材的短小,黑脸的将军,最后是一个中等身材的将军,看上去都器宇轩昂,观看下方的营正队正去,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尖锐太监声音响起:“璐王驾到。”

    黑衣卫护着一群人过来,璐王穿着甲,在太阳下反射,璐王身后则跟随着一个太监和一个书生,正是谢成东和廖公公。

    璐王抵达,这些人都是起身行礼。

    将军校尉济济一堂,见璐王驾到,都跃跃欲试,擦拳磨掌,想要请战下去狩猎,人人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璐王环视了一周,突笑了起来:“你们都是开国将军,是功臣,你们的勇武不但孤知道,连皇上都知道,都是沙场老将,都有真才实学,就不用比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无事,勇武之风却不能怠慢堕落,队正和营正更是其中骨干,就让他们去狩猎,谁射的多,前十者重重有赏,前三者升官一级!”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演武开始。”

    璐王面带威严命令,向主位而去。

    几个大将就怔了一下,面面相觑,重重有赏就罢了,升官一级似乎有点问题,不过大将碍于璐王殿下刚刚就藩,都没有冲撞,只得躬身应是。

    传令兵号施令,队正和营正齐声呐喊,听得前三官升一级,眼神炙热,上百个正副营正都转身上马,纵马入林。

    其次是五六百正副队正身上背弓箭跟随在营正,冲入林中。

    军法队则监督,避免有冲撞起来,一怒下射杀同僚。

    高台上顺着各人眼光望去,只见一队队人马急驰而入,林中不少野兽都各按自己生态,一只豹子叼一只羊正吃着。

    一群野猪刨着土,在泥土里寻着树根、蚯蚓、掉落果子。

    这时杀声冲天,野兽一下就惊倒了,乱成一团,四处奔逃。

    马蹄践踏,人群四散,看中了目标,就射杀,箭上都刻了自己标志,一处树木有些稀疏,地上是一些痕迹,是往年狩猎道路。

    一只野猪激怒了,不退反进,转身冲撞。

    一个营正骑在马上,身着锁子甲,手中一把长弓,看野猪冲撞过来,大笑:“来的好。”

    才说完,纵马侧移,持弓一射,只听“噗”一声,箭射中了,射在野猪的大腿上,这带着两颗獠牙,全身漆黑的野猪,身上一疼,就冲了过来,弓再次拉了起来,带着弯曲,正要射。

    “噗”一根羽箭在远处射来,一箭射中了野猪的眼睛,射进了一半,这野猪嚎叫了一声,还没有死,更是狂,向着人马疯狂扑上。

    “可恶,谁激怒了它?”这营正不得不侧马一闪,就在这时,只听“噗”一声,一箭又射了上来,在野猪又一只眼睛内射了进去,野猪顿时变成了瞎子,冲了数丈,重重撞在一颗树上,轰的倒地。

    见野猪被射杀,一个队正奔来。

    营正眉一皱,勃然大怒看去,一个戴红巾,带些英姿的小将,手中握着弓箭,向着而来。

    营正一看大怒,举着手中的鞭子骂:“你区区队正,敢和我抢猎物?”

    这队正丝毫不在意营正的威胁,上前用刀子将着猎物尾巴割下,往腰间一绑,风吹着红巾,看着营正一礼,却说着:“这次是王爷赏猎,明说不分卑尊,谁猎得前十就有重赏,只要我能猎前三,你我就是平级,你还想对我指手画脚?”

    队正虽官小些,不肯含糊,更带着桀骜,转身就走,去找下一处猎物。

    “你敢?”营正眼一红,就要弯弓射杀这人,但咬牙切齿,还是看着队正离去,用鞭子狠狠打在野猪尸体上:“小人,看我以后收拾你!”

    这时不能相斗,只得恨恨离去。

    狩猎场内,不是处处可骑马,今日营正队正变成狩猎主角,一时间明争暗斗,在高台上的人看的清楚。

    璐王看着,压低声音,小声跟一侧谢成东说话:“谢先生果好计,这样一来,不但数百营正队正认识了孤,且还相互争斗起了仇怨,无论是谁受了孤的重赏,甚至晋升一级,都是孤亲自提拔,就是孤的人。”

    谢成东略一抬,眼睛的余光扫过了大将,大将全神贯注的看着,小声应着:“有了仇怨,王爷才可拉拢分化,一一收归所用。”

    “更重要的是要立刻起兵巡查边疆,不要怕冲突,但是也不能大冲突,只要连绵爆小冲突,王爷就可不断把兵权抓在手上,让三军都知道王爷才是真正的统帅!”

    一个大将见璐王跟着随身的人说话,一口咬在猪蹄上,里面有着骨头,只一用劲就是嚼碎了。

    太阳渐渐西落,日晷上指向酉时,璐王示意,传令官敲击大鼓,狩猎将士都是收手,转身回去。

    戴着红巾的队正脸上有着一些血,还有一些伤痕,咧嘴笑着,腰间绑着三十多条兽尾,到了林外,一个营正骑马出来,见这队正这样多猎物,心中大妒,骑马奔腾,掀起灰尘。

    “咳咳,以后我就是跟你平级了,你奈何不了我。”队正笑着,凭箭法一路上见着,都没人有自己多。

    随着鼓声召唤,营正队正都回阵,在高台上列队,虽有着冲突,但终还没有出现死伤事件,归队后立刻又恢复了军纪,黑鸦鸦一片齐整站立。

    “军纪官,清点每个人的猎物!”璐王立刻吩咐的说着,随着这道命令,下面又有一阵骚动,良久,平息了下来。

    见着清点完,一片寂静中,璐王上前,左右侧是大将相陪,亲兵按刀随行,整个场上一下子变得森严。

    “璐王千岁,千千岁!”数百人一起拜下。

    “起来罢!”璐王双手虚按,命:“抬上来!”

    众人看去,见着两个人抬着,上面盖着红布,璐王亲手一把将布扯掉,只见阳光下,一片银光,都是十两的银元宝,队正营正一下都直了眼。

    “是九八的官银,十两一个。”璐王格格一笑,说:“我最重勇士了,说了重重有赏,就是重重有赏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前十都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前十的踏步而出,不过有几个鼻肿眼青,身上带着伤,显是在狩猎过程里相互之间产生了些冲突。

    “赏,重赏,每人一百两银子!”璐王只当没有看见,高声说着,这声音一传下去,哪怕是军纪森严,都压制不住,顿时嗡一声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中年大将也变了色,不由起身:“王爷,这是不是赏的太重了些?” (.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