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六十八章 迷惑
    承平十年·卫家村

    时间一转就入秋,今年年景不错,稻田变得金黄一片,再过几日就可收割,远远可看到有三三两两的村民查看收成。?

    虽入秋季,但“秋老虎”,天气还很热,村民都穿着单衣。

    村内池塘有柏树,枝叶茂盛,遮住了阴凉,风吹过水面,拂起阵阵波浪,还有一块不大洼地,种着不少蔬菜瓜果,搭着架子,上面挂黄瓜、丝瓜,地面还有几根藤结了西瓜,一个妇人正用着大勺施肥。

    杜家娘子脸色红润,微鼓肚子坐在方永杰身侧,方永杰壮实不少,脸色红润,正跟一个老者下棋。

    方永杰不时看着棋面下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棋艺增益了,老朽下不过公子了。”老者这样说着,脸上带笑,摸了摸白胡子,其实他是卫国的臣子,虽风光过,但事过境迁,能有现在太平日子,他已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是邱先生谦让了。”方永杰神色愉悦,最近身子骨愈是好些,深叹裴子云有本事。

    老者又说着:“公子,您买田的事怎么样了?您别误会,原本村里策略,就是分田并且出人当吏,这办法不错,我们能有自己一点力量保护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有了公子小姐,家业也得考虑,单靠点干货可不是长久之计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好听,我们这代或听您的话,可下代就未必了,必须有了家业,才能长久下去。”

    方永杰沉吟了一下,正色说着:“邱先生诚是爱我,这样的话真是肺腑之言,我是存些了金银财货,可是有一半见不了光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半可动用,但我现在才是秀才,最多再买个百亩,凑齐了三百亩,再多的话,怕有些非议啊!”

    老者听着,佩服方永杰谨慎,思索一会,缓缓说着:“只能这样了,要是你能中举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中秀才调查不严,中举就得调查三代,虽说卫王一系其实很少和今上作对,但终是反王。”

    “朝廷有折子密查监督,还是不宜暴光,终是犯些忌讳的事。”方永杰叹着,目光柔和看向妻子,暗想:“五六年寿命,哪有时间去考举,只愿尽心与妻儿在一起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村民带一些惊喜喊:“公子,你看谁来了?”

    方永杰就看去,只见裴子云一身月白色衣袍,绛红腰带,脚下一双靴,身侧配着剑,其实都穿的半旧,只是单是一站,潇洒姿态令人一见忘俗,方永杰心里不禁暗想:“要论公子,眼前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将我珍藏的茶取来。”方永杰说着,拉着裴子云在树荫下坐下,很是热情。

    裴子云看上去,方永杰生机旺盛,脸色红润,跟原本枯竭的病痨一点都不相同了,更向杜家女看去,杜家女肚子微微隆起,哑然一笑,问:“怀上了?”

    杜家女微微一红,方永杰站起来,正色向作了揖:“婉娘已怀着了,谢真人再造之恩。”

    方永杰说着又向身侧婉娘看去,杜家女带着羞涩,也一福说着:“谢真人再造之恩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看向方永杰。

    裴子云就对着方永杰说着:“我今日一来,就观你生机渐渐恢复,或情况有着变化,你且伸手,我为你把脉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方永杰手递上去,神色坦然,只眼看向了婉娘。

    “咦!”裴子云将手指放在了方永杰的脉上,一丝道法探入,不由小声惊呼了一声,上次见,生机完全靠心脏,再看完全不同,心肺肝脾肾经络血骨肉,干涸的元气,在慢慢恢复。

    “果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在侧邱老带着一些紧张,问:“如何?”

    裴子云向着周遭看去,周围的人都带着紧张,微微一笑,说:“恭喜,恭喜,此次把脉,生机渐复,想必寿数已不止五六年,我观方公子气象也因此有着变化,气数绵长,三年或可考举人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当然不能说这是仙灵龙脉的事,只能说着:“或真有冲喜这回事,贵夫人和公子分者两伤,合者二利,因此就有此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”听了这话,只听哽咽声,杜家女不自主的哭了起来,人人都是默然,知道她的心情。

    多少年困苦,最可怕的还是有克夫的名声,谁聘她就暴死,日子一天天艰难,现在却一下苦尽甘来。

    这时裴子云就随口问着:“不知你有没有改名字?”

    方永杰擦了不自觉掉下的泪,说:“改名字没有,不过小时母亲叫我阿果,十岁后就没有人叫我这个小名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低喝着茶,掩盖着震惊。

    “三花二果,此人是三叶二果之一,难怪得了梅花的谢成东把他囚起来,是想夺取权限?”

    “虽我疑心是谢成东夺了此人根骨,可十年前谢成东只有十二三岁罢,不可能亲自来,那就是有人帮他了?”

    “可没有梅花,谢成东凭什么夺人根骨,我现在都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原主那次,谢成东是什么时入主仙脉?可惜的是原主记忆里根本没有这方面的内容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仔细回忆,还是一无所得,只记得谢成东英明神武,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“上次受到袭击,或是我多次破坏谢成东的计划导致的反扑可我总觉得不对,是我多心了?”

    “总觉得有个关键还没有想透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两次袭击都是谢成东,那其实他的力量我也评估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论剑法,我们平分秋色。”

    “论道法,特别是阴神,我才第五重,谢成东已是第十重。”

    “真打下去,我或可以伤他,但我必死,所以我立刻转身就走,没有丝毫纠缠不过,事情当然不是这样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裴子云不由眸子一眯,露出一丝杀机,突有一念:“虽有灵气,不过透过来的丝丝很少,只能算是一个补充。”

    “真想提高权限啊,可系统说,当事人的好感再多,也必须梅花进一步权限,才能扩大比例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我就想直接刷好感度了。”

    “权限现在难,那声望和寄托,还是增长道行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处,我曾经吩咐百户收集,不知道怎么样了,或回去就可以看看,而且,皇帝驾崩之日,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前世处于下风的是太子,不过前后也有三年之乱才平息。”

    “今世太子占上风,不知道花几年才平息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裴子云一叹。

    璐王车队

    跋涉两月自是辛苦,赶着牛车的车夫晒了数月,随手将衣袖一撸,衣服下是白些,黑白分明可见。

    护卫的黑衣卫身披甲衣,都削瘦了一些,脸上菱角清晰可见,眼神带着一些警惕打量着四周。

    璐王的车上,璐王手里捏着一份书卷看着。

    “秦州州府还有多远?”璐王问。

    廖公公连忙应着:“王爷,还有五十里,明日下午就可以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就要入着秦州州府,王府倒不缺,前朝鲁王府就有,听闻早就在修了,我到了就可入住就藩。”

    “虽就藩,稳固不难,可要怎么样运作控制军队和渗透秦州?真是心烦意乱,要是谢先生在多好。”取马车桌上的冰镇杨梅吃了一颗,一时间清爽,璐王随手将着书放在一侧,揉了揉太阳穴,看的有些累了。

    几个路人身上正背着包裹,带着草帽,行在官道上,突一匹快马奔过,掀起了一阵灰尘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路人给灰尘呛了一下,就开口骂着。

    “别骂,看起来不是一般人!”有个老成的点人阻止着。

    话说谢成东快马加鞭一路追赶,终见着璐王车队,璐王车队护卫甲兵,听有快马赶上来,一时间就架起长矛:“谁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谢成东将快马一拉停了下来,把璐王令牌取出。

    璐王正烦闷,吃着加了冰块的杨梅也不顶事,洋洋烈日心烦意乱,这时,廖公公上前禀告:“殿下,谢先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,快宣。”璐王一擦汗就站了起来吩咐。

    “谢先生,你离去两月,可让本王好想,马上就要到秦州州府,本王需要先生辅助。”过了一会,见到了人,璐王按捺不住喜色,望了一眼,又说着:“先生来了就好,想必一路奔波,可暂去洗漱,今夜我们长谈。”

    “谢王爷!”

    见着璐王热情,谢成东也不由一笑,辅佐璐王,璐王友善自是大大益善,一个公公上前领去一个车厢,里面备着清水。

    谢成东沉入了木桶,一时间全身舒爽,沉下心,更感受到丝丝凉气渗入了身体,不是很多,却贵在源源不绝,不由沉思:“自玉羽山回来,路上就感觉到丝丝灵气增益修行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龙气之助?”谢成东低头喃喃。

    “不对,总觉得不对,似乎失去了什么。”谢成东伸手贴在胸口,这里一片空虚,似乎有什么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问问瞎道人?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才起了这念,谢成东无端一阵厌恶,寻思:“罢了,这点灵气对突破地仙只是杯水车薪,要成就,还得帮助璐王完全控制三府之兵,以作未来储备。”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