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六十七章 开启(下)
    天地中打开枷锁,“轰”的一声,隐隐一声龙吟,大地都震动一下,晴空万里瞬间乌云密布,一道道的闪电垂落。??

    密室内出现了仙灵之气,又是一声凤鸣,隐隐出现一只大鸟之形。

    叶苏儿紧闭双眼,一动不动,风突起,一些金色符文出现在顶上,这些金色符文才出现,又落入了叶苏儿的丹田中隐匿不见。

    风消失,静室内一片安静,除叶苏儿的呼吸。

    叶苏儿睁开双眼,没有现刚才变化,长长吐气了一声,带上了一个小酒窝,笑眯眯点开了联系裴子云的符。

    “轰”王羽山的裴子云肉身处,一符亮起。

    冥土

    “轰!”太子令牌完全炸开,剑光一闪,裴子云只感觉到压力,神魂之躯眼见就要粉碎。

    “轰!”几乎同时,突一声凤鸣,叫声宛金玉相击,一道火红在裴子云顶上出现,这身影甚高,鸡头、燕颔、蛇颈、龟背、鱼尾、浑身烈焰红火。

    凤凰!

    凤凰高鸣,对着剑光一琢,接着出现在了裴子云身下,飞驰而去,一瞬间消失在了远处。

    “噗”琢开的剑光,原本数丈的山尖,已变成裂缝。

    “追!”谢成东也化成一道灵光追上,只是在冥土追逐数十里,追逐不上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谁插手了?龙气?有点不对,虽显出凤凰,却不是龙气,没有驾御万民的威严在内!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感觉这力量很是熟悉,有些亲近。”谢成东脸色惊疑:“只是此次这人未死,已有警觉,再想要冥土袭杀,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谢成东想到这里,不由眼神带着阴霾,恨恨说:“先回肉身,漏了痕迹,恐怕裴子云就要杀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想着,转身飞去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树木枝叶处,裴子云咳一口血,这时时间似乎没有过多少时间,山上看下去,下面灯火还是星星点点,没有熄灭,才行了几步,就有着劫后余生的庆幸,自己还是大意了。

    “通讯符!”点开了叶苏儿通讯,一阵灵光闪过,就出现着静室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已破了天门,成就阴神了。”叶苏儿第一时间就说着,就在这时,听闻着敲门声:“啊,师傅来了,我告诉你一声,以后再联系。”

    说着又切断了,裴子云不由苦笑,笑完,脸色渐渐转成凝重:“开始有人说叶苏儿是凤格,我还当成笑话,现在看来,却也未必是假。”

    凝神想了片刻:“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系统!”

    眼前出现一梅,并迅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数据在眼前出现。

    “任务:叶苏儿开天门,寻找到洞天原始龙脉(完成)”

    只是一点领取,眉心突浮现出透明梅花虚影,出现三瓣,接着一个淡青色花瓣若隐若现,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“获得转移权限!”

    “叶苏儿对你非常信任和爱慕,她开得天门,所属北区龙脉开启1o%,你获得了1%的权限!”

    “你是松云门的掌门,你已获得了松云门上下的认可,获得了松云门福地永久性权限1o%!”

    “中央龙脉开启1o%,权限出现分裂,你由于方永杰的认可,获得o.1%权限!”

    系统不断的刷新,一行行解释和任务记录不断出现。

    裴子云凝神接受,看着面前的系统页面,没有反应过来:“仙道真龙,五方仙道龙脉,这龙脉诞生是因什么原因,自古只闻人道龙脉,此世出现了仙道真龙,难道还要出仙朝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中央为王?四方拱卫?”裴子云这样想到,就哑然失笑了起来:“仙道龙脉始终是有限,应是我想多了,最多就是只足五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沉浸在震惊中,突想到了方永杰:“此子元气被夺,曾有人对方永杰借根骨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”裴子云想着刚才系统上面提示,想到了方永杰,三股突然涌来的灵气打破了裴子云的思路。

    灵气才出现,裴子云的意识拉入了阴神中。

    裴子云阴神身上披着一身道袍,就看见了灵气在梅花虚影上灌了下来,环绕在了身侧,一阵的舒爽,渗透了阴神。

    “这世界出不了真仙,无他,不过是灵气不足,只有福地洞天才有灵气。”

    三丝灵气渗了过来,这灵气并不大,丝丝和雨一样,给着自己完全不同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恩,最大一股还是松云门福地,如果数据上是十,那接下来北区龙脉的灵气就是五,而中央龙脉是一。”

    仔细比较着,裴子云清楚了比例:“单是叶苏儿北方龙脉的规模就是松云门的五倍,而中央龙脉总体规模又是北方龙脉一倍?”

    三叶二果,所谓的大气数难道应在这里?

    裴子云心有成见,这时倒着推演,立在山上远望,眼前突一亮,只见山脉蜿蜓,前後左右皆有山脉,似乎是五条结合而成,又相互交汇,不由震惊:“难怪谢成东当年一直想尽办法收集三叶二果。”

    “我必须去看看方永杰,看是否找出一些夺了根基的痕迹,又或其实是谢成东夺了?”

    “更要把这仙灵龙脉调查的清楚!”

    “特别是有关权限的事,知己知彼,才能百战百胜!”裴子云想到,一起身将灰尘拍掉,奔着下山去。

    祈玄山道观

    道观中带着阴暗的气息,一处小殿,瞎道人端坐神龛前,脸上纱布撤下,露出了狰狞眼睛,睛内漆黑,没有眼珠,一些血水从着眼睛流出。

    “天机变化,越来越向着我不利的方面倾斜了。”瞎道人咳嗽说,将着手帕拿开,黑暗的夜里,手帕上面满满的都是黑血。

    神龛中的船锚满是裂痕,这些裂缝在不断扩张一般,瞎道人眉紧皱,眼睛血流而下,咬牙:“谢成东真是无能。”

    “我生命已时日不多,我身死还罢了,坏了大事如何是好?”瞎道人青筋凸起,突喉咙一甜,咳嗽了起来,黑血随之咳出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神龛上船锚突一震,似乎船锚中有东西激活了,船锚本身乌黑,上面密布裂缝,一点红光亮起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瞎道人跌跌撞撞爬了起来,动作一大,眼眶里面的血流了下来,瞎道人根本顾不得这些,只是用衣袖一擦,扑到了船锚前,伸出手指一点,点在了船锚上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仙道灵气!”只见这船锚亮起,蜘蛛网一样的裂痕,有几处就愈合了起来。

    瞎道人脸色欣喜,随着船锚修复,一点灵气滴入了瞎道人的肉身中,只一下,顿时脸色转好,看上去干枯的躯壳,明显有丝丝恢复,甚至空洞眼眶都有一些肉芽长出,只是才长出了一点,就停止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!”瞎道人失态,这时又咳嗽了起来,没有出血。

    “只增益了五个月寿元,我已熬了十多年,还要继续熬下去?”瞎道人伸出了手捂住了胸口,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间,船锚中似乎有一些波动。

    瞎道人仔细体会,片刻才镇定了下来,恢复了常态,不由摇头苦笑:“哎,我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再进行苦修,熬了十几年,在曙光降临时,还是控制不住心情,我的心性和养气还得加强才行!”

    随着一点异相的消失,这供着神龛的小殿恢复了原来,只有一盏油灯,光线很暗,幽幽绿光,瞎道人来往踱步,渐渐平静,就带着一丝冷酷的微笑:“原来是有三叶二果之一开启了天门,此界的仙灵钥匙就打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打开钥匙本来仅仅是只有三叶二果开启天门就可,谢成东早就开了天门,可你是夺了方永杰的根骨,终不是原主,你打开天门也没有用,仙灵龙脉并没有响应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就早上好几年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时有人开启,所以连着谢成东所属的龙脉也开启了,夺取根骨命运全靠船锚,可以说,次序是先涌到了方永杰处,又涌入船锚和谢成东处,因此现在才有仙道灵气修补船锚。”

    “船锚在手,权限我也将能夺取部分,可惜船锚受损太重,只能徐徐图之,不过最初的灵气中,含有仙道钥匙的奥秘,此时万不能让你知道,必须截流。”

    “我必须截住龙脉传递给你携带奥秘的灵力,在天机下尽力夺取权限,虽铁锚只能坚持七天,只能夺取你部分,但足了,以后传递过来的灵力,就不会携带奥秘,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失去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谢成东,你和你的父亲一样,都是狼心狗肺,枉我这样帮你们,你们现在就把我软禁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你们成道,我哪有活路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浓重黑云中,一道闪电落下,将道观照的明亮,爆出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,震得房土籁籁落下,雨直泻而下,枝桠舞着,打在了树叶上,瞎道人仰天长笑:“现在,龙脉开启,这一切反噬,都会由你们父子来承担,谢成东,我等这天,我等了足足十二年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瞎道人的话,一些黑光流入了船锚,船锚出现一些符号。

    “嗡嗡”铁锚震动,冥冥中,似乎有东西突截断,刹那间,瞎道人在黑暗中狞笑了起来。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