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六十六章 开启(上)
    王羽山

    山路幽静,青色石阶没入高处,一行人沿着树荫和石阶而上,官道两侧沿途都是前朝的皇家园林,离宫众多,山上松柏长青,壮丽翠秀,有台阶oo级,半山腰“虎石亭”,直上山峰“晚照亭”,有千亩柏林。?

    不过风景很美,特别是常有薄雾缭绕。

    裴子云抵达一处,行近山顶,雾气更浓,天色阴沉,见着了一个亭子,两侧的山林中虫鸣,更显静谧。

    裴子云在人群中快步,到了前面,一个公子正和一个秀才说话。

    “李兄,前方我要去别处,还请谅解。”原来是告辞。

    听这话,这公子笑着:“陈兄,你我约好就是自去。”

    “告辞!”裴子云微躬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这群人也没有在意,和裴子云只是偶遇,因此结伴而行罢了,这群人向着一处而去,那里是前朝皇家陵园,风景美丽,更可瞻仰前朝行宫大殿所在。

    裴子云一转沿着山路不断上前,到了一处山顶,见四面环山,中有一深潭,潭水上雾白如雪,盘旋缭绕,裴子云叹:“原来指示的方向是这个,我还以为是无人知道的地方?”

    这里正是王羽山必游之地,望天泉,传闻此处泉水曾是仙人坠落凡尘对天啼哭而成。

    靠近泉水,随着阳光落下照亮了泉底,泉水清澈,一些细细白色砂砾都清晰可见,带着一些反光。

    周围是乳白色岩体,上面长了一些绿苔,银白色条纹小鱼在泉水中游动,水底只有一个小洞涌着泉。

    四处搜寻,又见一座望天碑,上面刻着前朝皇帝游览的圣迹。

    不远处有一颗大树,枝叶遮住一片,洒下阴凉。

    “这里早就有人觉风水极佳,因此三百年内不少行宫别院遍于此山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看来无人能染指真正的灵脉,这仙道龙脉真不同凡响,不可以肉眼以及山水见之,看来必须要以阴神观之。”裴子云暗暗想着。

    沿着大树攀登而上,到了树顶,人就隐匿在树叶中,可查看周围环境,又可随时应对。

    裴子云清扫了树叉,坐在树顶,扫视周围,是没有人来,才闭目凝神。

    上下看去,整个山脉见不到风水之气,似乎只有植被生灵。

    “无论何地都有其气,此处不见又风水秀丽,那只有一种可能,就是此处有更大的一条龙脉,一切地气都成了滋养,想必就是仙道龙脉,不然不会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几百年来也不是没有人看见这点,可惜都不得其门而入。”

    龙脉日夜吞吐,把附近地气都吞噬,可看其山脉滋养的秀丽,或在特定时分有着变化,或又有别的原由。

    不断观望,一处都不得见,心中暗想:“此山广大,仙道龙脉又不得见,只有等着晚上来看就是。”

    当下拿出一个油包,里面是熟菜,就用了。

    夜幕渐渐降临,山野中一些蟋蟀在叫着,山顶向下看去,隐隐约约可见村落,点着的油灯一片。

    夜色浓密,山林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裴子云结成了手印,面前点着一支安神香,要出神夜游。

    阴神十重:是凝形、通神、夜游、除籍、长生。

    龙气庇护所不能进,神灵道场不能入,夜游在山野中,或街道繁华,都可四处而去。

    当下凝神静气,意识落下落入了阴神,阴神睁开了眼,周身一些灵气环绕,裴子云一跃,就要奔出,突有些心血来潮。

    “咦,出阴神怎会隐隐不安?似乎有些不对?”裴子云阴神落在了身体前,看着正结着手印的自身,这样想着。

    这时香烟缭绕,只觉全身泡在温泉中,完全没有第一次寒冷。

    “阴神夜游千里,随时可赶回。”裴子云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神了,想了想,阴神一指,动阵法,阵法显化出了身躯,脸上带着一些苍白,随神魂出窍,肉身变得衰退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着完成,裴子云一沉。

    冥土

    这片大地一片灰黑,一道灵光自天而落,才落下,踩在一片荒凉山丘上,向着四周看去,这四周没有任何生灵,也没有任何地气,更别说福地,看上去都是一片空空。

    “此地居这样荒芜,看来此地真是仙道龙脉所在,才能霸道。”

    “此地地气想必也是有,只要寻着地气,或可见仙道龙脉是怎么样吞噬地气,查验清明。”

    隔了数百米,一座很普通亭子,谢成东缓缓踱着,羽衣飘飘,脖子挂一个大印,这大印隐隐散着灵光,将谢成东的一切气息都掩盖。

    “跟了一路,终于等到了机会。”谢成东站在一颗大树下,脸上带一些冷笑,距离裴子云不过一里,奔袭就可将着肉身斩杀。

    就要扑杀,大印一亮,谢成东暂停了脚步:“警戒法阵?”

    微微眯眼,默运真灵,向前看去,这面前出现了一些密密麻麻的法力痕迹,是用于警戒。

    “我剑法与你相当。”

    “我袭击你肉身,你有阵法防备,至少需三个呼吸才能杀至,可你转回只需两个呼吸,又变成了武斗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你却敢阴神出游远行,我不管你想查什么,但却给了我机会,你就算已抵达了夜游境界,十重和五重差距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杀你轻松尔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斩杀你肉身,就斩杀你神魂,也不枉我追踪数百里,更用地仙法器遮蔽痕迹,裴子云,今夜就是你的死期。”谢成东冰冷冷的一笑。

    转身寻着一个树攀上,同样取法阵布置,闭目凝神,默诵真言,灵光一闪,法阵开启,阴神一跃而出。

    大地一片荒芜,目之所及,一片灰黑,什么踪迹都没有,踩在地面上,到处是厚厚的灵魂灰烬,这些都是死去灵魂积累而成。

    谢成东神魂化成一个巨人,身上带着淡红光,披金色道袍,只是扫看了一眼,就向一处寻去。

    裴子云这时也化成一个光体,半透明,散着白光,行至一处山丘都细细检查,山顶,或最有可能出现福地处,将厚厚灵魂灰烬拨开寻找。

    一连寻着三十三处,都没有任何地气存在,甚至最有可能存在福地一处,都一丝没有。

    奔下一个山丘,突眼见到一处泉水,一些地气自山崖裂缝流出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这点地气化成了一米的小池,裴子云只一个踏步,就落在了水池一侧,伸手在池中一点。

    “噗!”一点化丝丝缕缕的灵气,水池中弥漫的正是地气,当下大喜就要检查这山崖裂缝。

    突一道剑光落下,才落下裴子云就有警觉,一闪险险避过,这剑光落在水池上,水池炸开,地气是失去池子,渐渐溃散。

    裴子云惊怒向空中看去,一个令裴子云记忆深刻又愤怒的面孔出现在了远处。

    “谢成东?”

    谢成东手握长剑,身躯巨人,足有一丈,散着淡红色的光。

    “阴神如神灵?”

    “不好,这是阴神十重,长生境界道人,居是谢成东?现了我?所以要来杀我?”裴子云顿时变了色。

    谢成东看着裴子云,微微一笑:“今日终见道友了,你素来谨慎,击溃了祈玄门的数次袭击,可今日怎么就大意了,阴神远入冥土?”

    “既是这样,那我就收下这命运给予的大礼了。”谢成东没有一下子干掉裴子云,带猫捉老鼠的戏弄。

    “不可力敌。”裴子云见着谢成东这模样,想也不想,转身就逃。

    “哪里去?”见着,谢成东冷笑一声,只是一点,一道剑气扑至,裴子云一个闪避,一个冥山瞬间炸开一大块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裴子云怒骂,脸上带着凝重,原凭借剑道现世无敌,可没想到,在冥土遭遇了谢成东甚至不敢一战,这就是第十重对第五重的压制。

    “你逃不了了,死吧。”谢成东带着笑意,只不知为何,突心中涌出不安,似乎有事在生,不再戏弄。

    剑光顿时大盛,一点扑了上去,沿途一切阻挡全部斩断,四处都是弥漫着灰黑的灵魂灰烬。

    “轰!”隐隐有着龙吟声,一片金霞闪过,定睛一看,一个令牌出现在自己面前,只是剑光一斩,令牌已半破。

    “区区太子令牌,又不是太子令旨,却只能再抵达我一击。”谢成东微微一惊,又冷笑:“看你还有什么法宝,尽管使出。”

    素月观

    地处东灵峡不远的山地,山不高,有着丘陵和缓坡,始建于大金长定十九年,前朝遭兵火焚烧殆尽,敕命重修,历时七载,信众能至的有山门、御碑亭、前楼、风雨殿。

    或是由于女修,因此养得郁郁葱葱径幽林茂,大殿、偏宫、亭榭台阁都掩在了其中,格外幽静美丽。

    这时一座密室前,素月门掌门盘腿端坐,一身道袍,青丝垂落,眼睛微眯,略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偶有着女修经过,都轻手轻脚,不敢大声,原因很简单,叶苏儿在冲击着天门。

    渐渐入了夜,静室四周都阒静无声,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过来,低声说着:“师傅,您等的久了,这是参汤,你用了提提神。”

    女郎看去,食盒取出一碗参汤,黄色带着香味,就是一笑:“难为你想的周到!”

    说着就取了用了。

    女人就说着:“师傅说好,我这心就到了!”

    还想继续说,突静室内一震,两人都转眼去看。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