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六十五章 试探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谢成东关闭符咒,面无表情,此刻雨下得更大了,隔雨望去,稍远的灯笼都有点看不清,雨点打着树叶响成一片,谢成东站着略定神,见有人在喝酒,是宾客们,都是喝酒,一些人早已喝的醉醺醺。

    当下取出一个黑头罩戴上,人影一闪,已扑入了雨夜中他还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风雨很大,裴子云端坐在后面一处厢房内,他没有参与前面喧闹,就一盘牛肉、一盘花生独酌独饮,外面乐声,劝酒声,听而不闻,视而不见,只是一点:“系统!”

    眼前出现一梅,并迅速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数据在眼前出现。

    “阴神:第四重(102.3%)”

    “上次喝了高顺义一杯灵酒,一下凑足了97%,现在等了数日,终于圆满了。”

    “阴神凝形、通神、夜游、除籍、长生,及至第五重,就可夜游地府,逍遥自在,离地府除籍,不在生死薄上,就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叹着,伸手一点,只觉得丝丝灵气下降,被阴神贪婪的吸取,只是转眼之间,阴神就迅速成长,方圆数十米都有了一些感应。

    “简单的出游下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一念而起,陡觉身体一轻,眼前的一切改变了。

    看起来还是厢房,还是这环境,但变的灰蒙蒙,并且看到自己的身体呼吸微弱,两眼紧闭,睡着一样。

    “夜游了!”裴子云明白过来,试着伸手探物,却发现根本摸不着,迟疑了下,抵达室门。

    “道门典籍说,初次神游,切不出出门。”

    这时一阵微风在吹来,这风应是非常弱,但裴子云全身一颤,似乎落在了九级大风,而且是寒风中。

    “这还是风,还有一重劫难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别看房间内还是原来,外面其实是灵界,一步踏出,就可能迷失。”

    “最重要的是可能还有雷霆,这不是出游的好时间。”裴子云暗暗想着,不再迟疑,就要回到自己的身体中。

    只是才要回去,突脸色一变,向某个方向看了一眼,更不停留,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内,接着裴子云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一种气息潜了进来,要不是自己晋升到第五重,灵性大增,一时间发觉不了,这是谁?”

    裴子云摸着了剑,突冷笑了一声,继续用筷子吃着牛肉,吃完一块,裴子云擦了擦唇,身影突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下一个瞬间,庭院中,裴子云出现,徐徐拔剑,把鞘丢在地上,沉声:“不请自来的朋友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雨细密落下来,庭院中积水,起着泡儿,缓慢汇向沟里,裴子云看向一处,正要说话,突“蓬”一声,一个黑衣人出来。

    黑衣人一出来,裴子云一怔,只觉得这黑衣人和整个黑夜以及雨水结成一体,不分彼此,挟着天地之威。

    “天人合一?”裴子云既点首,又一摇:“原来是道门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人力有穷而尽,不可能真连接着天地,但“神”却会欺骗感官,说白了就是信息战。

    “你似乎不以为然?”黑衣人说着,声音很陌生。

    “是有点,我以前遇到一个人,他总喜欢把无为、超脱、自然、天人合一放到了武功内。”裴子云说着,颂着:“背泰山,翼垂天之云,抟扶九万里,绝云气,负青天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一哂,淡淡的说着:“他当然是假货,后来被个拉车的人听烦了,殴打了一顿,牙齿都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然超过他千百倍,但你也不是真货。”

    “所谓的天人合一,所谓的无为而为,所谓的道法自然,这一切不过是用道法神意使敌人产生错觉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实的速度、力量、剑法,可有一丝增长?”

    “更能变出三头六臂不成?”

    “只要懂得这点,所谓的天人合一,连一文钱都不值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道门高手在单打独斗中精彩迭起,但一遇到甲兵就立刻变成土狗土猫?原因就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甲兵可不管你什么意境,什么逍遥,拔刀出鞘,有我无敌,你有天人合一,我有狼牙棒,你有道法自然,我有狼牙棒,你有梵我合一,我还是狼牙棒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奉命行事组成队伍的甲兵有军气抵御道法神意,就算没有,你能一瞬间使多少意志坚定的甲兵中你的道法神意?”

    “狼牙棒下,天灵盖都碎了,乱刀砍下去,意境高手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你真的连接了天连接了地,你的意境变成了真正的风雷闪电,这就是地仙境界了罢?”

    “就算这样,面对大队甲兵也堪堪自保,再是地仙也有极限,要是自觉得了不起,围攻之下还是个死滔滔几千年,不是没有这样的道人以身试法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黑衣人默默听着,待裴子云说完,方叹:“说的痛快,鞭辟入里,不过还是这话,你得试过了道法神意才有资格说。”

    说完,“轰”一下,裴子云眼前一黑,似乎整个雨夜迅速放大,整个大地消失了,自己变成了雨点在空中飘着,似乎永远落不得地。

    这种提接踵而来的恐怖感,只是前世看着黑洞文献想象时才有。

    裴子云冷冷一笑,剑光顿起。

    “铮铮铮”瞬间剑光点到了一处雨点,这雨点顿时变成了又一道剑光进行交织,乍明乍灭,一触即分,人影分开。

    再接着,剑光化成雨点隐藏,人也消失了,雨夜继续,意境还没有破开。

    “有我无敌……”裴子云人影斜掠,剑光自右侧空隙中掠出,人影乍隐乍现,又突然之间产生着碰撞。

    “铮!”火星暴射,裴子云剑光再次划出一道令人目眩神移的角度,连绵进攻,毫不迟疑,追着人影而去。

    “庭院不过三丈,你七尺之人,能藏到那里去去死!”

    “就官府对付道人一样,你就算有藏身之法,上百弩弓对着虚空齐射,你就得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铮铮铮铮!”剑光再也隐藏不住,人影分开。

    天空中电闪雷鸣,裴子云停了下来,随一道闪电划过,黑衣人踏在水中踩起了浪花,消失在远处。

    裴子云沉着脸,没有追击,雨落下打在脸上,在脖子处汇聚,顺着裤腿都是流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一道闪电落下,将着一切照的明亮,裴子云衣服几处破开,伤口上有着一些血随着雨落下。

    “甘霖术!”裴子云向身上一抹,伤口迅速变成了红线,沉着脸反身回到了檐下,看着三处剑痕。

    入口不深,但自己还是第一次遇到剑法上与自己旗鼓相当的人。

    无论前世今生,都没有听闻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可恶,这人是谁?”裴子云闭眼想着,虽有猜测,还是有些迷惑不解:“如果是谢成东,原主记忆里此人并没有这种剑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,应是原主根本没有看见过他的剑法。”

    “谢成东?为何又避而不见?莫非这里是什么我没有想到?”裴子云踱了几步想着:“如果是,这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有谁盯上了龙脉图?”

    “纷纷乱乱,真理不清,想不顺。”裴子云长长叹息,回到了厢房内,把熄灭的蜡烛重新点上。

    屋内光线很暗,四下无人,裴子云取出两幅龙脉图,两图一合,顿时形成了天下龙脉图。

    这天下走势,尽在图中,看着上去,一时间有所领悟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也不算太稀罕,龙气结穴,差之毫厘缪以千里,几千年来,天下龙脉图不知道有多少版本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说,大徐统一天下,这图价值也只有参考了,要真按照图卷去葬入,说不定根本没有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方永杰这样爽快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我求的不是争龙。”裴子云目光扫过,每条地龙都有标注,只有一处没有任何标示,裴子云伸手一摸,沉吟着:“只有此处空白,莫非在这里?”

    裴子云手触之地,正是应、雍、定三州交界处王羽山!

    “王羽山!”

    “图简略,但有方向,就可去查查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一早就启程罢!”

    官道

    谢成东牵着马跳了上去,在雨中缓缓回去,这时雨已经小了点,可也看不清远去,更看不清神色,只是摸了摸。

    胸口衣破开,里面是一个红线,入口半寸,已经止血。

    “真是厉害!”

    “这次评估还是有着意义,我第一次真正直面。”

    “裴子云的武功和剑法与我差不多是一个线上,境界对他效果不大,他太聪明了,看破了这几千年的流传的致命缺陷。”

    “裴子云的道法大概在阴神第五重,真是恐怖,难道松云山福地还有这样强的力量供给掌门?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的道法还在之上,只是一旦使用道法,除非能杀了他,要不我自己肯定暴露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杀裴子云很难,除非我甘心受到难以愈合的重伤,但在没有成道前,肉体不能受这重创。”

    谢成东沉思良久,突一笑:“既是这样,我是先回去,支持璐王夺取大位,借龙气成就地仙,一举格杀?”

    “不,这当然是正道,不过我有一种感觉裴子云来到这里,并非是偶然,我得再等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