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六十章 卫家村
    听着恭喜,看着天空的太阳,璐王眼睛微微一眯,才说:“孤终于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先生有着大功,与孤稍晚喝上几杯,权当庆贺,也略表我的感激。”璐王说着,似立刻恢复了以前雍容、睿智、从容的气质。

    看着璐王这个模样,谢成东又暗想:“璐王真是有器宇,只可惜不是嫡长子,不过也幸亏这样,自己才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想完,又想起了临山县,说着:“王爷,微臣是有一事想请离去,还请王爷允许。”

    璐王一惊,看着谢成东就问:“难道孤有不对,让谢先生委屈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只是师门有召,我有一事去办,还请殿下应允,恐怕不能参加晚宴了,这短者半月,长者一月,必赶回来殿下要是有事,自可命道人召唤,我自来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璐王沉默片刻,才叹着:“好,望先生赶回。”

    又吩咐左右:“快取百金过来。”

    谢成东也不推辞,取了翻身骑马,转眼消失在路中。

    远清乡

    一辆牛车一路向卫家村而去,车外可听着不少知了在树荫内叫着,转眼就是初夏了,车内带着一些燥热。

    “公子,卫家村到了。”车夫喊着。

    裴子云在牛车上而下,车夫额上汗直冒,裴子云伸手将说好车费递上去,又加了十多个大子:“多出来赏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公子。”车夫黝黑带一些汗水的脸上露出了笑意,连忙答谢,见着裴子云要去卫家村,说:“公子,卫家村民风彪悍,方圆数里都没有人能一争高下,且村子特别不喜欢外人,公子要去卫家村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裴子云道了一声谢,打量起来,前方远处是一片良田,紧接着是卫家村。

    卫家村离着大山很近,村子房屋许多都是用石砌,村口有着围墙,一旦有事,村前只要关上大门立刻就变成碉堡。

    裴子云只是扫了一眼,村前不少稻田长得绿油油,几个村民在田除草,带着一个草帽遮挡着太阳,一些蜻蜓时不时压低着身子在稻田间追逐。

    村口前大门下摆着几个大石,上面磨得精光,几个精装汉子放着锄下着棋。

    裴子云不再迟疑,转看周围地形,卫家村群山包围,换个角度,用风水堪舆目光看去,见群山连绵,中间有条小河环绕,顿时磁石一样吸引了心神。

    “要是故意寻找,怕要许多年。”

    “但心有成见,一眼就看中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山村不是贵在地脉上,而是贵在龙脉半环形成的圈,虽不直接涉及龙气,但却受龙气保护,形成了避风港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大富大贵没有,但顺风聚水,开枝散长旺盛却可,端是无灾无劫当然这无灾无劫也是假,不过只要没有太大变数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道人所预留的避难所,必是此处。”

    “妙啊,这是利用龙气克制龙气和天谴,要在这里落下惩罚,就可能影响这条龙气本身,这其实是个值不值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道人和太师本身,怕是也难逃天谴,但是单是子孙身上的相对微薄的罪孽,就未必肯损了这处风水也要天谴。”

    “我几乎可以肯定,这方永杰,必是方豪的儿子,要不没有这样凑巧!”

    裴子云才想着,由于呆立了会,就感觉道到数道目光盯了上来,村民看上去虽平常,实际隐含杀气,动作更有军伍之风。

    一个长得有些狰狞村民,脸上有一道疤,随手将着棋扔在了石上,就是站了起来问着:“你找谁?”

    “我找方永杰方秀才。”裴子云笑说着,见这些隐有甲兵之气的村民,心中更是确定了。

    场内的人刹间僵了僵,更有杀气喷出,带疤的村民冷声:“你找方秀才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传了话就清楚了,说应州解元裴子云求见。”裴子云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村民互相看了一眼,其中带疤的村民匆匆入内而去,剩下数人监看着裴子云,瞭望台上出现一个猎人,将着长弓拿在手里,背上箭筒内有长箭在内。

    方府

    少年显得虚弱,李婆婆跟在身后,取茶壶给他斟参茶,带疤的村民入内,行礼:“少主,应州解元裴子云求见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少年脸上带着笑,说:“说着人,人就是来了,没想到这人寻上门了,那请进来见见吧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,这人来寻您,怕其心不良。”李婆婆说着。

    少年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:“哎,我现在还有什么值得被惦记,且我还有着你们的保护,请着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带疤的村民就出门而去,请裴子云入门。

    沿着村子入内,村子房子很整齐,不少小孩是在村子里跑来跑去,带着裴子云的带疤的村民,看小孩子眼神里带着一些温和。

    很快到达一个院子,带疤的村民说:“到了,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十岁的少年迎出来,脸色蜡黄,不住咳嗽,说:“原来是解元公到访,欢迎欢迎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作了揖:“不敢不敢,冒昧前来,却是打搅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李婆婆出门,说:“公子,酒菜已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却对裴子云视而不见,似乎是陌生人,见着李婆婆出现,裴子云就明白过来,自己询问,已经被这少年知道,知道自己所来怀有心思,却毫无改色,反请酒肉,也算是坦荡。

    裴子云跟着少年入门,入着客厅,房间内普普通通,看上去没有什么,只仔细打量,都是一些珍贵木材制成,带着一些宝光。

    裴子云向客厅正对面位置看去,主位挂着一副吊睛大虎的画,吊睛大虎表情凶狠,择人而噬。

    少年看着裴子云:“解元公来访,真是蓬荜生辉,许多日子是读着裴子云的诗篇过去,要说着喜欢,我最喜欢这句蓦然回,那人只在阑珊处。”

    少年说着,将着一篇诗篇递着上来,原来是裴子云的诗集,上面有着批点和心得,密密麻麻,显是真下了心。

    看着这诗集,裴子云笑了起来:“没想原来你喜欢诗篇,只是诗词随好,取不得功名。”

    少年听了苦笑:“你看我这淳弱的身子,苦读经书呕心沥血怕是取死,能考个秀才已经是我的极限。”

    说着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看公子年轻,怎会如此?”裴子云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“将军沙场梦,王侯坐高堂,我儿孩时身体也不错,未曾没有梦想,只是我十岁时一瞎道人入村为我批命,说我一生囚困没有未来,又赠了我一符,不久却生了大病,后来取着符箓烧化了,命保住了,可是是身体虚弱,连院子都出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哦,其中还有这灵异事?听着是这瞎道人害人。”裴子云沉思了一下说。

    听着裴子云的话,少年也叹了一声:“我又何尝不是这样怀疑,当初大病前,我是听着有人说话:取汝根骨一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晕了过去,只是我醒来摸着骨头一一都在,可能只是幻听罢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,裴子云只觉身上一麻,似乎有什么线连在一起,根骨怎可能借用,不说过去,未来都……

    裴子云想到这里,突卡住了,就想起了一人,原主前世梅花也被人借去了,顿时脸色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闭上眼,阴神睁开,刹那面前少年气相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只见这人红白云集,先是白色秀才位格,除此还有灰黑和一些淡红环绕,更外面还有金黄垂落。

    “金黄垂落,莫非是杀了太师的恩泽?”

    “至于灰黑想必就是卫王杀戮导致,淡红却是周围田地汇聚,这是田亩之财气不足为奇,不过里面还带些刀兵,显这卫家村是遗留的旧部所屯。”裴子云睁开眼,府内数个精壮下人入得客厅,都端着菜肴。

    菜肴都带着热气,色香味俱全,一道水晶肘子肥而不腻,上面撒了一些红红的辣椒粉,还有一些青葱,那嫩嫩的猪皮烧的焦黄里嫩,是散着香味,让人垂涎欲滴。

    少年等着菜上来,扫了一眼,就说着:“解元公,请入座吃菜。”

    “乡间招待,却是怠慢了。”少年说着,取着筷子夹着一块青菜吃了起来,不怎么沾油腻。

    吃了几口,又敬了三杯,少年取手巾擦了擦嘴角油渍,看着裴子云问:“解元公,我们从未相识,只有我听闻你的名声,万万没有你听着我的事,不知道解元公来寻我,是为了何事呢?”

    裴子云喝了一口,盯着少年就笑:“哪里哪里,我听到你家名声时,我还没有中秀才,你说是不是,方公子,或者说卫王之子?”

    这话一落,周围上菜的人,瞬间受惊的野狼一样,猛拔出了刀,客厅内顿时一片肃杀,就要血溅三尺。

    裴子云丝毫不在意,伸出手捏一根筷子,只是冷哼一声,说也奇怪,这哼声不大,但周围几人顿时眼前一黑,几乎晕眩过去,裴子云手一闪,筷子飞出,迅一点,只听“啪啪”连声,这些人手一麻,刀都掉落在地。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