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复爵
    远清乡·卫家村

    远清乡靠着山,不过有条河,故可以浇灌,在高一点的土地庙一望,一条河带子一样婉转流过,虽无大船,却有小舟往来,木桥横上,河两侧田野连绵,草屋茅舍点缀,一副田园风光

    一处别院前榆后桑,有人在说话。?

    “少主,今日有人想要查二十年内迁移户籍消息。”这人却是李婆婆,这时神态恭谨的说着。

    又一个中年人匆匆进了院子,见着李婆婆也在,诧异了一下,转脸对着一个少年说着:“少主,有人来查新迁移户籍,刚才我们安插在县衙的书记员,传了消息过来。”

    少年躺在庭院里晒太阳,这是个俊气的人,略弧的方脸,眉又黑又细,高鼻梁,白晳的面孔很平静,年轻不大,看起来却很清瘦,他听着话一时没有回,李婆婆就问:“可是一个很年轻,但面带威严,内含杀气的年轻人?”

    “是,婆婆!”

    “朝廷的人?”少年问着。

    中年人四十岁左右,一双眉不自觉挑起,带一股杀气,这时没有直接言声,沉吟着:“不像,如果是朝廷的人应是官,他是解元,听闻入了道当了掌教,不过听说很有名气。”

    少年绷紧了唇,沉默了下,说:“密切监督,看看他想要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少主。”中年人应着。

    客栈

    外面卖包子馄饨水饺拉面削面,勺锅碰撞,还有着烧鸡卤肉香气,裴子云默默踱出,站在檐下,任风吹到身上,良久折了回去,拿着档案户籍再看。

    “有些不对!”裴子云突想起了那个妇人是包打听,难道不知晓移民动态,下意识翻着李姓户籍,就现年纪对上了:“这妇人原就是战乱时搬迁至卫家村,为什么不说?”

    就有些不安,一路翻下,现卫家村只有李婆婆一人,突看见了一个名字:“咦,方永杰?”

    顿时脸色一变:“方永杰,这名字好熟悉,难道是原主记忆里的那人?那个是凡人却一直关在仙狱,且还好吃好供着的那个人?”

    “方永杰?姓方啊!我总觉得很熟悉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踱至窗前望望,见院中一棵合抱粗的老树,摇摇头回身沉思,突一道灵光闪过,不由失声:“杀掉太师的反王叫方豪,莫非和他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且方豪也可以算是分散逃去的龙气之一,杀掉了太师,可以说是报了仇,得了太师龙脉图也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龙脉、方家、谢成东的仙狱!”

    “莫非方永杰还和仙灵龙脉有关?”这道灵光闪过,似乎照亮了黑夜,又似还有不少迷惑,裴子云徘徊了起来,良久咬着牙:“不管是与不是,看来都是要查验一番。”

    就要奔出,裴子云脑海中一些思绪浮现,站住了脚步,取了临山县的县志翻开,寻着了地图。

    话说这地图在古代也是军国机密,普通家庭私藏就是有罪,但对裴子云却敞开了,当下仔细分辨。

    “远清乡有卫家村,而卫家村多半是迁徙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卫家村,是护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妇人包打听,实际上怕是卫家村耳目。”这一想,裴子云取笔在卫家村上标记,一个拱卫之势就形成,卫家村后就是大山,随时都可逃入。

    “果是兵家拱卫之法,是不是暗合龙脉走向,我到时一看就清楚了。”裴子云终心情畅快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皇宫

    太阳照在金色琉璃瓦上,落了一片阴影在地,一路看去,一列列甲兵站在阳光下,一些汗水在眉落下。

    殿内,数个太监丫鬟都候着,随时听着召唤,皇帝脸色又差了几分,一个公公服侍用药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又几声咳嗽,皇帝吃的有些烦躁,缓了缓,沉默片刻:“朕的身子是越来越差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你好好用药,身子总会恢复。”太监劝慰。

    “谁能不死,朕征战十数年成了皇帝,经历了太多,朕也终老了。”皇帝捋了捋头,找出十多根白。

    看着憔悴衰老的皇帝,太监有些难过,想开口劝慰,皇帝一挥手:“我一生转战得了天下,只希望子孙将着江山守下去,有百代荣华。”

    “哎,可都不让朕省心。”皇帝说着,继续喝药,又一个太监进入,见皇帝在吃药,就不言声跪在一侧。

    “说吧,什么事?”皇帝淡淡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是,璐郡王沿途记事都送上来了,一路无事,沿途还属尽心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皇帝见太监磕,就说:“只管禀来,这又不是你的罪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皇帝一面喝药,一面听着,前面还算是满意,听着璐王想要吃鱼,上的鱼却不新鲜,驿丞还说着闲话,皇帝已经脸涨红,听到璐王感慨的一句,突咳嗽起来,把药都翻了。

    药碗摔在了地上砸的四分五裂,两个太监都吓的一跳,连忙跪了下去,皇帝也是不理,脸上毫无血色,低声重复:“我的子孙还不知道能不能吃上这鱼!”

    喃喃完,皇帝突流下泪来,说:“区区一个不入流驿丞,就能欺负我儿,是朕的过失啊。”

    皇帝流着泪,只觉一种憋屈在心,重重靠在了龙椅之上,感觉身体掏空了一样,闭目沉思许久,已有了决定,说:“传旨,复璐郡王亲王爵。”

    身侧太监话都不敢说,磕了下,就要准备拟旨,又被皇帝唤住:“掌三府,这句也加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,陛下!”

    “立刻出去,不要延迟!”皇帝脸色冷峻,冷冷的说着。

    话说璐王车队上千人,牛车不说,还有着骡车,骑兵有着马匹,一天才只能行四十里,谢成东在牛车上用略带迷惘的眼神看着。

    身侧一片脚步声、蹄声,车轮碾过声,天色有点阴,云层布满天穹,沿途村庄、岗埠有点模糊,广袤的似乎永远走不到尽处。

    “哎,这万里江山,才凝聚出了龙气,不亲自走走看看,真无法体会。”正想着,突怀中符一热。

    由于靠近璐王,有着影响,只热又暗了下来,谢成东就说了一声,转到了一处林子,树冠都不甚高,但使得周围乌沉沉,蔽得不见多少光,就开了符箓,一点灵光出现,一个道人汇报着裴子云的事情。

    谢成东听了报告,不由一惊,问了一些详细内容,顿时大怒,一掌拍在树上,树顿时一颤,现出一个手印。

    “可恶,果盯上了新迁移户籍,难道此人知道了根细不成?不行,我必须迅赶过去。”谢成东就要动身又站住了,徘徊了几步,眉紧皱:“可璐王又到了关键时,失了这个,大道也难成。”

    山林中有着不少鸟在不断的叽叽咋咋叫着,是让人愈烦闷。

    车内,璐王正在喝着燕窝粥,脸上已有着一些红润,只是之前身体亏虚还没有彻底好起来,还有些瘦弱。

    谢成东回到了车队,脸色挣扎,有些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璐王将着粥放下,看着谢成东就笑着:“谢先生,你最近很烦躁不安,为了何事?”

    听得璐王的话,谢成东一惊,却说着:“王爷,我有些担心,应该办的都办了,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璐王听了心中一暖,笑着:“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,你已经尽了人事,孤很感激,成不成就看天意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时,突有快马奔来,两人都有所感,看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见着一个公公骑一匹快马,领十数个侍卫匆匆赶来,领队太监,一面奔驰一面高呼:“璐王殿下,请留步,有圣旨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声音,谢成东站了起来,一笑:“恭喜王爷,成了。”

    璐王也站了起来:“快,快跟我去迎接天使。”

    香案摆好,璐王身穿郡王服饰,人有点消瘦,脸色好了不少,跪前扫了一眼太监,见太监带着一些谄媚笑意,顿时心中大定,疾奔跪地,迎接圣旨:“儿臣恭请圣安!”

    “圣躬安!”太监将圣旨徐徐展开,念着:“制曰:璐郡王聪悟夙成,诚心事国,赦其罪戾,复封亲王,以旧号领之,增至三府,宜守边关,不负朕望,钦此!”

    听得这道圣旨,璐王浑身颤抖了起来,泪水流了下来,多般谋划都是为了今日,拭掉泪水,璐王高呼:“儿臣领旨,谢恩!”

    谢成东暗藏望去,随着圣旨宣旨完,只听一声龙吟向璐王身上一扑,璐王身上的气息大变。

    削成郡王,丝丝黑气萦绕,重授了亲王,加领三卫,蛇立刻长出了爪,周身环绕黄色水波。

    看着变化,谢成东不由一叹:“修道十数载,一纸宣令都不如,只是修道在己身,伟力归自己,若非特意针对,自由自在,各有利弊罢了。”

    又看向璐王,璐王迎圣旨送着太监离去,谢成东暗想:“龙兴资本有了,接着是要取得从龙之功,到时就可借龙气破得地仙。”

    璐王重赏了太监,看着宣旨太监离去,手握圣旨站在太阳下,才深深吐了一口郁气,谢成东这时上前去恭贺:“恭喜殿下。”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