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五十五章 就藩
    高家旅店

    这是一家离监狱不远的老店,有十几间房间,这时早就包了,凭着参议的公文,被逮捕的女人全部用牛车自监狱里抬出,她们满是血腥,有几个大腿根上都是血,全身几乎。

    伙计和老板吓的脸色煞白,老板还算镇静,守在门口,见人抬了过来,忙迎上来,只看了一眼就向店里让,说:“这是遭了大罪了,这身上有伤不能用冷水也不能用烫水,我已经吩咐全部用温水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家和伙计的几个婆娘都来了伺候。”

    “金创药也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点首:“你贴心细心,先把这些人洗干净了,药不要用你的,我们自己带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知府都垮了,你把嘴闭紧点,单是这件就是有赏。”说着在怀里取出一块银丢了去。

    老板接过一看,是五两官银,立刻打躬:“请公子放心,我们一句话都不会去说,谁嚼舌头,我打断谁的腿!”

    女郎一直没有说话,戴着面纱,还能看见脸色苍白让人不敢逼视,这时带着一些少女进入,这些少女个个明眸皓齿又神色黯然,进入不久,就隐隐有着哭声。

    一桶桶温水抬进又抬出,出来都满是污秽腥臭,过了良久,女郎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裴子云问着。

    “都洗干净了,还祛去了体内恶露,现在人没有事了,有几个骨折的厉害,可能会留下小小的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她们都有侵犯的痕迹,很多次。”说着,女郎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“女人进了监狱这是难免的事,既知府都倒了台,这些狱官狱卒清算起来也不难,一一追索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连着知府在内,总得倾家荡产祸及家人,才能杀一儆百。”裴子云平平淡淡的说着,只是眉微颤,显也是不平静。

    官法如炉,没有力量或功名,在这社会里真是杀人如草不闻声。

    璐王府

    太监带着几个侍卫,直入璐王府,璐王府内早备了供桌,璐王跪在地上,听着宣旨。

    “诰曰:朕恭领天命,宜建藩枝,以屏皇家,着璐郡王领秦州节度使,就其藩邑,钦此!”

    璐王伏地听着,只觉胸中气血涌动,五内俱沸,也不知道是欣喜还是痛苦,读完泪流满面,软倒在地,哽咽:“儿臣……领旨谢……谢恩!”

    太监上前将圣旨递了上去,璐王颤抖着手接过圣旨,只听太监长叹一声:“陛下口谕,璐郡王就藩不必再辞行,立刻出发。”

    璐王听着皇帝口谕,伏着身子瘫软在地,一时不能起身,只是撕心裂肺出声喊着:“父皇”

    璐王哭声动情,让人闻之心碎,太监叹了一声:“王爷,这是陛下的旨意,您不能违抗,您快收拾吧,说是立刻出发,今天就得出发,哪怕出城五里,不然可是大不敬。”

    “是,儿臣领命。”璐王哽咽领命。

    将太监送出去,璐王唤来廖公公:“立刻准备出京!”

    话说这事早有准备,除了御赐的物件,别的家私基本不带,只是有黑衣卫三百人,家眷和奴仆五百人,就出门而去。

    璐王府前围观了不少百姓,议论着就藩,一些仆人或暗子混在其中,见璐王收拾着行李出门而去,都是议论纷纷,就有人叹着:“璐王就藩,太子大胜,尘埃落定了!”

    璐王一路出行,无人阻挡,直至城门口。

    璐王回首看着,高大城墙,繁华的街道,围观的人群,此时来送行的人是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“出了京城,昨日繁华尽已不再!”璐王虽早有准备,也知道就藩是为了策略,可回首一看,心中一疼,泪水难以止住,就对皇城提衣跪下,大哭:“儿臣去了,父皇保重。”

    热闹的车队瞬间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几个小孩也都在妃子的引导下下车,向着皇城行礼:“皇爷爷,孙儿、孙女,辞行了。”

    小孩还不觉得紧张难过,此时离去辞行,突觉得莫名的难过,都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城楼

    太子看着,一个太监就上前小声:“太子,裴真人传来的消息,可是要留璐王在京,为何太子不但不留,反让璐王就这样走了?”

    听着面前的公公的话,太子沉默了片刻,说:“我们终是兄弟,何必留他在京相互争斗,就藩是父皇的意思,我也没有办法,而且自古以来,皇子就藩这是制度,想必璐王去了秦州,必能守得一方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样说,璐王终走了,太子暗松了口气,只觉得去掉了一块大石。

    皇宫·书房

    一个太监进入,看了皇帝一眼,见皇帝看也不看这里,只是批着折子,就无声的跪在墙角。

    皇帝正看着一份折子,禀的就是安吉府知府岳白的事,他不由沉吟,这岳白他有点印象,紧跟着朝廷大政,开垦荒田,扶植桑纺,上次还评为优等,为什么出了这样的事?

    正沉吟,皇帝突觉得疲惫,停了手站起身,踱了两步,心烦意乱,又回去轻轻的靠在椅上,取过湿毛巾盖在额上,舒缓一下疲倦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皇帝才是将湿毛巾递给小太监,转脸对下面说着:“璐郡王到了何处,咳咳。”

    刚才跪的太监禀告:“陛下,璐郡王已行至城门,跪哭告别,皇孙小郡主们都痛哭辞别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消息,皇帝提笔,突手颤抖,污了一片:“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骂大臣,还是骂着折子,太监浑身一颤连忙跪在地上,书房内一片安静,压抑的人喘气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沉默许久,皇帝咳嗽了起来,太监轻轻抬头看了一眼,皇帝有一点眼泪在眼角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太监明白了过来,陛下对璐王出京其实不情愿,只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想当年陛下威镇海内,何时有过不平,当年不平都杀了,此时有种暮暮垂矣的悲凉之感。

    皇帝此时反应过来,装着不耐,就对着折子批着:“此獠这样丧心病狂,无需再审,立刻正法,游击将军高顺义殉死,追赠正四品昭义将军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训斥折子,批完,又转脸对着太监:“你去将着折子立刻发往内阁,把追赠的旨意拟起!”

    “是,陛下!”太监上前接过了折子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退下!”见着众人退去,皇帝满脸疲惫,靠在椅上,将笔随手扔在了地上,突两行泪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京城附近,阴得很重,浓云压在天空,官道上车架已经摆开,牛车车厢严严实实用油布包裹,步行的黑衣卫佩刀甲衣碰得叮当响,道侧的行人远远看见,都避了开去,胆大的伸脖瞧着。

    璐王坐在车内,廖公公将着一些人参肉片粥喂着,璐王还有些消瘦,吃不得油腻大肉。

    “殿下,真苦了你。”廖公公样喂着说。

    璐王还有着一些难言的心情,吃了一口,摆手示意不要了,望着窗,说:“这点罪,算的什么呢?”

    牛车不断的向前,离着京城越来越远,渐渐见不到了,璐王突觉得身上一空,丢掉了什么重要东西一样,又有着摆脱了什么压力一样,一种心慌感觉,在心升起,璐王抬起首,已变了脸色:“驿站方面,准备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坐在一侧的谢成东沉声说着:“都准备完了,只等着王爷大驾一到,就可实行王爷,您身体还亏着,加上长途跋涉,您不能太劳心劳形,睡一会吧?”

    璐王听了,背靠在车厢上,闭目休息了起来,谢成东和廖公公对望一眼,轻手轻脚的下了车,换到了后面一座。

    廖公公凑过来说话,这时一个黑衣卫匆匆策马上前,廖公公伸手接过纸条,才展开一看,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“安吉府知府岳白被参议举报暗杀游击将军?证据确着,皇上心情不好看了奏折立命斩了?”廖公公低声念了出来,带着诧异。

    “这裴子云反击真又快又狠,这手段和对付璐王的手段相似,极是厉害,一击必中。”谢成东冷冷说着:“一个知府,没几个回合就栽了,看来太子的谋主是他没有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”廖公公问。

    谢成东冷哼了一声:“现在最重要的事,就是璐王就藩,只是王爷现在是郡王,只拨了一府五千兵,还远远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最重要的是恢复亲王,掌三府,这样我们就再难撼动!”谢成东说:“这个岳白,皇上既已批示,那就谁也救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不批,我们这时也不能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裴子不能和他起冲突,密切监督其行踪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好,有谢先生的话,咱家就放心了,具体事宜等殿下醒了,我们再讨论。”廖公说着,回首看了一璐王所在的马车,起身又出去:“我也去睡一会,这些天熬的太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公只管去。”见着廖公公去了,四下无人,谢成东才露出一丝疲惫,这安吉府知府岳白其实就是过河卒,虽找麻烦的事没有办成,可目的达到了证实了裴子云的确是太子的谋主,不由心里产生隐忧。

    “裴子云,你不但文字上,道法上有本事,连这谋略之道,也素稔于胸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