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五十四章 革去乌纱帽
    驿站

    驿站不小,有正厅、后厅、厢房、库房、廊房、马房,有的甚至有驿船,不论天气,每天都有传送重要急件驿使身背公文袋奔驰在驿道。?

    官员公差出行,可按官阶高低免费享受驿站提供的食宿招待,参议是正四品,待遇当然不错,只是此时就着几个简单酒菜饮酒,四十多岁脸上带着老色,眉角的皱纹很深。

    这时一人上前:“大人,刚才有一个道人递一个档案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人是中年汉子,在递档案时有些紧张,额有些汗,不自觉摸了摸衣袖里十两银子,为了十两银子,挨顿骂也值得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道人的档案?”参议哑然一笑,看着下人就说:“你收了多少银两,来给我递档案?”

    下人兢兢战战,连忙跪下:“大人,我,我。”

    下人摸着手里的银子,带着结巴,说不出话来,见这模样,参议摆了摆手:“罢了,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,可老爷我升了参议,管了水利,说是升了,可钱不归我管,人不归我管,就挂着一个名义,苦了你们了,你说我到任后,门前冷清了多少时间了?”

    大徐制工部设都水司,郎中一人,正五品,员外郎一到二人,从五品,而参议正四品却只分管一省水利,可见窘迫。

    听着参议的这话,下人泪水差点涌了出来,小声应着:“大人,是一年又六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一年又六个月,开始时还有些人,现在觉得我是闲官,就不肯上门敲钟,真是可恶。”参议喝了酒,脸通红骂着。

    骂着一会,怒气平了一些,才笑着:“看看,送着上来是什么东西,莫非是城中道观想找关系?可是我是闲职,能作着什么?”

    跪着下人此时想要说着一些安慰老爷的话,可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参议也不以为意,把酒杯随手一放,拿起档案翻了起来,只是才看了一眼,就是一惊,把档案反复的翻看起来,眼神中带着一些惊诧,又欣喜若狂,手有些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,这可是记着什么不好事?老爷赎罪,老爷赎罪,我不该贪着银钱。”下人连忙磕头。

    参议没有听着下人求饶声,站了起来踱了几步,才醒悟过来,又把手中的档案仔细看来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参议突一掌拍在桌上,震得桌子上酒壶都跳了起来,倾的酒水一片,大笑了起来:“别磕头了,快,跟我去羽城府。”

    “羽城府?”这下人有点蒙,这府隔了很远是应州的角落了。

    “对,不要通知地方官府了,我们微服去。”

    羽城府·玉峰亭

    这山离府城并不远,百米左右,这时春天,草木长出绿叶,此时天下着小雨,显的晦暗,参议穿了蓑衣拾级而上,看起来是普通中年人,果见着一亭,这时并没有人观赏,一个人也没有,参议并不着急挖着,指着玉峰亭说着:“前朝此府遭水灾,知府上书恳求减租兼停钱粮,朝廷批准奏请,降旨免一年粮。”

    “隔年知府建亭,名玉峰亭,已纪念皇恩。”

    说着四望,见雨点而降打成一片,参议鸟瞰雨景,满目怅惘,不知过了多久,才叹了一声:“按照资料上的记载,就是亭前,你挖着看看,是真是假,立刻就见分晓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这下人早备着工具,就挖了起来,运气非常不错,挖了三尺,突就挖到了点。

    “慢点,慢点!”参议一看,刚才的养气镇静顿时就没有了人,凑上去看着,见着是一个木盒,木盒普通,腐烂了一半了。

    参议一喜,说:“快,快打开。”

    下人告了罪,把木盒掀开,里面已没有腐烂的臭气,只见一个骷髅在内,看着骷髅,参议长长吐出了一口气:“果没有骗我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,里面还有一块铜牌?”下人取出,小心翼翼递给了参议,参议见着满是铜绣,但字迹还可辩,上面写着“游击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案子大了。”参议长笑:“跟我回去,我要上报总督,请得王命棋牌将别的尸体寻着,再一举将这犯官擒拿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,显是恨极了。

    安吉府·监狱

    根基大青石,墙是石墙,两侧狱间用木栅隔成大小不等的号子间,中间是一条通道,一股阴冷潮湿的气息是在监狱中弥漫,让人觉得一阵的恶心。

    此时在恶臭中又添了血腥气息,让人作呕,白曾看着面前的几个人,这些女人本来都有着颜色,现在不知道用了多少刑,肯定又被狱卒经手过,衣衫蓝缕不能蔽体,汗污血渍浊臭不堪,个个面无人色,有个腿上过刑,肿得碗口粗,脚趾都剥掉几个。

    看着这模样,白曾问着:“招供了没有?”

    一个狱官谄媚的说着:“这些别看是女人,上了几遍刑都不肯招供,现在都是晕了。”

    白曾沉默了片刻,紧接才是叹了一声,说:“老爷还等着急,你们看这个事情怎么办?”

    狱官冷笑说:“官心如炉,要口供还不简单,这是昨天文书写成了,然后抓着手按了手印。”

    一挥手,一个狱卒上前在桌上把口供一拿递了上去,这狱官又说着:“别看这些女人现在这样子,其实都是很有些颜色,而且练过武功,等会洗了洗,再给兄弟们用用,这滋味是难得,等用完了,就割了这些女人的舌,挑了她们的手筋脚筋,就说她们想逃狱或畏罪自杀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死了呢?”白曾问着。

    狱官一听就笑了:“狱里哪有不死人?报个暴病也就结了,只要不是大人物,死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副管事白曾听了,突想起了河神庙内受审一事,看着递上来口供,不由渗出了冷汗:“有些事不得不做啊,除非立刻出逃,可又置于家人于何处?”

    这样想着,接过了口供转身出门。

    知府衙门·书房

    知府正在批示着文件:“河滩开垦是朝廷指示的事,这罗河滩我查看过,引出水来,就是良田,可开出几千亩来,明年我来视察。”

    写完,副管事白曾在门外禀告:“大人,事情已办妥了。”

    知府接了口供,目光只是一扫,就冷笑:“好,好,去点了人,跟我去抄了那些道观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府衙数十亩,规格甚大,一声号令,二班衙差就跟随着,知府正要领人出门,突就见得一个牛车抵达,下来一人,知府看上去,这是一个不想见的人,穿戴整齐,是四品参议。

    这人当初和自己争斗,但自己靠着璐王得了知府的位置,把这人明升暗贬了去,多有怨恨,这时见着参议出现,知府也不怕,一怔就假笑着:“参议大人,什么时巡查水利到本府,也不通知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其实是暗讽参议不规矩,你要巡查水利,按照制度得通知府县,哪有搞突然袭击的道理?

    听了这话,参议也不生气,目光灼灼,突断喝一声,“来人,革掉知府岳白的乌纱帽,拿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后面顿时扑出了几人。

    “你敢。”知府大怒:“我是堂堂五品知府,不奉旨你凭什么革掉我的官帽拿我?”

    这自然有讲究。

    革了乌纱帽就是保留了官籍,但革去职位,要是剥了官袍就是白身了,这已经是非常严重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敢,我奉了总督的命,我请了王命旗牌!”参议狞笑一声,只见后面有人举起青色的王命旗牌,这时冲上前的人再不迟疑,一下就将着乌纱帽夺了,又把人按在地上。

    知府跟着的衙差都连忙后退一步,副管事白曾更是惊恐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掀起了灰尘。

    参议绕着知府踱了几步,又至知府面前,看着跪下的知府,此时觉得心中大快,冰冷冷说着:“你的事了,总督已有命,先革了你的乌纱帽,上报朝廷处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扔下一个折子:“让他看。”

    跟随甲兵把手放开,知府身上满是尘泥,还摔破了嘴皮,带一些血,此时手有些颤抖,拿起来一看,顿时脸色煞白,冷汗顿时渗了出来,这是十几年前到现在的心病,不想一日暴光!

    良久才回过来神来,挣扎说着:“这是污蔑,没有实据,就算是总督也无权革我,我要上折子参你们一本。”

    参议紧紧咬着牙:“你可知道,我们已去了玉峰亭,挖到了人头和腰牌,还有你家老宅,我请了总督的甲兵和王命旗牌,直接封了院子,挖出了十几具尸体和甲衣,还有当时的军中腰牌,你完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知府一瞬间浑身瘫软,喃喃:“不可能,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参议冷笑:“这些年都是没有动着尸体,想必你认为没有人现,所以就可以高枕无忧了?”

    知府就抽掉了筋骨软肉一样瘫软在地,这时裴子云领着女郎走入,知府看了人,突明白过来:“是你,是你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裴子云冷冷说,听着这喑哑的声音,连周围无关的参议都禁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这时裴子云上前靠近知府,附在耳旁:“你真当我们道人是软柿子?举头三尺有神明,谁得罪了我们,除非是道德完人,要不谁能全身而退?”

    知府的脸顿时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裴子云转身:“走,我们去监狱接人!”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