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五十一章 河神道场
    河神庙

    这庙建在峡谷大坝上,江水经过峡谷滋润三百里,初春夜晚,这时雨到转小了,但风吹过带着透骨的凉意,让人瑟瑟抖。??

    一辆牛车在夜晚行着,拉车的牛的脖子上铃铛早已取下,有人还提着一个大红灯笼,照的明亮。

    在夜晚中这场景显得有些阴森。

    牛车突停下,听着河水声音在响,一庙出现,夜晚,这庙红漆门前挂着两个大灯笼。

    才到了门前,女郎和裴子云下来,直入庙内。

    这座庙不算破旧也不算宏伟,立一块石碑,石碑岁月斑驳,字迹依稀可辨:河神功德碑。

    裴子云看了看,抵达了正殿,已经有人点上了蜡烛,一个神像穿着官服端坐其上,脸色肃穆,且塑造的有些暴虐。

    殿侧有着判官、阴差,更是张牙舞爪神情狰狞,颇是吓人,看着裴子云转念一想就明白了过来,河神往往和河流牵连,河水多暴虐,因此河神也多塑造暴虐威严的形象。

    再说这时代的小民其实畏威不畏德,这也是因有之义。

    要借用这河神道场,以及河神大殿投影,是要谨慎告之,获取许可。

    女郎看向河神神像,取出六根香,将其中三根递给了裴子云:“裴真人,用这种特制的香才能沟通。”

    听女郎这么说着,裴子云没有惊讶,阳冥殊途,一般不能相见,这香就是道门的手段。

    裴子云接过香,女郎持香一点,香烧了起来,一条青烟直上,两人上去,插在香炉中。

    取着一封符纸,上面写着事由,女郎默运法力,符纸一瞬间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裴子云上前一躬,默默:“松云门掌门裴子云,见过河神,是借宝地一用。”

    说完取出太子令牌,只是一点。

    灵界·河神殿

    目之所及,一片灰黑,一条大河流淌其中,汹涌澎湃,出巨大流动声。

    河流中一座宫殿,四周都是巨大水晶柱撑起,河神的宫殿,与着别的宫殿不同,殿上没有顶,开着天窗,抬头就可以看见河水,波光粼粼涌在在宫殿上面,却没有落下。

    周围还有不少的鱼虾龟水中生物在游动,只是这些都是零星。

    宫殿内“河神殿”三个红字大放光明,殿内分成了两排,一排是判官和鬼吏,还有一排是虾兵蟹将。

    殿内显得阴森森,这时突有着一声龙吟,端坐在主位河神惊醒,说:“这是有贵人到了?”

    伸指一点,出现了两个道人点两根香的影象,一瞬间,大殿内有着两股气落下,一股是淡白,一股是白带些淡红,河神深深一个呼吸,将这些吸取。

    天空中又有一封符纸书信,带一些灵光落下,鬼吏,见书信落下,连忙上前而去,取着一看,浑身一颤,将书信递上,小声:“主上,这有封信,是有事要请主上帮忙。”

    听着鬼吏的话,河神接过了信翻看,就有了一些烦恼,靠在宝座伸手敲着,皱着眉。

    香火带来气运让河神只觉浑身舒畅,久久没有消散,叹了一声:“贵人拈香,果真远凡人,只是所求让我为难啊。”

    河神沉默了片刻,眼中,似有着一些波涛,一个鬼吏正取一个册子记录,就躬身等着答复。

    香烟萦绕,裴子云在殿内行了几步,看向女郎问:“河神还没有回应?”

    女郎沉默了片刻:“河神可能还有着顾虑。”

    河神看了一眼自己大殿,依稀还记得当初破烂模样,后来投资书生,这书生达,为自己广传名声才有今日。

    当下喃喃:“这世上的事,不进则退,虽有一些祸患,可福报也有,或有进一步之资。”

    河神这样一想,心中就有了定计,看着鬼吏吩咐:“答应他们,既有太子令牌,这就不是我的过错,还在规则范畴内,也不会使我受龙气敌视,且借我名义,也能为我宏信,对我是有利,虽有些祸患,可也能行事了。”

    河神说,鬼吏应声写着册子,准备回应。

    河神想了想又说:“还有一条,不许用刑,不许在我庙内杀人,借着我的地方用一用是一回事,杀人用刑,对我大大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上。”鬼吏写完,递了上去,河神看了,就说:“上去!”

    大殿

    裴子云和女郎站在河神神像下,香正点着旺,烟雾不断浮上,时不时有风吹过,蜡烛有些飘摇,似乎带着一些阴森。

    这时两人突有所感,看向神像,只见神像上现出一些点点灵光,带上了一些威严,在香火上形成了一个字:“可”

    接着又有丝丝信息传递,裴子云闭目感应:“河神已经许可,要我们不许用刑,不许在庙内杀人,这条件可以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借着它的道场布置了。”

    女郎听到这话,就是点头:“好,立刻布置法阵。”

    说着唤着数个道人进入着河神大殿布置了起来,很快一个法坛布置完成,法坛绘着符文,构成一个个图案,看上去着日月星辰,又似是人体筋络,这法坛松云门内也有,只是又一种制式。

    渐渐,法坛和神像的灵光结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忙完了这些,稍等片刻,就听着外面有牛车的声音,接着一行人拉了下来,裴子云看去,只见这些人都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“掌门,栖宁真人,我们此行还算顺利,赶到知府衙门,衙门前的狮子似有警觉,我们都用了闭光符,临时关闭了灵光,单纯活人入内,它们就阻挡不了,甚至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及到里面,我们没有靠近知府,按照吩咐,尽量找了几个知府的老仆,用迷香迷了,拖出来就直接奔过来了,没有惊动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干的还不错。”裴子云赞了一声,转脸看向女郎,女郎对着法阵一点,嗡嗡嗡就有灵光,吩咐着:“将他们带上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女郎又取出了三柱香,往香炉上一插:“这是我门中秘制的惑神香,正好用着。”

    才点燃,只觉得大殿内带着一些眩晕,似乎一个不注意就要迷惑。

    闻着香,女郎说:“裴真人,这惑神香,只对凡人有作用,运转道法就可无事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点了点,还故意呼吸了一下,仔细体会它的成分。

    松云门倾向剑客、道术,多重杀伐,而素月门更重于算计、迷惑,闻着只觉得其中还有着麻醉成分,莫非里面还掺杂了曼陀罗花粉、罂粟?

    似乎还混杂了不少成分在内,只是闻着,就出现一些晕眩,裴子云法力略一动,这些幻觉尽消去,这玩意偷袭不错,一个不防,一个刹就可杀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数个道人将这些仆人都拖了进来,摆在了法坛上,女郎说着:“现在开始!”

    香气弥漫在法坛上,凝聚不散,这些仆人渐渐弥漫在惑神香中,他们闭着眼,眼珠在皮下转,这在作梦。

    道人念念有词,法坛灵光阵阵,渐渐向着这些人渗了下去。

    夜色浓密,天空中又起风雨了。

    裴子云看着,其实这些法阵只是开始时使他有点新鲜,但他通过梅花接受数家之长,特别是基础道术点到了精通,就觉其实只是具体的各家设定不同,原理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看了几眼不看,怅怅的眼神望向外面,风雨还在继续,云层布满天穹,雨丝下峡谷、江水、村庄、丘陵都显得朦朦胧胧绰。

    “由于雷劫,那个道人一切关于龙脉的实际记忆都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我也花几年一步步勘察,要不就得寻找别的机会,记忆和资料上说,这道人曾经把龙脉图献给太师。”

    “太师又被贼人所杀,地图就有二个去向贼人或太师逃走的最后子孙。”

    “其中最后子孙带走的可能性更大些。”

    “特别是道人知道要受天谴,所以留下了避难所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记得这避难所的仔细情况,但能清楚这是利用龙脉地形形成一个村子,虽不能直接借得气运,但形成天然的保护。”

    “弑龙之罪使获罪于天地,这几人的子孙借得地龙之气都会受到反噬,但不直接借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如果是这道人或太师本人,那是逃无可逃,逃到避难所也没有用,只有毁灭的结果,可这几个余孽身上的罪孽不多了,或可以在里面繁衍生息,以期过了数代,罪孽渐渐消泯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寻找龙脉图,或就可以从这个入手。”裴子云正想着,突有一个声音打断了,只听女郎说着:“裴真人想必没有经历这些?”

    裴子云听了一笑,问:“这其中莫非还有内情?”

    “世上许多梦中传授,实是我们道门投资,以达成广传名声。”女郎说着。

    裴子云就明白了过来,这是道门一种传道和广撒人情方式,只是都是暗中去办,就见女郎取出了法镜,带一丝冷笑:“情况差不多了,看他们在这真实灵境中受到了什么招待?”

    一刹间,法镜一亮,女郎伸出了手加着法力,在场的人所有目光都凝聚到镜子中,这镜子先一片黑暗,紧接渐渐露出了一些光彩,一些人影渐渐露出。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