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四十八章 疑心
    裴子云一看,上面声望已达到了第四重所需,暗暗一叹:“终于抵达了!”

    伸指一点,一瞬间,天地突变化,意识拉到了阴神,阴神周围突淋下灵气,这些浓郁灵气不断被阴神吸取。

    裴子云看上去,整个人都闭着眼睛,阴神凝聚起来,许久裴子云才回过神,再看上去。

    “阴神:第四重(完成度1.5%)”

    “用饭,用完了就下山回去!”

    修成第四重阴神,当下不再迟疑,就想起程回大陆,梅花转化声望,这样灵效,要是能找到仙灵龙脉,又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就在这时,半透明资料框又一动。

    “任务:叶苏儿开天门,寻找到洞天原始龙脉(未完成)”

    裴子云一怔,疑心顿起。

    系统从不发布没有联系的任务,叶苏儿开天门和寻找到洞天原始龙脉,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应州

    移船靠岸,天已黄昏,笼罩在灰暗天穹下,码头上点起灯,船工忙着落帆、搭桥板、下锚、系缆绳。

    裴子云看了一眼天色:“要下雨了,春雨贵如油,这是好事,大家辛苦,每人一两赏银。”

    船工谢赏,裴子云已带着百户乔度下舟,上了码头,雨丝就飘落,乔度看一眼,见码头人还不少,远一点街道上酒楼歌肆连绵,说着:“又变样了,似乎更热闹些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海商贸易,自不一样,涌进来的船多人多,去年一年收了三十万两银!”说着喊牛车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人对着百户打招呼,使了暗号,乔度过去说话,等着牛车赶过来了,裴子云上去,正要回傅府,这时百户过来,低声细语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,璐王病重,皇上探望?”裴子云一惊。

    原主记忆里可从来没有这一出,沉思良久,裴子云看着百户:“璐王是何原由病重?”

    百户思忖了片刻就说:“朝中大臣,上着折子,要求圈禁璐王,原本只是一两个言官,可最后不知为什么,变成了群情汹涌要杀璐王,璐王因此病重,皇上去看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还有后继消息?”裴子云问。

    “据说璐王大哭,说百官人人喊杀,看来时日不多了,别的消息还没有传来。”百户应答。

    裴子云没有说话,靠在车厢上思忖了片刻,这是苦肉计,以退为进,身侧也有高人,会是谁?

    前世谢成东差不多是这个时间出山,求得突破道机,难道是谢成东?

    裴子云就带着一些沉默,许久,才长长吐了一口气,希望太子不要倒行逆施,给了璐王可乘之机,不过有长公主和良娣,想必太子也不会不智,不管了,我必须先去素月门,接着赶到应州边界盘查当地龙脉,争取寻到。

    璐王府

    天空带一些阴霾,下着雪雨,一个公公和一个太医上前,还有几个侍卫脚步轻盈跟随着,一进门嗅到一股浓重的药香,定了定神才见璐王半躺在枕上,身形枯槁,越发削瘦,脸苍白得没点血色,似乎心事重重,眉紧紧蹙着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用调羹一匙一匙喂药,见人进来,女人起身对闭目不语的璐王:“夫君,宫里派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扶我起来。”璐王勉强睁开眼看了看,有气无力说着。

    这公公连忙赔笑说着:“王爷躺的就是,皇上很是想念,所以派奴婢和太医过来看看,切切脉。”

    璐王还是挣扎着扶坐了起来,缓慢透了一口气,点了点首:“唉,这是父皇的恩典,可惜我这身体,是不能给父皇分忧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只要静心调养,就给皇上分忧了。”说着示意,太医上前端坐在床侧,伸手给璐王把脉。

    王府的廖公公带一些紧张候着,屏着呼吸。

    太医的脸色凝重,沉默了片刻,眉宇间才舒展开一些,将璐王的手轻轻放下,才起身,宫内的公公驻在一侧看了许久,见太医起身就问:“王爷身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李公公,殿下上次把脉时,心气不足,形神俱损,更有神气衰弱之兆,今日恢复了些。”

    听着太医这样说,公公呼唤:“殿下,殿下。”

    璐王正要说话,又咳嗽了起来:“咳咳,公公,可是有……圣谕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殿下,陛下发了口谕,着殿下好生修养,其余事,不要担心。”李公公肃容说着。

    “谢恩,儿臣……”璐王听口谕,翻身而下想要行礼,李公公连忙摆手:“殿下,陛下还有口谕,殿下病重,免去行礼。”

    “谢父皇!”璐王想要张口说着,又咳嗽了起来,咳嗽更严重起来,太医看着璐王这副模样,就是眉一皱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还请勿要大喜大悲,好生修养,康复必可期。”太医连忙劝说,医治之职,可不轻松。

    李公公点首:“来人,将陛下赏赐药材都取上来。”

    数个侍卫都端着盘子进来。

    “殿下,都是陛下赏着,你多多修养,请勿大喜大悲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…咳咳…谢…”璐王还要说感谢的话,公公连忙伸手:“殿下,你可别折腾了,安静休息,咱家会如实禀告。”

    听得公公这话,璐王身侧的廖公公眼前一亮,伸手摸了摸怀里的银票,见公公宣完口谕退出,连忙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廖公公脸上带着一些谄笑:“一点小敬意,不成话下。”

    李公公是四下稍瞄了一下,将银票收入了袖子中,一摸厚实,脸上带着不少的笑意:“你放心,没事,皇上挂念着呢,这次我来,除了看望殿下,还有就是撤去外面的亲军。”

    说着一摆手出去,对着一将说了些,只听一声吆喝,马蹄声,还甲衣碰撞声不绝,甲兵潮水一样退去,显是撤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房间内,璐王又咳嗽了起来,似乎很难受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退下。”赶回来的廖公公将所有的丫鬟都赶了出去,房间内变得静悄悄,一声不闻。

    “谢先生,人都走了,你出来吧!”璐王声音响起,谢成东才从内间转出,深深一躬:“恭喜王爷,甲兵一撤,这劫终过了。”

    廖公公也满是笑容:“是啊,王爷,终于熬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”璐王又咳嗽起来,看璐王模样,廖公公忙取披风给璐王披上:“只是辛苦了王爷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无事,只是没想到我也有着今日。”璐王一叹,这病并不是假,要不怎么可能瞒的过太医:“谢先生,这都是你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璐王乏累了,脸色苍白又带些讥讽:“刚才情报过来,我们的人上书言罪,被认为忠于太子,几个混入了太子党,原本断掉的耳目又清明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的确是,虽是外围,消息灵通了许多。”廖公公说着:“谢先生果是智珠在握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是王爷洪福,皇上才转了心意。”谢成东躬身:“我见王爷霉气已去,气运转盛,复爵有望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王爷多休息,才能渐渐康复。”

    “那自然,廖伴,你为我准备一些吃食,许久没有吃了,还真有些饿了。”璐王说着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立刻就为你准备。”廖公公说,转身出门,稍后取一碗粥呈上。

    一碗粥吃完,璐王睡下,两人才出门。

    谢成东沿着走廊折过一带假山池塘,若有所思的停住了脚,突说着:“先前使计陷害璐王者,必是裴子云,璐王身体不适,我刚才没有说。”

    廖公公一惊,停住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太子原势微,虽生了皇孙渐渐稳固,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想恢复很难,我仔细查看太子动向,不仅仅这次元宵刺杀,前面一次僭越罚金案也有着太子的痕迹,虽不多,可确实有。”

    “手段高明,恰到好处,宛羚羊挂角,是最顶尖谋略,以小见大,撬动人心,我出手时就存了心思有这高手在,就算璐王示弱,怕也会被反制,这等谋士可不好相与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示弱苦肉计上去,没有多少反击,太子府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,就是证明,此谋士并不在太子府内。”

    “我细查裴子云行踪,发觉行踪和二次出手大略暗合,现在离京,太子就水平下降了一截,想必裴子云就是太子谋主。”

    廖公公立刻眼露凶光:“你是说,璐王今日困局,都是此人作祟?我立刻不惜代价,派人杀了,不然难消我心头之恨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杀?此人武功之高,你也见识过了,且现在最重要是璐王示之于弱动之于情而就藩,要是这节骨眼上兴师动众派人去杀,给皇上和太子见了,立刻前功尽弃。”谢成东一哂。

    “该死,难道就让此人逍遥?”廖公公一拳砸在柱子上,满脸怨气,璐王府往日风光无限,不想区区几计,就落入这境地。

    “自不会就这样放过。”谢成东冷笑一声:“此人不在京中,这是大好事,要找点事让他抽不了身,疲于奔走,不能让太子联系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太子府反应自就慢了,就藩或可顺利,不然,我怕凭空增添事端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此子召回,就可能断了璐王就藩之路?”廖公公问,眼神中带上了一些凶狠:“你说怎么作,我立刻去办!”

    廖公公说着向璐王房间瞄了一眼。

    谢成东笑了笑:“我们必须要找点麻烦,不能直接找麻烦,就找他盟友麻烦,攻其所必救。”

    “素月门和他是盟友,就在安吉府,那里知府是璐王殿下的人?”

    廖公公听了,略一迟疑就说:“是,安吉府的知府曾经投效殿下,只是现在太子势大,可能不听使唤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又不是要和太子为敌,只是攻击素月门,对付道人罢了,知府不会为了点小事得罪璐王。”

    “好,咱家就去安排。”廖公公想了想,点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