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四十七章 家业
    流金岛·海域

    裴子云一路在京城赶到这里,此时碧空染,水阔天宽,万顷波涛连绵,一群群海鸥翔起翔落,放眼一望,一个隐隐岛屿在海洋

    裴子云不由吁了一口气,身侧的一个百户不由笑着:“真人,要到岛上了,您看,已经有人迎接了。

    这个百户就是上次跟的人,叫乔度,已经是太子指定跟着的人,有什么事可以直接通过他进行操作,太子现在声威大震,百户派出去说话权威也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裴子云登舟顺流而下,望海吟咏,对月小酌,很是潇洒,乔度见裴子云绝口不谈军政之事,也不询问,这时才问着。

    裴子云转过脸,带着微笑:“我也看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近了,百户乔度习惯性扫了一眼,只见海鸥飞翔,沙滩一些妇女儿童正拿一个篓子捡着海滩上贝壳和螃蟹,老人笑着在椰子树树荫下缝着渔网。

    “哞”牛叫,一个农夫赶一只牛耕作,一片小平原已开垦出了一片良田,更远处立着一个寨,寨上几个穿着山民在瞭望台远远观察海面。

    裴子云迎着海风,见着岛屿上春暖花开,说:“前些日子还寒冬凌冽,转眼是春暖花开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一个船工笑着:“公子,流金岛少有霜雪,在沿海要三月多才转暖,可在流金岛只要一月多就是春天,只是以前老大只肯劫掠,不肯经营,要经营好了,可有良田千亩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说的不错!”裴子云指着丛林说着:“山上还可放牧,放些牛羊猪不成问题,水中也可打渔。”

    “靠岸”一个船工喊着,船上忙碌了起来,下锚,搭板桥,裴子云下岸,何青青率领几个道人迎接过来,口称:“真人!”

    裴子云摆了摆手,说:“最近过的可好?”

    何青青说:“这有山有寨,还有良田开垦,与山中相似,日子过的舒坦,只是小家伙以前都生活在山中,不会水,是个头疼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学上一学,居住海岛,不通水性可不行。”裴子云指着河流峡谷前忙碌的人问:“那里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何青青看了一眼:“公子,是在修水坝,我们人少,直接请了6地上的工匠过来修建,出的钱比平时多三成。”

    “此处两处高形成峡谷,中间又有着河流,可砌坝子,以前在山中时我们就做过,将那块平地都化成良田,还有山坡可变成梯田,至少又有五百亩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裴子云不由点了点。

    “住宅建的怎么样了?”裴子云又问。

    “也请着6地上的工匠,都修完了,请看看。”

    几人都是上前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春暖花开,太阳照下来暖意浓浓,一些渔夫正在远处海面上撒网,是在捕鱼。

    远处几只山羊散在草地上,带几个小羊,咩咩叫着,几只公鸡和一群母鸡在不远处草丛上面觅食,岛上没有野兽,可以放心。

    远远可以看见山寨,山寨上还有着瞭望台,这山寨并没有拆除,反强了些,一旦有变可退到这里固守。

    山寨下面平原,形成着镇子,规划的很整齐,形成着井字形,时不时有着山民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“真人你看,为了安全,我们修建在寨中。”何青青说着。

    裴子云跟何青青进了寨种,一座府邸修葺在其中。

    里面有红色围墙,虽不是金碧辉煌,还有着一些气势,入内见着议事厅,客厅,后院,兵事房,还有一个水池,这水池中有着几尾鱼。

    出门又回到了下面镇子,见一座道观,只道观不大,只有一个主殿偏殿,几个道人正指挥着建造。

    隔壁不远是祠堂,一路看下来,站在高处,裴子云只觉得一种自豪,转身问着百户:“你看这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可以,有点田,能住一点人。”乔度根本不以为意,流金岛面积不过是一个乡,可岛上荒芜,能开的土地不多,他略能理解裴子云开枝散叶经营的想法,不过并不觉得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这百户这样想就对了。”流沙岛隐瞒不了,也不想隐瞒,要是大岛,说不定官府想着海外集众,其心不测,但是这种才一百七十平方公里岛屿,展到极限也不过一乡!

    可裴子云是穿越者,他有忧患意识,这流沙岛和哨岛加起来也有二百平方公里,尽数开有田万亩,倒不是想造反,而是给裴家留点基业。

    “有着人气,修筑了水坝,开垦了良田,打渔,养家禽家畜,这些事情办着下来,隐隐有点气像了!”

    风吹着,百户、何青青、道人见着裴子云站在山巅眺望远处,一动不动,都不敢上前打扰。

    良久,裴子云转过了脸:“乔大人,我们休息下,吃顿饭就启程回应州去。”

    乔度对这个岛没有兴趣,连连点:“真人说的是!”

    裴子云见他远去了,才入得小厅,见着里面装潢简单,上的茶也只有粗茶,啜着一口就唤了何青青过来,神色就一肃:“你办事很好,我再给你一个章程。”

    何青青立刻跪了下去,改了称呼:“少主,您说,我就办!”

    “这流沙岛和哨岛虽小,分成十个里,每里二十户,设里长和书记员,请来的工匠泥水匠不要先遣回去,继续建里,建完了分配土地,收田税五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在岛上交通要道上建五个亭,兼当驿站,其兵五人,称伍亭,每年都要征里村的年轻人训练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经过训练合格才能去当吏当卒或者去船队当水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经过这程序就一辈子种田或打个渔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亲卫建两伍十二人。”

    “镇子上建镇长厅,第一任镇长就是你,下面分户籍吏、税吏、狱史、巡查队、港吏、仓吏、医吏。”

    “户籍吏很简单,清点户籍和田地,凡是新生孩和土地买卖要登记。”

    “税吏收岛上的税。”

    “狱史是监狱,这不要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巡查队目前编制也是两伍,不是还有二条海盗船没有卖掉么?就乘着船去巡查港口。”

    “里亭建完了就继续建港口,尽量多容纳点船只。”

    “港吏是外来船只登记收税对外直接说税不好,但是说船舶停靠费,就很恰当了。”

    “仓吏是仓库管理员。”

    “医吏是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船的话全部属公有,半军半商,船长、大副、二副、三副任命产生,必须是里亭出身,实行分红制就是一船下来所得,一部分交公,一部分船长、大副、二副、三副分红,还有一部分是水手分红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,这样一来,算下来要上百人!”何青青原本就是寨主,懂得这些,有点疑惑:“我们才一千几百人,这编制是不是多了点?”

    “单是种点田和放点牛羊,当然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有二大财源。”

    “先就是随着海洋贸易扩大,船只越来越多,我们流金岛虽不大,但恰是重要的中转站,应州市舶司还是我提议建立,我们这里收些船舶费其实仅仅是维持开支,重点还是消费和贸易。”

    “消费和贸易?”这个何青青就不懂了。

    裴子云指着下面的镇子:“这镇子离港口不远,才几百米,可建客栈、酒店、医铺、当铺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贸易的船一到这里,淡水、食物、酒、住宿都是消费项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虽自己不干海盗,但有些不干不净货物也可以低价买下来,再经过我们船队卖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加上我们船队自己的贸易,养上一百人绰绰有余,甚至二三百都行,这些都是可以纳入着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早期开费用,我运来的黄金你只管用。”

    何青青想了想,点:“我明白了,等会就去办理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慢慢来,一项项来,到底是个小岛,办下来也耗费不了多少时间,一二年总足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起身踱了几步,倏转身,带着一丝冷笑,低沉的说着:“我们没有想着要造反,但如果不立规矩,你就会觉,过了几十年,就变成了散沙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记住,富不过三代,而规矩可五代十代!”

    裴子云对此太理解了,如果自己不这样干,单是靠财富资本,裴家一二代内或还可以保持地位,但三代以后肯定有别人崛起,代替了裴家的地位。

    现在建立秩序和规矩,就有人去维护,那除非外来力量摧毁,或者横征暴敛活不下去,要不就可长久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阴神一动向山下瞧去,原本山下丝丝白气,府邸上有着淡红,起了这念,顿时又是一变,丝丝白气转浓。

    裴子云笑了起来,暗想:“我中举不过白红,有三百户胜过举人数倍,现在更是不一样,按照大徐制度,百户封男,三百户封子,六百户封伯,千户封侯,二千户封公,我这流金岛也算是子爵家业了。”

    正想着,突眼前一亮,出现一个小小白梅,并迅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数据在眼前出现。

    “阴神:第三重(完成度1o1.5%)”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