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四十六章 国士
    “公子,这面请。”廖公公引着路,谢成东入内,进了书房,顿觉暖意融融,玻璃窗,书架很大,图书字画满架,屏风前设着茶几和椅子,而璐王端坐着,看上去很是精神,只是眼圈有点发,脸色白中带点灰青色,显也不是很平静,声音温和,“起来吧。

    左右都屏退,此时只有三人在书房,远处有侍卫驻守。

    见谢成东态度还是恭谨,璐王神色莫名取着茶饮了一口,这才叹了一声:“我现在穷途末路,贬成了郡王,你还这样恭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带着落寞,只是神色如常,看不出深浅。

    听得璐王的话,谢成东笑了起来:“不然,我等道人可观气数,能知天数,自知晓王爷才是未来真命天子,虽有挫折,不过是一时困阻,无伤大雅,只要计谋得当,天数自重归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这话,我是听得舒坦,可这天命哪这样简单,我连亲王都失去了,更何谈天命?”

    璐王笑了起来,喝着茶正色说,坦然自若。

    谢成东看着璐王,不由暗中点了点头,这气度,实是蛟龙之资,可以投资,当下压低声音:“王爷觉得穷途末路,却是未必,至少柳暗花明,东山再起,也是未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璐王盯着谢成东,目光如炬,问:“这怎么说?你有何计?”

    “王爷,听着我慢慢说来。”谢成东一躬身:“这事说简单也简单,物极必反,现在就要反其道而行之,不知殿下可还有能说话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自是有人能说着话,只是这大势,大多想必不肯为我出头了。”璐王脸色有些暗淡:“这些人为我说话,也未必能扭转什么,太子现在是一时圣眷在身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说的是,可他们不为王爷说话,相反上书言王爷可杀,又能让几人这样?”谢成东问着。

    听得这话,廖公公此时怒吼一声:“大胆,你要陷我家王爷于危难?”

    “让他说。”璐王此时被勾起了心思,挥手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人乱臣贼子。”廖公公看着面前的谢成东痛恨的说着:“王爷处境原本不好,现在他还想雪上加霜。”

    谢成东听了,也不急着辩解,暗中扫了一眼,见璐王虽大方笑着,眼神却看不清,憎恨、疑惑、又或是希冀?

    谢成东款款说着:“皇上春秋日高,龙体每况愈下,太子这次大获全胜,自是这样,可父子连心,陛下是亲近臣子,还是亲近皇子?”

    “虽说王子犯法庶民同罪,可陛下已处罚,要是有许多人上书为太子说话,要杀王爷,你想想,皇上是不是觉得太子羽翼丰满,爪牙锋利,叫人胆寒透心?”

    “又或,太子不想背着杀弟的罪名,要臣子来做?只要陛下一起怀疑,王爷的路又增上几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就可拌倒太子?”廖公公兴奋起来:“你这道人,颇有着计谋,是洒家误会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行,太子身侧有高人啊,如果说当时太子咄咄逼人,要置王爷于死地,皇上就可能反感,不削王爷爵位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太子示之宽宏,皇上就放心了许多。”说到这里,谢成东叹息:“经此一役,太子牢固,短时间内乱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百官归心,单用着计谋很难拌到了,毕竟陛下要废着太子也得考虑百官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宽宏,太子规矩,太子无罪,皇上凭什么废呢?”

    “京城根基已拔除,王爷必须离京就藩,掌握兵权,才能有着进退保身之本。”谢成东说着:“因此第一步就是示之以弱,让百官汹涌上书要杀王爷——就算没有太子的人参与,也造成声势。”

    “皇帝自是不安,不过这一计还不够,必须还要一计。”

    “哦,先生请说。”璐王将谢成东称呼为先生,自是改变了态度,他身体一倾,目光看着。

    “苦肉计,王爷可渐渐消瘦,然后看了某本要杀王爷折子,吐几口血,一病不起,最好病的和干柴一样,只需要暗中传出去消息,或暗中安排一人上折,说着王爷悲情,王爷,你说陛下会如何想?”

    “要进一步争取到皇上探望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就说,父皇,我可能不能伺候你了,引得皇帝悲痛。”

    “父子连心,你说皇上看见平时英武的王爷这样情况,会怎么样想,是不是觉得打压您过分了?”谢成东说着,取茶杯凑在了一起一合,这样说着。

    璐王听了,盯视谢成东移时,叹:“好计,这样见识,随口说了出来,真是让我觉得欣喜又惊讶。”

    谢成东笑了起来:“王爷,我还没说完。”

    璐王一怔,压抑心中的激动:“先生,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廖公公看着路转峰回,就伸手擦着眼泪。

    “这苦肉计,一环必须扣着一环,陛下很可能会安慰,说太子仁德,不会对你怎么样,安心养病就是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璐王立刻知道,这是很可能的事,看着谢成东:“先生,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样应对?”

    “王爷,你自不能反驳,必须应着:儿臣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待得皇上离开,你又要失声大哭,对着左右说着——太子仁德,我一向知道,可群臣视儿臣为贼子,群情汹涌,看来我活不了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皇上会知道王爷这段话,就算不知道,也可以让人告诉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父子连心,更别谈陛下更喜欢王爷三分,曾夸奖王爷深肖朕躬,现在王爷落到这境地,岂不让陛下感同身受?”

    “只要博得陛下同情,许多事就可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时再有人进言,不如让璐王就藩,多半皇上就许了。”

    “京城太大,京城也太小,必须跳着出去才能获得生机,天子脚下一言一行,都在陛下的眼中,只要就藩,倒可掌兵,可聚财,可纳粮,这就是一线天命。”谢成东一一细数。

    “呼!”璐王此时浑身都带着一些颤抖,不能自已,良久长长吐了一口气,说:“谢先生此计甚善——只是真不能争太子之位了么?”

    璐王还是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还是这话,要是太子咄咄逼人,要置王爷于死地,并且到处招揽人心,府前车马如龙,这种情况,王爷才有着翻盘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可太子现在虽已得胜,却一副宽厚之态,百官虽归心,却不肯趁机露出行迹招揽百官,几天更是有一篇读书心得上奏。”

    “这宽宏、好学、谦虚、明断之太子,除非皇上疯了,要不谁能废之?”

    “本来还有个兵谏的道路,可现在又被太子连根拔起,这京城,对王爷来说,已经是困龙之局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要是继续呆下去,只有慢慢干涸,断没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出了京,才能海阔天空。”谢成东恳切的说着,心里已打定主意,要是璐王不听,也只有放弃了,当下略一欠身,言简意赅即止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璐王沉思良久,在感情上他当然不想放弃,可仔细按照一条条思量,却发觉谢成东所言甚是,终目光一闪,说着:“先生这一说,让我顿时醒悟,我得了天命,你一个真君必不可少,不封,不足以报答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天命所在,微臣只是略尽一些绵薄之力而已。”谢成东并不居功,又一躬身说着,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廖伴,你立刻就去安排攻击我的折子,此计大好,时不待我,不能迟疑了。”璐王既有着决定,就立刻雷厉风行,吩咐廖公公开始安排事宜。

    只是璐王想了想,看着谢成东又问:“谢先生,接下去,可还有着后继?”

    谢成东笑了,垂下了眼睑:“当然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待得就藩消息出来,就可以徐徐病愈,去给皇帝辞行,言词要恳切,行到半路,要安排驿站的人——给王爷不新鲜的鱼吃!”

    “不新鲜的鱼?”璐王眸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沿途,朝廷有着规章制度,自有标准供给。”

    “这方面减少供给不像,驿站也不肯,这可是杀头的罪,但按例供给鱼,却有点不新鲜,这就在规则范畴内。”

    “并且这人还得说,现在王爷又不是王,仅仅是郡王,以后说不定连郡王都没有,吃这鱼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王爷这时不能拒绝和发怒,要吃这不新鲜的鱼,然后叹着:我的子孙不知道能不能吃上这鱼!”

    “皇帝听了必很是悲伤,为了平衡考量,必会复王爷的王爵,甚至说不得还增王爷的兵权,到时经营有成,退可自保,要是万一有变,就可带兵回京,争夺天下。”

    璐王沉思良久,叹着:“也只能这样办了,吃点苦又算了什么?只是蛰伏,我还是能做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,默然良久,起身深深一躬:“谢先生以前到我府上,我还心存轻视,现在看来,你是国士一流的人,是天下军师,我应有礼仪不敢废,目下我的情势,江河日下,隐忧甚是可怖,不能不借先生智慧,还请为我出谋画略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有请,岂敢不从。”谢成东也是行礼,心里却不由大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