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四十五章 求见
    上景酒楼

    谢成东上去,老板眼见忙招呼:“这天真冷,伙计快烫酒,您是上楼用餐?”

    谢成东不言声登楼上来,这三间雅座,用屏风隔开,有一桌六个人正行令吃酒,众人喝得有点醺醺。

    谢成东坐了临窗一桌,随意点了几个菜,却有个道士穿道衣,挽了髻,在给人推造命。

    一个读书人笑着:“我是圣人门生,不信这些。”

    这道人端详的说着:“你自小聪明,只是七岁丧母,你的继母调唆父亲不许你读书,你逃到了舅舅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舅舅出钱资助你进学,本朝开国第一年科举,你十七岁就中了秀才,教读为生,不过你到了去年才中了举人,因此到京赶考——我说的可有一字之谬?”

    “你可服气?你福薄,磨难还在后面,一辈子都难中进士,要是肯入我道门,我为你除去祸端。”

    读书人冷笑:“我是举人,哪怕一辈子中不了举,都衣食无忧,要是愿意出仕,也少不了一个九品学官,你岂能迷惑我?”

    道人就叹着:“命运多变,到时悔之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踱过来,抵达到了谢成东面前,向璐王府看去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谢成东低声说着。

    “璐王亲王削去,变成郡王,原本气数削去数成,不过黑气散去,这劫是过去了,虽还有些,可这并不妨根本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气数稳固,对我们有着看法,难以转机,并且我们在道录司的眼线听见消息,说太子已经要查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再不图谋,我们在京城的根基就要连根拔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师兄,你是山门派来的人,您想个办法。”这时道士哪有刚才算命时的神态,渗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“不要怕,我自有妙计,你联系下璐王,我要见上一面。”谢成东淡淡的说着。

    璐王府

    庆管家看时,几个人拿帐本子在一厅里对帐,还有些人心神不安,冷笑了一声,抽出一张纸给一人:“你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这人接过看时,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府里有名的清客呀”这人倒抽一口冷气,问:“难道都想走了?”

    庆管家冷笑:“说的对,就是这种忘恩负义的主,平时一副殷勤,一遇到点风霜立刻吓的屁滚尿流,按照我的心思,想走哪这样容易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得盯紧点,别给他们从府上偷偷摸摸——特别是得盯着库房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这人大声应着。

    庆管家扫了几眼,才恨恨的去了,看见他走远,一个清客才抬起首来,想喝茶,发觉茶水已经空了,也没有人上,不由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今天太阳升起,可璐王府内人心都散了,寒了。

    卖身的丫鬟,宫里分配的太监们离不开这王府,都是忧心,托着采买的采买,寄回家银子的寄着银子。

    亲王变成了郡王,谁不忧心忡忡,清客谋士心也散了,事发当日,就有着数人在外,此刻都是逃了没有回府,有些清客都在直接收拾着东西,准备立刻就辞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剩下一半人还在工作,但也准备忙完了就辞了。

    一个清客见四下无人,抱怨说:“原本我们还笑着任炜,没想到他才有着远见,早早走了,据说现在是应州裴解元的先生,管着账目,不知道多滋润,上次见着面,还请着去了一次酒楼,吃了三两银子,真是让人羡慕。”

    “璐王待我们有恩,我们走就是,不要说了,已不仁不义了,怎还好再说着东家的坏话。”一个清客劝着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不说了,不说了。”清客脸色也有些暗淡。

    昔日璐王府压着太子府时,自是光彩,璐王变成了郡王,还谈什么太子之位,还是安心一偶,翻不了天,这样想着,无奈表情就浮了上去。

    书房

    这书房本是非常别致,举目可见不远人工湖,地下火龙通着熏笼,此时点起了火,熏笼通着地板徐徐散热,端是温暖如春,这花了四千两银子,不但王府,就是宫室御苑也罕见。

    此时璐王脸色苍白,在书房提笔练字,眼神中带着一些凝重,要说不怒是骗人,只是现在只能用着练字方式,发泄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平天下”

    满篇尽是这样的字迹,有些抖,力度有些大,字上面都有一些散了。

    庆管事匆匆前来:“王爷,不好了,府内又有几个清客闹着要走,已有着好几个私下偷偷走了。”

    璐王的字一按,涂了一个字,一口气憋在心里,脸色涨红,索性放下了笔,踱了几步,迟疑了一会,才冷笑:“走吧,走吧,走了也好,真心假意,都是分得清白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说着,带一些落寞,自己真有东山再起日子?

    这时一个廖公公求见,璐王烦闷就说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取着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,廖公公入内,上前小声禀告:“王爷,情况都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孤在听。”璐王这时反心平气和了,靠在虎皮椅上,目光望着外面,看上去很年轻,脸上没有一丝皱纹,举手投足间恢复了帝室贵胄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内廷传过来信,葛云上书,说王爷既已是郡王,有十三处庄子就是太过僭越,请削庄子。”

    葛云是礼部尚书,又是文华殿大学士,平时还很客气,不想这时也反戈一击了,璐王不由脸涨红了,浑身血脉贲张,起身踱了几步,盯着人工湖,才勉强平静下来,说:“皇上怎么说,太子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皇上留中不发了,太子却说——这责任不在吾弟,父皇小小拂拭下就可以了,怎么能真的夺了吾弟的庄子,短了吾弟吾侄的粮衣呢?此断断不可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璐王不喜反怒,眼不由通红,骂着:“什么时,太子这样狡诈了,父皇又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皇上说,还是得有规矩,这样吧,就减掉二个。”

    璐王狞笑着问着:“果是这样,减哪两个?”

    “黑风庄和顺义庄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庄子都是大庄,价值十五万本银,年也可出一万两,一下子就没了,璐王当下又问:“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有陈虎已显戮,李安军、陆胜赐死,昨天就办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消息,璐王刚才都没有太过动容,这时不由一晕,这三将都是自己核心羽翼,现在都死了。

    璐王迟缓的站起身来,说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皇上对京城诸营将领进行了调整——名单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璐王接过看了,良久转过脸来,眼睛幽幽泛着绿光,语气却安详:“果是步步紧逼了——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各大臣也上书,有不少弹劾王爷,名单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璐王接过看了,扫了一眼,就丢在桌上,说着:“这些孤早有预料,他们是见风使舵——还有么?”

    “没了——哦不,朝廷接了军报,草原上的骑兵偷袭了大营,已被打退,具体折子我们没有见着,但粗粗说死了二百多人,并且大营粮草不足,请求增援粮食。”

    这本是小事,璐王却听的入神,过了会,问着:“还有么?”

    “王爷,除了谢成东求见,别的真没有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成东求见?”璐王诧异:“祈玄门和谢成东,竟还不走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你禀告过,出事的当夜,谢成东就借故出了门——我不相信是凑巧,这群道人!”

    沉默片刻,才向着廖公公说:“宣他从自密道进来,我要看看,他来见孤,有着什么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廖公公应着。

    不过虽说接见,但终还是等了数日,廖公公才寻了机会见了谢成东,天黑时才领着去了一府。

    这府是一套寻常院座,落在王府外西北处,是百年老院,来客极少地处偏僻,看去不起眼。

    一行人进了后院,到了一个厢房,这是书房,可架子有点陈旧,书也不多了,桌上放着砚笔墨,谢成东就着灯影看,见扭转了书架,格格一声,露出了地道,先不下去,等着放出了浊气,才点了蜡烛入内。

    “王爷修建府邸时,就命人建了!”

    “现在驻守在外的士兵没有撤走,虽出入不难也不禁止,但有着盯着记录,你是道人,行动要隐秘,不能让陛下知晓,要不就可能惹来祸端,现在就请你委屈点,顺着密道进去了。”廖公公只说了这一句,谢成东知道其实自己那夜出去,已有了心结,当下就笑着:“王爷果是深谋远虑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不语了,这地道其实并不长,就跨了条街,转眼就在一处假山处出来,又引着进去了。

    冬天有点冷,带一种萧瑟,只是璐王府特别寒冷一些,廖公公手一摆,说着:“请!”

    谢成东也点了点首,跟了上去,一阵寒风吹入,空空的花园树木摇摆,袭得谢成东一个寒颤,赶到了一处门口。

    一个太监迎了上来,行礼请安,赔笑引路,沿着走廊直趋书房,灯下侍立着的几个太监。

    这时璐王正照着镜子,发觉已数日没有打理,不由叹了一声,吩咐:“来人,更衣”

    门外两个丫鬟听着璐王的话就入门而来,先是屈膝一礼,就为璐王梳洗更衣,剃掉胡须。

    其实古代并不是完全不理发,别的不说,宫中设有“篦头房”,有近侍十余员,专门负责为皇子女请发、留发、入囊、整容之事。

    此时璐王将衣服换着,胡须收拾一番,看着很有精神,在书房端坐,就在这时,一声呼喊:“王爷,谢成东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!”璐王淡淡的说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