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四十四章 辞行
    太子府

    雪停了,云阴得不重,一轮太阳在云缝中穿行,太子原有点疲倦,已经喊了进膳,一个火锅正烧得沸滚,冒着白烟。

    见裴子云回来,有些诧异,却笑:“你回来的正好,来人设个座,你陪我用上几盅吧!”

    裴子云也不矫情,移到桌前,执壶倾一杯,捧与太子,太子接过杯,满杯绛红的酒汁,琥珀一样,一仰而尽,喝完,太子已微醺,放了杯子叹:“现在可谓是钟鸣鼎食,可规矩太多了些,为防物议,孤不给你斟酒了,你自己倒,这时还要上规矩实在不是滋味。”

    “想当年我小时,父皇带着我们全家,就地铺了毯子,让士卒舞剑,一家人喝酒说话,是多快乐!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以前了,是天家了!”裴子云谢了给自己斟酒,说:“其实微臣这次来,是来辞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要请辞?”太子站了起来,酒杯不小心撞一下,砸在地上碎片和酒水四溅。

    太子对酒杯不管不问,上前抓着裴子云的手:“可是有人得罪了真人,所以真人要走?”

    “谁这样大胆,孤立刻就杖毙了!”

    自得了裴子云相助,璐王节节败退,现在听得裴子云要走,太子是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“太子,璐王受损,天下关注,陛下又何尝不是,微臣一个道人,久在太子府又算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要说物议,这个就是最大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太子不禁怔了,裴子云却转了话题:“璐王虽元气大伤,不可逼迫太过,以静制动就可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大局已定,任凭璐王再有本事,也难翻身,太子放心就是。”

    太子听裴子云这样说,怔了下,将抓着裴子云的手放开,问:“只是,真人为何今日就要走?”

    裴子云叹了一声:“太子,微臣本是道人,哪有飞来飞去总停留在公侯之家,更别说太子府了,既要离开,自宜早不宜迟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有召,微臣自是应命,平时道人自要远离尘世,吞朝霞,吐云雾,此乃我的夙愿。”

    太子才回过颜色,裴子云一心向道,看来的确是仅仅为了天下太平才辅助自己,现在事了就回去,原本某些担忧,就是打消。

    “你为我出谋划策,我自不会亏待,来人,给我取着百金来。”说着太子又亲自斟了一杯酒递过来,裴子云笑着接着一饮而尽,也不矫情,从着太监手中接过金票。

    “谢太子赏。”裴子云躬身说着:“太子保重。”

    说着,裴子云飘然而去,在院里雪上踏过,转眼消失在前面路径上,太子无心再饮食,转了几圈,凝看着雪景,怅怅叹着:“真道人也!”

    长公主府·桃园

    小岛到处有着桃树,随热气沸腾,宛是仙境,温度比外面高上不少,小郡主在其中抚琴。

    温泉的热气冒着上来,和冷气一遇变成雾,这小湖上仙境一样,丫鬟陪在小郡主的身侧,抱着虎皮披风,听得痴了。

    琴声悠悠,带着一种愉悦,一只飞鸟天空飞过,突停在了桃树听着,长公主在桃园登月楼,听着琴声传来,拉了拉披风,跟嬷嬷说:“琴艺是越来越好了。”

    嬷嬷说着:“小郡主像驸马爷,多才,这琴声颇有驸马爷的风范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。”长公主叹了一声,沉默了片刻,才说:“只希望,悠,空灵纯净,又渗入了感情,关键是这感情丝丝流淌,一分不乱,水银泻地一样,裴子云只静静听着,取着面前的茶杯盖,一些热气腾起。

    琴声袅袅余音已尽,裴子云叹一声,说:“小郡主真是天赋异禀,这琴艺已有着以琴入道之火候。”

    听着裴子云的话,长公主若有所指的说着:“她这点上,随她的父亲,才高情也深。”

    两人并排向下方看去,湖心岛跃然在目,似能看一个少女正在这湖心岛抚琴,嬉戏,玩闹。

    裴子云不由苦笑,微躬身退出,突想起一念:“小郡主进步这样快,实在是不可思议,莫非她也是三叶二果之一?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气数,也能用在琴艺上?”

    裴子云出门,两辆牛车停着门口,一个百户随车夫等候,见裴子云来,就上前行礼:“参见真人。”

    这人行礼,取着一块令牌:“真人,太子命我随时听候差遣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联系人,耳目的意思了,裴子云一笑:“我正有一件事情要你去办,你为我收集些历史上有名道人的随身物,我放在家里丰富收藏,多多益善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吩咐,取着银票递上,厚厚一叠,百户眼睛直了一下才是反应了过来,连忙躬身:“是,我这就吩咐下面总旗处理这事。”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不求太子和长公主,这点百户也明白,这种小事,自是用不着麻烦这两位了。

    无非是收藏品而已,还是非常小圈子的收藏,到了外面不值多少钱。

    裴子云暗笑,这可不是小事,自不用多解说,上车抵达了码头,后面跟着两大车,待抵达了码头,才见得又有两大车的书籍。

    “小心些,全部按照分类运上去,谁弄脏弄坏了,陪都陪不起。”有人吆喝着说着。

    手抄书每卷不过三千字,售价一千文,印本售价只是它的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虽印刷本便宜,可一本书几万字的话也得几千文,折合就是几两一本,总花了五千两银子,这些是裴子云自己在京城各书局买入,这些书籍都可以传家,放入祠堂,或裴家百年之后又是一个读书世家。

    “裴公子,书卷都装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开船!”

    船开了,裴子云挥手,向着京城告别,心神已沉到了仙道龙脉上去。

    “受了雷击,记忆里关于此事就洗的一干二净,但是并不要紧,我还是得了道人的记忆。”

    “这仙道龙脉,似乎就在应州边界处!”

    “恨不得立刻飞回去堪查清楚。”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