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四十三章 惊闻
    殿内熏笼和兽炉炭火熊熊,把殿内烤得暖融融,但几个人端坐不语,料想太子进宫必有一段时间,不想才小半个时辰,外面一声喧闹,太子带一阵寒风进来。

    众人都一怔,看着太子冻的有点青的脸,只见太子一进来,立时觉得身上寒气消融了许多,太监连忙伺候着茶。

    “璐王终于削爵了……”太子回来喝着汤暖着身子,赶着太监出去,两手绞着,又立起身悠了几步,良久,吐了一口气,说着:“削成了郡王!”

    长公主微微一叹,璐王何等显赫,可中了计,不到二十四个时辰,轻轻一张诏书,已削了亲王,令人触目惊心!

    裴子云躬身:“恭喜太子,这次削爵,其实不仅仅是爵位的事,更是皇上向天下人宣布,把璐王排挤出继承人的名单。”

    “想必这旨意一下,京城许多人会改变对太子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是锦上添花,你是雪中送炭,这次你居功甚大,孤不会忘记你!”太子的目光炯炯:“现在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是打了猎,把猎得的野猪烤熟,太子不必处处插手,反正只要没有璐王,您是唯一的储君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也不是什么事都不办,上次太子府那些雪人,我其实很有些疑心就算利欲熏心,这些人也不至于这样,卖主求荣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卖主也未必求到荣,太子出了事,他们能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有人使了妖法?”太子听了,皱眉想着:“祈玄门?”

    “这个很难说,不过有些小人在四处钻营,构陷离间,还是对的,朝廷有着道禁司,太子可光明正大吩咐查查,把小人拔出来,这样不但对太子有利,而且皇上也会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暗箭难防啊!”

    太子听了,突想起当日自己突然之间被告之,有府上的人告密,说自己与宫中锦嫔有染,那时的震惊、委屈、惶恐,顿时点首:“你说的是,这必须查查,特别是最近和璐王结交的人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看着,见太子这神态,暗暗又一叹。

    裴子云就知道火候到了,就不再多说,过会告辞出去,出了太子府,自有专车迎上,一声吆喝,向着裴府而去,才经过了大事,又下雪,街衙巷陌行人很少,只听骡蹄踏在雪中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璐王削爵,损失惨重。”裴子云暗暗想着:“系统!”

    眼前出现一梅,并迅速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数据在眼前出现。

    “任务:辅助太子,打击祈玄门(未完成)”

    “不但是璐王损失惨重,怕是祈玄门也牵连不小。”裴子云冷笑了一声:“特别是我下了这句话,太子必对祈玄门下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不说,在京城的据点怕是都要拔出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只要等等,这任务就可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雪打在了车上沙沙,下面又有熏笼,裴子云才放松了心情,躺了下来,还有个薄枕可以睡。

    “对了,上次取得前朝遗宝,这时就可以用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想,怀中取出前朝遗宝里的珠子,凝神看了片刻,把珠子放在枕下,轻轻的靠在枕上,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偏厅紧闭,桌上铺着一幅地图,二人细细查看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三品官说着:“朝廷日益衰弱,龙气颓废,天下纷乱四起,食君之禄,为君分忧,我要你去寻着地龙破除,为大钱续命,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道人沉默了良久,才说着:“义父,当年你收养我,又为我一家复仇,大恩难报,您这样说,我只有粉身碎骨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义父,破除地龙,获罪于天地,天谴不远,无论是我,还是您,甚至家族,恐怕都不会有好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罢了,并无子孙,义父您可是有一家子!”

    中年人叹了一声:“陛下待我恩重如山,天下纷争,我又岂能不出力。”

    场景一转,山上而望,晦色冥冥烟雨如雾,吹的衣服啪啪而响,身后跟着两个十一二岁的道童。

    两个道童脸上带着一些稚嫩,吹的红扑扑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“不许叫我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可是你收留了我,教我们学问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叫我师父,我做的事是要遭报应,你们要是叫着我师父,你们也会受着牵连。”

    道人取着罗盘顶着风,在高处审视着地形,脚上的草鞋已磨得不成样子,满脸都是风霜。

    场景又一变,雪在天空落下。

    道人五十岁上下,步履健捷,但头发全白了,脸上更全是皱纹,后面跟着两个青年道人。

    道人驻足,看着远处叹了一声,不胜感慨:“踏遍山川十一年,潜龙,我终于寻到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远处山峦,远远看去,似乎一条卧龙在地。

    太师府

    当年三品大员,已成了太师,发须都发白,有些干瘦,老老垂暮,只是眼神带着精光,似乎一眼就能看透人心一样。

    在太师面前,跪着一个道人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成功了,我等这一日,已十年了,大钱朝气数越来越不行,咳咳。”太师咳嗽说着。

    “太师,幸不辱命,本朝已有二百七十年,气数渐衰,龙气四起。”道人指着一幅地图:“整个天下走遍,终找到了这潜龙所在,就在秦州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太师,龙气破而不死,击破这条潜龙,并不是说祸端就消除了,而是龙气四散,化成数十上百条更小的龙蛇,天下更会大乱,多出数年战乱,不知道要因此而死多少百姓,必会获罪于天地和苍生。”

    太师默然良久,看着潜龙图:“可破了这龙脉,虽有天谴,也意味着数年之间不会出王者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一品大员,还能撑一撑,破了主龙,要是朝廷镇压得力,扫清天下龙蛇,至少又能百年太平,我食朝廷俸禄,岂有不舍死忘生的道理?”

    一处山脉

    “挖,全部挖断!”远远看去,这山似一条卧龙,数千民夫沿着脖子处挖掘,要截断龙头。

    道人在监工,这时突风雨飘摇,电闪雷鸣。

    “哈哈,龙气被伤,天有所应,快,派人搜索方圆三十里,龙气感应,必要提前降世,遇见这时要生产的孕妇,全部都杀了。”道人狞笑着命令。

    “是大人。”数百甲兵早已等候,听从了命令,就奔驰而出,杀气冲天。

    “快,我夫人快生了,不知为何突惊了胎儿要早产了。”一处乡下别院,一个书生拉着一个产婆匆匆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雨,哎,也是我王婆子心软,要换个人谁肯来。”产婆说着。

    才到了门口,只听妇人的痛苦哀鸣:“不好,我媳妇快生了,产婆你快些。”

    书生这样催促,过了会,突一声“哇”哭声,书生正欣喜着,只见突一群甲兵出现。

    “射!”弩弓在雨中闪着寒光,只见雨一样的弩箭落下,噗噗声不绝,里面惨叫响起又平息。

    入内房内只见书生压着产妇,产妇身体保护着婴孩,两个大人都中了数箭,和刺猬一样,但奇异的是这婴孩不但没有伤害,还不哭,要是不检查,或就会认为他死了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死?”

    甲兵狞笑着,一刀砍了下去,婴孩身首异处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

    虚空中出现了一声龙影,又发出了惨叫,龙气一散下去,变成许多蛇形向四面八方逃逸,接着就下起了暴雨,电闪雷鸣。

    几乎同时,工地上的道人抱着一个黄色包裹丝纹不动,监工就觉诧异,向前小声:“道长,大人?”

    就算在雨中,道人怀里的黄色包裹突烧了起来,包裹烧去,就见着里面的圣旨,接着又一声雷声。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一道雷在道人身侧炸开,道人七窍流血,两个青年道人远处疾奔,扑上前:“师父,师父。”

    道人眼耳口鼻都在流血,流成血线,黑气不断弥漫,挣扎的说着:“你不要叫我师父,否则也会受到反噬,我将神形都灭,自是无悔,只寻找龙脉时,间接发现一个前所未有的清气龙脉,这不能出天子,但可以出仙人,三叶二果……你们去禀告朝廷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一声闷雷,一切都消失。

    “轰!”似乎耳侧还有着雷声,裴子云挣扎着起身,这才发觉自己还在车内,而雷霆似乎是真实。

    “春雷来了!”裴子云用手一摸,带着血,发觉自己七窍也流出血丝。

    “反噬?”

    “隔了几十年,自己不过是吸取记忆,都受到了影响?”

    这还罢了,关键是里面突然之间得到信息:“三叶二果,涉及一条前所未有的仙道龙脉?”

    “自己这样凑巧,在前朝的密宝里得到这信息?”

    “总感觉有点不对!”裴子云阴沉着脸,看着阴霾低沉的云层压得低低,雨雪不断飘下,仔细在记忆里寻思,又怎么都想不出这关键到底是什么,才有这三叶二果?

    “说是她们有大气数,可我平时也看不出有奇异,除了修行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要是和这个牵连的话,似乎说的通了?”

    “福地是地气所凝,与龙脉虽同源却有不同,一轻一重,重之者掌天下权柄,轻之者享逍遥清福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点小结穴就是福地,大结穴就是洞天,难道谢成东成道,就是找到这仙道龙脉?那三叶二果在在里面扮演着什么角色呢?”

    “别的事都不及这个重要,我必须速速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取着手帕,将脸上的血都擦掉,这时自己住宅已经远远在望,但突出声:“转向,去太子府!”

    荆柯守说

    今天第二章稍晚点,但明天应该可以保证上午9点定时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