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三十九章 天街刺客
    再沿着街散步,直抵达天街,天街通向皇宫,一般人不能进,但这时却与民开放,两侧各种各样灯笼都有。

    不断有鞭炮声,家家户户都带着面具提着灯笼出门,人太多,裴子云怕失散,拉着小郡主,过了一会,又见着一个灯笼风车,和前面的一样,上面灯笼可旋转,并且贴满了纸条,写着各种对联和谜语,裴子云于是再靠上去。

    “李安军,陆胜二位将军也带兵来了。”灯主低声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有三个,可以了,通知可以发动了。”裴子云小声说,似乎在自言自语着猜着灯谜。

    说完,这才提高了声音:“一弓双箭急待发?”

    “这容易,不过是弗字!”

    灯主故作惊讶:“你猜中了,我还想留到夜里呢!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你这个灯笼我是取了。”裴子云伸手将着灯笼取下。

    “客官,你答对了,灯笼自是你的。”灯主也不生气你,喊着:“快来啊,谁猜中就可取走啊!”

    数人涌了上去,这摊就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凡是风车灯笼,除非凑巧,要不都是太子和长公主的人,裴子云暗笑,知道既已完成了任务,那就想早点把灯笼给人。

    伪装着也很寒冷,当下不说破,把灯笼给小郡主,小郡主开心接过,这时裴子云一眼扫过,一个精壮男子只在摊位上呆了一会,又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小郡主提着灯笼前进,看见远处一个红薯摊位,一对少男少女穿着普通衣裳,两人正在红薯摊前,少年小心拿过一个烤熟的红薯,分一半给着少女,少女靠在了他的肩上,相视一笑,带着甜蜜。

    小郡主在人群中一眼就看见这幕,带着羡慕,或这是就是相恋?

    小郡主想着,就拉着裴子云奔了过去,指着正在烤着的红薯说:“我也要吃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,给我一个。”裴子云这样说。

    这老翁用火夹将红薯灰里扒出来,伸手把红薯上的灰都是轻轻拍掉,用一个草纸包好递上。

    “烫!”小郡主伸手去接,挨了一下,裴子云接住了红薯,轻轻给小郡主的手吹了吹。

    被裴子云吹着手,小脸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红薯要凉了些再吃!”裴子云笑着把灰尘拍了干净,这才分成了两半,递着上去。

    “热,慢点。”裴子云丢下了一小串钱。

    红薯热乎乎,冒着一些热气,小郡主红着脸接过,慢慢的吃着,这时一人正提着灯笼而过,红灯清晰照亮了他的脸,见着他一身不新的衣冠,却洗的干净,面孔上眸子顾盼生辉,此时神色温柔,突红了眼,裴子云不禁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裴子云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我太开心了,要天天这样多好。”小郡主迟疑了下,低声喃喃。

    “你叫我祁千叶,这是我的闺名,郡主别人叫着就好。”小郡主小声说,似乎花费了极大勇气,说完,脑袋低到了胸口上去。

    裴子云听了一惊,还没有想完,远处传来声音:“太子代天巡街答礼!”

    “让开,都让开。”

    前方传来了甲兵声音,一队侍卫身披甲衣,持着长矛上前清出道路。

    今日太子巡街,都早有布告,路人让开大路站在一侧,商贩、行人都伸长脖子望去,此时热闹的天街,变得拥挤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轰”一声,天空中烟花炸开,五颜六色,天空美丽极了。

    “真美!”小郡主靠在裴子云的身侧,看着天空这样说,小脸在烟花映照下,有点红,眸子闪闪发亮,今夜是她和他的两个人的夜晚,喜欢的人就在身侧,烟花燃起,小郡主只觉得分外幸福。

    这时天街一处还在舞龙,前面两只金黄色舞狮,后面是一条长龙,这龙有二十节,由数十人一起舞,这时甲兵不断向前,分开人群,排列成队,裴子云和小郡主也挤到了一侧。

    正在挥舞着火龙在甲兵要求下退到了一侧,这高大舞龙虽放下了,但一个龙头耸立,龙身龙尾延伸,看不清里面的人。

    一刻放尽,随着烟花暗淡,夜空都暗淡下来。

    “太子驾鸾到!”

    突人声一阵,抬眼看去,十二人持着宫灯前后引导,更有着十二面龙旗,太监在侧伺候,而更有着三十六个侍卫护卫。

    中间太子坐在驾鸾上,驾鸾四周朱栏,以金彩相间涂饰,栏内布有花毯,两个丫鬟站在身侧,持着两个大扇。

    一霎间,万民不约而同山呼海啸:“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,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!”

    小郡主在一侧,红薯没有吃完,吃着红薯小声说:“裴哥哥,太子哥哥出行,还真是有威仪呢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这时突有烟花炸开,似乎对准的方向错了,不是对着天空,而是对着侍卫炸了过去,瞬间队伍纷乱。

    烟花爆炸,人群拥挤散开,冲破了甲兵。

    “保护太子!”数十侍卫向太子涌上去,护卫在太子,虎视眈眈,防止袭击。

    不断有烟花炸开,都是慌乱,人人拥挤一起,一片混乱,原本守卫的甲兵和人群冲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不少的士兵都高呼:“不许冲,不许冲。”

    “挡住。”有人这样高喊,只是烟花射进人群,人人躲避,街道上人群本拥挤,这时一乱,百姓仓皇逃窜。

    裴子云略一皱眉,这太乱了,要是一个不小心,恐怕要出大事,这动乱恐怕难以控制。

    是谁给太子献计要用烟花,人群骚乱,恐怕太子也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裴子云将着小郡主一拉,护佑在身,避道舞龙的人似乎惊了一下,原本竖立龙头突倾倒了下来。

    龙头巨大,将着挡着甲士冲开了口子,舞龙又向前方推去,将数个想要支援的甲兵撞翻。

    “贼子,胆敢。”一个甲兵拔刀一砍,龙头就被斩断。

    这时这些舞龙人将舞龙棍子一抽变成了长矛,扑了上去,高呼:“狗太子,纳命来。”

    “有刺客!”有人惊呼,数个侍卫连忙护卫在太子前,话说虽有甲兵和侍卫,但本是巡天街,哪有弩弓等重火力?

    对着长矛,一时都节节后退。

    看着这情况,人群内一个中年人凝看片刻,突一挥手:“杀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号令,数十人突抽出了闪着寒光的刀,扑了上去,这人还算间接,并不直接上,一个将军突丢掉外衣,喝着:“反贼,乃敢!”

    “保护太子。”这人高呼着,直接带着士兵冲了上去,看似保护太子,刀抽了一半,太子身前还有十人,余人都和黑衣人战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此时将军冲了过来,对太子形成威胁,远处甲兵不断挤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哪个府上,在干什么,都快快退下。”领队侍卫见情况不对,就是上前训斥,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擒拿刺客。”火光中,只见这人四五十岁之间,铁青了脸,眯缝着的眼睛里闪着凶光,煞是可怖,正是大将陈虎,这时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陈虎身侧一个亲兵,见着将军眼色,突扑上去,一刀砍下,这侍卫眼睛瞳孔一缩,退了一步,一刀下去胸前划破,血就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杀,杀叛将。”侍卫呐喊着,这陈虎是军人,转战天下,虽不年轻了,可深得兵法三昧,瞬间近身,刀法与劲道皆一气呵成,快得令人目眩,刀光一闪,隐隐风雷。

    “噢……”这侍卫挺刀踉跄前冲,胸口裂了一条缝,鲜血飞溅,跌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杀!”大群人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小郡主见此,尖叫了起来:“啊!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将小郡主拥在怀里安慰,拉着小郡主向着一侧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一个侍卫举着烟花一放,烟花在天空炸开,几乎同时,远近灯主和行人突呐喊一声:“杀贼!”

    纷纷拔刀杀着反贼杀去,顿时杀的难分难离。

    “中计了!”大将陈虎顿时脸色真正煞白,一种毛骨悚然袭上心去,突高喊:“快,快杀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怜半辈子功名,付之流水,还祸及三族!”裴子云只看了一眼,无需用阴神观看就清楚这人必是黑气笼罩,无可救药了。

    “哼,来了三个,其中二个都是喊亲兵上,自己在后面不动,就这个陈虎也不知道是缴功心切还是什么,竟然敢亲自上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知道,借亲兵杀了太子,还可以说是刺客,自己亲自上场,哪怕为璐王杀了太子,璐王也得杀他以正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真正的蠢货!”

    “不过其实一想,历代开国奉运而起,各种各样桀骜之人其实多的是,也不是人人都是人精。”

    “出了陈虎也不奇怪。”想着,裴子云更不迟疑,拉着小郡主急退,这里变成战场,殃及池鱼可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蓬”撞开了一处商店的大门,见着是二楼,不由分说,拉着小郡主直上两楼,将一扇窗打开半个。

    居高临下,眼前一切,都立刻清晰了。

    “快,快!”只见随着烟花,不远处上千军甲,铁流一样涌了过来,并且有条不紊,先是封锁街道,一个不漏,接着就向里面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荆柯守说

    肚子还有点不舒服,还有一章晚一点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