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三十八章 厚颜无耻
    璐王静静听着,一声不吱,目光幽幽,而廖公公听了,不由再次倒吸一口凉气,暗暗就想:“我从没有见过这样厚颜无耻之人!”

    又知道这计虽非常简单,但的确是这样,诸镇面临削镇,有的甚至已经削了入狱,整个开国将军层,都在惶恐不安中,这时只要伸出手,哪怕是稻草,这些人都抓了不敢恨皇帝,自可愤恨太子。

    廖公公还想请问,一眼瞧见门口一个太监示意,才醒悟过来,立起身说着:“王爷,说的入神,忘记了正事,我这次来是说元宵一切准备好了,您得入宫去皇上了。”

    璐王略一点头,笑着:“谢公子你虽不是祈玄门掌教,却是有道真人,孤很喜欢,孤这次进宫,就给你争个真人的封号。”

    “你继续给孤出谋划策,等孤登基,论功行赏,一个真君却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谢成东听了,敛了笑,肃容伏身一拜,笑着:“王爷这样大恩,微臣必粉身而报。”

    璐王起身,摆了摆手:“起来吧,我入宫去见皇上,你们几个下午再把这些谋略商议下,写成折子,等孤回来,把拟好的给孤看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最近身体欠安,我们要拌倒太子,就得加快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万一驾崩,太子无需遗诏,就可登基,那时我们哪怕是手握重兵,都被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松云门和裴子云,不过是区区一福地,等太子倒了,到时孤一敕就可把它碾成粉碎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两人大声应着。

    谢成东更是心里一凛,他是见微知著的人,单是这话,立刻就知道璐王所知并不是原来想象的那样少,自己刚才坦率告之,实是无形中跨过了一个信任门槛。

    送了璐王远去,谢成东的目光幽幽:“璐王并没有实封,也无权实封,但刚才只是一个意向,我就感觉自己离地仙只差丝毫,却牢不可破的屏障稍松动了下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真人未必能破得这屏障,可得了真君封号,说不定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,这龙气真的这样强?”

    “我修道人日夜修行十数载,还不如一纸敕书?”

    “就连道门都笼罩在朝廷阴影下有福地才是道门,但是福地顾名思义,还是地,无论从哪个方面说,都容易被外力影响,怕是无需动员万民断流移山就可一敕重创。”

    “唯有成了洞天,自成天地,虽这天地乃小世界,但抵御力量也大增,可也仅仅是抵御,唯有肉身成了地仙,而不是仙灵,才可硬御龙气,就算这样,也难对抗千军万马绞杀。”

    “或只有传说里,肉身真正成道,号世界、肉体、灵魂三位都成真君,才能无视龙气,甚至反客为主。”

    “三叶二果,真君乃出。”

    “这唯一的道果,必是我谢成东所有!”想到这里,谢成东眸里燃起了火焰,转身踏雪离去。

    码头

    两辆牛车而行,前面牛车,颇是华贵,车帘是金丝绸布绣着花纹,车上把件镀着一层金很是耀眼,后面一辆牛车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这一看就是大家出行,等闲人都纷纷回避。

    第一辆牛车,桐木镶银,地板木壁都桐油刷过,嵌着玻璃,挂着丝绒窗帘,座上还垫着软套,厚褥子一样,空间甚大,还有一个小桌,摆着一个香炉,香炉中一些檀香带着一些烟飘起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地板下面一层,烧着木炭,丝丝暖气上升,小桌左右坐两人,正是裴子云和小郡主,时不时传出一些欢声笑语,一个嬷嬷是和车夫坐在一起,是时不时往后看。

    “你就帮我写首诗么!”小郡主恳求,此时不等肯定,就已取砚台舀水、磨墨,磨了半砚墨汁。

    “哎,写诗是妙手偶得,你催促可写不了好诗。”

    “写不了也可以写,稍平一点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想想。”裴子云点点头,隔窗望着倒退的街衢,凝视街两侧避让的行人,凝神想着,连车已停下也毫无知觉,闭目沉思良久,霍提笔

    “天语放朝春雪急,浓云偏傍禁城低。

    喧呼万马争归路,落絮飞花半作泥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诗真好。”小郡主说着,小心翼翼把这诗吹干卷起,就笑:“我能称你裴哥哥么?”

    “哈,小郡主谬赞了。”裴子云说,不由一叹。

    这时嬷嬷则在牛车前低声:“裴公子,小姐,码头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,我带你去我船看看。”裴子云说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郡主欢快的赶下去,对裴子云的船很是感兴趣。

    一行人下车就觉风寒刺骨,码头水中到处是停泊的船,带着人一转二转,抵达了一处,正是裴子云的船。

    一艘就是普通商船,有不少苦力在船上搬货,不过今日是元宵,码头上人不多,不算拥挤。

    任炜此时在监督,一个会计则将苦力搬下来的货一一记录。

    任炜见到裴子云,上前:“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管忙你的,我给你引见这是长公主府上小郡主。”

    任炜听了,吃了一惊,连忙行礼,心里却是佩服,这接头的会计其实就是长公主的商号派出,有长公主许可,也就打开了京城销路,现在不想,连长公主的宝贝女儿都能带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任炜的确心悦诚服。

    裴子云却不知道任炜所想,引着小郡主观看这船:“你看,这次我的新船,长八丈,宽三丈,总化了我七千两。”

    “有着三层,第一层建在甲板上,有餐厅带着厨房,对面是茶室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层是贵宾间,六间,底舱可放些货。”

    一路参观,最后到了书房,一个嬷嬷跟随,小郡主看着书房的书,惊叹:“裴哥哥,这房间书真多。”

    说着上前取书看着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一些话语,小郡主突翻到了西厢记,带着诧异:“你也是杯中酒的书迷?我好喜欢这本书。”

    “哇,还有好多,这本没有看过,抗倭记,这也是话本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公子在应州办的大事,有人写成了话本,我也看过,虽有些夸张,但大体上并不假!”任炜这时说着。

    “啊,是裴哥哥的事迹?”小郡主惊喜的说着,将抗倭记取出来翻看了起来,一看书,就陷入了安静。

    见她这样安静,裴子云暗松一口气,任炜转身就说着:“公子,外面已全部卸完交接。”

    说完将着资料递上。

    取着一看,是此次航运载运记载的清清楚楚,条例有序,这一次航行扣掉成本,盈利二千七百两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裴子云很满意,将一张一百两银票推上前:“辛苦了,你可随着这次的船回去休息,顺便去你所在郡进行科举,这算是你的奖金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任炜不由一喜,也不矫情,将银票收下:“多谢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你中了举,自无需再来,万一不中,一个月后,三条船都会轮流上京贸易,你安排统筹下。”裴子云顿了一下,说。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任炜虽开心,一说着正事,又回到严肃。

    小郡主并不多话,继续认真翻看这抗倭记,等这些事完成,外面噼啪鞭炮声响起来了,夜色渐临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小郡主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将气息吐了出去,抗倭记合上。

    “这本书真好看,英姿飒爽。”小郡主捧着脸颊说,目光看着裴子云有点复杂,不想裴子云除了人好看,诗惊艳,还能领兵出征。

    这完全符合了她对梦寐以求的人想象。

    “郡主,夜市灯会开了。”嬷嬷提醒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吧,就在码头上去,一路抵达皇城。”裴子云其实非常满意,扫过了一个纸条,这是何青青的短信。

    意思是黄金已藏在流金岛,一切按照公子吩咐在建,并且这船送了过来当座舰,这时就说着。

    两人上了街,嬷嬷没有跟随,远远陈香跟随。

    今日是元宵,街上热热闹闹,街道左右到处都是花灯,人来人往,少男少女,又或一家齐上街,攘攘熙熙。

    跟随在裴子云的身侧,小郡主有些害羞,想起了那一年元宵,也是今天这样,人来人往,烟花灿烂。

    那夜裴子云,被母亲为难,紧接着七步成诗:“那人只在灯火阑珊处!”

    裴子云的才华和模样便深深印在了脑海中,今日看了抗倭记,更觉得世上难再有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小郡主偷偷的看了一眼裴子云。

    裴子云想着什么事,突回首笑着:“我这船还没有取名,你觉得叫什么好?”

    “阑珊号怎么样?”小郡主才想着“那人只在灯火阑珊处”,一时间脱口而出,裴子云就笑:“好,这名字不错,就叫这名。”

    才说着,又带小郡主前行街道上,只见两面小吃摊层出不穷,灯笼灯市已经渐渐摆出来了,行了几步,就见得一片红白色灯笼高挂,组成了一大圈的风车,上面贴满了各色纸条,写着各种对联和谜语。

    猜中了谜底或联上了对子,则可以把灯取下带走,并且这风车可以转,取着喜欢的灯笼。

    裴子云几步靠近,灯主笑着:“各位只要猜中,都可以拿啊!”

    见着四下无人,突低声说着:“真人,刚才看见,大将陈虎前来观灯了,还带着亲兵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定,大将陈虎我肯定认得,他的亲兵虽穿着便衣,但这百战之卒,实在太容易辩认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心一松,只要有一个,大计就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