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三十六章 引蛇出洞
    太子妃殿

    殿内冷冷清清,太子妃用着剪刀剪着窗花,将窗花一一剪好,一个丫鬟突闯了进来,大声喊:“娘娘,大事不好了,李管事还有娘娘里放出的几个丫鬟,都被打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哐”剪刀伤着手指,自手上跌落,血滴在窗花上,染得猩红。

    偏殿

    数个侍卫守卫,身披着披风,此时寒风刺骨,侍卫却钉子一样一动不动,裴子云在前,女史在后,雪飘落在裴子云披风上。

    “真人!”侍卫见裴子云都是行礼,裴子云入内,几个兽炉烧的正旺,外面下雪寒冷刺骨,在殿内可以穿单衣,很是温暖。

    裴子云在一个丫鬟带领下步入此殿,此时长公主在等候,穿着着薄薄衣裳,一个丫鬟抱着貂皮大衣在侧。

    裴子云哑然一笑,果无论哪一个时代,都爱美之心不变。

    “这次内奸,可查清楚了?”长公主问着。

    “都是查清楚了。”裴子云说,一同进来女史上前,靠近长公主,低声说了起来,此女是长公主所派。

    长公主听了,惊诧站起来:“太子妃涉及在内?她是太子妃,又是未来皇后,怎会这样?”

    裴子云对长公主:“太子妃本人应是没有问题,就你说的话,她是太子妃,又是未来皇后,太子有事,她难道能逃得了?”

    “但是太子妃久久无子,而且太子情况不是很好,这些下人想着退路,勾结外人也是有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很对,太子也是任性,不管怎么说,她都是太子妃,哪有不亲近的道理?这些事已不能查也查不清了,我会和太子说说。”长公主感慨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孤已知道了。”太子推门进来,带着良娣,外面寒风吹了进来,众人都是行礼。

    “你们继续说,孤也听一听。”太子说着,有些怔怔。

    长公主岔开了话题:“你这引蛇出洞不错,解决许多隐患,至少璐王府的探子是再难轻易探查着太子府内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长公主运筹帷幄,不是长公主派人,又怎能这样轻易?这些人在太子府潜伏太久,关系密布,府内反难自查。”裴子云笑着说:“不过这仅仅是府内引蛇出洞,还有府外引蛇出洞,只这涉及政事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直指良娣,后宫不得干政,太子虽还未登基,可府内规矩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良娣见说到政事,起身向着太子说:“太子,后宫不得干政,臣妾告退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见着良娣知晓规矩不由点了点头,太子伸出手拉着良娣说:“良娣,外面天寒,你素来聪慧,听着为我出出主意也好,要出去冻着了,我也心疼,而且你还怀着龙种,听着就是,我不会怪罪于你。”

    太子轻声细语,将着良娣的手拉住,不肯放开,良娣挣扎想要起身,又被太子拉着坐下。

    “听话。”太子说着,良娣此时身子软了,安静坐在一侧。

    长公主看到太子不许良娣出去,就是皱了皱眉,太子安抚好良娣,看着裴子云问:“大的方面,涉及府外?你说来听听,让孤也明白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起身:“这要太子冒点险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也是今日这样引蛇出洞?此计甚好,卿只管说。”太子手一挥,脸上带着一些自得,名士在侧,美人在怀,挥手间指点江山,纷争平定,这样感觉真好,太子暗暗想着。

    “太子,元宵您可要代皇上与民谢礼?”裴子云问。

    “不出问题的话,就是了,父皇近日身体不是很好,我自是要为父皇分忧。”太子带一些中气应着。

    “如果太子遇到刺客呢?这又会是什么大事?”裴子云话才在殿内落下,殿内三人都一惊。

    长公主站了起来,大声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太子此时也轻皱眉:“子云说的意思,是让孤设计被人刺杀?这又能引出谁?我是觉得这是打草惊蛇,璐王想必会蛰伏,而不会出洞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,长公主,请听我说完,刺杀只是第一步。”裴子云不紧不慢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太子眉紧皱。

    良娣轻轻的按了按太子的手,太子反应过来,这只是建议,取不取用都归自己:“你仔细说说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有侍卫,刺客是我们自己安排,并且哪怕是自己安排,都不可能靠近太子二十步之内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以防万一,不会真伤及太子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这引蛇出洞,不是真的刺杀,只要有个名义,有个骚动就可。”裴子云淡淡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又有什么意义?丝毫看不出如何引蛇出洞。”长公主问,似乎对裴子云的这个建议很诧异。

    “自然有,太子,长公主,你的人能给几个掌兵大将送去这个?”裴子云走向案角,提笔用小楷写上。

    “璐王令喻:事急矣,特命你速率亲兵数十护卫太子左右,以资安全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写完,递着上去,见着手稿,太子诧异,看了一遍,不懂意思,又是看了一遍,带着疑惑。

    长公主起身才是一看就是一惊,而在侧良娣此时若有所思,只碍于后宫不得干政,一言不发,在长公主面前谨小慎微。

    见太子不懂,裴子云淡淡的说着:“元宵节,璐王必是在皇上跟前,我杀了这样多黑衣卫,就派人用着他们的制服,把这条子送几个给京城诸军大将,看有人几人响应,要是太子和长公主在璐王处有人,这时派出更是完美!”

    “调军?想必这些大将都不会做这种犯大忌讳的事。”太子神色凝重说着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直接调动军伍,这太明显了,但调府里家兵亲兵呢?令喻也就是这意思,这就可能有人响应,亲疏之别,立刻分辨,这京军中璐王潜蛇,就可立刻引出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趁这元宵节,就是使众将一时间找不到璐王,在这关键时,有人会迟疑,有人会退缩,但只要一二个人奉命,就形成了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什么心态响应,是为了殿下安全计,又或璐王党羽,太子受刺,朝廷大将只凭璐王一纸条就响应出兵,这意味着什么呢?”裴子云淡淡的说着,举笔画着。

    “事情到这地步,不管纸条是真是假,不管是谁指使,单这个带兵响应就已是最严重的事,更将着璐王潜在势力尽数暴露。”长公主已经明白过来,惊悸的看了一眼裴子云:“哪怕是璐王无罪,单有这个影响,皇兄就容不得,百官更容不得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笑了笑,没有立刻说话,其实这计是跟某个皇帝学着,某皇帝猜忌太子,就自己伪造了太子手喻给兵将,结果兵将奉命,然后再抓个正着,悍然以此理由废了太子。

    皇帝要玩这手,更是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不过皇上震惊之余,未必会完全相信,我相信璐王不会一棍子被打死,可这事哪怕是外人伪造,大将只凭璐王一张二指宽的纸条就响应,皇上也会震怖,百官更会震怖,这一发力,就不单是皇上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璐王,至少得削掉亲王变成郡王吧,至少得闭门思过一段时间吧?”

    “几个响应的大将,至少得丢官甚至赐死吧?”裴子云在众目睽睽注视下缓缓踱着:“我这计引蛇出洞,并不矫情,有些阴损,可大家只要平心一想,自然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脓不能烂在里面,要挤出来,现在不挤,一旦关键时,璐王振臂一呼,大将率兵十万响应,立时就是萧墙祸起,哪怕太子奉着继位遗诏,又怎么样呢?数千兵涌入皇城,什么都一塌糊涂,恐怕不但是太子,连皇上都难善终,再不好,更是天下大乱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脓挤出来了,别的不说,璐王在京军里的根基就拔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要是没有和璐王勾结,这纸条递上去,就算是为了自保不向太子和皇上告密,也断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响应因此不会冤枉了人,杀错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凡是奉命的被处理掉了,就算还有璐王的人没有挤出脓来,可关键时不奉命不响应,璐王还能信任他们么?而他们还能觉得璐王信任他们么?”

    “是,我们知道这纸条是假,可他们当时不知道,这个反应就是他们真实反应了,璐王思之不心寒,他们思之不有愧?”

    “两两相疑,璐王再难掌控京军了。”

    “圣人之道,问行不问心,璐王既没有为祸之能,那就是太子的好兄弟,皇上的好儿子,这就是太子一片诚恳保全之心。”

    “此心堂皇,对的起皇天,也对的起社稷,对的起祖宗。”

    听着裴子云而言,句句鞭辟入里,太子不由目瞪口呆,就见着裴子云口中说着,手中画着,一幅猛虎下山图已完成,这只猛虎带着杀气自山下而下,有着择人欲噬的睛红大眼。

    太子醒悟,转了几圈,说:“妙!这画真画出了精髓,猛虎出山,必有人亡,引蛇出洞,更是妙哉。”

    一面说着,一面点首,最后手握成拳,脸上带着激动红润,锤在了手上:“好,就这样办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事成,孤必封你为真君!”太子大声说着,听着这话,长公主突闪过一丝忧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