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三十五章 堆雪人
    雪在飘落,久久没有人回应,中年人敛了笑,一挥手:“杀进去!”

    数十黑衣人呐喊一声,向着殿内杀进去,但才杀进去,就感觉不对,因根本没有遇到阻挡。

    “射!”一声嘶叫,陡划破了宁静,只见这些侍卫不知道何时,都手持着弩弓,还是最先进的五连发军用弩弓。

    随着命令,紧接着就是尖锐的呼啸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七八个黑衣人惨叫扑滚在地,身上溅出血雾,滚倒地上惨叫,痛苦让他们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“再射!”

    就算人群有在准备,可根本无济于事,咻咻声掠过,霎时溅起一片血花,瞬间充满了箭刺入人体的闷声。

    “有埋伏!”直到第二箭雨,才有人使出全部的力气发出警告声。

    “三射!”

    “噗噗噗”渗人声不断,接着就是撕心裂肺的惨叫,这种距离,除非穿了甲,要不连裴子云都抵抗不住。

    “四射、五射、丢弩、拔刀!”

    五射完,殿内殿前台阶上密密麻麻全是尸体和伤员,这种军弩,在十步内可穿甲,三十步内贯木三寸,而整个院子狭小,才三十步,故中了箭,身上就立刻是一个巨大血洞,鲜血飙溅,顺着透出的箭尖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有几个直接刺入内脏,痛得叫不出来,只身体拼命在地上抽搐。

    院内一静,只转眼之间,黑衣人就有二十多人伤亡,只剩下十几个人,在这种可怕的情况下,突中年人高喊:“列阵,冲锋,有我无敌!”

    “有我无敌!”中年人的吼叫唤醒了黑衣人,在荣誉和长久军事训练下,剩余的黑衣人,在瞬间结成了阵列,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风体云身!”就在这时,剑光扑入,一个黑衣人才提起刀,就闷叫一声跌下,内脏与鲜血挤出。

    “杀!”周围的黑衣人厉叫,不顾自己人一起砍下。

    “铮铮铮!”剑刀相撞,人一引,三个黑衣人跌了出去,鲜血飞溅。

    虽只杀了四个,但黑衣人的阵列已破坏,侍卫乘机齐上,顿时黑衣人惨叫,就有数人砍倒在地。

    余下的几人终于大骇,向后退去,率领黑衣人中年人武功极好,转身就逃,这时一个人影杀上。

    中年人瞬间毛骨悚然,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,刀光才发了一半,一道人影流光一样流泻贴身。

    一掌击中,背心挨了沉重的一击,呃了一声跪在地上,中年人眼神凶狠,呐喊一声,持刀再杀。

    “噗”裴子云剑光一点,刀才刺出一半,手一疼,只见血光一溅,一根手筋挑断,顿时长声惨叫,刀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裴子云上前逼问,一个躺在地上的黑衣人,突拼起最后力气:“黑衣羽林、有我无敌。”

    刀带风雷,拼死一搏,还没有近身,剑光拂过,扑上来黑衣人,脖子喷出数尺的鲜血,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谁派你来?”裴子云剑尖转向问着,中年人惨笑一声:“兄弟们都战死了,我岂能偷生?”

    说着对着剑一撞,“噗”的一声,剑尖在前脑刺入,在脑后透出,眼神还带着一些不甘和决然。

    道观中带着一股浓烈血腥,地面被血染红,尸体在雪天蒸着热气,裴子云面无表情:“这些都是死士,一个不留,收拾干净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两个侍卫应着转身,踩在雪上,清理着,只听噗噗声不绝,每个尸体都刺上几刀。

    偶有没有死透的,发出了短暂惨叫,变成了寂静。

    “敌之英雄,我之贼寇,我之英雄,敌之贼寇。”

    说实际这些人以军人的标准来说,非常不错,裴子云怅怅的看着,命着:“我们回去,太子在等着我们!”

    太子府

    原青色琉璃瓦的太子府,今日变得银装素裹,但路面扫过了一次,只有薄薄一层,余下的积雪都拥堆在角落或墙根,沿道立着亲兵,门口侍卫更是身着铁甲,铁甲下穿着着厚厚的棉袄,还冻的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雪踩着上去嘎嘎作响,一个穿锦缎罗衫管家,戴着貂皮帽子,手上几个玉扳指,身上鼓鼓,似乎穿了棉袄,带着一些傲气,抵达门口,正迈步要出去,一个侍卫拦住:“李管事,今日太子府戒严,许进不许出,还请回去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管事瞬间勃然大怒:“你可知道我是谁?我奉太子妃命令采买用品,你们怎敢拦我?”

    管事骂着取出太子妃令牌训斥:“太子妃令在此,都给我滚开。”

    侍卫面面相觑,面露难色,到底不敢硬拦,就在这时,突一个声音冷笑:“采买用品?是闻到了味道逃吧?”

    李管事又惊又怒,回过首看去,见裴子云领着一个姑娘入内,口中还说着:“太子已授权,把这人拿下!”

    “不,你怎可抓我,我是娘娘的人。”管事大声的喊着。

    “拿下!”

    管家还要挣扎,跟着厮杀过的一个侍卫神色冰冷,一记耳光就打了上去,只听”啪“一声,牙血就喷出,他摔倒在地,睁大眼睛,满脸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衣服也松了,一些银票洒落在地上,管家脸上都是血,挣扎去捡银票。

    “绑上。”两侍卫扑上去将人狠狠绑上,裴子云抽出银票看看,有十两一张,也有五十两一张,最多的是百两一张见票即付的最高额银票。

    点了点,裴子云冷笑:“七千三百两,太子一年不过二万两,你有什么能耐,身家七千三百两?”

    “你平时挖了太子多少墙角,又得了外人多少卖主钱?”

    “拿下,先关押起来!”裴子云领着女史入得太子书房。

    此时下着雪,太子书房内几个兽炉点着,暖洋洋,太子却坐立不安,身着常服,时不时用朱笔在纸上勾勒,又随手涂掉了,这时一个太监声音禀告:“太子,真人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脸上不由一喜:“快,请着进来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入内行礼,太子脸上带着一些红润:“别行礼了,坐,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太子,这次引到了四十三人,只是都是死士,拼死不降,已尽数伏诛,没有留下一个活口。”裴子云欠身说着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极难培养,现在死了,想必我兄弟也要心疼许久了。”太子欣喜说着,接下来又问:“内奸呢?查清楚没有?我要都揪出,千刀万剐才解我之恨。”

    太子说到这里,脸上带着一些铁青,是恨极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,汇集了册子,女史已将名单收录,确认无误。”裴子云说,话音刚落,女史就将着名册递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太子拿名册一看,一时间整个人有些晕眩,李管事在内,还有几个都是太子妃调出去的人,更有个是太子妃身侧亲密的人。

    “太子,我们回来时,李管事想要取着金银出逃,被侍卫拦下。”裴子云献了上银票:“当场搜出七千三百两!”

    “不仅仅这样,根据我们调查,李管事在外面还买了三顷地,京城郊区地贵,折银三千两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还有着几处店铺,这时间尚短,就不能一一细查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接了,只一点,就脸色更是铁青,皱着眉喝了一口茶,定着神,似乎想心平气和,可是额上青筋绷胀,腮上肌肉时而抽搐一下,终忍耐不住,“啪”一下拍在桌上:“拉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饶命啊,太子饶命啊,冤枉,他们联手冤枉我。”李管事才一进门就连连磕首。

    “冤枉?这样多银子,这样多地契,这样多店铺,也是人家冤枉你?”太子厌恶的一挥手,只见一个侍卫端上一个盘子,盘子内装着地契店契。

    “太子饶命,太子饶命,都是太子妃指使小人啊。”李管事见着太子脸色,就大声说着。

    “太子妃?”听着这话,太子身子都颤抖,脸色涨红,一脸不敢置信,自良娣入府,自己多有宠爱,太子妃处很少去了,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“太子,别听这人挑拨,这种为钱卖主的人岂可相信。”裴子云冷冷看了一眼,冰冷冷说着:“为了避免再口出污蔑不道之词,还是尽快处置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太子渐渐领悟,回转颜色,太子妃哪怕有嫌疑,现在也万万查不得,要不就是大炸弹太子连太子妃都离心离德,又怎堪为万乘之君?

    这样想着,太子就变了颜色,看向李管事,“咣”的一声击案而起,五官狰狞:“你卖主求荣不说,还敢在这时挑拨孤和太子妃,真是活到头了来人,行家法!”

    太子这一命令,一时间杀气腾腾,随喊声,十几个侍卫蜂拥而出,片刻将一行人押到了雪地上。

    “打!”

    侍卫立刻执行,板子重重打了下去,转眼一些人血肉模糊,到处是呻吟,不过十几下,有人就昏死过去,但侍卫还在继续,见这情景,太子府大部分下人,看着行刑,见惨叫一声声变小,都带着惊恐,个个颤抖。

    余下几个重要的人,其中就有李管事,更是绑结实了,然后就按住,向着他们堆雪人。

    雪不断覆盖上去,掩住了面孔,初还在挣扎,后来就不动了,变成了一个个真正的雪人。

    整个场上鸦雀无声,人人都身颤股栗,面无人色。

    “就堆着当雪人,等春了解冻再拉出去喂狗!”太子一腔愤怒转化成怨毒,冷冷的说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