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三十四章 设伏
    太子府·养心院

    数个侍卫站立,这时门口处一身肉嘟嘟,有些发胖厨师领一个有点干瘦的仆人挑着担子而来,把食盒送到院前。

    厨师跟侍卫都有点关系,带班侍卫正好认识,带着谄媚:“陈爷,院里饭菜都好了,麻烦您通知一下养心院的人出来拿。”

    说着打开食盒,炒绿豆芽、宫爆腰花鸡丁、鱿鱼丝等几个菜。

    带班陈侍卫虎目燕颔,双目精光,颊上一道刀疤,显是上过阵挑选出来,木着脸上前用银针检查,才说:“食盒放这里,你可以回去了,我会通知内院。”

    厨师听了,嬉皮笑脸上去小声问:“陈哥,里面什么情况?

    带班侍卫扫了一眼面前厨师:“李八,好好当你的厨子,你厨子关心什么?去,好好做你的菜,就是报了恩,别多想。”

    带班侍卫训斥,厨师连忙应着:“是是,只是这些日子流言甚多,让人觉得心慌,关心一下。”

    带班侍卫沉下脸:“不该你打听,你就不要打听,要不小命可活不长。”

    厨师听侍卫训斥,才领着挑夫转身,就在这时,门打开。

    侍卫都是行礼,厨师和仆人连忙都跪下,只见良娣出门,厨师抬首偷瞄了一眼良娣,见忧色浓郁,连忙低下首。

    待得良娣远了,厨师和挑夫起身,挑着空担回去,沿着石子路径行着,四周鸦雀无声,挑夫就笑着小声跟着厨师说:“李爷,你说皇孙是不是风寒,风寒,怎还封了院子,要我们来送饭,不许随便进出?该不会是皇孙染了天花?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知道,走了,我挨了训,你要是再烦我,我就让你去将明天用的柴火全部劈好。”厨师这时反心事重重:“你该干嘛干嘛去,这也是你能打听?”

    说着,脚下已加快步子,沿一带卵石小径,也不循正道,径穿了回去:“你先挑回去,我有点事要忙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挑夫应着,向着厨房回去。

    殿内,太子正批阅文章,只听太监喊:“良娣到。”

    良娣似乎来的急,一路都没有撑伞,待到殿下,身上已带了点薄雪,侍女早已看见,略一行礼就赶去伺候。

    殿中几缕袅袅檀香,太子一怔,定了定神,透出一口气,仰着脸片刻,让良娣在自己身侧坐了,温语轻言:“太医不是说只是偶感风寒,你担心什么呢?放宽心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良娣听了,说着:“殿下,我儿没事,只是我娘却受了惊,加上搬到这京城有点水土不服,病倒了,我想回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良娣说说到情动,心里一阵悲酸,泪已涌眶而出,哽咽着取一个折子递上,一个太监接过折子,递上。

    太子翻着折子,看了一会,不知道哪条触动情肠,心一酸,眼圈也红了,说:“良娣,你想要回去省亲一日,我准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太子。”良娣说着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稍过一阵,良娣就出行,数辆牛车一同出门,有侍卫护卫,小半个时辰就赶到了成府,只见成府原是买的府邸,现在改建了,显的更宏伟些,这时成家得了通知,成侍郎和夫人领着数十人出门而来,迎接良娣。

    牛车远远有着两人跟随。

    见着良娣入了府,两人又行了五十米,一座酒肆高高矗立,两人上阶,跑堂已迎了出来,楼下坐着几十个人,三五成群,热闹不堪。

    两人又上了去,拾级登楼,地板锃明净,一人取了五两银子一丢,说着:“菜随意,上点好酒。”

    伙计上完了菜,这时一个中年男子推开门进来,穿着不贵不贱,脚下穿着千层布鞋,浓浓八字髭须。

    两人都站了起来,这中年男子问着:“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太子府看的很严,养心院根本进不去,吃食都是挑食盒,还不许外人进出,不过府里称皇孙只是偶感风寒。”

    “太医也是这说法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听了格格一笑,说:“偶感风寒是这样的规矩?”

    “成夫人也巧了,昨天还探望,今天就生病了,让良娣省亲,这正是欲盖弥彰,你们盯紧点,有任何出来的牛车都跟上。”

    说着中年男子下楼去,留下两人在楼上用着饭菜。

    成侍郎府·后门

    半个时辰,一辆牛车而去。

    数人守在远处,远远见着有人出门就要追上,中年人伸出了手,压住:“先不要急,不对。”

    正要追上去的暗间都安静下来,继续守候,又半个时辰,牛车出去,远远看去,一个面纱女人在里面。

    看到这情况,中年男子冷笑:“终等到了,金蝉脱壳的计谋差点就要把我们骗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看这附近的牛车,你看这车夫,普通人能有着侍卫伪装?”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们现在?”一人就问着。

    “跟上。”中年男子令着,又跟一人密语几句,这人连忙回去。

    这时天冷极了,雪下过就冻,堆积在街上,太阳出来只化一会,冻成深凸凹不平的冰路,上面印满脚印和蹄印,行起来难极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艰难跋涉,远远看,果见去向是郊区的平花观,里面是痘神娘娘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扫看了下,见一座石桥贯穿,平花观平时没有人去,孤零零立着,道观紧闭,一片死寂,只有几个侍卫守在门口。

    道观

    痘神娘娘有人得了痘才去拜,平时都怕惹到病气不敢去,所以道观里没有人,院里几株老柏乌沉沉,裴子云进了大殿,燃了香插进炉里,一颌首,看了一眼外面的侍卫,却对蒙着面纱的女子说着:“女史,到这步,算是功德圆满了。”

    女史才露了笑容,去掉了面纱,揩着细汗,说:“我还怕引不来人,坏了娘娘和太子的事,背都湿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引不来,也坏不了事。”裴子云淡淡的说着:“这一开始就是一个局,取名引蛇出洞。”

    “皇孙的确只是偶感风寒,太医说的也是对的,并无大碍,甚至今天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但只要良娣显出忧色,并且禁止养心院出入,有些人就联想翩翩了。”

    “每个泄露的步骤,都知会记录当时在场的人,并且给予观察。”

    “一次也许是巧合,有的是好奇,有的是恰有事出去,但几个步骤一连贯,次次都好奇,次次都打听,次次都出门有事,就自是奸细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几次都碰巧就是霉运到顶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可疑人情形已一一盘查,太子自会一网打尽!”裴子云加重语气,冷冷说着:“把内奸全部清扫干净,太子才能安稳,要不再来个白风观上香或香囊藏药事件,太子就说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等着,只是收网,璐王的人也不是芝麻到处都是。”裴子云透一口气,冷冷的说着:“也就是几百人,最多千把人。”

    “成系统的探子和刺客更少,你是伪装成良娣娘娘,虽时间非常仓促,但来进攻的人必是精锐,我帮太子把他们全部杀了,就削弱了璐王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说起来了璐王毫无顾忌,而女史连回都不敢回,只是舔嘴唇,就在这时,突前面一阵喊杀声,一个道观的道人,就是惊恐入内:“贵人不好了,外面有着贼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数十人穿着黑衣的贼人!”

    说着,就想靠近,裴子云喝着:“站住!”

    喝声中,这道人突手一挥,三道针影一闪即逝,随后拔出了匕首,裴子云冷笑一声,把烛台一伸,三枚针没入灯座。

    道人才刺上去,伸手尺余,裴子云瞬间抓住了这道人的肩,只是一扣,肩骨传出骨折声,碎成了骨片。

    “饶……我……”这道人吓的魂飞魄散,却左手又一拔一刺,裴子云对着此人的脑门只是一拍。

    “噗”脑门看上去完好无损,呆立着几秒时间,七窍流出了血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阴劲对武人来说或要化许多时间修炼,属秘籍的一种,但是对道人来说,只是奠基七八重刚柔的事。

    杀了这道人,裴子云冷笑:“平花观是我引蛇出洞的预订的埋伏地点,有什么人都清楚,你一个时辰才来的道人,还敢装着靠近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有人高喊:“杀,杀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谁杀了里面的女人,立刻提拔三级!”

    瞬间传来了呐喊声和杀声,此起彼伏,炸成一片。

    女史想了想,还是蒙上了面纱,拉着裙角出去,只一见,就见着果有数十个黑衣人杀了进来,他们出手极凶狠犀利,配合默契,侍卫连连抵抗,都抵抗不住,迅速退到了大殿内去。

    女史一惊,也退到了里面。

    虽身影只闪了一闪,但对外面的黑衣人来说,却仿佛看见了金山一样,领队的中年人不由哈哈大笑,似乎看见了锦绣的前途。

    笑完,他喝着:“良娣娘娘,你逃不出去了,只要乖乖出来,我岂敢伤害?”

    “为了肚子里的龙孙,你下令放弃抵抗吧!”

    这当然是谎言,这些侍卫要硬攻下,也伤亡不小,故中年人这样高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