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三十二章 太子之德
    裴府

    这几天连绵的雪,在院里就见白茫茫一片,不过经过了数日,整个院子打扫的干净,墙上裱了桑皮纸,显的清雅。

    门开了,裴子云迎了出来,见任炜让人赶着车回来,说:“公子,我买了几条鱼,二十几斤肉,准备炸些猪油,还买了些腊肉、精肉、排骨、牛肉……蔬菜就只有白菜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笑着:“任兄,你何必这样,叫人去买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处理了船上的货物,托公子的福,卖的快,基本卖完了,赚了二千九百八十两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没有事,我就备些新年货!”任炜说到“新年货”三字,乍想起家里的妻子儿女,心里一疼,忙又笑的说着:“买多了,现在天冷又不坏。”

    白三厨提出一坛酒,筛着在火上炖,说着:“厅内火锅,已经备了,请入座。”

    进去一看,果里面木炭劈啪响,火锅汤沸腾,用的是鸡皮酸笋汤,已浸上了肚片,牛肉、丸子……香气四溢。

    就在几人坐下时,一辆牛车停在门外,这牛车华贵,帘是绸布带花纹,一个嬷嬷下来敲门。

    “这时还有谁来?”裴子云一怔,任炜就说: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当下出去把门打开,见着这气派就一怔,嬷嬷行礼:“我家主人想要请着裴解元去一聚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主人是?”任炜问着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嬷嬷说:“是长公主殿下。”

    任炜只觉得一惊,匆匆入内报告,裴子云丢了筷子一叹:“这安心的酒菜又吃不成了,得,你们一起用吧,我出去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,换了衣,腰挂着一根萧,银白镶玉腰带出去,嬷嬷见了眼一亮,连忙迎了上去:“裴解元,长公主有请,有急事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心里有数,随着上车,牛车内摆着一个香炉,香炉檀香点着,一些香烟飘起。

    坐垫柔软,嬷嬷在侧恭候听从差遣,车夫拿着鞭子甩在空中,牛车就向前行驶而去。

    长公主府

    牛车停下,裴子云下车,嬷嬷在前引着:“解元公,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一路向前,周围侍卫和丫鬟见着都行礼,一路抵达一处偏殿,才进入就闻着一股淡淡的清香,裴子云目光略微一扫,偏殿中四周点着火炉,长公主坐着,似乎在沉思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。”裴子云一躬。

    长公主摆了摆手,说:“坐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上前坐在一侧,就见着长公主沉吟下,说着:“你可知,我召你来,所为了何事?”

    裴子云一怔:“想必是为了锦嫔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,锦嫔之事,太子进了宫,又有人告密,说是香囊里放入药丸,陛下当场命人搜着,却没有搜着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免冠谢罪,当场涕泪而下,说自己进宫都有记录,锦嫔出行也有范畴,请皇上调查清楚,还个清白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震怒,当场杖死告密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回府,派人一一盘查伺候的人,谁把药丸偷偷放入香囊,太子府内,已风声鹤唳。”长公主这样说着,怅怅叹了声。

    太子身侧混入了这样暗间实在令人震怖,要是换成毒药,又或者刺杀呢?

    清查身侧也是应当。

    裴子云听了,若有所悟。

    长公主色扫了一眼,问:“你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裴子云站了起来,踱了几步,先问着:“长公主原本不直接介入璐王和太子之争,怎么今天就不一样了?”

    “哼,我不相信你不知道,既出了内奸,我自也泄了底,哪能再左右逢源?”长公主说话坦率,白了一眼:“你有什么想法,直接说吧!”

    裴子云脸上毫无表情:“看这情况,圣心怕是二可之间,看来以前璐王积累下来的情分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告密太子与锦嫔有染,真的爱护太子,区区一个嫔,何因此而伤国储?立刻就找理由毙了小人,甚至锦嫔,就什么都没有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请太子自辩,就是存了某种拂拭之心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赤裸,长公主不由脸色一沉,见裴子云又徐徐说:“皇上搜不出药丸,就打死小人,只能说是中规中矩。”

    “呼,你这样一说,我心中明亮了许多!”长公主将书卷轻轻放在了一侧,拂了青丝到耳根。

    “我们必须去掉陛下迟疑,不然恐怕久则生变。”裴子云敛去笑容。

    “哦?我们如何去做。”长公主蹙眉问着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,太子是储君,储君最要紧的是水德上善若水,善利万物而不争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争并不是说真不争,而是太子已具有天下仅次于皇帝的名分和地位,再争,岂不是与皇上争?”

    “许多事璐王可以干,太子却不可以干。”

    “故万言万当,不如一默!”

    “但是有些事,却不得不争,故太子就必须在可争之处把握那就是争个人和家庭之德。”

    “个人和家庭之德?”

    裴子云点首:“是,太子可上表,说此事虽是小人污蔑,但也是自己读书不多不修德所至,恳求皇上更赐名臣名师教导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教导,读书笔记就是太子之德也,可择些进呈御览。”

    见长公主不解,裴子云一笑:“太子是储君,储就是储备的意思,那太子读书就是修身养性,就是增益学问,就合乎这储字。”

    “读书写诗作诗,最忌讳激昂慷慨之志,这犯了圣忌,太子心有大志、胸有良谋,皇上岂能不生疑惧?”

    “故不急不徐,深入浅出,写些读书笔记心得上贡,认认真真,怕是圣上看了,自会油然生出喜悦。”

    “而群臣见此,岂有不赞叹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不争之争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一怔,越是咀嚼,越觉得这段话深不可测,太子要读书,要学习,要养德,天下人包括皇帝都无法说不对。

    请名臣名师教导,那就和太子有着师生名义多少人想当帝师?

    而当了帝师,就自然和太子是一个阵营的人,祸福同戚,而能当帝师的差不多都是朝内重臣,甚至一派系之主,这些绑到了太子身上,不动声色之间,就增了不少助力!

    当下惊异瞥了裴子云一眼,此人真是深不可测,紧接思虑片刻:“个人之德,我明了,这家德恰有一个,良娣又有孕了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一怔,看着长公主问:“良娣又有孕了?”

    长公主说:“是,有三个月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又问:“这消息几人知道?”

    长公主听他连连追问这个,原本有丝不快,听到这里,顿时发觉不对,答:“怕是有些人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难怪了,这良娣有孕消息,怕已传出去了,这可是对太子大大利好,若再诞下一子,太子之位就更稳固了,再要在子嗣打击,就绝无可能了。”裴子云淡淡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璐王知晓这事,才狗急跳墙动手了?”长公主微微的眯了一下眼,带着一些寒意问。

    “料想是这样!”裴子云说着,沉思着:“皇上知道不知道?如果不知道,我们是可以让太医将消息通知皇上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正要说话,这时只听着敲门,一个嬷嬷说:“长公主,秦百户有事要禀告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一怔,说:“宣秦百户进来。”

    稍晚,一个百户匆匆入内,此时入内只扫了一眼裴子云,上前禀告:“长公主,微臣暗中打探消息,民间又有谣言,说太子污秽后宫,有着不少人宣传,已谣言漫天飞,不堪入耳。”

    听到面前百户的禀告,长公主大怒,狠狠拿起摆着茶杯摔在了地上,茶水四溅,紧接就骂:“无耻,这种阴招烂招都用上了,真是无耻之极!”

    长公主气的胸口发闷,裴子云看过去,能感觉到长公主的心情,两个侄子相杀相争,用最恶毒的方式,让人有些怜悯。

    “你先下去。”长公主平静了下,这侍卫应声退了出去,长公主起身,收着一本书,说道:“你陪我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行在走廊,看着雪花不断飘了下去,长公主说:“我明白了,良娣又有孕,他是呆不住了才出这罩,不过这一下很恶毒,这种谣言最吸引民间,禁无可禁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笑着:“此举一看就是璐王在污蔑,你说皇上和群臣怎么样想?”

    “而太子上表读书,静以修德,你说太子和群臣怎么样想?”

    “这高下一看就知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仅仅是这样,并不足以反击,过些时日又是灯宵了吧,听闻去年就由太子代皇上向民众谢礼,今年太子要不要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策,叫引蛇出洞。”裴子云贴近了长公主小声说着几句,能闻着长公主身上的清香。

    长公主眼睛一亮,说着:“好,好策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处有琴声,是小郡主,琴声中带着一些悲伤。

    长公主本有些话要说,这时改变了主意,看着裴子云:“你带了萧,我这女儿琴声,你可有着法子让其开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说着,神色中带着一些疲倦,人人都道皇族生活美好,可又怎知晓这步步惊心呢?

    “尊命。”裴子云说,取萧吹奏了起来。

    琴声原带着一种哀鸣,宛是孤雁,似乎天地间只有自己孤零零一人,这时突加入了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低沉浑厚的萧声打破了这一种孤独,听见箫声,琴声突欢快了起来,似乎找到了陪伴自己的人,带一种述说,似是相思。

    萧琴之音许久才息,吹奏完毕,裴子云身一躬:“那微臣就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渐行渐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