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上京
    裴子云带一些惆怅看叶苏儿远远离去,直到牛车再也见不到了,这伸指一点,眼前出现一梅,并迅速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数据在眼前出现。

    “任务:解除师门危机,受封成真人(完成)”

    这时不是细细探索之时,裴子云返身回上,这时恰上面准备完成,就请着太监入了一厅。

    和大部分人想的不一样,失了天使的职位,这太监不过是八品,此世道观虽不禁荤腥,但终清淡些,这宴大家用的很舒服,不是筵席,按照礼节单桌,每人面前八道菜,一个酒壶自斟。

    用完了又端上水果,裴子云命人撤席,众人散去,又到了侧厅给太监奉茶,这太监就说着:“其实咱家是太子府的人,太子上次收到你的赠礼很高兴,有事请您上京一次,故这次旨意,就由我来办理。”

    “公公,太子有着何事?”裴子云问着,难怪只有最基本的卤簿仪仗。

    太监笑了起来:“真人,咱家也不知道太子心意,你去了便知晓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一迟疑,说实际,现在他已经不想再搅入太子和璐王的倾轧中,才高祸也深,功高祸也深,哪个都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谁爱去谁去!

    自己不是官场的人,立再大功劳难道还能封赏?无非是赏点钱,可要是钱,自己手中二万两还有一万七千两!

    再说,就在上次京城里就想过,前朝还一笔沉金,这虽有着风声,但大部分人都认为是谣传。

    直到十年后,才寻到了这处,掘出前朝玉玺、金册、银锭、金条。

    这事轰传天下,哪怕原主被囚禁,也禁不住下面狱卒说的口水直喷,而且这种事和道门无关,也无需避讳,故原主记忆都很清晰——“其聚金银,以千人运之,与岛沉之,杀水手于上。”

    就是把沉在一岛附近,这岛就是石鼓岛。

    价值多少原主只能听谣言,但至少不会少于30万两黄金,要是那些白痴,自会掘出来献给太子——可在裴子云看来这就是寻死。

    正这样想着,突眼前出现一梅,并迅速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数据在眼前出现。

    “任务:辅助太子,打击圣狱门”

    “这系统只要是打击圣狱门的事都很敏锐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就算辅助,也不会这样找死,那是原主才办的事。”裴子云暗暗鄙视,立刻收了迟疑,换了正容:“太子这样说,我岂能推辞,不过你是钦差,我和你一起行路不适宜,这样吧,过几日我就上京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,太监立刻就神色松弛,带上笑容:“有真人这话,咱家就能向太子交代了。”

    祈玄山

    山下道观数队武士巡逻。

    才下过雨不久,祈玄山上云雾环绕,一些神秘气息在弥漫,这时,突响起了奏乐,烟花在天空炸裂,带一些喜庆。

    钟连响十声,山下的小镇早已是繁荣,人群来来往往,许多道人都买着礼物,紧接着又是匆匆而上。

    偏远一处道观侧殿,殿内很是阴暗,唯一可见是船锚神像前两点香,风将窗纸吹得时鼓时凹,很远处传来钟声,瞎道人本在打坐,突然一怔,倾耳听着,连着十声。

    “连续十声,看来此子终成就阴神第十重,广告道门。”

    瞎道人睁开了眼站了起来,喃喃:“虽天机突变,不过谢成东总算成了阴神十重,想必权利大增,今日必来寻自己问计,须现在就有准备。”

    数日

    谢成东身着金丝绣纹道袍,道观周围武士见着都行礼:“公子!”

    谢成东的身后跟着一个小道童,小道童手里提一个素盒,素盒上面带着一些符文在其上,盒子时不时就动上一动,似乎里面有着活物。

    才到道观,谢成东就觉得有些阴暗气息涌了上来,凝神看去,是丝丝灰黑气,只是才是靠近,就被身上法力击散。

    谢成东不由叹了一声,越是往内,越觉得压抑,带着让人不舒服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劫气和孽气这样重了?”谢成东想着,光在打开门射入了里面,也难以驱散阴暗,随着晋升阴神十重,这感觉变得更明显,甚至让十重圆满的阴神,都不由产生恐惧厌恶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是为了大业的必要牺牲。”谢成东向里去,脸上带着一些沉重。

    入内,就见着瞎道人坐在蒲团上,正念着一些咒语,随着咒语,房间内带起了某些波澜。

    谢成东在瞎道人面前坐下,小道童将盒子递上就立刻退去。

    瞎道人停下声音,沙哑说着:“公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了。”谢成东应着,房间内变得沉默。

    沉默移时,谢成东才将着素盒递着上去:“这是门中赐下的灵药,是可以补足寿元。”

    瞎道人沉默一会,说:“我虽肉眼看不见,但公子周身白光圆满,想必是阴神十重,只差一丝成就地仙了吧。”

    谢成东叹了一声,说:“当年若不是我父和您,想必我也不会有着今天成就,这是你的功劳,这灵药你尽管收着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瞎道人沉默,叹了一声:“当年我被仇敌追杀,幸遇见了你父,得以收留医治,又为我报仇,此恩难忘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父子都有天命,不然也难以逆天改命。”瞎道人笑了起来:“只是上天假我之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虽是这样,但大恩难忘。”谢成东叹了一声,站了起来踱步,似是不胜感慨:“越进益,越明白这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30岁前不过是普通弟子,得了您的帮助,在30岁上限时,由普通弟子成为嫡传弟子,以后又当到了长老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得了庇荫,从小就受到培养,得了你的帮助,一路突飞猛进,很快成为师门中的顶尖,到现在几乎到了地仙,和我同年之人,多少连天门都破不开,只得一生无望。”

    谢成东转回了身,目光炯炯:“我和我父,或有天命,但不应这样勃发,我父二次破格,我又一次改命,这全是现实之功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我现在在祈玄门已到了顶,现实,你说我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房间内船锚前,两根香渐渐燃下,散发着一些幽香。

    听着谢成东说的话,瞎道人带着一些感慨,咳嗽了两声,取巾擦了,才开口:“我虽不能再看天机,但皇帝寿命几乎天定,只有减少,没有增加,按照这个,皇帝最多还有二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莫非还有变机在其中?”谢成东目露神光盯着瞎道人问。

    “对,变机就在其中,要是以前天机,太子无子,璐王登基是很明显的事,现在看来,是两蛟相斗了。”

    “十重大圆满虽是难得,历代也不少,但公子可知道为什么不成地仙?”

    “无它,祈玄门虽有一处洞天,名额远胜福地,但已经有一位地仙坐镇,门内已经没有给第二位地仙的资源了。”

    “阴神成就,基本上不增长寿命,有的甚至由于消耗太大而早死。”

    “成了地仙,却有二三百寿。”

    “祈玄门那位正常的话,还有七八十年寿命吧?公子却等不到他陨落归位洞天,空出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故这十重圆满到地仙的关卡,怕要入得世上,辅助争龙,以求突破了。”瞎道人言语中没有着波澜,淡淡说着。

    谢成东听了,突有些领悟,大笑:“天下来来往往,果逃不过一个争字,也逃不过一个利字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真是呕心沥血了,我受教了。”说着谢成东起身一躬,转身离去,再不回头。

    瞎道人默不出声,静静等着谢成东出去,“嘎”一声门关上,房间内也变得黯淡了起来,只能听着呼吸的声音,还有一些武士巡逻的声音。

    道观平日里连一只鸟都不会出现,这里除了谢成东,谁都不许靠近。

    许久,瞎道人才站了起来,拿桌子上茶杯狠狠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看我没有用了?”瞎道人这样说着,激烈咳嗽起来,用巾捂住,拿开一看,尽是血,不由狞笑:“可你别忘记了,你弱小时种下的种子。”

    乌头渡

    在船上,裴子云观着风景。

    船停在码头,码头出去一条街,船上可以远远看见着来来往往人群,牛车,小贩,渔夫,行人,旅客。

    任炜出现,远远就是看见了正在喝酒的裴子云,跳上了甲板,正要上前说话,只听着裴子云喃喃:“两年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任炜疑惑问:“解元公,先恭喜你率兵一举歼灭倭寇,这话本唱本都唱到我们乌头渡了——什么二年?”

    “不,没有什么,只是想着我上次到京,已经有二年了。”裴子云一笑,刚才自己在想,太祖皇帝按照历史,是在十一年十月驾崩,现在已经是第九年十一月中,连完整二年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别的情报,也可以知道,这时间太短暂,除非皇帝果断下决心处置璐王,要不这点时间,只能使太子扭转些力量差距,甚至略上风,可不足把璐王打压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太祖一死,就是图尽匕现,这接下来的路是越来越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此人可争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