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受封真人
    秋色渐浓,山中染上了不少金黄,枫树叶随霜变成鲜红,一些金黄落叶落下,铺满了地面。

    松云门山门,山下一路而上的石阶铺满枯萎树叶,清晨两个道人正沿着石阶清扫着。

    山门前青石板广场已经修复,看不见战乱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喝”

    “哈”

    这样声音是一些新入门弟子,正习练最基础拳法,除此一些道人在练剑,赵宁指挥着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“白鹤亮翅”

    场内的弟子,长剑扬起。

    “横贯云霄”

    “长虹落日”

    随着赵宁不断念出招式,弟子都出招,松云门原本道法剑法都随弟子挑选,只经过山门一战,裴子云颁布命令,改变了弟子的传承方法。

    “入门必练经伸百兽戏,健康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扎下根基都需练习基本剑法,以求保身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基础上,可选择道法或剑法深入。”

    这些道人都习练辛苦,汗水在脸颊流下来,一些剑法精深道人则个人习练,又或交流厮杀之术,及破阵、袭击、反杀、陷阱。

    虞云君在讲解道法,数个道人围在一侧听着讲说。

    太阳渐渐升起,早武课完成,淋浴更衣,进行早文课,只见道士云集于祖师殿,礼拜且诵念咒经。

    话说早晚功课这些制度,道士并不普及,各道门也不一样,但裴子云却是明白,这些都是借假修真,这真就是规矩。

    故定规矩称:“住道观,奉香火,朝拜夕礼。”

    采取统一的道服,唯外门、真传、嫡传、长老,各有区别,核定礼仪和待遇,更建立了授道堂,所有长老不再直接授徒,而是统一在授道堂中训练,待到了奠基第五重,长老可选择弟子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长老省了许多力气,又可以获得优秀的弟子,而门中也加大了同心力量。

    早课完成,赵宁和虞云君出来,边走边说,不觉已到台阶上向下看去,只见战火痕迹已全消,新建的各殿矗在天空中,虞云君见赵宁若有所思站住了脚,问:“这在想什么?想这些新建的殿室?”

    赵宁叹着:“不是,我在想,你这弟子,真是能人所不能,种种轨仪不过是原本就有,可这一组合,立刻焕然一新。”

    “朝拜夕礼且不说了,每年定二次朝仪,一次新年禳灾祈福,一次丰收祝绵国祚,仔细想想,真的极妙!”

    “按照掌门的话,禳灾祈福可变成了方圆百里的盛典观会,谁不想禳灾祈福呢?必香客如云。”

    “而丰收本是喜事,祝国祚绵长的更是画龙点睛,怕是影响大了,连官府都得参与。”

    “二者异曲同工,一者招揽信众,二者亲近龙气。”

    “短暂几年看不出效果,但时间一长,我可以说,单是这一点,我松云门必昌盛啊!”

    太阳升起,裴子云在书桌前持笔修正着典籍,而叶苏儿在对面画在梅花,两人有时相视一眼而笑,却不相互打搅。

    “既集坟典,亦聚群英。”

    说的就是收藏修正传承,裴子云得了这样多记忆,不说全盘托出,把奠基到阴神的功法全部修正下也是因当,正写完了一笔,呷一口,突觉得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在这时等到了!”

    眼前出现一梅,并迅速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数据在眼前出现。

    “阴神:第二重(完成度100%)”

    “剑法:宗师(完成度6%)”

    “道法原理:精通(6%)”

    “道术:四十三种,精通(1%)”

    “斗转星移:第三层(7%)”

    “云体风身:第一层(8%)”

    “第二重满了啊!”裴子云看了一眼叶苏儿,见她没有在意,默然良久,说:“这声望还真妙不可言,某种程度上连福地都不如,只要名满天下,就算没有福地,成就地仙或都有可能?”

    “不过能抵达,是灭倭记的传唱,这是现实篇章,使沿海许多人受益,所以才这样快。”裴子云想着:“倭寇尽灭,圣旨也快来了。”

    伸指一点,立刻转化,一种舒畅贯穿身心和阴神,顿时就晋到了:“阴神:第三重(完成度5%)”

    还没有来得及仔细看看,通讯符箓一烫,一点,一个松云门弟子人影:“掌门,朝廷使者已到五里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一喜:“我知道了,你们立刻准备,我这就下山。”

    “是,掌门。”道人都应声。

    叶苏儿也连忙站起来:“裴哥哥,这是大事,这只管去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点首出门,这迎接圣旨礼仪很复杂,不过松云门有上次迎接经验,也不必多做事宜。

    及到山门,裴子云身穿着掌门道袍迎接,过了一会,果见前面不远出现了牛车,只是卤簿仪仗出乎意料的少,前面四个带刀亲兵,后面四个,裴子云怔了一下,命:“奏乐!”

    顷刻间鼓乐大作,牛车缓缓而止,一个公公下了牛车,裴子云亲向上行礼,又引着上山去。

    幸山不高,太监打量了一番,这道观主殿、偏殿、楼亭台阁林立,走廊又很是整净,香案已摆上,当下上前站定。

    “万岁,万岁,万万岁。”裴子云率道人齐呼。

    听得这声,太监宣旨:“敕曰:裴子云器怀昭旷,艺识通敏,继位松云道,宜受礼荣,封位真人,特加道号栖宁,赠绢百段,银百两,钦此!”

    “谢恩!”圣旨才颁布,裴子云这时却和以前不同,只见着敕旨上是一道蛇形白气,突扑上缠绕一圈,紧接缓缓而内。

    “轰!”只一瞬间,裴子云整个人一震,一种和松云门、福地联系紧密的感觉袭上了心,一怔一喜,紧接又是回到了现实。

    颁旨完毕,裴子云起身接过圣旨,说:“容我更衣感谢,还请公公先入内奉茶。”

    这太监宣旨完就失了天使身份,连忙笑着:“真人只管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入内,裴子云就将三张百两银票递上:“公公,一点茶水,不成敬意。”

    “真人多礼了,咱家也不多推辞。”公公说。

    裴子云入得了房间,凝神入内,渐渐阴神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阴神看去,就见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,分成了二层。

    地下是一条白色溪流,汇聚到一处凹处,氤氲中生出一点赤气,只是看起来有些残破。

    “这是地脉之气,而福地其实就是风水里所谓的结穴之地。”

    再看上面丝丝白气涌来,汇集出赤黄,但性质似乎有些区别,不能等同,更有丝丝灰黑。

    “这是千亩良田佃户,以及声望影响等汇集,看起来,似乎已经修复了大半。”

    这时一条小小白蛇在环绕,沟通着,渐渐灰黑被驱逐在外面,丝丝上下在沟通,并且福地在丝丝修复。

    “难道,龙气还可助福地修复不成?”裴子云这样想。

    这时赵宁是端一件道服入门,说:“恭喜掌门获得真人之位,还请更衣,受群贺之礼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穿上,转身到了大厅,却看见了女郎带着叶苏儿,刚才是圣旨,她不应该在场,现在却无妨,可以观礼。

    松云门上下一齐拜下:“恭喜掌门,恭喜真人!”

    待得礼成,可以说,裴子云才真正成了掌教,女郎看着叶苏儿兴奋的神色,蓦泛上一种儿女大了的失落,脸上却淡淡,说:“恭喜真人,独加栖宁二字。”

    一般道门掌教援例真人,是不专门赐名号,有着这栖宁二个字,其实裴子云就有着独立松云门的名器。

    见裴子云谦虚,她又淡淡说着:“本来说了一月,我又多住了半月,现在看来功德圆满,有这旨意,你内外都稳了那我就告辞了?”

    “这样快?”裴子云一惊。

    “不快了,苏儿修行也到了关键时,荒废起来可不行。”女郎板着脸说着,这一月半相处,两人感情越来越深,要不是还有点自制,怕是已经出了事。

    道门不讲究处女,但保留真阴开天门可增些把握,也有利精纯,当下已经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裴子云听了,尽管早有预感,乍闻还是一沉,眼见着叶苏儿一惊失色,心里一疼,但也清楚女郎外柔内刚,决定自不容反驳。

    沉默移时,手里捏着扇坠,说:“掌教既有此决定,我怎能阻挡呢?我当送上一程。”

    女郎这才点了点首,说着:“那我先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留给点时间,迟疑了下,两人出去,今天为了迎接圣旨,山道上清扫的很干净,只是风一吹,树木上一些枯黄叶子随风掉落。

    裴子云牵着叶苏儿的手,走在山道上,时不时会有一枚叶落在了两人身上,裴子云轻轻将叶子扫掉。

    叶苏儿这时已缓了过来,说着:“裴哥哥,你辛苦了,这些日子管理门内,又要厮杀,我要尽快修行开得天门,为裴哥哥助力。”

    她说到这里,触了自己情肠,离别和委屈涌上,泪水渗了出来。

    裴子云伸出了手擦去:“我知道,你已第八重,我知道你的努力,换成别人,哪有几人有你修行的速度。”

    叶苏儿依偎着:“有,你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?”裴子云哑然失笑,自己这是典型作弊,只是这话自不能说,两人没有说话,相互依偎着,良久,叶苏儿退开一步,黯然说着:“裴哥哥,我过了一段时间,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临走前,我为你吹奏一曲吧!”裴子云说,腰间取萧。

    叶苏儿也取下了笛子,顿时萧笛合奏,先是细宛发丝,接着婉转纠缠,直往心里钻,连山门上的太监,也听呆了。

    直到一曲终了,袅袅余音已尽,一辆牛车过来,叶苏儿依依不舍,还是登上了车,渐行渐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