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二十六章 干干净净
    出门去,天色入夜,灰暗阴沉天穹下,雨点随风飘落,裴子云出门,看一眼衙门照壁外,酒楼歌肆灯光连绵。

    在寂静低声一笑:“济北侯,陈平,你们多次跟我作对,现在只是小小还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总督只需要提点半句就明白了,现在这平倭的事是大节,无论是总督、裴子云、或者蔡远振等,都需要干干净净的功勋。

    要是涉及着济北侯和扶桑,顿时就变成一团污秽,臭不可闻,别的不说,争起来就不能定性,不能定性哪来功勋升赏?

    所以把人杀了才深得官场三味。

    当然这事没有完,无论是总督上密折,还是事后收拾,有着这些事,济北侯就再难保持“清白”。

    还有陈平,要是不动还好,动了就进了染缸,不红也红了。

    裴子云出门,就见陈平而过,两人互视一眼,陈平上了马,一抖僵绳就出去,带来的亲兵跟随离去。

    裴子云回首对着等候的百户:“我还以为他敢当场擒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大笑,转身而去,见着这个,百户唇动了一下,又把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二人回转,一路上下着雨,行人稀少,百户不禁叹着:“刚才宴会热闹,现在又这样冷清,真是恍惚一梦。”

    “世人皆醉,谁能独醒?”裴子云点头笑着,这时抵达了傅府,这府现在几乎是自己家一样了。

    喝了几口醒酒茶,裴子云转脸笑:“我把金子都押回来了,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一挥手,请到了侧厅,果见箱子里一排排全部是金条,百户仔细看了看,一条都不少,躬身:“公子,我这就要运金见太子,把情况都说给太子,您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裴子云点首,想了想,说着:“久没有给长公主请安了,你代我奉上礼单,请个安吧?”

    裴子云起身至案前提起笔,略一沉吟,就挥笔写了下去,想了想,取出了一张又写着,写完笑着:“那你就去吧!”

    见着百户吆喝着人出去,裴子云收敛了笑,把几根蜡烛点着,照的明亮,一会何青青带着山寨里的老妪上来行礼。

    “最近,你们生活怎么样?”裴子云问着。

    听着裴子云问着,周围都是沉默了一会,何青青站了起来:“少主,虽现在生活不错,可与着周围之人有些格格不入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才说:“你的心情我明白,我已夺了一块岛屿,却可以搬迁过去,自成一地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何青青眼前一亮:“少主可是要自立?”

    裴子云摆了摆手,哑然一笑:“不算是自立,算是自保,世事无常,在这江平县中,实在太容易受到威胁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你们也施展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何青青,我现在任命你成流金岛主事,为我主持流金岛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少主,我必竭尽所能。”何青青连忙说着。

    “我为你准备六千白银,这些都将归你统筹,在岛上建府、家祠、道观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少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辅助何青青。”裴子云吩咐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老妪说着。

    见她开心出去,裴子云重重吐出一口气,何青青的事就算正式了结,只有独立的岛屿,才能保持特色不被同化。

    又唤过陈员,把一份手稿给他,这是一分评书,换了个笔名,吩咐:“这是灭倭记,你想办法传唱出去!”

    这是宣传自己的评书,陈员说:“是,公子。”

    又迟疑的问着:“公子不回江平县了?”

    “先不回去了,我得在松云山坐镇,这一阵是不会出门了。”裴子云深知功大祸也深,自己又得罪了不少人(陈平),心里不胜感慨。

    见着这人出去,他起了一念:“不知道京城,现在又是什么光景?”

    太子府

    一路太平,转眼大半月,深夜数辆马车直入太子府,百户入偏殿,七八个都跟随在其后抬着黄金而入。

    一个太监去了偏殿检查而出,进太子书房,书房内太子正在批阅着公文,良娣却是在一侧研墨。

    太监上前禀告:“太子,许百户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将着一份折子递上,太子将这折子拿在手里,才看了几眼,就一喜:“去偏殿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太子殿下”

    数个太监在前引路,数个侍卫入得殿内护卫左右,百户恭谨迎出,行了大礼,又引着太子,将一个箱子打开:“太子,这是献上来的黄金二千两。”

    太子近了,黄金在灯光下闪闪发亮,不由有些心动,伸出手摸在了金条上,只觉得有些冰凉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箱子,太子吩咐:“将箱子都给我打开。”

    百户把三个箱子都打开,看着箱子里的黄金,太子吸了一口气,微微望着,沉吟着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郡王岁俸银5千两,禄米5千斛,亲王岁俸银1万两,禄米1万斛,璐王一年一万两,可有十数个庄子,年入七八万两银子。

    太子领双俸,一年二万两收入,最近有不少人投靠,别的不说,单是日常开销就大了不少,可众目睽睽,哪能捞钱,这一次剿灭倭寇献上两千两黄金,就是二万两白银,可解了不少困难。

    “你去了海上,将海上的事情都说说,我这一辈子或都是见不着海了。”太子遂说着。

    听着太子的话,百户连忙说:“太子乃千金之躯,怎能亲涉这危险之地?不去好,不去好!”

    “且海上作战颠簸的很,刚上船时,微臣都根本睡不着,一天到晚晕。”百户说着,声音就有些沉重:“太子,一路微臣亲见裴解元数次死战,得以歼灭倭寇,虽时间很短,却也不是很容易。”

    太子叹了一声:“真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太子有命,微臣不辛苦。”百户说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太子笑了起来:“哈哈,就算你有武功,可晕船也是有趣,只可惜,我是不能见识到海上的风光了。”

    又取一块金砖,叹息了一声:“我算是千金之躯,可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,四处都不能伸手,动了,恐怕就有人参上一本了,现在这些黄金倒解了我的燃眉之急。”

    听着太子这样说,百户站在一侧没有说话,片刻才说着:“太子,这是此次过程和记录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太子拿过了文件看了良久,问:“他还要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太子,裴解元委托我向长公主府送一千两银子。”百户说:“还有季侍郎处三百两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还有这事?”太子踱了几步笑着:“我懂了,那你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太子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府

    夜晚带着一些宁静,一辆牛车直到长公主府,牛车停下,数个人影搬着箱子直入府内。

    长公主正在房间内,大红色纱帐高处挂着下来,将正躺着的长公主遮拦在内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数个嬷嬷守在一旁,在长公主身后有一个小丫鬟给长公主捶背,长公主随手捻起一颗葡萄,随手翻阅礼单,是裴子云求封真人之事。

    长公主这时带一些妩媚,只是百户看都不敢看,跪伏其下,只等问话。

    沉思良久,长公主问:“裴子云要求真人之位?”

    百户应着:“是,长公主殿下,这次裴解元为总督剿灭倭寇,总督大人为其求封真人,这次希望长公主您能助其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长公主哑然一笑,说:“我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长公主。”百户应道,徐徐退去。

    真君位等于伯,相当正三品,真人不过相当正七品,这事简单,不需要太子出面,长公主也不需要费多大力气。

    这时长公主突叫住:“裴子云,除了我这处,还是太子处,还送给了谁?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百户连忙停住身:“长公主殿下,还有季侍郎处三百两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一怔,总督上折请功,又有着季侍郎说话,事情其实办成了,那给自己的千两银子和给太子的金子,其实就是单纯上贡,并无所求。

    长公主徘徊了几步,叹着:“这次你为太子监督,想必是有着记录,你把一路上的事情都给我说说,本宫可以当故事消遣。”

    百户取出了一封折子:“长公主,此次剿倭寇都有着记录,您空闲时,可以看着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还有这折子?递着上来。”长公主吩咐,百户递了上去,见着无话,才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见着没有人了,长公主才取着折子,细细看了。

    字并不怎么样,文才也不怎么样好,但记载的很细致,足有上万字,每个场景都是活灵活现,非常生动。

    “得王命旗牌,选千户、斩营正立威。”

    “突然出海,迅雷不及掩耳,袭击哨岛,得胜赏银以壮军威。”

    “又故意洽准了时间出海,引着倭寇追击,于雨中歼灭。”

    “再连夜直扑寇岛,一夜攻下敌寨,杀贼首。”

    “再在岛上堂堂正正破贼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却在港口外等待总督接应回港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看完,全身一颤,她就算不是很精通军事,也能明白这一系列手段干脆利落,简直修改一点都难。

    “卿有如此才,可惜晚生了十年……”她呆望远处,似穿透外面漆黑的暗夜,良久才叹了一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