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二十四章 说动
    一时听得脚步,一个太监而入。

    济北侯笑着:“石公公这样晚来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是无事不登门!”太监笑道,寒暄几句,济北侯命人回避,问:“王爷叫你来的?”

    太监沉吟片刻,说:“是,璐王已有令旨,要叫裴子云消失在海上,我合计了一下,来你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济北侯一怔,说:“有什么事我能办理?你也知道,我可已经削了兵权,现在只掌了五千人,还没有水师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五千人!”太监起身说:“我奉璐王的令旨,已说动了陈将军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尖声一笑:“离港口最近的岛只有二十五里,那是必经之路,裴子云带去的水师不过千人,虽获胜肯定损失巨大,现在最多只有五百人,大可一举歼灭之。”

    太监说到这里,顿了一下:“陈平此时可用,不过水师无故不能随意调,借着巡海的名义,也只能出一个千户,打起来虽占了上风,但虎搏兔尚需全力,恐怕还得动用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济北侯松弛向后一靠,笑:“我也直说了,我的兵也不能随意出营,可以抽调出五百,再多就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太监坐了回去,眼睛鬼火一样生光:“璐王也虑到了,我手里还有五百调集的人,都是军中精锐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,还有圣狱门的道人,总计十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带了璐王的亲笔令旨,专门封杀此人的道法——海上可没有山路可躲,一旦抓着了,二千人都拿不下这五百人,那也该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不错!”听了这话,济北侯几乎要笑出来,忍住了,霍起身说着:“你禀璐王,既有这意,我当从之。”

    流金岛

    海风带着一些腥味吹了上来,旗帜招展,发出一些哗哗声。

    沙滩前,不断有人高喊,随着喊声,俘虏的水贼头目都一一赶上了船,这些需要运回,献俘给朝廷,更有些特殊的礼物——石灰制的首级,装满了几个罗筐,这些都是功绩。

    裴子云站在旗舰上,阳光照在脸上,不知道想着什么,又似在等待着。

    一个队正匆匆上船,到了船上低声:“大人,拷问已经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?”裴子云眼神一凝,问着。

    队正说:“大人,我们细细拷问了,那五十人是济北侯之解甲部下,战死了三十余人,余了十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济北侯和贼寇有着联系,可惜联系文件被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明确有着扶桑对马岛上月藩的介入,有二万石,海盗抢劫了货物倾销就是通过这个点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暗暗沉思,突令:“把济北侯的人和上月藩的人全部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。”队正有些迟疑,远一点的蔡振远听见了,就说着:“大人,事后杀俘不祥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说着:“蔡千户,里面的事没有这样简单,打击倭寇,没有人能说什么,上表上去,最多半年,论功行赏就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裴子云冷笑了一声:“可把这二件事报上去,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发觉了济北侯解甲的士兵混入水贼,能给济北侯多大伤害?济北侯大可找借口推了。”

    “或总督才想看到这个局面,可济北侯的人和上月藩的人,一个是内镇,一个是外藩,涉及着朝廷和扶桑的大局,这事牵涉方方面面。”

    “真报上去,我们打击倭寇的功劳立刻一文不值,不但得罪了济北侯,激起了激烈反对,还有多方面的人趁机倾轧,怕是一旦不好,不但没有功劳,反而获罪——你真想搅合进去?”

    “总想弄个大案的人,绝活不长。”

    “对我们来说,只有干干净净的围剿倭寇,才能立刻论功行赏——别的事等升官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蔡远振顿时明悟,浑身颤抖,自是理解了,立刻说着:“裴大人,卑职立刻去办。”

    蔡远振说完,唤了一队:“你们立刻把这些人全部诛戮。”

    才吩咐下去,陈晋换着一件衣裳,上有一些银色花纹,手里持着一个酒壶,斟了一杯酒,递上前,带着一些舒适笑意:“解元公,水贼剿灭了,这次你可立了大功了。”

    风吹了上来,裴子云接过酒一口饮下:“真好酒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这是我夫人给我的临别酒。”陈晋又给着裴子云斟了一杯酒:“原本出海前,我已经做好了准备,至少想着应该留在外面半年,不想才三天就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恭喜了,这次大胜,我不是朝廷命官,有功也难,但你是要升官了。”裴子云举起了酒杯,两人碰了一个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就此敬着解元公。”陈晋笑着又将着酒斟满。

    突传来惨叫声,陈晋看去,只见一个个水贼拉到了沙滩,随蔡远振狰狞一笑,刀斧就将人头砍下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,陈晋只觉得一晕,问:“裴解元,你在做什么?杀俘?”

    “这些水贼罪大恶极,路上我们并没有那么多粮食和人手看管,只能杀了。”裴子云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阳光撒在脸上,看上去染红了血色,惨叫声连连,连杀了二十余人,蔡远振才命人抬着一筐人头上船。

    一个营正禀告:“裴大人,伤员人数都点的清楚,战死二百五十一人,伤四百三十,余四百多基本完好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沉默了一下:“战死者一一清理名牌,在岛上伐木火化,骨灰都要带着回去,伤者要一一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做完,我们立刻起航。”裴子云说着。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周围的人都应着,谁也没有心思留在这个荒凉的岛屿上,就算是陈晋,知道道人接管了一些俘虏和百姓,甚至接管了一些倭寇传,也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片刻,岛屿上浓烟滚滚,似乎冲破天际,见着事情完成,裴子云就令着:“立刻起航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所有的人都归心似箭,呐喊说着,十条战舰驶入了大海,向着陆地而去,转眼行了半天。

    夜航在古代不是很好的事,故中途在一个小岛停留,这小岛大概就是一里大小,连淡水也没有,就是能抓锚而已。

    甲板上火噼啪响,吊锅中煮的肉散发出令人馋涎欲滴的浓香,怀中符箓一热,裴子云回到房间中,取出了符箓。

    “掌门,我们统计了,流金岛上有船十七艘,都是倭寇船。”

    “百姓二百十一户,粮二千四百石,还找到了一个仓库,有钱六千贯,五百个俘虏中,我们找出了被逼从贼的五十人,分别对待,分化他们。”道人带着一脸兴奋的说着。

    裴子云沉思了一会:“好,只是岛上必须按照我吩咐,先是分化对待,不肯受管束可以杀掉,乱世必用重典。”

    道人正色:“是,掌门。”

    又吩咐了一些琐事,将着符箓关闭,此次剿灭水贼,最大收获不是金银,而是两座岛屿,农户,船只。

    伸出手指一点,点开联系着虞云君。

    片刻灵光闪过,虞云君出现,轻拂了拂发,问着:“掌门,你们现在可好,水贼找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显是她认为现在才三天,怕是才发动,故也没有太大担心。

    裴子云笑着:“哈哈,师父,我自是好,水贼不必找了,已经全灭,只是我有着一件要事要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?掌门你说。”虞云君先是一惊,又立刻应着。

    裴子云说:“师父,还请你立刻派人报告总督,说我等已经获得大胜,但在港口外等候几日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还要等上几日?”虞云君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事只要给总督一说,总督就会明白。”裴子云说着寒光一闪:“就算我估计错了,也不过花几天时间,船上还有着粮食。”

    总督府

    总督批阅完了公文,出来散散心,命人奏乐,这时一个人经过几道回廊,远远望去,只见水榭上总督和几个清客正在说笑。

    秋高气爽,总督听着直到一曲终了,余音已尽,才转脸:“你又有什么事要禀给我?”

    “大人,是松云门的信。”

    “哦,怎么不直接发给我,转手松云门?”总督有些诧异,就见着这人把信双手捧给了总督。

    总督本是不以为意,抽出来看了一眼,就一怔,大喜:“什么,才三天已大胜倭寇,斩了贼首二兄弟的首级?”

    “斩首五百,俘虏一百,上交朝廷二万两,好啊,这是大胜!”总督捻须,脸上带着笑容,说:“我本以为,他要花上半年,甚至一年,我已经预备供应一年的粮草,不想才三天就打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真的,就极可嘉,这省了多少粮草军饷啊。”

    总督看似不动声色,其实强烈的冲击引得心脏直跳,血脉贲张,这下子自己的三个政绩就圆满了,单是这个,在开国未久的时间点上,就可能封个伯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总督呼吸都有些急促,定了定神,才回醒过来,接着沉吟不语:“在港口外面等候?为什么不直接回来?”

    转了几圈,突有所悟,立刻命着:“你去立刻调查陈平的动静,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动。”

    见着这人应声要出去,又喊住:“回来,还有调查济北侯的动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