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盗天仙途 > 第二百二十三章 急报
    沙滩

    横错交抵尸体一片,流动的血浸透沙子,近处杀声已渐渐停了下去,唯有远处十条战舰在呐喊着追击尚是视线里的倭寇船,隐隐传来了哭喊惨喝。

    此刻裴子云已经缓了过来,洗了脸,这时又下了毛毛雨,海水涨着潮,一浪涌一浪向沙滩去。

    “大人,现在怎么办?”陈晋和蔡远振过来了,脸色都是振奋。

    “罗大人,现在敌寇已灭,我的安全没有问题,大家都在忙碌,你率亲兵分辨下贼人,伤重的全部补刀,斩下首级当战功。”

    “伤不重进行分开审问,把伍长或相当伍长以上的人全部检出来,我们把他们押到总督府献俘。”

    总督的亲兵队长其实是正七品,这时认真躬身:“是,我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蔡千户,你的工作是继续将俘虏和百姓征发,俘虏搬运尸体,百姓搬运我们的伤员并且煮饭煮肉。”

    “士兵照样轮班休息和值勤,不许怠慢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蔡远振大声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陈大人,你的事也很多,清点献俘人员,自己方面的人员,缴获的物资,还有各人的战功论功行赏都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都是应命,这时一排排水贼并肩跪着,每五人一排分别隔离,亲兵队长前去审问,一个贼首身上血肉模糊,颇硬气,呸了亲兵队长一口,怒声:“朝廷鹰犬,我什么都不会说。”

    亲兵都是大怒,亲兵队长神色平静,连眼都不眨下,说着:“杀了!”

    这贼首神情一变,还没有来得及说话,长刀“噗”透出,扑倒在地,大股鲜血涌出。

    “你说?”亲兵队长转问下一个,这水贼才略一迟疑,亲兵队长令:“杀了!”

    “噗!”这次是有人一刀砍下,人头飞出。

    没有等亲兵队长再问,第三个水贼身体颤抖,大声哭嚎:“我说,我说,饶命啊!”

    看着这情况,裴子云笑了,这样甄别就真的快了。

    及到中午,大体上数据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斩首四百五十级,俘虏中甄别出来头目一百十七人,普通贼兵和水手五百二十六人。”

    “重要首级有贼首方直、方统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逃了方济。”

    “贼军散落的旗号很重要,也给予收集登记。”

    “意外还发现了马十五匹,驴子二十一头,牛八头。”

    裴子云听完,招呼了几个松云门的道人过来,吩咐:“你们帮忙治疗下伤兵,办完了,普通俘虏就移交给你们,这些人甄别掉了头目,多半懂得贸易、航海,还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岛上也需要人,这些人都编入苦役营,以观成效,你们负责管理,有什么恶习隐患,立刻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回去,会派人来接管,现在山门人少,你们不宜在外面,交割了就立刻回松云门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几个道人应着。

    海面

    一条船在飘着,帆也烧了一小半,带着才扑灭的烟,数个水贼围在一起,方济此时躺在甲板上昏迷不醒,看着昏迷不醒的二当家,周围都是沉默。

    “娘的,你们谁懂得医术,想个办法救救二当家。”一个水贼说着。

    又一个水贼冷声:“怎么救?你们有谁懂医术?现在大当家,三当家都没有逃出来,我们将来去哪?”

    这凶狠的水贼此时握刀狠狠插在甲板上:“我们必须想办法报仇,不然兄弟们白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,老白头还说,要抢几个女人回岛上生几个小子,今天就被官军杀了,真是太可恶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当家要是死了,我一定把你们全部杀了。”正吵闹着,这时一个三十岁上下的人突漠然说着。

    散乱的水贼一下哑了,带一些恐惧。

    这是二当家的贴身护卫,说是护卫,是二当家当年所救,后来一直跟随二当家,武功很高,手段很凶残,此时带着一些杀气四下看着,水贼们顿时就浑身一冷。

    许久,水贼都是没有发声,气氛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一个身上带一些伤痕的伙夫,此时上前:“头目,我懂一些粗浅医术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场内顿时一松,伙夫正要看,二当家呻吟了一声醒了过来,才醒,周围的人都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方济才挣扎着站起,护卫上前扶住说:“二当家,你别乱动,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方济还是站了起来,扫了一眼周围,人并不多,就有些猜疑,观察了一下,似要在这些人的眼睛里看出点。

    又问:“大哥,三弟,他们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所有人都脸色苍白,没有说话,方济立刻明白了,说:“大哥三弟都战死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二当家,是。”有人说,一种丧家之犬感觉,让人觉得难过。

    看着周围的模样,方济喃喃的说:“只剩我们一艘船了?”

    周围都是没有说话,许久护卫才说:“二爷,就只剩一艘船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剩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只剩二十多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裴子云,我跟你不共戴天。”方济咬着牙吼着,身上的伤口有些崩裂,护卫连忙上前:“首领,不要生气了,身体为重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有水贼问。

    方济一凛,清醒过来,注视众人一眼,突仰天大笑:“只剩一条船,不至于,我们在扶桑对马岛还有船三条。”

    “并且还有许多货款在哪里,养几百人绰绰有余。”

    这几句话一说,船上的险恶气氛散去不少,方济又咬着牙说着:“至于报仇,我们现在没有力量,但可以借刀!”

    “借谁的刀?”水贼围上前问着。

    “济北侯、水军大将陈平!”方济咬牙切齿,吩咐:“我们还有道人?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人,在仓房受了伤,怕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带我去,一定不能让他死,我们必须将这件大事情报送出去,我们有可以联系他们的符箓。”

    济北侯府

    天已晚了,风雨整整两个时辰,渐渐减弱了。

    浓云压得很低,一人在胡同中直奔着侯府,即使在这样雨夜,也能见到侯府巡夜的兵士,出示了令牌,大步进了去。

    这时院中似乎有人在唱戏,侧耳细听,一个女旦声气清越婉转,这是酒不空的《西厢记》排成了戏,加快了步子上了走廊,穿过一道篱笆花墙,抵达了一处厢房。

    虽是厢房,却有着两个士兵守卫,又出示了令牌,才得以直入了。

    沈直此时在里面正皱着眉写着,一些情报在分析,听着门前的传来了声音:“沈先生,甲清观有着一些消息传来。”

    言语带些焦急。

    “甲清观,那不是和水贼联系之所?”沈直一惊,蓦一阵紧张,有些迟疑:“难道有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这样想到,就喊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门外等候的人才进了去,“啪”的行了礼,递上一份情报。

    沈直接过了情报,拿在手里就见得标字:“加急文件?”

    道法通讯,不能在龙气浓郁的地点联系,故在城外建道观负责通讯,这时将着情报打开,才打开一看,心中就是一惊,额上渗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沈直看完一遍,似是不甘心,又看了一遍,才喃喃:“三天,仅仅交战三天,水贼连同流金岛都被攻陷,只逃走了二十余人。”

    一时只觉得怵目惊心,三天以一千扫平了三千?

    水贼至少是三千众,劫掠沿海,就算一千水师是开国精锐,可一破三,并且还是三天,这真让人惊叹了。

    沈直就是匆匆出去,穿过内走廊,进入一处,见济北侯检看着书架,熏炉烧着香,袅袅上冒,沈直行礼:“侯爷!”

    济北侯喉结动了一下,说:“坐,上茶,你来又有要事?”

    沈直忙欠身答:“有急报!”

    说着,把情报递上去,济北侯看了,惊得身上一颤,怔了片刻,才在房中行了几步:“可恶,可恶,又坏我事,真不可忍。”

    说着又问:“沈直,你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沈直样听着这话,沉吟:“侯爷,倭寇关系着我们布局,的确不可忍了,必须想办法处理裴子云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一般手段都没有用了,不过我们可以联系璐王的人,我想璐王更不希望裴子云大胜归来,还有与璐王结盟的祈玄门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有错,我想通了,还有一人。”济北侯这时镇定了,坐了喝茶,冷冰冰说:“情报上,我刚才还想不明白,为何提到了一个陈平,此时我是想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侯爷请示下?”沈直问着。

    济北侯,冷笑了一声:“裴子云出海前杀了水师将军陈平的小舅子,又单独剿灭了水贼,你说陈平会怎么看呢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沈直默筹片刻,说着:“这里可以作文章,杀了小舅子不过是私怨,单独剿灭了水贼,在别时也罢了,在现在这削镇的关键时,就可能坏了陈平的根基甚至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最恨裴子云的人,怕就是此人了。”

    济北侯点了点首,正要说话,外面突有人说:“侯爷,有人递帖求见!”

    说着递了帖,沈直接了看了一眼,说:“不想璐王对这事也非常关注,已经得了消息,并且派人来了。”